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可以先看一下這篇喔,比較方便進入情節,哈~

http://infinitecloud.pixnet.net/blog/post/128162660

 

 

 

IMG_7341643034763  

 

 

 

 

 

 

 

金聖圭因為這次業務合作的公司,主辦case的是南優賢,從秘書那裡拿到企劃書的時候,還以為只是恰巧同名,但藏不住祕密的李成烈在知道合作的對象是金聖圭的工作室時,就立刻打了越洋電話給他了,呼呼喳喳的說了一大堆,都是跟南優賢有關的,金聖圭握著話筒的手用力到指關節都泛白了,為了忍住哭聲,嘴唇也咬破了,甚至最後他真的受不了直接掛斷李成烈的電話,連再見都說不出口,更在之後莫名其妙的發高燒,多虧了李浩沅的照顧才康復,依李醫師的專業說法,他這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而金聖圭的解藥就是南優賢!

 

雖然這件案子根本不需要慎重到和對方面對面談細節,現在視訊會議那麼方便,而且輪到老闆出面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金聖圭還是特地飛了一趟,他說服自己的理由是,回國看看父母、朋友,順便處理公事的,所以他只帶了秘書金明洙同行,在回國的機艙內,好幾個小時的飛行,金聖圭無法讓自己睡覺休息,只能戴上耳機,試圖用音樂安撫他亂糟糟的腦袋,腦中浮現許多想法,都被自己一一反駁,反反覆覆的,快累死了。

 

 

 

 

南優賢沒想到對方這麼重視這次的合作機會,雖然和『Kyu』工作室合作過的都給予極高的評價,對但於工作室的老闆卻很少人見過,只聽說傳聞是個韓國人,只有在底下員工處理不來的時候才會出面,偏偏這位老闆養了許多厲害的能將,像這次這麼普通的案子,都還特地派人飛過來確認細節,而不是委託簽約,真的讓人感到十足的誠意,難怪能以工作室的形式迅速竄起。

 

最近又開始多雨了,他最討厭的天氣,總令他心神不寧、惡夢連連,南優賢當初在選擇合作對象時,幾乎是一看到名字就立刻決定是『Kyu』工作室了,說他是移情作用也好,他根本就沒有一絲猶豫,而對方的作品也確實是令高層欣賞不已,過程順利的不可思議,他把金聖圭愛聽的CD放進機器裡播放,替自己倒了杯酒,放任想念氾濫。

 

 

 

 

臨時接到通知說『Kyu』工作室那邊過來簽約的是老闆本人,讓南優賢的整個企劃部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南優賢根本沒空理會他人的議論紛紛,指揮底下的人改變會議地點、宴會場所,更積極的和對方取得聯繫,打聽喜好就夠忙的了,在有限的時間內,緊迫的讓南優賢甚至沒有發現其中的巧合。

 

說起來,金聖圭是有那麼一點故意,不,根本就是故意的,平時他不是那麼多要求的人,只是一踏上名為故鄉的土地,好多好多本來以為模糊的記憶,像是膠卷底片被藥水沖洗一般的漸漸顯影,清晰起來,不知道南優賢還記不記得?

住進自家的飯店,金聖圭很勉為其難,事實上他還沒有打算原諒當初以南優賢的前途威脅他們分開的爸爸,但他回來的消息一被知道,金明洙馬上訂不到住宿的飯店,果然是老頭子的作風,他也不想破壞原本不錯的心情,親自打了通電話給姊姊,弄了預留的總統套房住,就是不肯回家。

 

 

 

 

會議當天,南優賢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忽然想把掛在脖子上當成項鍊的戒指拿下來,重新戴回無名指上,指頭上原本明顯的戒痕,經過幾年,早已不見痕跡了,如同他消失的愛情,如同消失的金聖圭。

 

