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鍾發現東雨哥一直偷瞄浩沅哥,根本沒認真在看電視嘛,等會兒進房間一定要告訴浩沅哥,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除了第一次在陌生的地方見到李浩沅有點慌張,本能的防備以外,之後和李浩沅相處,張東雨總覺得他身上有一種讓他覺得很安心的感覺,可是又陌名的抗拒太靠近,好像會受傷的樣子,張東雨對這個人充滿好奇,尤其是他看自己的眼神,似乎要看進他心裡一樣,具有侵略性的炙熱,他都忍不住心跳加速,像想趕緊逃開,不然會被燒傷一般,但有時候又那麼柔情似水的,張東雨甚至想,就算溺死也無所謂吧?

張東雨也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奇怪,好像他們應該認識的樣子,可是又確實不認識的啊,他嘟起唇,有點頭暈。

 

 

南優賢抱著最近明顯瘦了的金聖圭,用責怪的眼神看了李浩沅一眼,只是後者注視著另外一人,並沒有發現,把人抱進房裡,輕輕的放在床上。

金聖圭吃了一段時間的藥,確實把香味抑制住了,原本以為想要他的念頭,可以跟著被壓制的,但是,一點用也沒有,那個念頭仍然熊熊的燃燒著,企圖焚毀他的理智,他不曉得在誘人的貓狐狸睡著之後,洗了多少次冷水澡,偏偏又得顧慮金聖圭容易胡思亂想的小腦袋,南優賢真的覺得自己快成聖人了,若不是足球隊仍然需要大量的練習,面對一天到晚往自己懷裡鑽的馨香,有多少人能無動於衷?!

低頭親了親金聖圭,在沒有完全被金聖圭當成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存在之前,他不願意做任何讓貓狐狸可能會後悔的事,即使南優賢敢肯定他不會被拒絕,只是這樣不是他要的,他想和金聖圭擁有的是一輩子不離不棄的感情,成為對方靈魂的另一半那樣子珍貴的感情。

 

    「唔.......,優賢?」金聖圭沒有睜開想睡的狐狸眼。

 

    「圭哥,我吵到你了嗎?」南優賢捏了捏金聖圭的手掌,想再把他哄睡。

 

金聖圭有點撒嬌意味的反手勾著南優賢的指頭輕晃:「你心情不好嗎?」

 

    「嗯,圭哥最近都只關心東雨哥嘛。」南優賢逮到機會求關注,尾巴討好的擺動。

 

    「讓你跟我睡覺,當作是補償吧。」金聖圭施捨般的拉開被子,讓南優賢同床,這是他第一次主動。

 

雖然是有點負擔的補償,南優賢仍然開心的鑽進去,更得寸進尺的抱住金聖圭。

原來聖圭哥也是很在意我的,嘻嘻。

 

 

 

 

 

連續好幾天,南優賢臉上都是油膩的笑容,討人厭到李浩沅覺得這傢伙非得到處招搖他的幸福美滿嗎?聖圭哥都不管管的嗎?怎麼受得了這樣的傢伙呢?有顧慮到他還在擔心東雨哥嗎?

 

在餐桌上,還有另一個人臉色不太好,就是早上去叫金明洙起床的李成烈,這禮拜輪到他們買早餐,本想和明洙手牽手散步去買的,誰知道打開房門竟看到張東雨只穿內褲和金明洙睡在一起,這是什麼情況啊?!

氣到自己去買,一路上碎碎唸著金明洙究竟把他放在哪裡?怎麼可以?就算和東雨哥再親也不能這樣啊?他現在是有家室的人耶,都不用尊重一下他嗎?

李成烈終於按耐不住了,再這樣下去,他會發瘋的。

 

    「咳,那個......,我有事要說。」

 

確定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才繼續說:「成鍾他出國工作了嘛,我想跟東雨哥換房間。」

 

話一說完,除了主角完全狀況外以外,李浩沅看著張東雨,金明洙看著李成烈,做結論的還是金聖圭,他也不是沒有發現張東雨偶爾會看著李浩沅發呆,他希望能替這兩個人製造機會。

金聖圭雖然平時都被呵護著,看上去很驕傲,可是該表現的像個哥哥的時候,一點都不馬虎的,他同意李成烈的提議,即刻生效,但如果有任何影響張東雨情緒的事情,就立刻更換回來,李成烈不得有任何異議。

 

李成烈立刻用手肘撞了李浩沅,暗示他要對東雨哥好一點,李浩沅卻覺得好笑,他究竟平時做人有多失敗?每個人都認為他對張東雨不好的樣子,他好想申訴啊!

