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回到家,一群人都帶著滿滿的喜悅、Inspirit的愛和疲倦。


南優賢在國外每天都和金聖圭住同房,甚至連他的衣服都隨手拿來穿,根本就已經不分你我了,金聖圭則是好笑的看著穿著自己過大的外套還沾沾自喜的南優賢,反正也拿他沒輒就隨他去,另一邊,南優賢則是笑盈盈的看著金聖圭穿著那一套他們去逛街的時候隨口說了「適合圭哥」,而金聖圭就買下來了的灰色衣服,明明是很冷的溫度,金聖圭還是不顧會露出小腿肚的穿上了,就好像他們之間多年的默契,甚至不用約好,像是呼吸、心跳一樣自然的反應,不需要經大腦的思考。

南優賢在機場的時候還順便買了自己慣用的保養品,當然也少不了金聖圭的,他們之間的相處早就像老夫老妻一般再自然不過,即使公司安排的宿舍不在同一層,仍然對對方的生活瞭若指掌,就連金聖圭櫃子上的乳液快用完了,南優賢都能適時的替他補上新的,就算他們的使用習慣不盡相同,也不會防礙,不必刻意注意或記得,就是一種感覺、一種默契,沒有規定誰該負責什麼,他們之間的每件事,看起來都那麼不經意,卻又透露著處處為對方著想的小心思。





回到宿舍,懶骨頭金聖圭立刻把自己拋向久違的床舖,果然還是自己的床最舒服了,根本沒裝多少行李的行李箱,就隨意放在門口,他昏昏欲睡,但是仍然掙扎的睜著小眼睛,他知道等一下南優賢整理完自己的行李就會上樓來,整理自己的行李,那時候他才要睡覺,他想先看到南優賢再睡覺。

抱過床邊隨意放的維尼圭,微嘟著嘴,擺弄著維尼圭的小手,好睏,南優賢好慢喔,金聖圭從坐著壓在維尼圭頭上,變成半躺著枕著維尼圭,再來拉過被子一角蓋住自己的小肚子,後來又滾了半圈把自己包進棉被裡,趴在維尼圭的身上,滑著手機。

然後門口電子鎖被按了密碼打開的聲音,他才一副不在意的樣子,繼續趴在床上,才不會承認他特地在等南優賢呢,露在棉被外的兩隻腿還時不時晃一下晃一下。


南優賢知道按照金聖圭的個性一定不會先整理的行李的,那些悶在裡面還沒洗的衣服得先拿出來才行,雖然他們都沒什麼流汗,也沒怎麼弄髒衣服,但畢竟是穿出去外面晃了,還是洗乾淨比較,弄好自己的,把衣服都丟進洗衣機之後,一刻不得閒的立刻飛奔至十一樓。

南優賢一進入金聖圭的房間,眼睛立刻補獲躺在床上當炸蝦的金聖圭,他走過去親了親對方:「圭哥,不睡一下嗎?」


    「要睡了,你弄好了,就來陪我睡覺。」金聖圭乾脆的關上手機的螢幕,其實他想睡的不得了,只是為了跟南優賢說這句話。


    「知道了。」南優賢拿走金聖圭壓著的玩偶,等他躺好,幫他重新蓋好被子,才打開被隨便一丟的行李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