對著鏡子裡的自己整頓表情,喬了一下領帶鬆緊,步出電梯,熟悉的地方,一瞬間,他的回憶和現實交會,讓南優賢覺得胃有點揪痛的傾向,之前隱約的不對勁,這下真相大白了,這裡是他和金聖圭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那時候金聖圭身著價格不裴的訂製西裝,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場,當時跟著企劃部前輩學習的南優賢立刻就注意到他了,那雙像極狐狸的眼睛填滿了不悅、不耐,卻仍姿態優雅的坐在W飯店代表的身旁,他的職稱是菜鳥秘書,南優賢也就真的相信了,忽略了那身西裝不是一般上班族負擔得起的,一頭熱的想和他交朋友。

 

 

 

 

金聖圭戴著墨鏡先到,特意讓明洙整點再跟他會合,很高興這個地方一點都沒有變,這就是老字號飯店的好處,他穿著輕便的四處溜搭。

 

那時候心不甘情不願的去老頭的飯店當空降部隊,以秘書的名義和行銷部主管出席合作會議,不喜歡眾人打量的眼光,除了那個看起來像隻毛茸茸狗狗的南優賢,雖然不曉得他為什麼接近自己,但仔細看看他對每個人都一副自來熟的樣子,十足十的交際花,金聖圭也就莫名其妙的收下他遞過來的名片,莫名其妙的在日後打了電話給南優賢,開啟了他們之間深刻的關係。

 

沒有跟櫃台確認身份,換取門卡,無法搭乘電梯到會議廳所在的樓層,金聖圭覺得無趣,選擇飯店二樓的沙發區,靠飯店內部窗戶的位置,以便金明洙待會兒找到自己,他悠哉的喝了口咖啡,然後把注意力都給了手上的智慧型手機。

 

 

 

 

飯店的環狀設計,讓位於八樓倚在走道上偷閒的南優賢被二樓的一個身影定住視線,是金聖圭?!是聖圭哥嗎?!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立刻衝下樓確認,可是離會議再十五分鐘就要開始了,『Kyu』工作室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偏偏李成烈又剛被他派走,看了一眼因對方老闆親臨,禮貌上也出席的自家老闆張東雨,非必要,南優賢是不會這麼公私不分的,但是,他的內心就是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沒去確認會後悔的。

所以,南優賢硬著頭皮走到大學同學張東雨的身邊,悄聲的說:「東雨哥,我離開一下,會議開始前會回來。」

張東雨點頭,轉身便又和其他人寒暄去了。

 

 

 

 

雖然金聖圭要他提早十分鐘到,讓他有時間換西裝就可以了,不過,金明洙還是提早了五分,因為尋找圭老闆也是需要時間的,更何況依他對自家Boss的瞭解,找他,跟玩躲貓貓沒兩樣,這一秒通話說在A店,等到達的時候,他已經不知道又晃到HIJK哪家店去了。

先在櫃台換了門卡,準備打電話給金聖圭,卻突然被一個冒失鬼撞到手機飛出去:「啊!」

 

李成烈心裡暗叫「慘了,又闖禍了!」,一邊趕緊撿起剛因自己一撞而表演了完美拋物線跟地板滑行的手機,好險是不會解體的品種,呼了一口氣:「對不起,對.....不起......」

    「把手機還我啦!」金明洙奪下冒失鬼手上的手機,按了一下Home鍵,手機看來是沒有壞掉。

    「真的很抱歉,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任何損失可以打給我。」李成烈恭敬的雙手奉上自己的名片。

    「不用了,反正沒壞啊。」金明洙微笑。

    「總之,以防萬一,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李成烈硬是把名片塞進金明洙手裡,然後逃跑,是的,逃跑,因為那人笑的瞬間,他的心臟開始不受控制的狂跳!

 

 

 

 

南優賢到達二樓的時候,那個坐在窗邊的人已經不在了,他忽然有想嘲笑自己的沮喪感,但現實沒有讓他沉溺在個人情緒太久,接到電話說飯店櫃台通知『Kyu』工作室的人已經到了。

 

當南優賢回到會議廳,光是看見背影,就足夠讓他忘了呼吸,是他覺悟這輩子都忘不掉的那個人 - 金聖圭,他得努力克制才能讓眼淚留在眼眶裡,尤其當金聖圭轉向他的時候,全世界似乎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南優賢甚至誤以為金聖圭是在對他微笑:「圭哥.....」

 

    「優賢哥,代表在找你。」李成烈的聲音,將南優賢適時的拉回現實。

    「知道了。」南優賢剛剛失態了,他迅速的朝張東雨那兒走去。

 

 

 

 

金聖圭也看見南優賢了,他和自己腦海中的樣子相比,蛻變得更成熟了,那張稚氣的包子臉,已經成了有稜有角的大人模樣,若不是明洙的手扶著自己的腰,就怕他現在早顧不了是什麼場合,往南優賢那兒飛奔了!