 

 

 

 

皆大歡喜,明明和南優賢沒有任何關係,可是他偏偏說什麼要慶祝,拖著金聖圭去超市約會,還硬是去了好遠的大型超市,分明居心不良。

 

南優賢推著購物車,還要一手牽著金聖圭,看著金聖圭邊嘟嚷著好丟臉,卻臉紅紅的沒有甩開他的手,他就覺得心情大好,即使金聖圭走近零食架拿愛吃的,也沒有鬆開手。

金聖圭真的很好滿足,只是逛超市,就能開心的眼睛亮亮晶晶的,拿起喜歡的食物都會表情可愛的先看他一眼,再放進推車裡,而且都會拿足大家的份量。

如果南優賢出聲不給買,金聖圭會鼓起臉頰,嘟起嘴,乖乖四把東西放回去,他喜歡金聖圭可愛的這一面只有他獨享,也法有要分享的意思喔,唯獨金聖圭的部份,南優賢真的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一個小氣又佔有慾強的人!

啊~!聖圭哥究竟會激發出他多少劣根性啊?

 

 

 

 

李浩沅沒有跟張東雨住同房過,以前在家,他很遵守規矩,從來沒有在對方的房間留宿過,現在他尷的手足無措,雖然對張東雨很熟悉,但畢竟現在的張東雨並不是他原本認識的那個.........,嗯?這樣要重新愛上我的話,就不會有之前的那些問題了,哼,太好了!

 

李浩沅的表情一瞬間轉換的太快,張東雨本來還以為他討厭自己搬過來,現在卻忽然覺得背脊發涼。

 

看張東雨把衣服都從行李箱拿出來,然後坐在衣服堆中間發愣,李浩沅好想把他裝進行李箱,綁架!尤其是嘟嘟的嘴唇,簡直是在慫恿他犯罪嘛,現在居然還把食指放到唇上點啊點的,雖然他是典範的正人君子,但也不能保證沒有禽獸的一面,不行,再不做點什麼,他一定會親他的。

 

    「東雨哥,我幫你整理吧。」李浩沅清楚張東雨對於整理有多不在行,難道這是混血的通病?聖圭哥也是這樣子。

 

    「喔,好,謝謝浩沅。」張東雨小心的,不要去觸碰到李浩沅,他現在心跳亂的不像話,耳朵也有火燒的感覺。

 

李浩沅有條不紊的把張東雨弄成一團亂的衣物、用品都擺放到預留的位置上,並按照他的使用習慣分門別類,張東雨從頭到尾只做了目瞪口呆這個表情,看著李浩沅迅速的整理完畢,覺得神奇,還好記得回神道謝,李浩沅只是帶著有點緬腆的笑容,摸摸他的頭,說:「我們去個地方吧。」

 

該怎麼解釋?張東雨都不明白自己對李浩沅為什麼總一直有這麼矛盾的心情?腦袋裡出現的回應是拒絕的,但身體卻不受控制的跟上對方的腳步。

 

 

 

 

帶張東雨來江邊,李浩沅發現,他的身體並沒有失憶,不是任何有關於他的記憶都消失了,他看著歡喜的像個孩子的人,開心的超越他,跑向前,且熟門熟路的找到他們之前一起藏在橋底下的玩剩下的煙火,李浩沅沒有說,只是和他坐在邊上,玩著,聽著張東雨辨識度極高的笑聲,忍不住跟著抬高嘴角,他也希望張東雨不要恢復記憶了,他對會再鑽牛角尖了,重新走進張東雨的生命裡,或許是上帝給他的一個機會,讓他們也能像明洙、成烈那樣,沒有身份問題的阻隔,這一次,他已經不是任人擺佈的小狼崽了,他會用盡全力的把張東雨留在身邊,他也做好拋棄所有的打算,本來他就不在意那些的,什麼迂腐的觀念,李浩沅認為交給有能力的人領導比家族更重要。

 

    「啊!」張東雨拿著熄滅的煙火跑回來,卻自己絆腳,直直的往前跌去。

 

還好李浩沅眼明手快的衝出去當肉墊,才讓張東雨毫髮無傷,還得到了美麗的巧合。

 

張東雨抱著跌疼的決心,閉上眼睛,卻沒有預期的結果發生,反而是撲進某人的懷裡,雖然也痛,但嘴唇上的觸覺讓他忘了痛,忘了起來,傻愣愣的睜著眼,看李浩沅親吻自己。

 

    「閉上眼睛,東雨哥。」李浩沅想起第一次偷親張東雨,他也是這副腦袋當機的模樣。

 

雖然李浩沅叫他閉上眼睛,他聽話的閉上了,卻沒有如期待的再被親吻,張東雨趴在肉墊的胸前,聽著和他一樣激動不已的噗通噗通噗通,他該不會是喜歡浩沅吧?!

突如其來的認知,讓張東雨像觸電一樣,趕緊從李浩沅身上爬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