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03d7b0e5658cb728fcc139f7759e43b1

 

 

 

 

南優賢總是這樣,在手機鬧鈴響之前醒來,悄悄打開隔壁房的房門,看著裡面睡的香甜,美好的像天使的金聖圭,他的圭哥,只要他不醒來,一切都恬靜的好像夢境,可是,醒來之後就不是這樣了,他從來沒想過要這樣對待金聖圭,只是,他不想待在他身邊,怎麼辦?他只好這樣限制他,只好這樣............................

 

睡夢中的人,似乎感受到強烈的注視,緩緩的睜開眼睛,不用想也知道那個看著自己的人是誰,金聖圭實在不想給他好臉色,更不想一醒來就沒有好心情,所以,他干脆不說話,維持原姿勢躺在床上,等著他開口。

 

    「圭哥,早安。」

 

南優賢標準的撒嬌聲音,像綿花糖一樣鬆鬆軟軟,又像紅酒一樣香氣濃郁,這樣的聲音對耳朵而言絕對是舒服的,如果聲音的主人不要是南優賢可能會更好。

金聖圭在心裡這麼想。

 

    「早餐想吃什麼,吃歐式早餐好不好?我叫管家弄。」南優賢每天都這麼自問自答,已經兩個禮拜,習慣了。

 

    「我要洗漱。」金聖圭微怒的聲音,他快受不了南優賢的耐性了,他覺得這個人是不是有病,怎麼能這麼能忍?

 

南優賢一把抱起金聖圭,往浴室去。

 

    「南優賢,放我下來,我不是兩條腿都斷了,你不必這樣子,每天抱來抱去的,你不累,我都覺得煩。」說實在的,金聖圭也習慣了,只是嘴巴總是愛掙扎一下,表示他不是自願的。

 

南優賢笑的甜蜜,也沒說什麼,反正跟剛開始相比,豈碼現在金聖圭不會奮力抵抗,剛開始的時候,有好幾次,他都差點沒抱穩,要不是他反應好,金聖圭早就不知道摔幾回了。

 

 

 

 

自從被南優賢從醫院抓回來,他就一直都是在南優賢家接受治療,醫生也被南優賢用各種名義請到家裡來看診,今天是韓醫張東雨來看他的日子,張東雨還是金聖圭的朋友,所以,理所當然的接受拜託,只是,金聖圭猜不到南優賢怎麼能這麼神通廣大的知道享有名氣的張東雨和自己是認識的?難道自己在南優賢的面前就這麼沒有一點秘密嗎?這麼輕而易簡的被看清看透?南優賢也不過就是他的投資者,到底是誰給他宛如經紀人般的干涉權力的?

唉~,肯定是社長,除了他,還有誰可以讓他這樣沒有選擇權的被帶走?除了社長,還有誰可以透露有關他的任何事?哼!等我合約到期一定不要再跟阿爸續約了!

 

    「南優賢把圭哥照顧的很好,你的腳傷復原的比正常速度還要快一點,而且.........,還胖了,哈哈~。」張東雨一邊替金聖圭針灸,一邊笑著說。

 

金聖圭皺起眉頭:「你每天只需要吃跟睡,像個廢人一樣,看你會不會變胖?哼。」

 

    「我倒覺得不錯啊,圭哥是該藉這次機會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你有多久沒有這樣無所事事了?胖了也無所謂啊,反正你開始工作之後,那種不正常的生活,很快就會讓你再瘦成皮包骨的,嗯.......,我是不是應該跟南優賢建議一下,不要讓你這麼累。」張東雨的戀人做著跟金聖圭差不多的工作,這種沒有規律作息的生活,他很明白的。

 

    「呀!張東雨,你如果去跟南優賢胡說八道,我就跟你絕交。」金聖圭最討厭別人插手他的工作了,唱歌是他最喜歡的事情,不管再累都甘願,瘦成皮包骨也無所謂,累到昏倒也沒關係,就是不准有人不經他的同意擅自決定任何事情。

 

    「不過,你一個月後真的要去日本嗎?那時候你的腳可能還是不太方便走路,如果可以推掉的話應該會比較好,坐飛機,還有在舞台上久站,我怕你的腳會負荷不了。」張東雨擔心的說,畢竟賺錢比不上健康的身體重要,這是他一直以來的想法。

 

    「我要去,沒關係的,我會請醫生給我開止痛藥之類的,你不用擔心,我可以忍耐的。」金聖圭笑著說,他看著自己還腫的誇張的腳踝,反正還有時間嘛。

 

