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了十二小時多,坐到屁股都快麻痺了,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好險買的是頭等艙

不然,李成烈真不敢確定自己能不能意氣風發的去見金明洙,所以說,他不喜歡長途的旅行嘛

因為從小精英教育的關係,語言能力自然不在話下,輕輕鬆鬆就抵達了南優鉉給的地址所在

當他站在門口,看見密碼鎖的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直接按下自己的出生年月日

依金明洙那個浪漫的雙魚座個性,一定會用這個當作密碼的

" 嗶!喀!"

沒想到,還真的被他打開了,李成烈嘴角牽起了笑意,他的金明洙,跟他一樣

嗯?但,那個鑰匙孔是做什麼用的?!不會也是用來開門的吧?!

拉起小型的行李箱進門,第一眼被吸引的是,一大個玻璃櫥櫃

裡面擺著的,除了金明洙最寶貝的相機,就是一大堆被洗出擺進相框的照片

走進一瞧,竟然不是自己的照片,除了風景,那個唯一出現的人類,是誰?!新歡嗎?!

李成烈感覺不愉悅,一年半的時間,說短不短的,是足夠讓一個人改變了

那他的明洙,變了嗎?!

這樣,自己會不會成為不速之客,打擾了金明洙的生活?!

不行!說什麼他也不相信,剛剛門鎖的密碼還是自己的生日不是嗎?明洙沒有變的!

李成烈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在屋子裡四處走動,想找尋什麼蛛絲馬跡的

 

 

 

 

只是,李成烈萬萬沒想到,自己竟撲空了

在這個到處充滿金明洙痕跡的屋子,等了三天,竟然沒有一個人出現

卻也讓他覺得整件事,有哪裡不對勁,於是,他開始抽絲剝繭

打了幾通電話,當中也包括南優鉉

 

 

 

 

 

 

 

金明洙從接到成烈母親的電話,到現在已經三天了

他什麼都來不及整理,就慌慌張張的逃跑,躲到張東雨這兒

雖然他仍然每天像已融入法國人血液那般的,慢條思理的享受他的慢調生活

偶爾想出門的時候上市集買買食材回來給張東雨下廚

或者捧著書,一壺花茶,在庭院就待上一下午

或是在房間調製著一瓶又一瓶的香水基底,只為了一個契合、迷人的香味

哪裡像是一個慌張逃跑的人啊,除了第一晚

太平靜了!平靜的很不尋常,這也只有張東雨看得出來,其實,金明洙的內心早已波濤洶湧

只是張東雨不是會那種會拐彎抹角問事情的人,也自覺嘴巴不夠懂得修飾說出口的詞句

所以,他選擇沉默的陪伴,等金明洙想講,他會聽

 

 

 

 

張東雨對於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弟弟,除了心庝,也只能盡點綿薄之力了

今天,他拿著鑰匙打開了金明洙住處的門

果不其然的,讓他看見了李成烈,兩個人就這樣對視了好幾秒,直到張東雨打破沉默

    「你好,是李成烈吧?」

    「你是......?」是照片上的人,原來鑰匙孔是他在用的!李成烈暗暗的握起拳頭。

    「我是張東雨,明洙的朋友,你是來找他的嗎?」東雨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明洙在哪裡?」笑容看起真無害,應該很會騙人,明洙搞不好就是傻傻的被騙了。

    「告訴你,可以,但是,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嗯?」

    「如果,找回明洙,你有辦法保護他不受傷害?」

張東雨的話,讓李成烈沉默了,連心裡的碎碎唸都安靜了,對於金明洙的不告而別,李成烈已經猜出十之八九了

現在張東雨這樣問,只是更證明了,他思考的方向沒有錯,該死,這種感覺真讓人想反胃

只是,這種背地裡的把戲,防不勝防又接二連三的,總不可能把金明洙二十四小時都綁在身邊吧?

要怎麼保護明洙不受到傷害,張東雨會這樣說,可見,明洙真的被傷的不輕啊!

這個傻瓜,怎麼都喜歡默默承受呢?是我不夠讓你信任嗎?讓你寧願選擇屈服,也不敢勇敢反抗一次!

    「我會證明我可以保護明洙的,東雨,嗯,我可以這樣叫你吧?」

    「叫哥啊,我可是比你年長呢。」

    「東雨哥,這段時間,請你幫我照顧明洙,我會變得更有能力,回來帶走他的。」

    「不用你吩咐,我也會照顧他,要快點來啊,明洙可是很搶手的唷,哈!」

    「謝謝東雨哥,真的,謝謝!」李成烈忽然覺得張東雨就是上帝派來幫助他的天使!

