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和南小樹有了親密關係之後,兩人的互動愈來愈有情侶的樣子,讓金聖圭有些困擾,他是喜歡上了小樹沒錯,但是對於小樹表現出來的強烈情感,他卻始終認為是因為主人的這個身份,直到現在樹的眼淚落在他的臉上,哭的撕心裂肺的,金聖圭才知道自己有多蠢..........................

 

 

 

 

 

 

 

幾個小時前,突然下起大雨,因為擔心加班晚歸的金聖圭,既沒開車也沒帶傘,樹雖然不知道金聖圭什麼時候會回家,但是,他早上出門有說會搭公車回來,所以,樹帶著傘去附近的公車站等,想到可以跟聖圭哥一起撐傘走路回家就覺得好像很幸福,也就忘了沒穿外套的身體正不斷發抖這件事。

公車不曉得從面前開走幾班,雨也沒有要停的意思,樹擔心金聖圭加班有吃晚餐嗎?衣服穿的夠暖嗎?完全不在意自己又冷又餓,瞬間,他嗅到金聖圭的氣味,在對街。

 

 

金聖圭拒絕不了前輩的好意,明明知道對方有意思,卻因為找不到適當的藉口,只好接受前輩搭便車的邀請,但為了不讓鼻子靈敏的樹覺得有人侵犯他的地盤,金聖圭記取教訓,請前輩讓他在幾條街外下車,他可不想再讓樹認為有人會搶走主人而鬧彆扭。

金聖圭下車,對方似乎不打算這麼輕易放走他,也跟著下車,踩著高跟鞋,姿態萬千的走到他面前,嘰嘰喳喳的找話題跟金聖圭說話,金聖圭則礙於對方是前輩又顧及女性的面子問題,不好直接了當的拒絕,只能當交際應付一下,但下著大雨,兩個人在有限的遮避空間內,距離真的有點太近了,近到他的鼻腔充斥著令人暈旋的香水味,就在金聖圭再次想結束聊天的時候,對方冷不妨的湊上嘴,吻了他,而那一秒,睜大眼睛的同時,金聖圭看到對街公車站前的南小樹。

 

 

樹緊咬下唇,已經分不清楚全身發抖的原因了,他好想逃跑,可是腳偏偏麻痛的動不了,以致於讓他看到那一幕不該看到的畫面,而金聖圭看到他時的表情,樹解讀成外遇被抓包,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淚,手也終於僵硬到沒有力氣握住傘了,他不懂為什麼會從金聖圭的眼裡讀到心疼,看著他終於搞定那個美麗的女人,準備朝自己這邊過來,樹顧不得雙腿有多麼不聽使喚,就算跌倒了,仍然想離開現場,他現在沒辦法面對金聖圭,而且他的狗耳朵和尾巴快要冒出來了,,這裡來往的人太多了。

 

 

金聖圭只想趕快把那個一臉受了傷害,肯定哭了的傢伙摟進懷裡好好的解釋,看他腳步踉蹌,甚至跌倒的樣子,金聖圭都好心疼,自責為什麼不老實坐公車回家就好,這樣他們也不會在大雨中追逐,更何況自己的體力向來都比不過小樹,氣喘吁吁的看著漸漸拉開的距離,金聖圭即使覺得頭暈胸疼也不敢停下腳步,生怕一閃眼樹就會從他的視線消失。

 

 

一連串尖銳的喇叭聲及煞車聲,緊接著是撞擊的聲響,同時有人大喊著叫救護車,金聖圭全身都動彈不得,意識也開始有點糢糊,他的眼睛一直望著樹不見的那個轉角,但眼皮卻愈來愈動,聲音、人影、光線都愈來愈遠,最後在快要陷入黑暗前,他看見樹折回來的身影,雖然他聽不到樹說了什麼,卻用盡力氣對樹說了:「你誤會了...........。」

 

 

 

 

 

 

醫生在動完手術之後,給了樹最不想聽到的答案,他點點頭,沒有像一般家屬那樣崩潰,也沒有哭,他打了電話給李成鍾,要他來醫院一趟。

加護病房,李成鍾利用人脈關係,讓金聖圭住的是單人房,讓南小樹可以不受探病時間的管制,只是李成鍾覺得他表現出來的感覺很不妙,所以死皮賴臉的也要留下來。

 

 

金聖圭一直沒醒來,原本就白皙的皮膚因為沒有血色都快變成透明的了,唯有底下藍綠色的血管還有血液在流動,和心跳儀器固定的聲音,可以讓他們知道金聖圭仍活著,不過就只能這樣活著了。

他細長的狐狸眼再也不會盈滿笑意的看著我,粉色的嘴唇再也不會親吻我、跟我說話了,厚實的胸膛再也不會抱我看電視睡覺,修長的手指再也不會牽住我的手了,聖圭哥的全部都因為我,毀了,沒了!

樹趁李成鍾去買吃的,把病房門鎖起來,露出耳朵和尾巴,把自己的生命球餵給金聖圭,不一會兒時間,金聖圭的臉色變的紅潤,睫毛扇動幾下,睜開眼睛。

 

    「樹?!」

 

    「聖圭哥,我好想你。」樹的眼眼開始眨紅。

 

    「傻瓜,哭什麼?」金聖圭覺得自己像沒受傷一樣,抬起滿是紗布包紮的手替樹擦眼淚,竟一點都不痛!

 

    「都是我害你的。」

 

    「我都沒跟你說過我喜歡你吧?我一直以為你會在我身邊很久,甚至一輩子,沒想到竟然是我要先離開你,樹,我的南小樹啊,對不起,我沒能夠好好回應你的感情,我是個自私又膽小的傢伙。」

 

    「聖圭哥才不自私,你給我很多愛的,我都感受到了,我會想辦法救聖圭哥,讓你醒過來的,你到時候再跟小樹告白,好不好?」樹止不住的眼淚落在金聖圭的臉上,好似兩人都在哭泣。

 

    「別忙了,醫生說的話,我都有聽見的,能再跟你說話,向你表達我的心意已經夠了,是我太蠢了,到這個時候才認清自己的心意,我的小樹,真的對不起啊,聽話,別為了要救我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嗯?」

 

樹只是一直哭,像要把一輩子的眼淚全流光那樣撕心裂肺的哭,哭的金聖圭好心疼,卻無能為力。

 

    「別哭了,你知道我最不會哄你了,所以不喜歡你哭的,忘了嗎?聽我說,你可以繼續住在我那裡,在成鍾幫你取得身份證之後,我就把房子過到你的名下了,也用你的名字開了戶,東西都在保險箱裡,密碼是你的生日,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決定,其實都代表我已經打算要跟你過生活一輩子了,怎麼會沒有勇氣對你說喜歡呢?哈哈,我真是笨蛋啊!」金聖圭悄悄的拿掉呼吸維持器,關掉心臟幫浦。

 

 

生命球原本就不屬於人類,可以使用的時間有限,若不是門外李成鍾急促又用力的敲門聲,樹根本沒有辦法回神。

 

 

 

 

後來,樹堅持把金聖圭的靈魂保存在只有犬族貴族才能安置的水晶球裡,自己則繼續待在人類世界生活。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