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沅去看舞台劇了,在停車場等著還沒下班的金聖圭和張東雨,面對眾多的手機、單眼、相機,有點尷尬,就擔心被眼尖的人看出他是特地來等東雨哥下班的,他佯裝鎮定,在看見張東雨的身影才露出笑容,等他和金聖圭一邊打招呼,一邊走過人群,張東雨到了自己身邊,立刻將手環過他的腰,和經紀人一起上了來接他們的保姆車,金聖圭坐上副駕駛座便立刻戴上耳機,他一點也不想聽到後座那兩個人說出什麼讓他羨慕的話語,並且偷偷在心裡咒罵著在日本還有行程未回的南優賢。

李浩沅來是有原因的,除了舞台劇即將進入尾聲,最主要的目的是,他要帶走張東雨,因為出國巡演的時候,他的戀人竟然公眾當著他的面前主動擁抱南優賢,還和李成烈過度親密,即使他知道張東雨很容易人來瘋失控,但是,他也記得曾經在床上逼張東雨自己對他承諾以後會盡量和其他人保持距離,只是,巡演愈進行,他發現張東雨的行為愈不能忍受,先是和聖圭哥說悄悄話,再來個對望凝視;後來還主動熱情擁抱南優賢;外套也不好好穿著,只穿著白色背心的美好身材都被他自己大放送光了,還要拖他下水,說什麼來個爆點,要他撕破他的背心,李浩沅被迫在眾人都在的後台,只能選擇答應,他可記得當時金明洙的笑容有多明目張膽,新仇加舊恨,因為有行程,李浩沅一直忍耐著,今天,總算讓他逮到機會可以跟張東雨好好的清帳了。



中途換車之後,李浩沅把車開進飯店,訂的是視線極佳的蜜月套房,按照預訂的時間到達,打開1122號房門,裡面已經擺好了一桌燭光晚餐,時間上應該是宵夜更恰當,這不是重點,李浩沅一向喜歡把對張東雨的懲罰包裏上漂亮的糖衣,這樣張東雨才不會跟他嘔氣,說實話,他的醋意和低爆點,跟南優賢真的有的比,只是南優賢對金聖圭都是明著來,李浩沅則偏向暗著幹,因為,他比南優賢更怕妻,就怕張東雨一使起脾氣,他會無法招架,不知道該怎麼化解。


張東雨本來就心情很好,再加上突如其來的驚喜,更是笑彎了眉眼,轉身就給李浩沅一個大大的擁抱,才讓李浩沅牽到位子上坐下,他還是認為李浩沅是為了幫他慶祝舞台劇演出順利,只是,當李浩沅對他微笑的時候,他莫名的感到背脊發涼,不妙的感覺開始在心中擴散,卻又馬上被李浩沅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保鮮盒吸引了注意力,盒裡裝著的是張媽媽的辣炒小章魚,他從巡演開始就一直饞著的味道。


李浩沅對張東雨的了解,不,應該說,張東雨很好了解,跟金明洙一樣,是團員裡面最不隱藏的人,連最小的李成鍾偶爾都還會有祕密,但是,張東雨因為把團員們當成家人,所以,一整個透明好瞭,當然,張東雨對李浩沅也肯定是了解透徹的,就是怕張東雨太快發現不對勁兒,李浩沅還特地跑一趟,弄了一盒辣炒小章魚分散張東雨的注意力,總是念念著媽媽味道的東雨哥一定會立刻忘記防範。

今晚,張東雨又只是他一個人的了。







隔天,換南優賢去看舞劇,張東雨和金聖圭都覺得這不是巧合,他和李浩沅一定又有了言語上的較勁,又或者是同時密謀什麼?金聖圭神祕兮兮的問張東雨昨天和李浩沅去哪兒了?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這樣他才能以防萬一。

張東雨不是一個會炫耀的人,但真的是一個隱藏不了情緒的人,什麼都能在臉上一目瞭然,所以當金聖圭問他昨晚的事情時,他立刻眉飛色舞的說了一大堆稱讚李浩沅的話,讓金聖圭忍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卻也安心了不少,豈碼表示,南優賢不是不懷好意來的。



南優賢可是把李浩沅那招低調的招搖複刻的淋漓盡致,還一起坐同一台保姆車下班,應該說,他們原本就乘同一部車來,當然得坐同一台車回去囉,然後,悄悄的又把張東雨偷渡給李浩沅了,他可是很犧牲的替李浩沅聲東擊西喔。

回到11樓宿舍,為什麼回這裡?因為,金聖圭如果很累,是不願意再去哪裡的,只會想待在自己覺得舒適的地方,放鬆,所以,南優賢跟李浩沅條件交換,今天晚上,只有他們在,不會被打擾。

因為之前的吵架,讓南優賢跟金聖圭和好之後,一個勁兒的猛放閃,其實,都是因為不安的心理作祟,他一直想用這些肢體證明些什麼,還好金聖圭都沒有拒絕他,讓他安心許多,可是,他還是覺得不夠,他應該對金聖圭更好才行,他要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讓金聖圭沒有辦法拒絕的人,也要是唯一一個能完全寵溺金聖圭的人,要比阿爸對聖圭哥更好才可以,所以,他才想出solo,因為他想跟金聖圭站在同一個水平的位置,他希望有一天他們大膽公開的時候,不會有任何一個人覺得他南優賢配不上金聖圭。

南優賢把洗好澡,暖暖的、軟軟的金聖圭抱在懷裡撒嬌,舞台劇的演出內容,他必須承認,他是吃醋了,不管是對手的女角亦或是台下坐著的觀眾,他都不希望,金聖圭的身體被看見、被觸摸,這只能是他一個人的,南優賢的,想著,忍不住加重了力道,引來金聖圭小聲的抗議,他討好的親親金聖圭,拉過被子,他有多久沒有擁抱著金聖圭睡覺了?自從公司的營收開始正成長,這次世巡出國,阿爸為了讓他們各自可以好好休息,特地讓他們一人一間房,再也不用猜拳決定房間了,本來還很開心的,沒想到一向睡的不錯的南優賢卻失眠了,他很明白是什麼原因,如果不是因為李浩沅告訴他金聖圭身體微恙,也就不會有那個契機讓他放下自尊心主動去跟金聖圭示好,雖然每次都是自己先低頭,但是這次,他是真的很生氣,剛開始打定了主意要聖圭哥先來說話才肯理他的。

他摸著乖巧的躺在自己懷中已經睡著的金聖圭,心裡百轉千迴的,各種想法都只是讓他更清楚,他有多需要金聖圭在自己身邊成為支柱,當金聖圭不在身邊,他寫不了歌、作不了曲,甚至連工作都不見平常的水準,面對歌迷也無法自然的露出笑容,他比以前更透徹的知道了金聖圭對自己而言是怎麼樣一個存在。

今晚,金聖圭又只是他一個人的了。










===============================================================================


韓國變的好冷,早上都不想起床去上課了><

昨天的體感溫度是4度,然後我看朋友的FB,他穿無袖~~~~~~

我一整個從腳底涼到頭頂,我穿著毛衣還是抖抖抖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