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東雨在人前總是勾著一雙帶有侵略性,魅力十足的鷹眼,讓人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尤其是他站在舞臺上的時候,更是令人目眩神迷的窒命吸引力!

只是,大家不知道是.......................................

 

 

 

墨西哥的行程結束,在美國轉機的時候,李成烈和李浩沅留下來了,沒有跟著大家一起回來,李成烈是因為耍賴加無理取鬧,硬是跟社長要了一段假期,還有武林地下社長幫著說話,還給零用錢,怎麼樣社長都會應允的。

李浩沅不是,身為工作狂人,不是工作,就是練習,他留在美國的原因是為了學習跳舞,讓自己的舞技能更精進,更多變化,更隨心所欲,本來他也想叫張東雨一起留下來的,一起練習,還可以陪他,只是,最近張爸爸的身體不太好,張東雨總是希望能在有空的時間多陪伴家人,所以,他沒有說出口,其實他也希望張東雨能多陪自己。

在練舞室,只要不是獨舞,需要和別人一起合作完成舞蹈的時候,李浩沅總是覺得不爽快,沒辦法完全發揮,或達不到他所預期的效果,他總是會想,如果搭擋的人是張東雨就好了。

他偶爾看著張東雨的IG狀態,或是不斷被歌迷補獲生人的照片,或是其他人上傳的照片,就忍不住在心裡嘀咕,難道張東雨都不會想他嗎?回國之後,看來是每天都外面趴趴走的樣子,李浩沅曾經想張東雨這種每個人都好相處、快熟的個性,到底會不會隨著年紀增加而有所收斂,事實是,並沒有,張東雨那副自由奔放的靈魂與年齡無關。

被想念折磨的快受不了,對張東雨自己向來只有先投降的份,李浩沅在張東雨的聊天房裡留下詢問的字句,不到幾秒,已讀,卻沒有得到回覆,他覺得錯愕,張東雨什麼學會了南優賢對金聖圭的那招欲擒故縱了嗎?又過了幾分鐘,李浩沅懶懶的,沒有起床的意願,忽然傳來張東雨要求視訊通話的邀請。

 

    「喔,東雨哥。」李浩沅顧不上自己還沒打理,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張東雨的臉、聽到張東雨的聲音。

 

    『浩沅,哦,你剛起床嗎?還是我等一下再打給你?』張東雨的臉在螢幕上出現,笑的跟平常一樣。

 

    「不用了,我想跟你聊聊天,好久沒看到你了。」李浩沅的腦袋裡忽然閃過一個壞念頭。

 

    『嗯,你有按時去看醫生嗎?不會又只顧著學舞,把看腳傷的事情都忘了吧?』張東雨對著鏡頭擠眉弄眼的,可愛的不行。

 

    「有,你千交待,萬交待的事,我怎麼敢忘記,而且,社長不也把經紀人哥留下來了嗎,他怎麼可能不盯著?」李浩沅觀察著張東雨的所在位置。

 

    『我就怕他也當放假,玩得比成烈還開心,就忘了你的事了。』張東雨繼續話家常。

 

    「東雨哥是在房間嗎?」李浩沅試探的問。

 

    『對啊,我在房間,家裡只有我一個人,怎麼了?』張東雨就是懂得舉一反三,問一件事,會自己把剩下的都答完。

 

    「我想你了,想聽你的聲音,想抱你。」李浩沅本來就微啞有磁性的聲音,在說這種話的時候,特別有誘惑的感覺。

 

    『我也想你,你快回來嘛。』張東雨這時候就笨了,怎麼就聽不出李浩沅的弦外之音。

 

    「我現在就想要你啊,東雨哥。」李浩沅充滿意義的把手機鏡頭往下拍,男人早晨容易有精神的部位,正透過手機螢幕顯示在張東雨面前。

 

    『我..........,這個我沒辦法幫你啦,你自己用手擼一下。』張東雨臉上明顯的臉紅,他覺得自己好像被調戲了。

 

    「東雨哥,幫幫我,把衣服脫了,讓我看看你。」李浩沅依然故我。

 

    『你不是叫我做奇怪的事喔。』張東雨還是乖乖的脫了上衣,把手機拿遠,讓李浩沅能夠看到,誰知道.................

 

    「東雨哥,你沒脫褲子,全部脫了,我才能好好看你呀。」李浩沅為表示自己很大方,還拉開自己的浴袍,全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內褲,而且還鼓起了一包。

 

張東雨忽然後悔跟李浩沅視訊這件事,他簡直就是羊入虎口,怎麼沒算到現在美國是早上呢?

他把手機固定在床邊的手機架上,扭扭捏捏的脫的只剩一件內褲,還特地跑去鎖門,所以沒看見李浩沅笑的壞心的樣子。

 

    「東雨哥,沒有你,我沒辦法自己打出來,所以,你幫我一下吧,嗯?」

 

    『怎麼幫?』張東雨明知故問,只是他不想承認自己猜到了李浩準備要做什麼,他覺得太瘋狂了。

 

    「想像我在你身邊,我教你怎麼做,好嗎?」李浩沅繼續誘拐傻呼呼的張東雨,看到張東雨困惑的點頭,才繼續說下來。

    「想像一下,我平常怎麼摸你的,東雨哥,你的乳頭最敏感了,你試著像我一樣,那樣摸摸自己,捏起來揉。」李浩沅的聲音明顯的變得不一樣,低沉性感的嗓音,充滿催眠力,讓張東雨乖乖的用自己的手指摸自己。

