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ffeeedee212702282de2199b6c5880b1  

 

 

 

 

 

 

 

Infinite's Conception的戀愛系列,合作發表會,身為公關室室長兼交際花第一把交椅,那主持人的麥克風當然就非南優賢莫屬啦,因為本身也是創立Infinite's Conception的成員之一,專業度自然不在話下,說起品牌背後的故事,真切生動,再加上長的一張討喜可愛的臉蛋,賣萌耍寶什麼的樣樣都來,準確的抓住消費者的心也製造了話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什麼藝人的宣傳活動呢。

 

南優賢是個標準公私分明的人,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工作上的他是一絲不苟的,絕對不跟你隨便開玩笑也絕對不輕易妥協,而私底下的他也不像臺上這樣呱噪、妙語如珠的,甚至有時候沉默到令跟他一起吃飯的弟弟李成鍾感到尷尬。

 

主持完發表會,南優賢推辭了接下來的慶功宴,因為這次的慶功宴還邀請了合作廠商,他剛演完一場,不想再堆滿虛情假意的笑容去應酬,其實他比較喜歡單純哥們自己去慶功就好了,只是如今Infinite's Conception的規模已經不如以往是間小小設計室了,不能再像之前那樣隨心所欲了,更何況聖圭哥也不會允許,商場上的禮尚往來,這個哥哥拿捏的很好,也因為他才能在短短的時間內有這樣的成績,從設計工作室到一間自己擁有七層樓的辦公室,現在是能從設計、打樣、製品、販賣都自己一手包辦的公司了,所以他才假藉身體不適逃掉了晚上的慶功宴,提早離開了。

到停車場準備開走自己的白色賓利跑車時,一個穿著正式的女子蹲在自己的車邊,南優賢一眼就認出是剛才也有出席合作發表會的,他們這次合作廠商的臺灣籍設計師韓悅舞小姐:「需要幫忙嗎?」

 

    「呃......,南先生,可以麻煩你手機借我一下嗎?我的包留在會場裡了。」

 

南優賢見她緊皺眉頭,額際冒汗的樣子,似乎正在忍耐著痛苦,這模樣他在金聖圭臉上看過好幾次,再清楚不過了:「妳哪裡不舒服嗎?這樣吧,我先扶妳去休息室,再聯絡妳那邊的人吧。」

說完,伸出手想拉對方,可是她卻遲遲沒有反應,只是忍到眼眶泛淚的看著他。

 

    「對不起,我不能麻煩你,或是你可以幫我找個女生來幫忙嗎?」韓悅舞有些窘迫的拒絕南優賢。

 

南優賢也是明眼人,從她委婉的拒絕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他立刻打給張東雨,今天東雨哥有帶未婚妻來參加發表會,他們應該還沒有離開才是。

不到幾分鐘的時候,張東雨帶著Alice來停車場會合,Alice立刻把他們兩個大男人趕走,拿張東雨送給自己的白色披肩讓韓悅舞綁在腰際,便扶著她緩慢的走向一旁的化妝室,韓悅舞則是充滿歉意的接受Alice的幫忙,但是她在心裡估算著這條披肩該要多少價錢,被她弄髒了,得買一條還給人家才是。

 

韓悅舞是讓南優賢送回家的,因為她的裙子沾染上了經血,不好再走來走去,Alice當機立斷要南優賢載她回家,至於她的東西,會讓張東雨去拜託她的同事代為保管的,面對這樣的幫助,她真的覺得很感激,尤其當知道Aliec跟自己一樣是臺灣人的時候,更是溫暖加倍,她很客氣的詢問南優賢是否可以給她聯絡方式,讓她改天可以有道謝的機會,沒想到南優賢以私人資訊不方便隨意透露為理由拒絕了,其實這也沒什麼,只是他的說話的口氣和表情,和在臺上主持的樣子也相差太遠了,讓她都要懷疑是不是同一個人了。

