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李成烈摸了摸床頭櫃想找手機看現在幾點,卻意外發現有一封南優賢傳的未讀訊息,打開。

『『聖圭哥說,明洙一喝醉就會話超多,還會變成接吻色魔,所以千萬別跟他接吻,不然明洙會把你壓上床做愛,就這樣!』』

 

什麼就這樣?!為什麼他沒有早一點看到訊息?他已經被壓上床了啊~!

李成烈看著睡的安穩的金明洙,一點也沒有昨晚那副色魔的樣子,即使這樣,還是很喜歡他呢。

金明洙睜開眼睛,露出無害的貓咪笑容:「成烈,早安。」

 

    「呃,嗯,早安。」李成烈一想到昨晚的事,就覺得害羞、尷尬,彆扭起來。

 

    「腰會痠嗎?嗯?」金明洙按摩著李成烈的腰。

 

李成烈急忙想躲開,卻真的一挪動就全身痠痛,而且還有奇怪的東西從屁股縫裡流出來的感覺,他不用想也知道流出來的是什麼東西,一下子就臉紅了起來,一急就忍不住大聲對金明洙說話,不過結結巴巴的:「你.....你.....對我做.....做了那件事,還.....還不.....還不幫我清.....清理嗎?我是.....第.....一次耶。」

 

    「嗯。」金明洙看著他臉紅到耳尖也紅了、脖子也紅了、胸膛也紅了,覺得好有趣喔,用薄被包裏住李成烈抱起,雖然比自己高,卻比自己輕,讓金明洙不是很滿意,往浴室走去,想著待會兒要煮很多東西餵飽昨晚辛苦的李成烈。

 

 

李成烈真的千不該萬不該剛起床跟金明洙說什麼要他負責清理身體,這分明就是變相再告訴他,「快來吃我吧!」,是!剛剛在浴室的時候又被那個笑咪咪的傢伙徹底吃乾淨了兩次,要不是自己堅決的說肚子餓了,搞不好還會有第三次、第四次,誰來告訴他,金明洙哪來那麼多體力?他可是腳軟到不行吶,任由明洙幫他洗頭洗澡穿衣服,然後被抱到沙發看電視,等著在廚房洗手作羹湯的新好男人做好早餐,啊~,怎麼會有一種很被寵溺的幸福感呢?聖圭哥一直是這樣子的感覺嗎?

金明洙弄好一桌韓式早餐,看到李成烈在沙發上睡著了,他想讓他睡一下,他先去收拾房間裡的東西比較實在,棉被床單都要拿出來洗才行,等都交給洗衣機之後,才搖醒李成烈,一起吃早餐。

 

 

 

 

李成烈接下來的連續幾天,上班的效率都很高,心情對都呈現非常愉悅的狀態,讓南優賢忍不住想虧他:「只是和金明洙親一次嘴就這麼高興,他可沒有你告白啊,也沒有要你跟他在一起喔,說不定下次他跟誰喝酒又喝醉了,又跟別人親嘴,你怎麼辦?」

南優賢的話,讓李成烈一瞬間收回牙齦,閤起嘴巴,其實他沒有坦白他和金明洙已經上過床了,他真的沒想過這事的重要性,金明洙之後跟老闆去日本出差,他們就沒有見過面了,但是明洙每天都會打電話給他,就像他以前談戀愛的那種模式,所以他認為自己和金明洙已經是情侶了,告白這種事情也沒那麼必要了。

所以,李成烈晚上,故意沒有接金明洙的電話。

 

 

金聖圭和金明洙不只是老闆秘書的關係,私底下更是有兄弟的情誼,金聖圭很疼愛這個工作能力強、個性又討喜的弟弟,只是他最近明顯的悶悶不樂,讓聖圭有點擔心,所以決定晚上帶他去喝酒聊聊。

金明洙說,原本成烈每天都會接他電話,但是現在卻偶爾才接,也不回他電話了,說話也沒聊幾句就要掛了,聲音聽起來很沒有精神的樣子,問他怎麼了,又說沒事,所以明洙很擔心,不知道李成烈有什麼事情不願意跟告訴他,他猶豫著這樣回韓國還能跟成烈告白嗎?飯店裡的搖控飛機還能送成烈嗎?

