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9ad54a4ff2aae2ab0d31804018acebdc  

 

 

慎!慎慎慎!  因為是生日賀文,所以就不鎖了,請未滿18的孩子們,乖乖勿進喔!

 

 

 

 

 

 

 

 

 

當金聖圭站在舞台上唱著南優賢作給他的「눈을 감으면」時,他就覺得莫名的心情愉悅,再唱自己作的「Light」,就更覺得滿足。

和作曲家南優賢之間的關係,早是公開的祕密,都怪那時接受了李成烈的洗腦,才會惹一連串的風波,不過也好,現在沒有人不知道金聖圭和小醋桶南優賢在一起,南優賢是霸道鬼金聖圭的戀人兼專屬作曲作詞。

 

 

今天是自個兒生日,除了不斷收到推特祝賀和歌迷們用心製作的各式影像、照片、賀文,最開心的莫過於公司發出的SOLO二輯的消息,那是偶像全製作送給自己的禮物,對金聖圭而言最棒的生日禮物。

除此之外,最讓金聖圭期待的是南優賢說要給自己的驚喜,那個小醋桶好不容易才原諒自己去印度的時候和珉豪太親密而生氣的好幾天,好不容易連哄帶騙的讓他原諒自己,而早早就被預告會有生日驚喜的金聖圭,真的很期待。

怎知中午睜開眼睛,床邊空盪盪的,原本該一起陪著自己賴床的南優賢,根本就不在床上,也不在家裡,食物倒是已經準備好放在餐桌上了,但就是覺得有點失落,因為南優賢說要給自己驚喜的關係,今天的約,他可是推掉了多少個,那些沒辦法親自幫他慶生的人,臉上有多失朢,可是這個小傢伙卻跑的不見人影,放壽星一個人在家吃飯,這樣對嗎?

金聖圭在心裡嘀嘀咕咕,被門鈴聲打斷。

是送貨員,用推車拉著一大箱東西進來,金聖圭一邊簽名,一邊猜測著那箱子裡裝的是什麼,根本沒發現送貨員是李成烈,也沒管冒牌送貨員將箱子直接的送往他和南優賢的臥房,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

可是,金聖圭的心思都被不在家的南優賢給佔據了,吃完飯,看電視,聽音樂,玩手機,看似完全忘記了房裡那大箱的事兒了,直到他又犯睏,都過了三、四個小時了,打著呵欠進房的時候,看到才想起,該不會這就是南優賢說的驚喜吧?!

他小心翼翼的拆著膠條,就怕會被惡整,南優賢最喜歡惡作劇了,甚至也不敢一下子全打開,只是光是偷瞄的那一條縫就讓金聖圭倒抽了一口氣,箱子裡面裝的是人啊!那個人是南優賢啊!是穿著女裝韓服的南優賢啊!而且睡著了。

金聖圭把箱子全拆了,再把動做放輕的抱起南優賢到床上,有點搞不懂,他把自己睡在箱子裡送回家來幹嘛?

其實南優賢早醒了,撕膠條那些聲音在箱子裡聽起來像是回音好嗎?只有金聖圭這根木頭才會真的相信他睡著了,他故意發出一點聲音,把韓服的衣襟扯開一點,穿著白襪的腳也從裙下伸出來一點。

金聖圭看著躺在床上的小傢伙,連睡著了都要這麼撩撥人心嗎?嘆口氣,想幫南優賢把棉被蓋上,免得他翻啊蹭啊的,把衣服給脫光了著涼。

南優賢又趁感覺到金聖圭靠近的時候,更故意的把整條腿都伸出裙子外面。

金聖圭傻眼了,特地除去腳毛的腿,看起來好好摸的樣子,才在想,手就撫摸上去了,視線往上,發現南優賢在裙子裡根本就沒有穿內褲,整個就是小妖精的行為,他失去理智的從小腿摸到大腿,再到臀部掐了幾下之後,轉往被藏在腿間的小優賢。

南優賢內心開心的放煙火,金聖圭有理智的時候是根木頭,失去理智,轉變成大野狼模式的時候,可是十足十的色狼,什麼色情的話、色情的姿勢都做得出來,他就是金聖圭的生日禮物,而且今天決定破例讓金聖圭用任何他喜歡的方式做,他絕對不會拒絕的。

 

 

 

 

金聖圭將南優賢翻正,脫掉外面的短版上衣,只剩下背心式連身裙,覺得他這樣子看上去更嬌小了,可可愛愛的,金聖圭不管了,就算南優賢會醒來,也正好,陪他一起享受床上運動。