張東雨覺得金聖圭有時候天真的像個孩子,眼睛只專注的看著他喜歡的事,其他都不管,總覺得這股熱情在面對所有困難都能迎刃而解的,雖然他知道私底下,金聖圭也是背負著許多煩惱,可是一說到唱歌這件事,似乎又能瞬間充滿勇氣,什麼都阻擋不了他似的,張東雨淡淡的嘆了口氣,怎麼自己身邊的人都這副德性?聖圭哥這樣,浩沅也這樣,他真是要操碎心了。

 

 

 

 

金聖圭要去日本的時候,南優賢厚臉皮以投資者的身份跟著一起同行,他放心不下金聖圭帶著腳傷,也信任不過經紀人能保護好金聖圭,思來想去還是覺得自己來會比較好,金聖圭慢速的一步一步小心的走著,就怕不小心用錯力道,又痛,南優賢亦步亦趨的跟著,還在飯圈裡引起一陣風波,說金聖圭身邊來了一個新的經紀人,好可愛、好帥.........什麼的。

 

    「為什麼我要跟你同一間房間?!為什麼?!這是誰決定的?!」一進飯店房間,金聖圭忍不住大呼小叫。

 

    「我決定的,不然,你帶著腳傷一個人可以好好打理嗎?」南優賢冷著一張臉,從機場開始,到飯店為止,一路上有多少女孩伸出狼爪企圖摸幾下金聖圭,他可是清清楚楚的,南優賢實在是沒辦法理解,平常他想碰金聖圭一下都會被他大力拒絕,總是要一試再試,耍賴加明知故犯才能偶爾得逞幾次,可是那些根本不認識的人竟然可以隨意的伸手就摸,金聖圭還不兇她們,南優賢覺得不公平。

 

    「哼!分明就是怕我跑走。」金聖圭還是帶著情緒的從鼻子哼了一聲,小聲碎唸著。

金聖圭不再搭理南優賢,任由他這個冒牌經紀人忙東忙西的,撈來自己的隨身包包,拿出耳機便開始唱歌。

 

 

 

 

日本的行程,剛好碰上金聖圭的生日,南優賢欺壓金聖圭公司的社長,幫他多爭取了幾天的休假,便兩個人逗留在日本,而告白了四百二十七次的南優賢,計劃著第四百二十八次的告白,他對金聖圭幾乎是一見鍾情,所以才會開始注意娛樂圈的動態,才能在金聖圭的經紀公司陷入財務危機的時候,立刻投入資金幫忙,當初這麼做的時候,很多人都抱持著不看好的態度,但是,南優賢可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他是認真評估過,認為金聖圭是可以替公司帶來利潤才大方投資的,事實證明他沒有看走眼。

南優賢陪著悶的發慌的金聖圭出門逛街,雖然在日本也很有人氣,但還是比在韓國的時候輕鬆許多,金聖圭慢慢的一跛一跛的小步走著,神情是愉悅的,東逛西逛,完全把南優賢當作傭人使用,連轉彎都不通知的說轉就轉,要不是南優賢眼力好,都不知道是在哪裡把金聖圭弄丟的,不過,他很享受這樣寵著金聖圭的感覺。

 

大部份,金聖圭只是逛,並沒有失心瘋的大肆購物,看到想買的東西,也總是躲著南優賢,自己偷偷跑去結帳,他知道那個住在金庫裡面的小王子肯定會很大方的刷卡買單,但是,金聖圭才不稀罕,他可是人氣歌手呢,也是有賺錢的,要買給別人的禮物,他還花得起,不需要這個嚴重侵犯個性隱私的南優賢先生插手。

心裡嘀咕歸嘀咕,在挑禮物的時候,還是不忘記算上南優賢一份,沒辦法,金聖圭就是這麼豆腐心的一個人,看在南優賢這麼盡心盡力的照顧他的份上,金聖圭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新買的項鍊,他竟然有點擔心,南優賢是不是會喜歡?!

