李浩沅是被敲昏的,因為他騷擾女巫,張東雨和南優鉉一人架著一邊回到住處,優鉉一路上不斷抱怨,李浩沅好重!

 

    「真沒想到浩沅會有這麼脫序的行為!」金聖圭百思不得其解,他認識的李浩沅偶爾是會調皮,但不至於如此,這倒比較像是南優鉉會做的事,被帶壞了嗎?

    「一定是女巫太迷人了!」李成烈還陶醉在那個氣氛裡。

金明洙不滿的踹了他膝窩一腳,讓李成烈差點跪了下去,金明洙只是比較沉默,不代表他的肚量就很大!

    「明洙啊,有沒有很後悔,當初應該讓女巫選中你的,這樣就可以擺脫李成烈了!」南優鉉笑嘻嘻的說著風涼話。

    「呀,南優鉉,別這樣害我,明洙啊,你不會不要我的,對吧?」李成烈知道金明洙如果真的打翻醋桶,那可是比聖圭哥還要難搞一萬倍啊,趕緊安撫才是!

    「誰知道?」金明洙就是不喜歡李成烈那副色瞇瞇的樣子,南優鉉雖然常常這樣,豈碼他都只對聖圭哥,哪像李成烈人人好,哼!

    「蛤?你說什麼?怎麼可以這樣說?」李成烈又開始大呼小叫了!

    「成烈,很晚了,小聲點。」張東雨覺得整片林子都是李成烈的聲音,等一下會不會有什麼東西跑出追他們啊?他害怕!

一群人回到李浩沅家的別墅,金聖圭從他的回袋找到鑰匙,打開門,一進門,南優鉉就不客氣的立刻把李浩沅拋在沙發上,自己也攤在另一張沙發呈現虛脫的狀態。

其實這座小島的所有權,是屬於李浩沅家的名下財產,將這個祈愛祭典以類似觀光節的方式推銷出去的也是李總裁的意思,為的是增加小島的知名度,以便日後在島上蓋觀光飯店的時候,能有不錯的收益,這件事,只有少部份的耆老們知道而已,就連李浩沅和李成鍾都不曉得,李浩沅只知道這是自己家的土地,李成鍾始終認為這座島就像以前那麼純樸,只是現在人多了點!

不過,如果耆老們知道,那個被他們下令打昏的男子,就是未來即將接任的小老闆,不曉得又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你們都去梳洗睡覺吧,我照顧浩沅就好。」張東雨扛起李浩沅往樓上的房間走去。

    「我幫你吧。」李成烈撐起另一邊,和張東雨一起把李浩沅扛進他的房間。

好歹以前是室友,照顧李浩沅也不是一、兩次了,張東雨理所當然的接下這個簡單的任務,張東雨把他放在床上,脫掉他的外套、上衣、鞋襪,取來一條毛巾,簡單幫他擦拭一下臉、手和身體,幫他蓋上被子,才退出他的房間。

 

 

 

 

 

 

 

李成鍾一整晚沒什麼睡,乾脆起床外出走走,一大早的海邊,一個人也沒有,他就是喜歡這樣子,寧靜。

現在的他,已經把昨天的接髮拆掉了,不再是長髮飄逸的樣子,即使有人,也不會認出他就是昨晚祭典上的女巫,只是他還是很介意被發現這件事,不知道那個人離開了沒?

說巧不巧,李浩沅本來就習慣早起,只是今天還帶著頭痛,讓他帶著不是很愉悅的表情從成鍾的對面走過來。

李成鍾一眼就認出那個朝自己走來的人,昨晚要不是隔著白紗,他的初吻就被這個傢伙奪走了,本來還想躲的,但看一看四周,是能躲去哪?又想到昨晚的事,他忽然一把火,怒,便加快腳步往對方走去,然後和李浩沅面對面,擋住他的去路。

    「你.....?」李浩沅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男孩?女孩?看起這麼生氣的樣子?!