金聖圭摩娑著南優賢小巧可愛的乳頭,看著他忍耐著睫毛輕顫,便多施點力搓弄,讓他連下唇都咬上了,金聖圭吻上他的嘴:「不准咬,這是我的。」

迫使南優賢開口,讓他的舌頭進去捲起軟舌吸吮,也騷過他的上顎,讓南優賢敏感的轉動頭,想躲開,卻又發出舒服的嚶嚀聲音,這樣欲拒還迎的,每次都讓金聖圭想好好的欺負他,他轉而舔吻更敏感的耳垂,沒有戴耳飾的小肉,被金聖圭含進嘴裡輕咬,讓南優賢從頸部麻到頭頂,還在壽星手上的分手也跟著更加興奮。

南優賢瀰漫水氣的桃花眼,只要再多點刺激就會掉下被欺負的眼淚,他伸手想愛撫自己被冷落的另一邊,卻在搭上之後,被金聖圭惡意的覆上手掌,帶著他揉捏自己的胸部,他的手指卻在之間不停的揉壓著敏感的乳尖,已經沒辦法再更挺的圓珠,在聽見一聲輕笑,被金聖圭含入口中,弄得溼溼的才放開,卻立刻攻往另一邊。

金聖圭手上的活兒可沒閒著,頂端的小口已經沁出想要的液體,在他的套弄下,愈汩愈多,連手指也沾染上,把莖身摸的腫脹,連底下的囊袋也好好照顧到了,南優賢顫抖的發出軟軟的呻吟,身體也開始出於本能的扭動,裡衣被他蹭的亂七八糟,但是又捨不得他脫下這件連身裙,便讓南優賢形成他眼裡這副騷浪的模樣,不知哪來的壞心想法,拉著南優賢的手放在他自己的性器上,已經迷糊了的小傢伙為了延續快感也下意識的圈住自己的莖身擼動。

金聖圭看著眼前的南優賢,雙腿大開,裙子已經被翻至腰部,裙擺跟著他自慰的動作偶爾遮蓋住私處,身體已經泛起情慾的潮紅,金聖圭感覺自己還包裏在內褲裡的慾望快要爆衝了,怎麼可以這麼淫蕩呢?還好這些樣子都只在他的面前,手指插入不管做過幾次仍會害羞的像第一次的小穴,讓南優賢停下動作。

 

    「繼續動啊,我想看優賢想著我自慰的樣子,就這樣幫自己射吧。」金聖圭在耳朵旁說話的聲音像催眠,南優賢很乖的又開始愛撫自己,像之前金聖圭工作到沒時間抱他時那樣,嘴裡喊著,聖圭哥,想要。

 

像有自主意識的穴肉,總是在被他撐開後,又一圈一圈的慢慢吸附上來,並且像知道該怎麼做的乖巧學生,收縮著分泌出潤滑的腸液,也像是懂得分辨主人似的,往快的讓金聖圭可以伸進三指抽插著,手掌總在伸入時碰上南優賢的囊袋,一起被擠弄著,他聽見戀人小狗般的低嗚,下腹緊繃出漂亮的肌肉曲線,南優賢快射了。

南優賢不斷呢喃著聖圭哥,想射!聖圭哥,愛我!聖圭哥..........,參雜著呻吟的哼唧,加快手上的速度,在金聖圭迅雷不及掩耳的脫下運動短褲和內褲,快速插入之後,射精了。

金聖圭沒有要等南優賢舒緩高潮就開始最原始的律動,接受他的性器的濕熱甬道吸吮出更多的情慾,南優賢因為高潮被延長了而不斷的喘氣呻吟,但是他沒忘記自己是禮物,怎麼可以只讓圭哥替他愛撫,他抓住金聖圭的手臂,努力的坐身子,把金聖圭推倒,換成騎乘的姿式,撐著金聖圭的腹部,自己開始動起來。

金聖圭瞇起眼,原本就細長的雙眼,現在可是蘊含著無限風暴,看著南優賢的身子在燈光下被打出光暈,桃花眼溼溼潤潤的,鼻尖紅通通的,仍綻放著的乳頭跟胸膛起伏著一上一下,漂亮的肌肉,被裙子蓋住交合的地方,面對床事很少主動的南優賢,今天的反常,讓金聖圭很有感覺。

 

    「啊!聖圭哥.....嗯.....圭哥,不要......啊......不要再變大了,嗚.......。」南優賢敏感的感覺到埋在自己體內的東西不知道什麼原因又漲大了。

 