反正之後應該還是會有見面的機會,道謝的話,就以後再說囉。

 

 

  

南優賢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回事兒,送韓設計師回去之後,就常常想到她,不知道她還好嗎?每次都這麼不舒服嗎?忽然有點後悔那時候應該留下聯絡的電話的,可是,她要的是Alice的電話,他也不好隨便給人家。

他看著行事曆上面,記錄著和「Julia」下一次開會是在兩個禮拜後,他竟然有點覺得太久了!南優賢攤開這次合作的設計圖,其中他最喜歡的兩款,設計師就是韓悅舞,是不是這個奇妙的巧合,才讓自己特別在意她呢?眼尾不經意瞄到上面竟然有留她的手機號碼,才忽然想起,韓悅舞是簽約的設計師,非「Julia」正式聘用的,所以當初留給設計室的資料上面才會多加上手機號碼,以方便設計師這邊能快速找到她,畢竟設計這種東西,在無法立即聯絡到對方而被迫要停下進度的時候,金明洙是會抓狂的。

默默的輸入手機號碼,連南優賢自己都無法解釋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總覺得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開會當天,韓悅舞特別精心打扮了一番,就想在遇到南優賢的時候能洗刷那天的糗樣子,她也帶來了洗乾淨的披肩和一條全新的同牌子不同顏色的,要麻煩南優賢轉交給Alice,但是她忘記了,其實今天的會議跟公關室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不會遇到南優賢,除非有人特意出席,那就另當別論了。

 

南優賢告訴張東雨要一起出席下午的會議時,張東雨並沒有想太多,只是反射的問了句「合作發表會已經結束了,你公關室還要來跟進度嗎?」,南優賢心虛的應了聲嗯,好險東雨哥不像李成烈,聞到不對勁就要追根究底一下,所以他不用多想要怎麼應付他,卻讓他在心裡不斷的問自己,為什麼?!他公關室手上並非只在進行一個案子,也不是只需要著手發表會的事情,要處理的公事是很多的,雖然不至於沒有空閒時間,但依照他的個性,是不會用在這種地方。

他忽然覺得好久沒有跟圭哥聊聊天了,好像應該找個時間去找他喝酒的,雖然他就住在自己家樓上而已。

 

會議進行的非常順利,有之前幾次開會的默契,這次幾乎是在表定時間內就把內容討論完畢了,因為只是簽約設計師,所以韓悅舞並不需要像其他幾位設計師一樣開完會就要回公司,她在大家走光之後,才跟張東雨、南優賢打招呼,並感謝上次的幫助,和把東西還給張東雨的未婚妻,張東雨要她不用那麼客氣,但是因為等一下還要跟代表報告開會進度,所以就只好麻煩南優賢代為招待她了。

 

南優賢又是他上班的那一套面孔,熱情洋溢的說要帶她去吃好吃的下午茶,便把人帶走了。

 

 

 

坐在咖啡館裡,南優賢很大方的點了最貴的那一套下午茶套餐,他打定主意要跟韓悅舞多熟絡點。

 

韓悅舞真心認為,南優賢不是這種熱情的人,她一副了然於胸的口吻:「南先生,你不用這麼刻意沒關係,我也不是什麼需要被款待的貴客,你就自然一點吧,不用特地這麼熱情的,我不會去告狀的喔。」

 

南優賢先是一楞,然後笑瞇一雙桃花眼:「呵呵,悅舞小姐真是有趣,怎麼辦?這樣反而讓我更想好好瞭解妳了。」

 

一個下午,算是聊得很歡快,南優賢真的第一次在不太熟悉的人面前卸下偽裝,覺得面前的這個女人好神奇,好像遇上女版的聖圭哥一樣,很多想法都很契合,聊起天來一點都不像跟其他異性聊天那般痛苦無聊,可以聊的東西很多,涉獵的範圍很廣,雖然不一定是精通,但卻都能聊上一點什麼,南優賢就是喜歡女人腦子裡有裝點東西,不要一天到晚只知道化妝、時尚、名牌,這些令人反胃的膚淺玩意兒,今天,他主動的跟韓悅舞交換了電話號碼。