    「你這個沒禮貌的傢伙,叫什麼名字?」李成鍾只差沒抓住他而已,其實他有點後悔自己的衝動了。

    「李浩沅,你呢?」從他的眼睛,李浩沅已經知道了他是昨晚的女巫。

    「呃.......李成鍾。」怎麼這麼乾脆?成鍾怯怯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李浩沅故意扣住的李成鍾的下巴,然後靠近,一副要吻他的樣子,嚇得成鍾趕緊摀住嘴巴,害浩沅笑出聲:「你是昨天的女巫吧?」雖然是疑問句結尾,口氣卻是肯定的。

李成鍾終究是個單純的孩子,他老實的瞪大眼睛,說不出話,只能任由李浩沅把他摀住嘴的手拿下,牽在手裡,把昨晚的事情做個完整的結束!

    「閉眼睛啊,鍾兒。」李浩沅看李成鍾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一點都不享受,忍不住取笑他。

李成鍾像被馴服一樣,乖乖的閉上眼睛,但是卻發抖著,李浩沅從他的手就能感覺到,放過他的唇,把他抱入懷中,輕撫他的背,輕嘆一口氣,該不會是..........喜歡上成鍾了吧?這是........一見鍾情的意思嗎?

    「啊!你......你.....幹嘛這樣親我!」李成鍾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跳離開李浩沅的擁抱,說出這些話,自己也臉紅的像朵玫瑰一樣,嬌艷欲滴。

    「你還沒回答我?」李浩沅的眼神就是老鷹看到獵物一樣,盯著。

    「是.....是又怎麼樣,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幹嘛還問?」李成鍾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是你自己自投羅網的喔,昨晚儀式上,看到你,就一直想親你,然後我就親了,如此而已。」李浩沅的眼裡,李成鍾是不知所措的,卻又不服輸的逞強著,像兔子一樣,就讓他忍不住想捉弄他,預備!

    「我......!」成鍾才開口,就立刻被李浩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次吻住,消音,這根本就是調戲!調戲啊!他奮力掙扎!

    「想我吧?」李浩沅看他眼下清楚的黑眼圈,用手指輕劃過,皺眉。

李成鍾停下掙扎,他真心疑惑了,這個男人,怎麼那麼奇怪,一下子無賴、一下子霸道、一下子溫柔,他看進李浩沅的眼瞳裡,想找答案。

李浩沅覺得成鍾的眼睛就像兩潭美麗的黑洞,有一股能將靈魂吸走的魔力,瞳孔的中心像會自體發光一樣的閃耀,這不是在放電,是什麼?該不會,真的被南優鉉說中了吧?!雖然他從不否認自己欣賞的是男人,但........一見鍾情,這是自己從沒預想過的事情,難道,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了?!這麼突然,讓凡事喜歡有計劃性進行的李浩沅有點亂了手腳。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李成鍾隔了一會兒開口,卻是讓李浩沅二丈金剛摸不著頭腦啊。

    「?」

    「我被破例選為女巫的繼承者,是為了遇到你!」成鍾現在的樣子跟剛剛飽受驚嚇的樣子,全然不同。

    「你的神,告訴了你什麼嗎?女巫。」李浩沅覺得好奇,真的能對話嗎?

    「嗯。」原本,李成鍾以為,他會被選為繼承,是因為他在同齡的孩子裡面,悟性最好的關係,但現在才明白,原來自己有另外的使命,緣份,真是奇妙啊!

    「不打算告訴我嗎?」我也算當事人吧?

李成鍾搖搖頭,他主動牽起李浩沅的手:「帶你去一個地方。」

 

 

 

 

 

 

 

李成鍾帶李浩沅去昨天晚上他淨身的那座湖。

李浩沅以為李成鍾發現他們昨晚在場的事情。

    「這座湖,叫月光湖,是島上很重要的地方,湖和海是相連的,所以是座鹹水湖,如果這裡被破壞了、乾涸了,我們就沒有辦法再被保護,沒有辦法繼續在這裡生活,你知道嗎?」

    「既然是跟海相連的,月光湖就不會乾涸,你不用擔心!」怎麼突然覺得這座島好像有什麼祕密似的,回去的時候應該調查一下。

    「如果是人為的呢?」

    「你在暗示我嗎?」

    「我在提醒你!」李成鍾說完,轉身就想走。

    「這是我的名片,我希望你會跟我聯絡。」李浩沅的好習慣,會在隨身的皮夾放進幾張自己的名片,以備不時之需。

 

 

 

 

 

 

 

他們在小島上待了四天,就離開了,一回到本島,李浩沅又開始忙碌的生活,但他不忘抽時間調查關於那座島的事情,反正是自己家的財產,要查並不困難,他知道了,父親正計劃開發那座小島,想規劃成一座渡假村的形態,而飯店的最佳位置就是位於島中央的,那座月光湖!

