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天份很強的金明洙,把咖啡廳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加上感想全都告訴金聖圭了,誰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不整李浩沅?!流著一半貓型血液的金聖圭對車學淵並不陌生,但更巧的是,跟鄭澤雲的關係卻比跟車學淵更好,因為崔珉豪的關係,唉~,只能說,沒有緣份不聚頭,金聖圭已經想好了一石二鳥之計,不怕李浩沅不上鉤,就擔心他咬著餌不放,當然,那個餌就是,張東雨啦。

 

 

張東雨對鄭澤雲其實並沒有太多想法,樂天的他,早就忘了剛見到鄭澤雲時不好的反應,所以,他根本沒有多想就答應了車學淵的邀約,怎知道他傻乎乎的被人賣了,還幫人家數錢。

金明洙故意說是鄭澤雲約東雨哥的,他知道,聰明如李浩沅,一定也不敢肯定東雨哥會不會把鄭澤雲誤認成心裡那個想不起來卻忘不掉的人,所以,李浩沅有百分之七百的可能性會跟著去當電燈泡,尤其是,他根本沒說還有車學淵,喔,金明洙不是那麼壞心的孩子,這一切都是最近學壞了的金聖圭教的。

然後,金明洙就會假藉約會之名,行跟蹤之實,多好玩啊,李成烈肯定也會充滿興致的。

 

 

 

 

遊樂園。鬼屋

為什麼約在這裡,明明車學淵超怕黑超怕鬼,還沒發現重點嗎?!因為,張東雨也怕,超級怕,而且,車學淵只負責約,並不需要從容赴義,進鬼屋的人是,猜拳永遠猜輸的鄭澤雲和猜拳老是猜不贏的張東雨,現場只有妒忌心滿檔的李浩沅同學不同意這門親事........,啊,不是,是不同意這樣的配對,車學淵倒是無所謂,他是詐騙集團的成員之一,所以,在第一組人馬,張東雨緊挨著鄭澤雲進入鬼屋之後,車學淵立馬拉起李浩沅的手往鬼屋另一邊,出口處跑,李浩沅被拉的不明究理的,傻傻跟著跑。

 

    「為什麼不進去?」李浩沅幾乎是瞪著車學淵的。

 

    「這樣他們才有機會好好相處,你才不會搞破壞。」車學淵的台詞是經過金聖圭指點的,其實,就算讓他自己發揮也能有同樣功效的。

 

    「你...........!東雨哥,如果發生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的!」李浩沅咬著牙,恨恨的說,不知道失憶的張東雨是不是還那麼怕鬼?

 

    「澤雲會保護東雨的,他那麼喜歡東雨,我只是希望他們能和好。」這是車學淵的私心。

 

張東雨即使失憶了,還是怕鬼,裡面不時傳來他大吼大叫的聲音,還有愈發濃烈的香氣,李浩沅整個提心吊膽的,一方面擔心張東雨,一邊面擔心鄭澤雲。

擔心張東雨是不是快要獸化了?

擔心鄭澤雲會不會被吸引?

兩邊,李浩沅都沒有信心能預料狀況,終於按耐不住,車學淵來不及阻止,他就從出口處往裡衝,速度之快,讓車學淵忍不住讚嘆,果然是狼族啊!

 

其實車學淵並不擔心鄭澤雲,因為,小時候的那件事,讓鄭澤雲根本聞不到獸族的氣味,唯獨車學淵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只要鄭澤雲的心理陰影沒有被消除,他是聞不到張東雨散發出來的混血的甜蜜香味的,況且,鄭澤雲費了千心萬苦才把自己追到手,再加上鄭澤雲的死心眼,車學淵很有自信,他的戀人是不會被隨便搶走的,還有一個很小很小的原因是,車學淵根本不敢走進去..........!

沒多久,只有鄭澤雲一個人走出來,而且嘴角還帶著血絲,明顯就是被打了,不用說也知道是李浩沅動手的,但是,鄭澤雲臉上卻掛著淺淺的微笑,車學淵擔心的迎上去,看著戀人白皙的臉頰留下明顯的紅腫就心疼,這時候已經把所有的事情拋諸腦後了,他著急的問鄭澤雲:「痛嗎?嗯?澤雲啊,我去買冰塊給你敷著吧。」

鄭澤雲只是輕輕的搖頭,抓下車學淵的手牽著。

 

 

想知道鬼屋裡發生什麼事???

 

李浩沅奔進鬼屋裡,因為是狼族,黑暗對他根本起不了作用,很快就找到張東雨和鄭澤雲了,張東雨正整個人緊縮在鄭澤雲懷裡,身上的獸斑紋已經全部出現了,鄭澤雲低頭伸手準備替張東雨撥開汗溼的瀏海,但在李浩沅的角度看起來,卻像是準備要親吻張東雨,他一時控制不好情緒,衝上去就給鄭澤雲一拳,並大聲吼著:「張東雨是我的人,你不准碰他,聽見沒有?」

 

被打倒在地的鄭澤雲沒有還手,淡然的爬起來,拍了拍身上莫虛有的灰塵,努力維持演技,無視李浩沅,對著張東雨問話:「東雨,要跟我走嗎?」

 

張東雨帶著淚水的眼睛,有點不對焦,但還維持著人類的瞳孔,他想從李浩沅的懷裡過去,卻又有點猶豫,再加上李浩沅根本把他圈的緊緊的,最後他放棄選擇,在李浩沅懷裡反而更覺得熟悉和安全感,於是,他想對鄭澤雲搖頭拒絕,沒想到,有個被情勢所逼的人,不顧現場還有鄭澤雲和幾個看熱鬧的鬼,急的捧起張東雨的臉就親,霸氣十足的親吻,讓四周圍的人識相的紛紛走避,鄭澤雲也在這時候離開往出口處去找車學淵。

當事人張東雨被吻的莫名其妙,但因為害怕的情緒被分散了,獸紋倒是減少了不少,他疑惑的看著李浩沅。

 

    「我喜歡你,東雨哥,請你,跟我交往,拜託!」李浩沅被張東雨注視的耳朵都紅了,他尷尬的笑了笑,也想趁機會一鼓作氣的告白,鄭澤雲的威脅性太大了,他剛剛並不是沒有感覺到張東雨的猶豫,這對他而言太刺激心臟了,他可不想年紀輕輕就有心臟病的問題。

 

張東雨眨了眨眼:「狼族未來的領袖,可以這麼任性嗎?不用選擇純正血統的對象嗎?」

 

    「為了你,我可以放棄所有,有你在身邊才是我想要的生活,那些虛無飄渺的東西,對我而言都不重要的,我已經愛你這麼多年了,難道還不清楚什麼才是我想要的嗎?這段時間足夠我想透徹了,東雨哥,如果你擔心或不喜歡,我立刻回家告訴我父親和族老們,我無法接管狼族,無法成為領袖,我並不需要這些來襯托我對你的感情。」李浩沅一時之間,以為張東雨恢復了記憶,但看見他俏皮的笑容,才知道沒有。

 

 

 

 

 

 

 

=============================================================

 

我忽然有預感,這個系列可能會進度非、常、緩、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