 

 

 

 

出差回國,金聖圭說好想大家,找大家一起出來吃飯,因為之後就又要回法國了;南優賢可是千拜託萬懇求,希望金聖圭把事業重心移回來韓國;張東雨則笑著說,不然把南優賢派去法國分公司好了,這樣耳根子也可以清淨一點,免得有人一直在他耳邊唸著聖圭哥、聖圭哥的;李浩沅覺得金聖圭的心理已經不需要他這個醫生了,所以正式向他請辭,想待在東雨身邊。

只有李成烈和金明洙,兩個人幾乎都沒有互動,金明洙準備好的禮物也放在車上,不敢拿下來。

南優賢知道自己開玩笑闖禍了,偷偷靠在金聖圭的耳朵旁邊自首,果然招來金聖圭的白眼跟捏大腿。

 

    「明洙啊,你不是特地去買了紀念品要送給成烈嗎?」金聖圭清清喉嚨,自家戀人惹的禍,他來負責善後。

 

    「嗯?」金明洙偷偷瞄了李成烈幾眼。

 

    「快去拿呀,成烈啊,明洙這次跟我去出差,心心念念的都是給你買禮物吶,你看你把我的秘書變得這麼公私不分,怎麼好?」

 

    「聖圭哥,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李成烈為了掩飾害羞,又抬高了音量說話。

 

    「我認識你跟明洙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不要因為優賢說的幾句開玩笑的話,就讓原本有機會開花結果的事變得無疾而終,多可惜,明洙不是不負責任的人,如果他沒有喜歡你,是不會跟你發生什麼的,在法國的時候,對他投懷送抱的男女有多少人,他可是都很潔身自愛的喔。」

 

    「嗯。」被金聖圭一說,之前李浩沅跟自己說的話又在腦袋裡清晰起來,這樣子的一個人,怎麼會是花心的人呢?他真的是太容易被動搖了。

 

金明洙抱著一大盒包裝精美的禮物走回來,李成烈便起身,拉著金明洙的手,再往外走。

 

 

李成烈隔著盒子抱住金明洙,因為他不敢看明洙,也不想被明洙看到他臉紅的樣子。

 

    「明洙,我喜歡你,撞到你那次就喜歡上你了,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和你一起工作的時候就是會忍不住在意你,我.....我雖然沒有跟男人交往過,可是,我很喜歡和明洙在一起的感覺,任何時候,只要有你在身邊出現,我就會覺得精神百倍,想要表現出最帥氣的一面給你看,所以......所以......。」

 

李成烈深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般:「所以,可以請你跟我交往嗎?」

 

金明洙笑出來,他提心吊膽好多天,終於可以放下了。

 

    「喏,成烈的禮物。」

 

李成烈邊拆禮物,金明洙邊說:「我以為成烈不想理我了呢,這幾天都心情不好,對不起用這樣的方式跟你開始,不過,我只會跟喜歡的上床喔,跟成烈一起工作的這段時間,覺得成烈真的是一個很有魅力的人,不知不覺喜歡上你,聽到浩沅哥告訴我,你喜歡我的時候,開心的都快飛起來了,雖然我表面上裝不在意,但是,你一直都不告白,所以我才想乾脆大膽一點,來個既定事實,讓你不能跑掉。」

 

李成烈沒想到金明洙喝醉了,還是記得他說的話,搖控飛機,他超喜歡的,主動親了親金明洙,隨即玩了起來。

但是,李成烈還是在金明洙耳邊說了:「你以後只能跟我一起的時候喝醉,只能跟我上床喔。」

 

 

 

 

 

 

 

~ End ~

 

 

================================================================

 

再一次的收尾無能嗎?!是、的!!!!

我怎麼會這樣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