 

整場會議過程,金聖圭總是閃避南優賢投射過來的視線,搞得有點心不焉,還好金明洙這個秘書很襯職,才讓他不至於出糗。

會議結束,好交朋友的張東雨以私人名義提出邀約,同為企業二代,對金聖圭一直沒有認識的機會,雖然南優賢和金聖圭的戀情被保密的很好,南優賢也不是肯輕易透露心事的人,但張東雨仍然對這兩個人之間發生的事瞭若指掌,因為金聖圭的心理醫生正是他的戀人 - 李浩沅,基於這麼多層關係的理由,張東雨想幫忙他們和好。

 

 

 

 

晚上的包廂,只有南優賢和金聖圭兩個人大眼瞪小眼,金明洙被李成烈纏住不曉得哪兒去了,主人張東雨因為公司的某個案子臨時有狀況,趕回去處理問題,說了晚點過來。

 

南優賢忽然站起來,鎖了包廂的門鎖,"咔"!

金聖圭全身緊繃,連寒毛都不由自主的豎直,雖然這次回來已經做好了被南優賢冷嘲熱諷的心理準備,即使他認識的南優賢不是會這樣做的人,但幾年之間,南優賢有什麼樣子的改變,他並不曉得。

 

南優賢面罩冰霜的走近金聖圭,手臂一展,將金聖圭扯進自己懷裡,緊緊的擁抱好不容易出現的人,這次說什麼都不會再讓他逃走了:「我好想你!」

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金聖圭像得到救贖似的,在南優賢懷裡,可以感覺到他全身微微的發抖,金聖圭露出安心的笑容,伸手回抱了他,毫無顧忌的哭出聲音。

 

金聖圭一哭,著實讓南優賢嚇一大跳,這個愛逞強,從不肯輕易示弱的聖圭哥,他最寶貝的小狐狸,想必這些日子也跟他一樣不好過吧?

南優賢溫柔的吻去金聖圭像斷線的淚珠,不停重複,一直到金聖圭主動親上他的嘴。

 

    「我也想你,南優賢。」金聖圭臉頰泛起害羞的紅暈,聲音軟軟的說出想念。

    「沒有和別人交往嗎?」南優賢心裡早有答案,卻還是忍不住問了。

    「你呢?你有,對不對?」金聖圭標準的八字眉形出現,嘟高嘴嚷嚷,漂亮的手指收成拳狀捶向南優賢。

    「怎麼辦?我的心,自從圭哥住進來之後,就沒辦法再對其他人心跳加快了。」南優賢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油嘴滑舌。」金聖圭看到南優賢指上戴著他們的情侶戒,任性的攤開手掌:「我的呢?」

 

南優賢拉起衣服內的長項鍊,解開扣環,拿下原本屬於金聖圭的戒指,戴進他的無名指:「可以回到我身邊了嗎?現在我有能力可以照顧你了,不會再讓你為難的,我們一起請求伯父的諒解吧!」

 

    「你怎麼會知道?是成烈?」

    「成烈那小子嘴很緊的,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是圭哥的姊姊來找過我。」南優賢抱著他坐下,像以前那樣讓他坐在自己腿上,卻因為太輕的重量皺眉。

    「其實圭哥的姊姊來找我,只是證實我的猜測是正確的,剛開始很生氣你這麼輕易的妥協放棄我們的感情,後來冷靜想想姊姊的話,她是想告訴我,圭哥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保護我吧,讓我有茁壯的機會,對不起,我太笨了。」南優賢用鼻輕磨金聖圭的鼻尖。

    「我想回家,回我們家。」金聖圭突然覺得好想睡好想睡。

    「好,我們回家。」南優賢打了電話給張東雨和李成烈,告訴他們散會了。

 

 

 

 

四天後.................

