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前兩開始天氣就凍的令人直發抖,聖圭也總是動不動就變回狐狸的模樣在沙發上窩著,其實南優賢的家裡幾乎都開著暖氣,根本就不冷,其實事實是,聖圭跟南優賢鬧彆扭了,因為前幾天,南優賢從外面回來的時候,身上沾著別人的味道,那個味道跟平常不一樣,一定是跟南優賢靠的很近才會沾上這麼濃烈的香水味,南優賢明明知道他最不喜歡他身上有別人的味道了,然後,晚上的娛樂新聞就出來了一則跟南優賢有關係的新聞,螢幕裡面,南優賢跟別人摟在一起笑的很開心,而且還靠在那個人的耳朵邊說話,樣子說有多親密就有多親密,聖圭覺得不喜歡,他想跟南優賢說他想回家了,他已經出來玩夠久了,可是,又捨不得星期日南優賢才剛帶他去超市補貨的那一大堆冰淇淋。

所以,他決定等冰淇淋吃完了,再跟南優賢說。


南優賢覺得聖圭從他去參加完頒獎典禮之後就對他愛理不理的,不想回應他的時候更是直接變回小狐狸的樣子,讓他無言以對,問這小傢伙怎麼了,他竟然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回了句「你做了什麼,自己心知肚明!」,南優賢真的是哭笑不得,他是不是不應該縱容聖圭變成電視兒童?好言好語的討好他,他竟然就真的開起染房來了,他南優賢什麼這麼低聲下氣過了?

但是,他真的狠不下心來對聖圭發脾氣,想想,日常生活中,這隻小狐狸對他有多依賴,而自己從這些簡單平凡的日子裡,竟獲得比以前還要豐富的靈感,最近的詞曲制作量簡直驚人,而且曲風也悄悄的在改變,甜蜜的詞、輕快的曲明顯多了,而且,自己現在即使再累也不會睡在工作室,一定得回房間抱著聖圭睡才能有好眠,這已經是他戒不掉的習慣了。

所以,他很著急的想跟聖圭和好。





南優賢住的地方不算市區,但也不遠,獨棟二層樓的房子,還有一個範圍不小的庭院,下午下起的雪,已經讓外面白茫茫一片了,聖圭趁南優賢在工作室裡工作的時候,打開落地窗就跑出去玩耍了,用小狐狸的樣子,在庭院奔跑、打滾,挖雪。

這時候,一個老人和金鐘萬一起出現在南優賢家門口,老人的眉宇間跟南優賢有幾分神似,聖圭也看過南優賢的全家福照片,立刻就知道那是南優賢的父親。

沒有變成人形,偷偷的躲在沙發後面聽他們說話,聖圭就是有一種感覺,他們之間的談話是不適合外人在場的,與其變成人形被請出門,不如這樣子偷聽還比較方便,禁不起好奇心的誘惑,明知道南優賢是很重視隱私的人,他還是這麼做了。


南優賢對於父親的拜訪,不是很樂意,跟他猜的相去不遠,尤其是在看到金鐘萬的時候,更加確定了他的擔憂,金鐘萬真的把聖圭的存在告訴父親了,在公司還沒交棒到自己手之前,南優賢還沒辦法完全插手公司的每一件事,這次,父親明白的告訴他,希望他能說服聖圭有機會和公司談一談,需要什麼樣的條件,公司都會盡量滿足。

還有另一件事情是,南優賢的父親替他安排了相親,說他也該有定下來的打算了,總是這麼女朋友、床伴一個接一個的換,實在不是很好,應該要為自己更長遠的未來著想,像南優賢這個年紀的時候,他的父親已經結婚生子了。

南優賢一邊和父親說話,一邊尋找著聖圭,雖然他不在場,讓南優賢鬆了一口氣,卻又油然而起的擔心,因為他們最近鬧彆扭,他怕聖圭一聲不響的就離開了,他急著和父親結束話題,讓父親和金鐘萬早點離開,他得去找找他的小狐狸。





南優賢在沙發後面找到小狐狸聖圭,想把牠抱起來,沒想到小狐狸張嘴對他伸過去的手就咬:「痛!」

聖圭知道自己現在是狐狸的樣子,也不敢咬的太大力,就怕南優賢受傷,可是,他又莫名的覺得好生氣,為什麼南優賢要和別人在一起,他都已經和自己住在一起了,為什麼他的父親還要叫優賢和別人在一起?為什麼優賢不告訴他父親,他做不到?

