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黑暗魔法聖物順利轉移到張東雨身上時,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昏迷的張東雨擄走,連魔法總長都來不及看清楚對方是什麼來歷。

 

同樣因為體力透支而昏倒的南優賢,則安穩的躺在金聖圭的懷裡,微擰的眉頭,失去氣色的嘴唇,金聖圭雖然也擔心張東雨的安危,但不可否認的是,他更擔心南優賢,不知道愛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的傢伙會不會認為張東雨被抓走都是他的錯?

再來,金聖圭懷疑對方肯定是比他們都厲害的人物,他們再怎麼把注意力放在南優賢身上,總不可能專注到有其他人在都還發現不了,他就不說自己了,好歹還有魔法總長在,連經驗豐富的魔法總長都沒有發覺,就說明了,對方一定本來就打著黑暗魔法聖物的主意,所以才將暫時變成宿主的張東雨綁走,畢竟魔法聖物不是將人開膛剖肚就能拿出來的東西,這事變得棘手了!

 

 

 

 

看著自己的哥哥肩上扛著一個人,風風火火的出現在他的練習場內,李成鍾覺得奇怪:「哥肩上的人是什麼人?」

 

    「是黑暗魔法聖物的新宿主,之前那個果然不太適合,都已經藏在他身體裡多久了,遲遲就是不能發動覺醒,現在這個可是撿了現成的便宜,金的繼承者誘發聖物的覺醒,而這個傻孩子竟然就直接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黑暗魔法聖物引渡到自己身上,現在只要讓聖物在這孩子的身體裡成熟就可以了。」李浩沅一出生就幸運的被選擇為五行,土的繼承者,所以在魔法的學習上面總是比別人輕鬆,本身的個性也勤勞,年紀輕輕的就取得了魔法導師的資格,但是,他更喜歡挑戰禁忌,常常趁著師長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翻閱禁書,因為是大部份人都已經讀不懂的古代文字,所以,禁書並沒有被特別放置在不易取得的地方。

據說,在遠古時代,所有的人都讀得懂、寫得出魔法文字的時候,因為想要的取得太容易,部份的人難免就起了變化,紛爭開始才開始區分魔法的屬性,但是擁有自主意識的聖物很快的不能再容許人們的為所欲為,啟動的魔法毀滅了大部份的文化,導致留下來的資訊並不完全,大都是靠著老一輩的人口述流傳下來的,而現在就只有聖物的繼承者能看得懂古代魔法文字,不過,卻不是每一個宿主都願意奉獻給魔法機關,替人們翻譯被保存下來的古代書籍,像李浩沅就是不願意的那一個。

他認為,既然古時候魔法是沒有屬性的,是可以和平相處的,那就不應該有其中幾個魔法是被列為禁忌的,這都是因為人們無法平息自身的妄想,與無知的害怕,才讓那些被黑暗魔法聖物寄宿的人被迫失去自由、被迫接受不平等的待遇,他的反叛個性,打從心裡抵制這樣的規定,所以,他想要證明,證明這都只是封閉愚蠢的老人們錯誤的認知。

 

    「可是,黑暗聖物不是會吞噬掉寄宿者的靈魂嗎?」李成鍾看著自己的哥哥,可憐這個被當成實驗品的魔法院學生。

 

    「所以,我想要證明那是誤解,如果以前的人們是可以和聖物和平相處的,為什麼後來的我們要排除黑暗魔法?」

 

    「你別玩火自焚就好了,我去練習了。」

 

李浩沅便扛著張東雨往自己的房間去,一路上用走的,順便思考該怎麼做才能好好的觀察這個傢伙。

 

 

 

 

南優賢休養了幾天,身體是恢復了,心情卻總是悶悶不樂的,雖然和大家在一起的時候仍舊開朗,但是只要一個人時,神情就會立刻被陰霾籠罩,金聖圭、李成烈都清楚他為什麼會這樣,除了安慰也愛莫能助,這並不是任何人的錯。

即使金聖圭捨不得南優賢把錯怪在自己身上,其實,他也好過不到哪裡去,金聖圭認為自己就像是間接兇手一樣,為了救南優賢,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好朋友替他付出,現在還無法確定張東雨的生死。

於是,班級導師實在看不下去這幾個優秀的孩子失魂落魄的樣子,提議他們可以去實戰修行,一邊接任務,精進自己的魔法,一邊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認識更多的人,或許可以得到有用的訊息,知道張東雨的下落。

所以,愛冒險的李成烈催促著成行。

 

第一站是拍賣市場,販賣各種魔法師繪畫的魔法符,也販賣被獵人抓到的魔法精靈,以及煉金術需要的各種材料,當然有被用來從事勞力的低等魔獸,以及各種防護裝備、武器..............等等,可以現金交易、以物換物的方式得到所需要的東西。

李成烈一路上都很興奮,他是第一次進入這種猶如黑市一般的拍賣市場,都是託金聖圭的福,繼承者的身份真好用啊!

他很快就看上了一個水精靈,只是價碼太高,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得到這個精靈,而且販賣的獵人似乎不想以物易物的樣子,李成烈是個藏不住心情的人,金聖圭和南優賢從他臉上的表情就能知道,他勢在必得,所以,他們不可能裝作視而不見,南優賢那張能言善道的嘴,再加上金聖圭掏出三顆沒有經過雕琢的原種魔法水晶,終於換得水精靈。

其實,一個初級的水精靈並不值得三顆原種魔法水晶,只是金聖圭有魔法聖物寄宿的關係,一眼就看穿這個魔法精靈的等級不只如此,他在假裝,也擔心這個獵人是看得懂的,所以不敢大意的拿出三顆交換,但似乎是他多慮了,獵人一看到三顆魔法水晶就立刻眉開眼笑,那副表情就像是在嘲笑他們三個小毛頭不懂行情一般,思考都用不到七秒就答應交換了。

現在的煩惱只剩下,李成烈能不能成功的和水精靈締結契約,成為主人。

 

 

 

 

離開拍賣市場,三個人在魔法分部登記了名字並投宿之後,李成烈立刻迫不及待的捧著魔法籠子找了一間練習室,他想看看他的水精靈漂不漂亮,打開籠子,拿出裡面的水滴,吟唱著水之歌解除封印,卻發生令他傻眼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