 

很多時候,習慣,是很可怕的慢性攻擊,悄然無聲的滲入你的大腦,控制你的潛意識,默默的改變原本你熟悉的自己,等你回過神的時候,早就深陷於如沼澤般的愛情裡,愈想掙扎,只是陷的愈快,然而就算你想以不變應萬變,它也不如你所想的那般簡單,還是會讓你深陷其中,動彈不得,最惱人的是,你可能會笑著放棄逃脫的機會。

 

其實,金聖圭早在不知不覺間被南優賢攻陷了,只是,金牛座愛面子、死鴨子嘴硬的個性,讓他不願意對自己承認,他明白自己的死心眼,一旦承認了,就算是認定了,那他還能像現在這樣保持優勢嗎?他不太確定,所以即使有些微的徵兆,他總是選擇忽略、跳過。

 

南優賢從小就在人心險惡的商業叢林裡打滾,像是有讀心術般的,很會看人臉色、猜人心思,金聖圭搖搖擺擺的態度,他很明白,不過,水瓶座的腦袋可是媲美外星人的思維,他不想強迫金聖圭立刻答應他的追求,願意安靜的守候,偶爾搗亂一下,讓自己對於金聖圭像是氧氣一般的存在,成為被包圍其中,依賴、自在,沒有會活不下去的存在時,他就算是在金聖圭心中佔有一席之地了。

 

 

 

 

簡單、溫馨的燭光晚餐,沒有什麼值得炫耀的驚喜,南優賢慎重的像是要求婚一樣的告白,令金聖圭沒有招架之力,如果這個是他的生日禮物,是不是能細水長流?南優賢的堅定不移,雖然有時候煩人的很討厭,絕大部份卻讓他甜蜜不已,其實被他捧在手心裡寵溺著的感覺並不差,甚至有點想上癮的傾向,金聖圭迷惑了,究竟南優賢有多少不同的面貌是自己還沒有看過的?霸道的南優賢、賴皮的南優賢、油膩的南優賢、細心的南優賢、認真的南優賢.............................,還有今天真摯的南優賢,坐在自己對面的這個男人,怎麼能這樣變換自如?又怎麼能這麼輕易的讓自己一向戒備深嚴的心相信他會好好愛自己?!

金聖圭無視南優賢的焦躁,從包包裡拿出和自己同款的項鍊,將盒子遞到南優賢面前,他知道聰明如南優賢,一定會懂他的意思。

 

 

 

 

 

 

 

早晨,南優賢因為覺得懷裡空空的,睡的不安穩而醒來,看著睡在他旁邊的金聖圭被陽光籠罩的好像要消失一樣,忽然心臟一緊,重新把人摟進自己的懷裡,輕輕的吻了吻他睡的亂糟糟的頭髮,金聖圭身上一直都有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沐浴乳,還是乳液,只是,自己明明也一起用了,卻沒有殘留任何味道在身上。

還在睡眠中的人兒,自動自發的往熟悉溫暖的地方又窩了進去,還伸出手揪住南優賢睡衣的一角,像個孩子的舉動,讓南優賢幸福感漲滿心肺,再看看金聖圭微微上揚的嘴角,猜想他肯定正做著美夢,夢裡會有我嗎?輕輕撫著他的背,金聖圭喜歡他這樣哄他睡覺。

 

    「你這樣一直看我,我都不好意思繼續睡了。」金聖圭在南優賢把他重新擁進懷裡的時候就醒了,只是貪戀這種幸福的感覺,所以沒有睜開眼睛。

 

    「我一直都只看著你啊。」南優賢說甜言蜜語像是聊天一樣信手捻來,完全不臉紅。

 

    「不要一大早就說謊話,也不臉紅,真是的。」金聖圭的臉還是窩在南優賢胸前,掩飾自己的害羞。

 

    「你剛剛夢到什麼,連睡覺都笑的那麼開心?」南優賢其實想說,讓你那麼開心笑著的夢境裡,有我嗎?有我吧

 

    「夢到你跟我告白的那天,你好傻,哈哈哈~。」金聖圭笑出來,輕輕扯著到現在還被一直被南優賢戴在脖子上的那條項鍊。

 

原來是夢到我啊!南優賢忽然覺得自己真的好傻,他收緊抱著金聖圭的雙手,低下頭,在他敏感的耳朵邊說:「圭哥,生日快樂,如果我是你的禮物,你願意收下嗎?」

南優賢重覆著兩年前跟金聖圭告白的那句話,他懷裡的人害羞的悶著聲音,回答了「嗯」,立刻得到南優賢充滿愛意的早安吻一枚。

 

 

 

 

 

 

 

==================================================================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金聖圭是什麼原因受傷的

真的,不能不受傷嗎?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行啊,臭小孩

咳,換個話題~

生~ 日~ 快~ 樂~  金~ 聖~ 圭~

생~ 일~ 축~ 하~ 해~  김~성~규~

하루하루 건강하고 즐겁게 활동하길 바랄게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