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鍾幾乎是一大早就來按門鈴,愛賴床的金聖圭用棉被把自己蓋得緊實,逃避門鈴聲的緊緊催促,最後去開門的是小樹。

 

    「鍾鍾,你怎麼來了?」小樹看到他,開心的給了一個擁抱,還想親他的嘴,卻被金聖圭的聲音給制止了。

 

    「小樹,你幹什麼?」金聖圭忽然想到上次李成鍾來幫小樹打預防針的情況,立馬從床上跳起來。

 

    「樹,你是不是又長大了?我記得昨天聖圭哥跟我說,你大概像個六、七歲的孩子,今天看起來不止六、七歲吧?」李成鍾看著眼前抱住他的男孩,個兒子怎麼看都像是十幾歲的樣子啊!

 

    「嘩!小樹,你怎麼又長大了?」金聖圭直到這一刻才發現,他的寵物又長大了許多,喔,是非常多。

 

    「聖圭哥,可以讓我和樹獨處一下嗎?」李成鍾也不管金聖圭答應了沒,拉著樹的手就進入金聖圭的房間,關門上鎖。

 

 

 

 

進了房間,樹根本沒注意到李成鍾的臉色凝重,還是開心的拉著他的手晃:「鍾鍾,你怎麼突然來了?」

 

    「聖圭哥打給我的呀,樹,你是不是太快變成人形了,這樣對你不太好啊。」李成鍾是這些寵物的管理者,理所當然要注意他們的變化,太快或太慢都不好,而且他也得再向上級交待,所以他必須準確的掌握第一手的狀況。

 

    「嘻嘻,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每天都想跟主人說話,結果就變化了,我真的很喜歡聖圭主人唷!」

 

    「我幫你做個檢查。」

 

樹乖乖的讓李成鍾檢查來感應去的,確定樹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李成鍾才鬆一口氣:「樹,你有偷吃什麼嗎?」

 

    「嗯,我昨天吃了婆婆給我的糖。」樹的表情有點心虛, 他知道那個糖是不能隨便吃的,婆婆交給他的時候特別叮嚀,只有在遇到真正喜歡的人,想把自己獻出去的時候,才能吃,那糖能加速自己的成熟。

 

    「交出來。」李成鍾扶額,沒想到婆婆竟然給樹這玩意兒,到時候萬一樹嚇到聖圭哥,搞不好會害樹被趕出門的,這樣樹的修行又要重新開始了。

 

    「嗚.....。」樹發出狗兒的低鳴,他不想交出去,他怕自己來不及長大,金聖圭就被別人搶走了,這段日子,他都留意著,很多人喜歡他的主人,主人的身上常常沾著好多人發情的味道回來。

 

    「一顆糖能增加人類年齡八歲,按照聖圭哥的說法,你說你昨天吃了一顆,所以你現在應該是人類年齡的十五歲,聖圭哥是二十五歲,只能再給你一顆,其他的交出來,樹。」李成鍾推算著,他明白有時候寵物們的直覺性很強,既然樹想選擇金聖圭,不妨讓他試試看,往後再見機行事就好,反正金聖圭看起來也不太像是壞人。

 

樹豎起耳朵,開心的搖尾巴,抱了一下李成鍾,才從衣櫃的角落拿出一小個錦袋,拿出一顆糖快速的吃進嘴裡,面帶笑容的把錦袋交給李成鍾。

 

    「呀,你不用這麼貪吃吧?」李成鍾搖搖頭,等一下得跟金聖圭說實話了。

 

 

 

 

 

 

 

聽完李成鍾的說法,到送走李成鍾,金聖圭完全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相信,這有如電視劇般的情節,寵物?!修行?!變化成人形?!進入人類世界生活?!攝取主人的愛為能量?!犬族的二殿下?!名字是南小樹?!一顆糖長八歲?!.........................什麼鬼跟什麼鬼啊?!吃一顆糖能長八歲的話,那幹嘛還要吃飯?!攝取主人的愛為能量,讓寵物變化成人形,這下我豈不成了食物?!進入人類世界,自己的世界不能生活嗎?!............................噢,不行,我的頭好痛,我去睡一覺好了,睡一覺起來就會好了,說不定我在做夢!