    「竟然被鍾兒說中了!」以自己現在的職位,是不可能參與這件開發的,也沒辦法阻止,李浩沅第一次覺得自己沒辦法掌控,再加上父親一直以來都很忙,而自己也獨立慣了,不知不覺中,父子之間的感情變得生疏,更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向父親開口才好,啊~如果自己能有一點點南優鉉的撒嬌功力,可能就會容易一點了。

拿起桌上的手機,已經幾天了,竟然一通電話、一封訊息都沒有,這個李成鍾,是故意的嗎?李浩沅後悔那時候沒有跟他要電話號碼,明明就有帶手機的,給什麼名片啊,真是,白痴,這下好了,除了等,還是只能等了!

叮咚!

一個訊息提示聲,李浩沅差點把手上的機器丟出去,滑開手機:「我在你公司樓下。」附帶上一張成鍾的自拍照。

李浩沅立刻抓起外套,打了下班卡,衝下樓,連電梯都懶得等。

 

 

一看到李浩沅,李成鍾給他一個甜甜的笑容,他第一次離開小島,沒想到本島這麼不同。

    「怎麼突然來了?」是他想了好幾天的臉蛋。

    「來當你的精神支柱啊,嘻嘻!幫我找個地方住吧。」李成鍾提起手上的包包給他看,表示要住上幾天。

    「住我那兒吧。」李浩沅接過他的包,嗯?這麼輕?是要住一天而已嗎?

    「不會打擾嗎?」其實,李成鍾很想念他,可以住他家,簡直就開心死了!但還是要假裝一下禮貌。

    「不會,等一下,我去開車。」

 

 

李浩沅的住處,跟想像不太一樣,以為應該會是很豪華的,沒有,一層兩戶的公寓,空間剛剛好,裡面的擺設很簡單,就是一個單身男子的房子,L型的橘色沙發,是客廳唯一的亮點,木質的地板擦得一塵不染,一整面牆的書和CD、DVD,讓李成鍾有點目瞪口呆,他不喜歡看書,DVD倒是很有興趣,不曉得李浩沅都看些什麼片子。

   

    「帶你去客房,看你要睡哪一間。」原來是三房兩廳的設計,但是那幾個傢伙偶爾會全擠來他家玩,所以除了自己的房間和衣帽間以外,剩下的一房一廳,就被他改成客房使用。

    「你的房間在哪?」李成鍾好奇,他為什麼需要這麼多間客房?

    「那裡。」

    「那我要這間。」成鍾選了李浩沅隔壁的客房,打開門,提著簡單的行李走進去,裡面一如主人的簡潔俐落,一張雙人床,白色的枕頭、深藍色的床單和被子、鵝黃色的床幕,一張桌子、一台電視,然後就沒有了,真好奇主臥房也是如此嗎?

    「吃了嗎?」李浩沅還沒吃,肚子正餓呢。

    「有什麼可以吃?我可以參觀你的房間嗎?」

    「要叫外送,可以,你自己進去。」

    「等一下,外食,很不營養耶。」李成鍾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皺眉,怎麼什麼都沒有,那買冰箱幹嘛?他抬頭給李浩沅責怪的眼神。

李浩沅尷尬的搔搔頭,他很少開伙,因為手藝不太好,也懶惰,冰箱通常只用來冰飲料,或是管家老婆拿來的小菜,晃晃手上的名片本,那裡面都是外送的單子,看成鍾想吃什麼,打通電話就有。

    「帶我去買菜。」李成鍾從小跟在姥姥身邊,廚藝好得很,嘴也挑得很,所以,他一點也不想吃外面的食物。

李浩沅忽然覺得自己帶了一個小管家回家,而且還很兇,他拿起車鑰匙,帶成鍾到附近的大型超市採購。

 

 

 

 

 

 

 