李浩沅看著張東雨修長乾淨漂亮的手指笨扭的愛撫自己,是一種另類的催情,張東雨幾乎是摸上自己的瞬間也把眼睛閉上,他知道他的東雨哥害羞,沒關係,他看著就好。

 

    「東雨哥,舒服嗎?這樣不夠吧?我現在想摸摸你的小東西,搓揉他,讓他在我手裡變大。」李浩沅說著,也伸手往自己下身伸去。

 

張東雨連耳朵都染紅了,另一手撫上自己的下身,想像李浩沅平常愛撫自己的方式,雖然比不上李浩沅真實給的快感,卻因為另類的方式讓下身在快速的興奮起來,他也輕輕的哼出一點聲音,透過手機可以聽到李浩沅變重的呼吸聲。

 

 

 

 

    「東雨哥,溼了吧?我要把你的內褲脫掉了,我會更用力撫摸你的。」李浩沅已經沒辦法淡定的說話了,他套弄自己的速度跟著張東雨脫內褲的動做加快,恨不得現在就在張東雨身邊,把他壓在自己身下,好好的愛他幾回。

 

張東雨一直不敢看向手機鏡頭,不是閉著眼睛,就是回避視線,他模仿著李浩沅平常愛撫自己的動做,想像是李浩沅的手掌套弄摩擦自己的下身,他含含糊糊的呻吟:『嗯......浩沅.......啊........嗯........』

 

    「東雨哥,再快一點,再快一點,我要聽你的聲音,再多一點。」李浩沅的呼吸加重,寬敞的飯店房間似乎有回音似的,張東雨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張東雨聽話的加快速度,自己也是情慾高漲的,打飛機誰不會,只是他後來有了李浩沅,不需要再自己動手了而已,他自己搓搓揉揉的,卻有一股異樣的感覺,平常這時候,李浩沅會伸進手指開拓他的小穴,今天沒只有自己,張東雨猶豫的按壓周圍,卻沒有勇氣插進去,只能不斷的扭腰,一邊套弄一邊蹭著床單。

 

    「東雨哥,別摸那裡,那是我的,你只要加快速度套弄就好了,我快射了,我們一起吧。」李浩沅透過手機看到張東雨的動做,他忽然覺得好心疼,他怎麼會叫張東雨跟他做這麼瘋狂的事情?

 

張東雨的呼吸和幾聲溜出嘴的呻吟,李浩沅聽懂了,張東雨也在高潮的邊緣了,他直盯著手機螢幕裡的戀人,原本白淨的身體氾著粉紅,嘴微嘟著,右手卻不慢反快的上下:「東雨哥,用姆指磨一磨頂部,你喜歡的,寶貝,你好棒,再快一點,我要射了,啊!」

 

結果,李浩沅比張東雨先射了,張東雨是在聽到李浩沅的聲音,被刺激,才高潮的,現在,他一點也不想動,他好想念李浩沅溫暖的擁抱,通常結束之後,李浩沅都會抱著他,吻一吻他,才抱他去清洗的,今天,什麼都得自己來,他自報自棄的不想理,手上的東西卻不時提醒他現在的狼狽樣子,還有整個房間都是精液的羶腥味。

 

    「東雨哥,先別睡,乖,你得擦乾淨再睡啊,我後天就回去了,到時候再補償你,好不好?」李浩沅看得出來,張東雨現在有點小脾氣,他趕緊討好,雖然解決了性慾,卻似乎有更想要張東雨的慾望,以後還是別這樣玩了。

 

張東雨抽了幾張衛生紙,好幾天沒有發洩的東西好像有點多,他埋怨的看了李浩沅一眼,決定李浩沅回來不要去接機了,不然他肯定會立刻把自己壓到床上的。

 

 

 

 

張東雨在人前總是勾著一雙帶有侵略性,魅力十足的鷹眼,讓人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尤其是他站在舞臺上的時候,更是令人目眩神迷的窒命吸引力!

只是,大家不知道是.......................................,在李浩沅面前的張東雨,就是個可愛的大孩子,眼神單純如水,個性純真如紙,總是關心著每一個人,溫溫暖暖的像小太陽一樣發光發熱,他就是喜歡張東雨這樣的落差,一下了舞臺就做回自己,舞臺上的魅力張東雨是屬於大家的,舞臺下的可愛張東雨是屬李浩沅的。

所以,每次,張東雨在舞臺上對他做出一些親密的動做,總是會被他拒絕或嫌棄,其實是因為,他擔心自己會一時控制不住自己,畢竟他是追求完美的工作狂,並不允許自己在工作上出什麼失誤,但是,偏偏張東雨就是一個不可抗拒的不穩定因子,對他,李浩沅真的是又愛又恨,又想笑又想氣,他的寶貝東雨哥,唯一沒辦法讓他按照計劃行動的對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茯翎
  • 歐買尬...這看得我都激動了OVO
    李浩沅還是快點回來好好補償一下張東雨好了...別在叫張東雨用視訊自己擼了XD
    光腦補我都快受不了了...那太有畫面...(默)
  • 是的,在我發完文之後,李先生就回來,連我都嚇一跳
    朋友說我可以去當神算了XD

    因為他們最近因為放假不出現,我只要自己意淫他們(誤)

    infinitecloud 於 2016/04/22 23:13 回覆

  • 噹噹 ♥
  • 是電愛!還是視訊版的!啊啊啊~~~~~
  • 拿捏的不太好,不過,可以慢慢加強
    下次一定要來個辛辣版本~XD

    infinitecloud 於 2016/04/22 23:14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