 

 

 

 

 

 

 

 

 

 

 

李成烈像一陣旋風,來了,走了,始終沒和金明洙見到一面

但是,他卻有比見到金明洙更好的收獲 - 張東雨

一回到韓國,他沒有做任何休息,稍微梳洗,然後就直接回家,陪母親晚餐

餐桌上,連平常忙碌的難得準時回家吃飯的父親,也被成烈請回來

    「父親、母親,我有一件事情要說,這是我的決定,不會改變,請你們體諒。」

    「你的意思是,只是知會我們而已嗎?」父親的口氣有點微怒。

    「這是跟母親學習的,我想父親應該誇獎我學習的很好。」

    「烈兒!」母親難得大聲制止。

    「父親,您不知道我喜歡的是男人吧?但是,母親知道,然後逼走了他,父親不是一直覺得我不務正業嗎?因為,我的心已經不在了,空了,對任何事情都沒有慾望了,又怎麼會有野心想繼承您從爺爺那裡接手的家業呢?」

李成烈停頓,觀察父母的表情,父親仍然一臉嚴肅,母親已經開始小聲哭泣。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我終於知道我的力量有多薄弱,竟然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保護不了,還有我的立場有多無助,竟然連最親愛的家人都選擇傷害我,所以,我決定要繼承這個家業,也已經得到爺爺的允許了,相信父親,您一定也已經知道了,很抱歉,我用這樣先斬後奏的方式,因為,我怕太張揚又不知道會被哪個人背叛了。」

李成烈從小在令人窒息的企業豪門裡長大,對於父母親的感情,大概只剩下稱謂和血緣了,連和管家的感情都比生下他的這兩個人來得親近,一個只會逼他要考多好的分數、多好的名次、多好的學校,一個就是不斷要他學這個、學那個,從來沒有問過他的感受、他的需要,好像自己只是一個魁儡,等得變成他們驕傲的展示品,但是,李成烈從來沒有想過要反抗什麼,這點他倒是很認命,身邊的人也幾乎過著大同小異的生活,只是別人的爸媽比較有血有肉。

如果不是南優鉉,如果不是張東雨,李成烈不會發現,自己有多麼渴望能再度擁抱金明洙,他以為思念已經夠折磨人了,沒想到,在發現金明洙其實是被強迫離開的,甚至可能在聽了母親一大堆刻薄傷人的話之後離開的,他就覺得這種錐心刺骨的心疼,痛到他有那麼一秒快呼吸不過來,金明洙那張漂亮臉皮底下是一顆多麼脆弱又執拗的玻璃心,他比誰都清楚,而此時此刻,他才發現,原來心上的裂痕,兇手竟是自己,這就像是警察辦案,抽絲剝繭,仔細推敲之後,發現原來殺人犯其實就是自己一樣的,錯愕、無措、慌亂、氣憤、怨懟、掙扎,然後他選擇了攻擊,第一次,他這麼叛逆的想反抗,他不想再讓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再離開自己身邊,這次,李成烈要緊緊抓住金明洙,即使抓痛他了,也不放手!

 

 

一切就如同李成烈所計劃的,雖然每個人都不看好他,但是,外人所不知的是,李成烈在不務正業的階段,一直都利用南優鉉的公司買賣自己家公司的股票,也一直注意著自己家公司的決策、動向,並且比較其他同性質的企業或是思考異業合作的可能性,再加上爺爺給予的資源幫助,他很快就上手了,甚至短時間內推動幾個方案,都獲得不錯的支持,媒體也以「虎父無犬子」、「青出於藍,勝於藍」等給李成烈極好的評論!

而他的父母親在退休後,聽取了爺爺的意見,為了修補關係,找回以前戀愛的感覺,去二度蜜月了,也答應會試著接納兒子的性向,並要李成烈在他們回國之後,帶金明洙回家裡吃飯!從爺爺那裡得來的小道消息,聽說,成烈的母親親自打電話去跟金明洙道歉了,並且希望他能不計較一個母親自私的心理,回到成烈的身邊。

李成烈覺得全世界像轉了向一樣的,全向著自己了,原來,只要努力,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之前,是他太消極了,覺得失了金明洙等於沒了全世界,現在他終於明白了,如果沒有好好運用這些,才真的是徹底失去金明洙,也賠上了自己的全世界!

 

 

 

 

 

 

 

===========================================================

剛看了Infinite出境的照片,要去巴西足球賽

擔心他們幾個累壞了,都明顯露出疲態

還有南優鉉的手傷,真是多災多難

也許這是大紅大紫,更上一層樓的現象唷

古人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跑不完的行程)

                                                   勞其筋骨 (南優鉉受傷,其他人累翻)

                                                   餓其體膚 (總是沒辦法好好吃飯,三餐不正常,看他們吃東西都像餓壞了)

                                                  ............ 」

所以,由此可知,沒錯,就是這樣

Infinite fighti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