 

樹很擔心,他看得出來金聖圭受到衝擊,甚至沒有再跟他說話就又去睡了,他不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在他去寵物店之前,婆婆就有告訴他,人類的心臟很脆弱,不太能受到打擊,但是復元能力很強,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現在他只能等聖圭主人自己修復受傷的心臟,趕快好起來了,他沒敢進房間,到廚房依樣畫葫蘆,憑著很強的學習力,根據每次金聖圭準備食物的的順序做著早餐,擺在餐桌上,放好餐具,再用蓋子蓋起來,垂著耳朵和尾巴趴在桌上,等著金聖圭起床。

 

金聖圭再清醒已經是下午了,他晃著昏沉的腦袋走出房間,拖著腳步到廚房想找吃的,看見趴在桌上睡著了,臉頰還掛著兩行未乾的淚的小樹,他嘆了口氣,擺在眼前的是既定的事實,不接受也不行了,打開蓋子看到做的完整的餐點,金聖圭不由得佩服樹的學習能力,也驚訝短短的時間,他竟已經習慣有陪伴的生活,想著以前一個人的自由自在好像有些討厭,有了樹之後,自己確實少交際少應酬了,酒也就跟著少喝了,身上那些惱人的香水味煙味自然也少沾上衣服了,就這樣吧,樹也只有自己能依靠而已。

 

他輕拍樹還是像顆包子的臉。

 

    「嗯?」樹孩子氣的揉揉眼睛,在看見金聖圭的笑容之後,眼睛一溼,抱著他就哭了。

 

    「嗚,我以為你生氣了,不想要小樹了,我好擔心好擔心,萬一主人的心臟沒有很快好起來,我怎麼辦?嗚~ 。」

 

金聖圭也像哄小孩一樣,輕拍他的背,也發現自己心裡的某塊地方被觸碰了。

 

 

 

 

之後,兩人像往常一樣相處,只是準備早餐、晚餐的工作,變成由樹負責,金聖圭則在下班的時候採買當日晚餐和隔天早餐的材料,樹也會利用金聖圭去上班的時候,自己上網搜尋一些菜單、知識、家事等資訊,也會看金聖圭的書,金聖圭不要他再「主人、主人」的叫,改口叫「聖圭哥」,樹還因為這樣高興了好幾天,覺得自己和聖圭主人更親近了。

 

只是,樹最近有一些困擾,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這幾天,只要聖圭哥說要去洗澡,就會很想像那次一樣一起洗,可是聖圭哥說他長大了,可以自己洗了,所以拒絕,然後他就會幻想聖圭哥洗澡的樣子,想著想著就會覺下腹一陣燥熱,下身就會變得緊脹,很不舒服,但是,只要他不再想像,過一會兒就又會好了,再來就是晚上睡覺的時候,如果像以前那樣抱著聖圭哥的手臂睡覺,因為長大了,聖圭哥也不再讓他窩在懷裡睡了,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就會又出現,會情不自禁的很想蹭軟軟的東西,害他最近都不敢抱聖圭哥了,只好自己捲著棉被睡覺。

 

金聖圭當然也有發現樹不一樣的舉動,尤其是早上樹的下身總是很有精神的晨勃,他就知道是之前李成鍾提醒他的發情期,只是樹現在不是寵物,叫他怎麼辦?偏偏打給李成鍾討救兵,這傢伙的手機又是該死的暫時無法回應,每次都在緊要關頭的時候找不著人,很無奈。

 

今天回家,金聖圭打開就看見很色情的畫面,樹認真的盯著電視裡播放動物交尾的畫面,臉很紅的磨蹭著夾在腿間的抱枕!

 

    「小樹?」

 

樹眼神有點失焦的看向金聖圭,帶著哭腔:「聖圭哥,小樹不舒服,怎麼辦?」

 

該來的總是會來啊,金聖圭這幾天已經替自己做了好幾次心理建設了,雖然他不是沒有抱過男人,可是沒碰過處男啊,就怕會不小心弄痛了,讓南優鉉留下陰影,不然老早就............,咳,幫忙了!

 

金聖圭走近,拿走樹腿間的抱枕,修長的手指輕輕覆上,有點力道的愛撫,一下子就讓樹軟了身子,嗯哼了幾聲。

 

可是當金聖圭要跨坐在南優鉉身上的時候,他突然瞪大眼睛,把金聖圭推倒向沙發另一頭,然後又是剛才那副難耐的樣子,身子整個軟趴在金聖圭身上,讓金聖圭有點搞不懂,但多試幾次之後,總算猜出一點端倪,是因為身為貴族的驕傲吧,不容許被壓在底下,呵!

 

    「啊!」樹忽然腦筋一片空白,什麼東西從身體裡射出,舒爽的餘韻讓他全身顫抖,無法思考,他閉上眼睛,緩緩的睡著了。

 

金聖圭看著手上的精液,笑著,只覺得這傢伙也太好命了吧,自顧自的爽完了,就睡了,都不清理的嗎?都不用顧慮一下他的需要嗎?下次,再討回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