接下來的幾天,李浩沅都準時下班回家,也會順便把小島開發的資料帶回去跟成鍾一起討論,偶爾張東雨他們也會來串門子,順便一起想辦法,因為這個開發案,幾個人的家裡多少都有關聯,李浩沅的父親,打算把設計這一塊麻煩明洙家負責,想把餐飲的菜單設計拜託東雨家,會把行銷部份和優鉉家的遊艇做結合,環保問題、建材是成烈家的專業,政府方面案件的通關應該也會託給聖圭家辦理,他們幾個人的家是世交,所以從小一起長大,幾個人的父親在工作方面一直都是互相幫忙的,也因此多了他們的幫忙,事情變得順利很多,只要其中一個關卡有問題,或是其中一個人覺得這樣不好,李浩沅的父親也會尊重他們的意見,而將進度暫延,所以,東雨、優鉉、明洙會從長輩那裡下手,成烈、聖圭、浩沅則從開發案下手,一定要保住月光湖!

經過兩個禮拜的努力,大家的分工合作,李總裁突然在一場會議上宣佈要將一直空缺的總經理的位子交棒給李浩沅,而開發案理所當然的也由李浩沅全權負責,並擁有主導權,只要最後向他匯報就可以了,事情圓滿落幕,是該關心一下兒子了。

李浩沅跟著總裁的後面進去辦公室。   

    「浩沅啊,我從優鉉那裡聽說了一點,那個住在你那兒的孩子,你媽媽在問,什麼時候要帶回家給她看看啊?」爸爸不擅常太直接表示關心,常常拿媽媽做藉口。

    「等這個案子告一個段落,應該就會回家。」

李浩沅嘴角的微笑,以為沒被發現,其實爸爸都看到了,覺得自己的兒子變得更像男人了,或許再過個幾年就可以把公司交棒給兒子,自己和老婆過著退休的生活了。

 

 

 

 

 

 

 

李浩沅開車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南優鉉那個嘴巴不牢靠的傢伙,和成鍾什麼進展也沒有,是要帶回家幹嘛?哎唷,這下怎麼辦?真的是!

李浩沅打開家的門,一片漆黑,他突然心慌,不會吧?事情解決了,就閃人了,連聲招呼都不打?李成鍾,你也太沒禮貌了吧?

突然,一個微弱的燭光,從廚房走出來,李成鍾拿著一個小蛋糕走到李浩沅面前:「恭喜你升做總經理。」

    「你怎麼知道?」不用想,一定又是那個嘴巴閉不緊的南優鉉。

    「優鉉哥告訴我的啊,快吹蠟燭。」

李浩沅吹熄燭火,然後,他的嘴感覺到柔軟的唇,這個甜美的滋味,他真的忘不掉,好幾次都在夢裡回味不已,李成鍾主動親吻他,只是技術太生澀了,李浩沅拿回主導權,用舌尖鑽進李成鍾的嘴,追逐他的舌頭,手接過他捧著的蛋糕,放到一旁的桌上,順便沾了一點奶油,在離開李成鍾的唇之後,放進他的嘴裡,讓他吸吮。

    「留在我身邊吧!鍾兒。」李浩沅藉著從落地窗透進來的光線,看清楚李成鍾迷濛的表情,好美啊!

    「嗯。」李成鍾害羞的把臉埋他胸膛,輕輕的點頭。

    「啊~,你們島上的祈愛祭典真的很靈,我就這樣被你俘虜了,一見鍾情,鍾兒,還好女巫是你。」李浩沅抱著他,猶豫著,今晚要不要把成鍾拐上床,但是這樣進度會不會太快了點?

    「為什麼?」李成鍾的眼睛又散發著吸人靈魂的光芒了。

    「因為,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樣的人,可以讓我這樣失魂落魄的,呵!」李浩沅又著迷的親吻他,從眼睛開始。

 

總之,這個夜,還很長很長,李浩沅已經想好了一個又一個圈套,等著李成鍾心甘情願跳進去了,李浩沅要他的鍾兒這輩子都不能離開他,不只是初吻是他的,很多很多的第一次都要是他李浩沅的!而且呢,貼心李總裁為了慰勞李總經理的辛苦,在他正式接任之前,放了他一個禮拜的假,所以,他們有很多時間可以膩在一起,或是在床上打滾!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