 

韓悅舞其實很驚訝,沒想到南優賢並不是第一印象那般冷默難相處的樣子,反而很健談,這倒是挺符合他主持發表會的形象,天南地北的懂得不少,雖然有時候在描敘時會稍微誇張一點,但是卻很有令人笑開懷的本事,很難想像這樣的男人怎麼會沒有女朋友?風趣幽默、俏皮帥氣、能言善道、舉指有禮,結果竟然是個工作狂,如果被其他設計師知道了,一定會覺得太浪費了,然後爭先恐後的想邀請他約會,哈哈哈。

 

 

 

最近南優賢臉上都掛著招牌油膩的笑容,辦公室的女同事看了是如沐春風,難得在煩忙的期間能看到南室長一直不間斷的掛著笑容,但是看在情同親兄弟的其他人眼裡,直覺有鬼,很有鬼,非常有鬼,絕對是發生了什麼事,南優賢才有可以是這副痴傻的樣子,根據張東雨提供的可靠消息指出,這很有可能跟那個叫韓悅舞的設計師有關。

晚上,大夥不約而同的準時下班,順便把南優賢一起帶回家,帶回張東雨家,為什麼?因為他家有未婚妻可以負責張羅一切吃喝,他們只要專心對南優賢逼供就行了。

 

    「說吧,上次不是說要來找我喝酒,結果沒來,是有什麼事讓你忘了跟我約?」金聖圭知道南優賢很少爽約的。

    「還有你實在是笑的太噁心了,這種笑容很不尋常。」李成烈也呼呼喳喳的加入。

    「就是說嘛,優賢哥,你真的很不夠意思,竟然都不跟我們分享。」忙內成鍾撒嬌的口氣,光是聽著就覺得心情愉悅。

    「說吧。」李浩沅開了一瓶啤酒,遞到南優賢面前。

    「ㄟ~,你們好八卦喔,是被那些女人傳染了嗎?呵。」南優賢接過啤酒,笑的很曖昧,更是吊人胃口。

    「說不說?」金明洙一上來勒住南優賢的脖子,玩鬧居多,也沒真的弄痛他。

    「好啦好啦,先放開。」南優賢喝了一口啤酒潤潤喉。

    「咳咳,我想我喜歡上韓悅舞了!」

 

炸彈般的宣言,可惜,兄弟們沒有人露出驚訝的表情,個個一臉「早知道了」的模樣,讓南優賢不知道該哭還該笑,一直叫他講,結果講了,竟然是給這種反應,真無言,不過,這就是他們之間別人介入不了的默契,眼神溜轉一下就能知道彼此在想什麼。

 

    「既然都確定喜歡了,那還不行動,要等到她被追走嗎?」金聖圭率打破沉默,他知道「Julia」的設計室室長可是對韓悅舞很有意思喔。

    「想先試探她的態度,再決定要怎麼行動。」南優賢聽懂金聖圭的意思,可是他並不知道韓悅舞是不是也對自己有點感覺,或是自己是不是她的......菜?

 

張東雨的未婚妻從頭到尾都微笑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除了偶爾進出廚房,劇情倒也掌握了七七八八,她悄悄的附耳對東雨說:「親愛的,其實悅舞很喜歡優賢喔。」

張東雨聽完,眼睛睜的大大的,閃閃發光:「哇嗚~!兄弟,你真是太幸運了,我老婆說,韓悅舞小姐其實很喜歡你的,快行動吧,還等什麼?」

 

 

 

