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一直都珍惜和你相處的每一天嗎?你知道我一直都很不安嗎?你知道我一直覺得你就像是短暫停留的天使嗎?你知道我一直不敢計劃未來嗎?你知道我一直有好多好多好多數不完的事想你陪我一起做嗎?你知道我一直當你永恆停留的歸處嗎?

 

因為那個夜晚,因為那個意外,我救了你,獲得了你,像夢境一般的美好,比擴展地盤更高興,但也代表我有了弱點,唯一的弱點,我開始怕死,甚至有時候會想讓手下敗將留條小命,或許他也有珍愛的人等著,我有點不一樣了!

 

我充滿獸性的眼神,在你面前竟成了傻氣,發號司令的嘴,在你面前竟成了甜點,狠絕冷血的心臟,在你面前竟成了小鹿,沾滿是非的雙手,在你面前竟成了撫慰,你呀,究竟是哪來的,怎麼就讓我成了凡夫俗子?

 

 

 

 

張東雨在辦公室裡,考量著一筆額度超出借款人能力範圍的借款,依照他以前的個性一定二話不說就借了,反正高利貸不就這麼回事,有人敢上門借,只要家裡有值錢的房地車或有姿色的女人,豈有不借的道理,絕對的吃人不吐骨的事業,現在,他會像正當銀行那樣稍微審核一下,雖然不做賠本生意,但也不想弄得借款人家破人亡,唉!他的良心啊,竟然在已經脫不了身的時候才冒出來,他早就是這個黑色泥沼的一份子了,甚至還是讓這泥沼變的更髒的兇手之一。

 

手機的震動聲喚回張東雨暫時出走的精神,看了是李成烈的來電,內心不由得覺得不對勁,這個時間他應該跟在金明洙的身邊的才對,怎麼會打來?

 

    「東雨哥,明洙被全羅道的老大擄走了,對不起。」李成烈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好,想必是拚死保護明洙還是敵不過對方才會這樣的。

 

    「我知道了。」雖然表面上沒有透露出什麼,但是,心臟狂跳是騙不了人的,張東雨甚至有點發抖,只能握緊手機勉強鎮定,該來的還是逃不了啊,他閉上眼睛回想,當初河東勳派了自己的愛人混進他的場子裡,勾引他,企圖用待在他身邊的時間,找出一點可以談條件的弱點或什麼,被他發現後,他下令送回河東勳愛人的屍體當做警告,張東雨實在不敢想像河東勳在他趕到之前,會怎麼樣對待明洙,打了幾通電話交待幾件事,他就立刻出門了。

 

 

 

 

金明洙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天,張東雨是什麼角色,待在他的身邊,是自己心甘情願的,即使他保護的再周全,總有疏於防範的時候,就像這次,成烈一個人怎麼可能對付得了對方的二十幾人,如果不是自己主動跟對方離開,只怕成烈就要被打死了,打死了,他還是得跟對方走,他不希望東雨覺得重要的人因為自己而失去。

 

幸好對方對待自己還算好,沒有綑綁也沒有拳腳相向,他坐在私人住所的客廳,表現的很鎮定。

 

    「要就怪你跟錯人了,竟選了張東雨!」

 

    「他不會來的,我只是他一時的床伴而已。」東雨從未對自己表示過喜歡,金明洙說出這些話,自己也覺得很受傷。

 

    「他會來的,我可從沒看過他保護過哪一個床伴,也沒看過哪一個床伴陪他超過三天的,你,他不只派了親信李成烈保護你,還讓你待在他身邊已經半年了,怎麼,該不會他都沒有承認過你的身份嗎?」河東勳沒有一刻停止找張東雨報仇的念頭。

 

    「他只是可憐我無處去,收留我而已,你別白費力氣了。」

 

    「如果這樣,那我也可以收留你吧?就跟了我吧!」河東勳說完,對著金明洙的嘴就狠狠的吻下去!

 

    「啊!」被金明洙不甘示弱的咬了一口,河東勳抹去嘴唇上的血,反手給金明洙一巴掌。

 

金明洙被那一掌打的暈眩,耳朵也嗡嗡作響,一時間忘了戒備,被河東勳用手銬銬住了雙手,固定在一旁的燈架上。

 

    「放開我啊,你做什麼?」

 

    「等張東雨來了,你就知道我要做什麼了,哼!」

 

河東勳一個眼神示意,身旁的手下開始動做起來,在桌上擺上一盤有各式藥物的小鐵盤,並架起了幾盞像是拍攝用的燈,甚至還有攝影師帶著攝影機站一旁,露出猥褻的笑容,看得金明洙不寒而慄。

 

 

 

 

張東雨到河東勳的私人住處,沒有任何武器的走進門,他看到明洙毫髮無傷的坐在椅子上,只是手被銬在燈柱上的時候,真的鬆了一口氣,他多怕來了只能收屍:「放他走吧,你的對象是我,不要傷害無辜。」

 

    「瞧,張東雨來了,你太低估自己了,對他而言,你不只是床伴而已,為了慶祝我賭對了,就用你好好慶祝吧,哈哈哈!」

 

河東勳完全沒有把張東雨放在眼裡的樣子,他走近金明洙,用力一扯,將金明洙的上衣扯破,釦子跟著四處飛散:「嘖嘖嘖,看來張東雨昨天才上過你啊,哼,這樣更好。」

 