雖然很享受,但是南優賢不常做,所以速度不快,金聖圭忍耐很久的硬挺得不到滿足,所以他開始在南優賢坐下的時候往上頂,這樣的姿勢可以插入更多,次次都往他敏感的柔軟點頂去,沒多久,南優賢就因為快感太多沒有力氣了,趴在金聖圭身上任由他戳刺,並感覺到自己分身的海綿體又再發生作用了。

金聖圭坐起來和南優賢面對面,頂撞著,因為太過舒服,狠狠的幾乎連囊袋都要擠進去了,肉體拍打的聲音,交合分泌出體液的水聲,南優賢的呻吟,充斥整個房間,清晰色情,不停收縮的小穴,預告著南優賢又快要高潮,金聖圭退出溫柔鄉。

南優賢因為充實感驟失而感到空虛,還想著怎麼回事兒?就被金聖圭翻轉,趴在床上,屁股翹的高高的,臀部之間和雙體都是淫糜的愛液,濕漉漉的小穴不停的收縮著,期待著被進入。

   

    「聖圭哥,快點進來!」

 

金聖圭將自己的性器狠狠的插進去頂到深處,重新獲得的包覆,讓南優賢顫抖著,金聖圭抽動著、旋轉著、搖擺著,都讓南優賢除了呻吟,還是呻吟,快要痙戀的小穴愈吸愈緊,金聖圭也因為不停堆疊的快感不停加快速度。

 

    「優賢,等等喔。」

 

南優賢不住的扭著腰,想分化一點不停累積的強烈快感,他知道金聖圭快要射了,可是自己更想被解放,因為金聖圭用裙子包裏著他的陰莖,不停的套弄,不一樣的觸覺產生不一樣的舒服,現在金聖圭卻叫他等..........!

金聖圭的呼吸愈來愈粗重,不容易流汗的他也自額頭滑下汗水,快速的在穴裡律動著,只有更進入,沒有出來過,他知道南優賢會忍耐,會乖巧的忍耐,等著和他一起射,所以即使整個房間都充滿著做愛的味道,他仍然不想輕易放開懷裡的小傢伙。

在南優賢不斷顫抖著,胡亂喊著,圭哥,快點射,要壞掉了,我不要了!金聖圭埋在體內的肉莖跟著顫抖,在柔軟的穴裡把這陣子沒發洩的精液全射給南優賢。

 

    「圭哥,我想看著你的臉高潮。」南優賢的話,差點讓金聖圭又把持不住。

 

轉過身,金聖圭緩慢抽送著,享受餘韻,把餘精射乾淨,低下頭吸吮南優賢的乳頭,放開被壓制住的分身,讓他射出來。

 

 

 

 

 

 

 

比以往激烈的性愛,讓南優賢迷迷糊糊,身體整個像棉花糖一樣,金聖圭的分身還停留在身體裡,側擁著他,不停的像安撫小嬰兒般的拍著他的背,南優賢接開床櫃的抽屜,拿出一個盒子,取出裡面的戒指,套上金聖圭的無名指。

 

    「聖圭哥,生日快樂。」

 

看著指上的戒指,金聖圭想起,這不是之前去逛街的時候,自己說適合當對戒的戒指嗎?沒想到這小傢伙竟然放在心上了,其實,那時是想試探看看南優賢的反應的,如果他當時說好,就會立刻帶他進去買的,沒想到,他沒有反應,原來是因為這樣啊,金聖圭親了親南優賢的尖翹的鼻。

 

    「所以,這就是驚喜?」

 

    「我是驚喜,戒指是禮物,圭哥不喜歡嗎?」南優賢晃了晃自己手上的對戒。

 

    「喜歡,不管是南優賢還是戒指,都喜歡的不得了。」

 

    「喜歡就好,我最愛圭哥了」

 

    「那........可以,再來一次嗎?」突如其來的告白,讓金聖圭恢復雄風,想要再和南優賢共赴雲雨,多滾床個幾回合。

 

    「我.........」

 

不管南優賢要說什麼,今天壽星最大,金聖圭說的算,這麼可愛的小傢伙,怎麼可以不吃乾抹淨呢?

 

 

 

 

 

 

 

===============================================================

 

哎呀,我真的沒有偏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金聖圭和南優賢好適合寫18禁喔 XD

一定是他們兩個太色氣外露了 (圭:少栽贓= =)

 

對我而言,最好的禮物,就是金聖圭在生日之際,連同SOLO二輯的消息一起發出,盼好久涅

所以,才發了這篇落落長的慎文,以報答金聖圭先生 (賢:那應該幫我們上個鎖啊,都被看光了>///<)

 

Infinite 的Leader大人,Inspirit 的 傲嬌小狐狸,武林的地下社長

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우리 김성규  생일 축하해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