 

    「嗯......?」金聖圭想伸手揉眼睛,卻發現手上扎著針,吊著點滴。

    「圭哥,你醒了?」李成烈的臉首先出現在金聖圭眼前。

    「優賢呢?」金聖圭害怕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和南優賢有關的夢,像以前一樣。

    「那,兩個小時前被我強迫餵食加了安眠藥的粥才睡著,圭哥,你都不知道那小子把自己當超人了,待在你身邊不吃不睡整整兩天耶,直到你的醫生來了,才肯吃點東西,卻都吃不多,我看你還沒醒來,他就要倒了,才會拜託明洙在他食物裡加藥,你不會生氣吧?」李成烈指著在沙發一頭睡著的南優賢,抱怨著。

    「我,怎麼了?」金聖圭什麼印象都沒有。

    「你啊,因為長久高度緊繃的精神獲得放鬆,終於可以好好休息而陷入像睡美人一樣的深眠,把我們大家都嚇壞了!」推門進來的李浩沅剛好幫李成烈解釋,邊說邊檢查金聖圭的身體狀況。

    「你怎麼會在這裡?明洙叫你來的?」

    「還有張東雨,哭著叫我趕快回來,所以,嚴格說起來,我是為了他飛奔回來的。」李浩沅寵溺萬分的幫佔據沙發另一頭的張東雨把滑落的毯子重新蓋好。

    「這世界真小,原來他就是你在法國說的精神支柱啊。」金聖圭看著即使睡著仍眉頭深鎖,因為幾天沒好好休息而顯得憔悴的南優賢,他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吧!

 

李浩沅用笑容代替回答。

 

    「聖圭哥,明洙這幾天也好辛苦,處理公事、照顧我們的,你給他放假嘛,好不好?」李成烈眨著那對招牌的小鹿眼睛拜託著。

    「明洙沒有那麼好追的喔,我會給他放假的,你自己看著辦。」

    「YA!謝謝聖圭哥。」李成烈高興的忘了減低音量,吵醒了南優賢。

    「聖圭.....?」

    「那我們就不打擾了。」李浩沅抱起打雷吵不醒的張東雨離開,李成烈也識相的跟著走出房間。

    「肚子餓嗎?我去弄點吃的給你。」

 

金聖圭搖搖頭:「陪我就好。」

 

    「那去洗個澡吧,雖然我都有替你擦澡,可是應該還是不夠乾淨吧?」

    「嗯,你一起洗吧。」

 

南優賢先進浴室放水,再幫金聖圭拿掉點滴,準備好換洗衣物:「要我抱你?還是自己走?」

 

金聖圭伸長雙手,那是只屬於他的,專屬的懷抱,南優賢給他的寵愛,不管過了多久,都一樣,都沒有變,在南優賢面前,他只是金聖圭,被愛著的金聖圭,可以盡情撒嬌任性的金聖圭,不用戴面具攻心計的金聖圭,真實的金聖圭。

 

    「你做好心理準備要當我的生日禮物了嗎?」南優賢抱起金聖圭時在他耳邊說。

    「嗯?」窩在南優賢懷裡一臉滿足的小狐狸,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在南優賢面前,他也是唯一能挑起無限慾朢的金聖圭!

 

 

 

 

 

 

 

~ End ~

 

 

==============================================================

 

呀!最近愈來愈有男人味的南優賢,生日快樂

南操練果然是小三八,哪有人自己給自己生日祝賀的XD

 

但是,不管怎麼看,我都覺得,我好像在南小樹的生日賀文裡,給金聖圭太多戲份了

乖喔,等金老人生日的時候,我再讓南油膩搶一搶他的

 

以後更文速度可能會比較慢,請大家不要不愛我了>"<

因為開始新的工作,所以只能在上班的空檔偷偷寫文,心臟都快爆炸了

好怕主管發現,我不是在看書做筆記,是在..........嘿嘿

總之생일 축하해요  남우현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