    「河東勳!你再不住手,會後悔的!」張東雨想衝向前,卻被對方的手下架住,並且在看見紅外線瞄準器的紅光出現在明洙的額頭和心臟位置的時候,乖乖就範。

 

    「你等一下就會知道了,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呢。」河東勳說完,舔了一口金明洙的唇,粗魯的扯下金明洙的褲子,連同內褲,讓他全身赤裸的呈現在眾人面前。

 

金明洙不敢吭聲,只能狠狠的瞪著河東勳,因為他看見同樣的紅光出現在東雨的胸前,跟著他的呼吸一起起伏。

 

    「張東雨,你現在跪下來求我,或許,我會考慮不要讓你的床伴太痛,怎麼樣?」河東勳捏住金明洙的下巴,強迫他看著張東雨。

 

    「東雨哥,不要跪,求求你,不要!」金明洙在看到張東雨毫不猶豫的雙膝落地的時候,眼淚也跟著落下,不值得,他不值得東雨這麼做,張東雨不能因為他被這樣羞辱,可是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樣可以了嗎?」張東雨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尊嚴什麼的,這些都不及金明洙來得重要。

 

    「哈哈哈哈哈,一個床伴竟然能讓張東雨向我下跪啊,真是太大快人心了,再來我要你做什麼,你應該也會答應吧?」河東勳更過份的把金明洙抱到自己腿上,將金明洙的雙腳分開,讓他的私處一覽無遺的被看個精光,將桌上的一顆藥丸塞進金明洙的穴裡。

 

    「河東勳,你衝著我來就好,不要對明洙亂來,快放開他!」張東雨看到那些紅點從明洙的身上移開,就不顧那麼多了,揮拳抬腳的打趴了幾個人。

 

 " 砰 " 子彈準確無誤的射中張東雨的大腿,讓他一時候反應不及的單腳跪下,他早料到,只是沒想到,槍法這麼準,看來河東勳是花大錢了。

 

    「東雨哥!」金明洙用力掙扎著。

 

    「別亂動啊,還沒結束呢。」河東勳握住他的小巧的下身,以防金明洙繼續亂動,然後又塞了一顆不同的藥丸進他的小穴。

 

" 砰 " 大門被踹開,張東雨的人蜂湧而進,李成烈帶著人,出現。

 

    「總算來了!」

 

張東雨看到自己的人已經制服樓上帶著長槍的幾個人,和用短刀架住河東勳脖子的李成鍾,他脫下自己的長大衣,從河東勳那裡抱過金明洙,用外套裏住他全身,吻了吻他的額頭:「對不起。」

 

聽到這句道歉,金明洙又掉下眼淚,他真的很害怕,一直緊繃的情緒終於可以放鬆,東雨的懷裡好有安全感,他又為了自己破例了,從來不說對不起的人,金明洙安心的閉上眼睛,昏過去。

 

    「交給你了。」張東雨抱起金明洙往門外走,接過李成烈遞過來的車鑰匙。

 

 

 

 

等金明洙醒來,已經回到家了,張東雨也已經取出大腿的子彈,坐在他身邊,看著他。

 

    「肚子餓嗎?」張東雨愛憐的摸摸明洙的臉,想到他差點出事,張東雨就覺得三魂七魄都快嚇飛了。

 

金明洙因為張東雨的摸撫,身體裡湧起一股騷動,他小力的搖搖頭。

 

    「哪裡不舒服嗎?」張東雨不知道河東勳塞進明洙身體裡的是什麼,去取子彈的時候,也請聖圭哥幫他檢查,聖圭哥只說他沒什麼問題。

 

金明洙覺得不對勁,他的身體沒有不舒服,只是覺得好熱,心跳加速,他明白這是什麼感覺,可是,東雨受傷,而且這種事向來都是由東雨主動的,自己從來沒有..................

 

    「明洙?」

 

    「嗯?」金明洙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已的身體已經率先做出反應了,他摸索著張東雨包裏在褲裡的那根總是令他欲仙欲死的傢伙。

 

    「你是在挑逗我嗎?」張東雨的聲音有著明顯的笑意。

 

金明洙忽然回神似的:「對不起!對不起!我........」

 

張東雨一把將他摟進懷裡,貼在他耳朵,小聲的說:「明洙難得主動,我好高興啊,但是我的腳受傷了,你可以自己來嗎?」

 

被張東雨的呼吸弄得耳朵好癢,體內的騷動就更暴躁,金明洙還沒有被愛撫就已經充血了,他胡亂的點頭:「可是,我不太會,怕你會不舒服。」

 

    「放心,我會教你的,嗯?」張東雨還在啃咬明洙的耳垂,舌頭時不時的伸進他的耳洞,引起他的顫慄,手也在棉被下握住明洙昂立的分身,輕輕套弄著,成功的讓他在自己身旁難耐扭動。

 

    「好。」金明洙回答的有氣無力,全副精神都集中在東雨手裡的人質那兒。

 

    「明洙啊,你不是床伴喔,我喜歡你,對我來說,你是戀人喔,聽到嗎?」張東雨仍然在明洙耳邊說話,是明洙想聽很久的話。

 

    「嗯....,聽到了.....,哈啊.....,我.....我也喜歡你......,啊!」金明洙因為藥效的關係,很快就繳械了,臉蛋也因為告白和情慾顯得紅噗噗的。

 

    「明洙的告白好色情喔,還加著呻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