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沅一邊想著不對勁,一邊又被張東雨摧毀著一向引以為傲的理智,張東雨喝酒了嗎?!少了一點平常的可愛害羞,現在的主動誘惑倒也是另一種風情,不管是哪一種面貌,李浩沅都很喜歡,只是他的腦袋猶如處於五里霧中,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又找不出是什麼原因。

他任由張東雨脫去他身上的衣物,自己則是隔著薄薄的衣料用手掌揉著張東雨敏感的點尖,感覺他在自己手中挺立,再用手指捏揉著,如他所想的,張東雨舒服的瞇了眼,從喉間發出細微的輕哼,對他而言都像是變相的邀請,再加上張東雨現在正猴急的解著他的皮帶,這種主動的事情應該是要自己來做才對的,他阻止張東雨的動做,拉起他的手,在嘴邊親吻:「去房間。」



從客廳到房間的床上,兩個人已經脫光全身的衣物,張東雨被放躺在李浩沅的雙人床上。

李浩沅沒有浪費平時唱rap時靈活的舌頭,不管是輕搔耳廓,還是舔拭頸項,又或者挑彈乳尖,都讓張東雨不耐的扭動身體,時而發癢閃躲時而弓起迎合,李浩沅不知道是否是因為自己忍耐太久了,才剛開始前戲沒多久,他已經感覺到自己下腹硬的發疼,於是蹙著眉頭。


一如原本的張東雨那般,李浩沅的一舉一動都不會看漏,他伸手握住和自己的一樣朝氣的熱源,開始套弄起來,同樣身為男人,很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對方感到舒服,當然他想要做的更多。

在李浩沅因為詫異停下動作的幾秒鐘,張東雨將身子往下滑去,用嘴含住血脈賁張的柱體,舌頭故意繞著傘狀的前端打轉,時不時用舌尖撮一撮會冒出液體的小孔,並將其搜刮捲走,也不斷的上下進出,每次出去時候都會故意用力吸吮,而李浩沅都會忍不住吸氣,每次再重新含入的時候,都會特地盡量含到最深,即使自己會有想吐的感覺,還是努力的取悅自己的戀人。


李浩沅萬萬沒想到,先繳械的竟然是自己,也萬萬沒想到,張東雨的技術竟然這麼好,他忍不住醋意橫飛的看著鼓著雙頰含著自己精液,不知所措的張東雨,剛剛的魅態已盡數消失了,他就這樣面無表情的看著張東雨艱難的把嘴裡的東西全數吞下去,忍不住又問了一次:「你真的是我認識的東雨哥嗎?」

他不是張東雨的初戀,李浩沅很清楚,但是,他更知道的是,張東雨和之前的幾個交往對象,並沒有發生過肉體關係,所以,他實在不能接受,張東雨的床上技術這麼熟練的感覺,他會忍不住猜測,忍不住想像,雖然他們都已經成年了,都有過去,但是他就是覺得張東雨的一切美好都應該從他李浩沅開始,或是由他李浩沅來發掘。

沒有等張東雨回答,李浩沅又吻上他的唇,是帶著狂風暴雨的親法,彷彿要將他吃進肚子裡的那樣粗魯,他沒有忽略張東雨的淚眼汪汪,心一軟,嘆了口氣,自責又心疼的抱住張東雨:「對不起,我只是.............,我不該懷疑你的。」


張東雨怎麼會不知道李浩沅在說什麼,他最擔心的事情仍然發生了,李浩沅覺得自己不對勁,他沒有辦法控制另一個自己不要消失,在李浩沅射在自己嘴裡的瞬間,他們交換了,晚上的張東雨對自己說「我幫你完成你想做的事啦,接下來就交給你了」,他都快急死了,嘴裡的東西究竟該怎麼辦?!為什麼浩沅的臉色看起來這麼不好?!

    「我知道。」張東雨覺得兩個人這樣裸著身體擁抱,實在很不理想,但他又不好意思推開李浩沅,因為對方的靠近讓他有想繼續的慾望。


李浩沅聽出張東雨的嗓音帶著情慾的沙啞,才想起他仍在待機中,再一次溫柔的親吻眼前的人,手撫摸著他還未得到發洩的昂立,不容抗拒的用另一手抱緊張東雨,並用自己的膝蓋抵住他的雙腿,讓張東雨不能因為受到刺激而收攏。

一夜還長,兩個人的第一次有許多事情急躁不得,李浩沅有足夠的耐心,張東雨有無盡的包容。






平常都睡到不醒人事,還需要李浩沅三催四請五哄騙才肯起床的張東雨,難得在李浩沅醒來之前睜開眼睛,事實是,他即使身體疲累的要命,仍然睡不安穩,他不知道李浩沅後來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跟他做愛的,有好多好多的疑問充斥的他的腦袋都快爆炸,他沒有勇氣告訴李浩沅事實,他不想再被當成怪物一樣趕出門,他不想再經歷一次那種傷心欲絕、孤獨無助的失戀,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他自己先離開,這樣就不用看到李浩沅眼裡出現奇異的眼神,他怕自己會承受不住,光是想像,就渾身發抖。

他要找一個讓李浩沅找不到的地方,他要躲起來,這樣浩沅就沒辦法跟他分手了,這樣浩沅就不會忘記他了,不對!不對!他是要等過一段時間,李浩沅對今天的事情比較沒印象之後再回來,或許這樣浩沅就不會追問他了,沒事的,會沒事的。

好險李浩沅已經幫他清乾淨了,張東雨拖著痠痛不已的身體,渾身發軟仍然抵不過意識裡害怕的威力,他盡力用最快的速度打包完簡單的行李,離開和李浩沅有過許多美好回憶的住處,沒有留下隻字片語,連手機也忘了帶走。


李浩沅不知道怎麼回事?為什麼張東雨無聲無息的消失了?他發了瘋的找人,能打的電話都打了,能問的人都問了,他才發現自己究竟有不了解張東雨,他打的電話問的人,都是兩個人的共同朋友,而屬於張東雨自己的朋友有誰?李浩沅根本不知道,手機的解鎖密碼,也是試了許多次才知道是自己的生日,這麼簡單的密碼,他竟然.............猜這麼久?!

翻找著可以找到張東雨的線索時,才知道張東雨有吃安眠藥的習慣,手機上的記事本記載著一大堆有頭沒尾的文字,都跟他的生活息息相關,而且張東雨手機上的速撥鍵設定,除了父母,第一個順位不是自己,而是金聖圭,討厭李浩沅的金聖圭,覺得李浩沅沒辦法照顧好張東雨的金聖圭,認為李浩沅一定會時常惹張東雨哭的金聖圭,一點也不看好李浩沅的金聖圭,原本和張東雨同居的金聖圭。

李浩沅瞬間覺得頭好痛,嗡嗡嗡的作響,他一點也不想打給金聖圭,尤其是意識到就算張東雨在他那兒,也不可能告訴他,非但如此金聖圭可能還會逮到機會,好好的唸上他一頓,他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手指滑過那個數字撥給金聖圭,其實他也弄不明白,為什麼金聖圭對自己這麼有偏見?從他跟張東雨交往開始,就沒對他和顏悅色過。

可是,李浩沅偏偏就是有預感,金聖圭一定知道張東雨去哪裡了,搞不好就在他家。








=====================================================================================


是不是太短了一點?!

因為要考試,要看書,要寫作業,大腦分心太多了

話說,我竟然寫作業寫到一半,忽然有靈感,這也太詭異了吧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