聖圭慢慢的變成人形,咬著南優賢的牙卻愈咬愈用力,眼淚也咚咚的滾出眼眶:「南優賢,你是大壞蛋,你為什麼不告訴你父親,你已經跟我在一起了,不能再和別人在一起,為什麼不說?」

南優賢因為聖圭的話,鬆開原本皺起的眉頭,他的小狐狸,聖圭也和他是一樣的心思嗎?他可以期待嗎?顧不上疼痛,依然讓聖圭咬著手,南優賢用唇,一遍一遍輕輕的吻去聖圭的淚珠,直到聖圭鬆口,他才抱住這個小傢伙。


    「先告訴我,你這幾天在氣什麼?」南優賢橫抱起聖圭,剛變回人形,也可能沒有顧慮了,所以,聖圭是全身赤裸的狀態,這小狐狸竟然連衣服都懶得變了。


    「哼!你去工作的時候竟然摟別人,明明知道我不喜歡你身上有別人的味道的,所以,我打算吃完冰淇淋就回家。」聖圭耍小脾氣的扭過頭,手卻牢牢的摟住南優賢的脖子。


    「那是工作,我知道你不喜歡,所以在公司換了衣服才回家,這樣你也不高興?」南優賢可是滿臉笑意,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就不高興,就算換了衣服,你摟著別人是事實,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聖圭被放在床上,和南優賢一起躺在床上,蓋好被子。


    「現在我知道你不喜歡什麼了,以後不會再摟別人了,所以,別生氣了,好嗎?你不理我這幾天,我都沒辦法好好工作。」南優賢親膩的吻了吻聖圭的鼻尖。


    「那你還待在工作室那麼久,外面下雪了,看你在工作室,我只好自己玩。」聖圭躺在南優賢的胸前,眼皮開始不聽使喚的想閉起來。


    「剛剛你說,我不能再跟別人在一起,是什麼意思?」南優賢摸著聖圭的背,細膩的手感,讓他愛不釋手。


    「我們住在一起了啊,你怎麼可以再跟別人在一起?電視上演的都是,會住在一起就是親密的人,而且一個人只能有一個親密的人,我都乖乖給你抱給你親了,你不可以再對別人這樣做,這樣是不對的,你應該誠實的告訴你父親。」聖圭對於這些從電視上學來的知識,都用自己的解釋定義,雖然不完全對或錯,不過,懵懵懂懂間,他確實知道南優賢對自己而言是特別的。


    「可是,人類所謂的在一起,是一輩子的,你不害怕嗎?你不能自由自在的想來就來,想回去就回去,得一輩子陪在我身邊,你懂嗎?」南優賢一直不敢告白,主要的顧慮也是這一點,畢竟聖圭是被他拐回來的小狐狸,他原本有屬於自己的世界,如果他因為一時的自私,讓聖圭以後過的不快樂,那南優賢寧願維持現狀就好。


    「我們狐狸的在一起,也是一輩子的喔,優賢不用怕,聖圭不會隨便拋棄你的,我沒有家人也沒有家,是師父收留我的,如果你比師父對我要好,那我可以不回去的,而且你煮的飯比師父的好吃。」聖圭笑的甜甜的,耳朵晃了晃,尾巴就纏上南優賢摸著他背的手。


    「那麼,跟我在一起吧,聖圭,我會照顧你、保護你、愛你一輩子的。」南優賢低下親吻聖圭,這次有別以往,不再只是唇碰唇,而是伸進舌頭,攻佔領地似的親吻他的小狐狸。


聖圭被吻的軟綿綿,狐狸耳朵落在兩邊,尾巴輕輕搖擺,他覺得南優賢身上好像有發情的味道,他緊緊抓著南優賢的衣擺,被動的接受親吻,模模糊糊間,好像想起師父曾經說過的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