說實話,南優賢也沒有追過女孩子的經驗,又覺得不想跟張東雨用一樣老套的方式,所以他拜託手巧的金明洙教他折紙玫瑰、紙鶴..........,一大堆折紙的東西,他滿懷誠意的想做了一個小森林要送給韓悅舞,想趁機會告白。

約在李成烈私人副業開的咖啡店,李成烈特地留了一個角落單獨的位置給南優賢,就是想讓他好好表現。

韓悅舞準時出現,穿著跟之前有那麼不一樣,是不是也感受到今天或許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特地打扮?南優賢在心裡猜測著,但是他不敢自作多情,就怕樂極生悲,唉,我啊,南優賢什麼時候需要這麼戰戰兢兢了?!就是個不拿手的事情嘛,搞得自己緊張兮兮的,為什麼就不能像面對工作一樣的準備好戰鬥模式呢?

 

韓悅舞一坐下來,就莫名覺得不對勁,今天的南優賢好像有點不太自然,整個人幾度欲言又止的樣子,搞得她也跟著緊張起來,這樣的氣氛太詭異了啦,有一種好想逃跑的衝動喔。

 

    「優賢,你........,有事要說嗎?」

 

    「呃,咳,這個,這個送給妳。」南優賢沒想到韓悅舞會這麼單刀直入,害他差點被咖啡嗆到,表面強裝鎮定的從椅子側邊拿出一個紙袋放在桌上。

 

韓悅舞拿出紙袋內包裝過的盒子,因為包裝的太漂亮了,她捨不得破壞,小心翼翼的拆開,是一個透明的盒子,裡面是一個小花園,幾隻可愛的小動物,做的最明顯的是一顆樹和停在樹上的蝴蝶,說不上來是什麼感受,就是覺得很喜歡很喜歡,好像隱約懂得南優賢想表達的意思,但是又不是很確定,畢竟她還沒有臉皮厚到敢自作多情。

 

    「謝謝,我很喜歡,但是,為什麼要送我這個?」

 

    「我想跟妳告白,不知道妳願不願意給我機會?」南優賢就是喜歡韓悅舞有話直說的個性,什麼話都藏不住,不吐不快的爽朗,所以他也索性不再拐彎抹角了,這樣才是南優賢的做事風格,直接挑明重點說。

 

韓悅舞一聽到告白,立刻刷紅臉頰,只差沒冒煙了,她在跟南優賢相處互動這麼多次之後,是對他很有好感沒錯,但是,千千萬萬沒想到他也對自己有相同心情,這簡直比中樂透的機率還低吧?小王子說「我喜歡的人,也喜歡我,是奇蹟!」,所以,是要她見證奇蹟嗎?

 

    「妳不用馬上回答我,沒關係的。」南優賢見她遲遲沒有反應,心裡開始慌張,該不會是被拒絕了吧?!

 

韓悅舞搖搖頭,但還是沒說話,她喝了一口咖啡潤潤喉,順便壓壓驚:「今天沒有回答,之後我就說不出口了!」

 

    「嗯?」如果是拒絕的話,就永遠不要說出口吧。

 

    「我......,我......我也喜歡你。」韓悅舞說完話,頭低到不能再低,她雖然很大剌剌,但是要說出這麼令人害羞的話,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尤其是當著面說,真的很考驗心臟的強度。

 

    「Yes!」南優賢萬萬沒想到兩情相悅是這麼心跳不已的事情,比上健身房運動還要強烈,他的反應讓躲在一旁許久的兄弟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紛紛走出來見客,也恭喜他脫離單身行列。

 

韓悅舞也拋開了不好意思,很快就融入大家。

 

 

 

 

 

 

~ End ~

 

 

========================================================

 

這個系列的故事,都是按照身邊朋友的真人真事去寫的

只是把男主角用我最愛的七個男人帶入

為了可以彼此互相有聯連性,也稍微改編了一下

如果不能接受BG劇情的孩子們,請自行離開唷 (啊,都看到最後了,才說離開是什麼意思?揍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