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賢反複看著金聖圭去日本幫他宣傳SOLO的視頻,忍耐著腳痛,捏著小抄,雖然不流利卻真摯的說著每一字每一句,金聖圭眼底的柔光,他怎麼看也不厭倦,更何況他在金聖圭眼裡讀到了「驕傲」、「真誠」、「認同」、「期待」,被小心眼的自己視為頭號競爭對手的聖圭哥,從來不與他一樣孩子氣,總是溫柔的接受他的抱怨、挑釁、追逐,默默的替他安排最好的、最適合的方式,他等了又等,甚至經歷低潮才等到的SOLO,金聖圭比他更滿懷緊張、雀躍,就連H和F小隊出輯的時候都不見金聖圭如此特意的幫忙宣傳,南優賢更加確定自己對於金聖圭來說是多重要的人。

已經結束的世巡,在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難免多說了一些感性的話,可是,金聖圭只是秀出小指上的戒指,對著全場的Inspirit說「這是一個對我而很重要的人送我的禮物,就像護身符一樣,希望能帶給我好運,Infinite的世巡一切順利。」,就只有站在舞臺上的人知道,那個送戒指的人就是南優賢,而且是很久之前,金聖圭因為SOLO1輯接受許多批評嘲諷的時候,為了鼓勵聖圭哥,他特地去挑的,其實很少看他在公開場合戴的,沒想到在世巡的時候,金聖圭給予了那個戒指另一個意義,當下,他有多想立刻走過去擁抱金聖圭,大概只有自己知道那份悸動。

休息的時間沒有很長,因為開始拍攝的電影,和個人迷你專輯的準備,許多時候,南優賢還是忙的天昏地暗,沒辦法分心多照顧金聖圭,可是,他還是那副熟悉的脾氣,嘴壞心善,雖然偶爾在大家在的情況下,嘟嘴的抱怨,讓大家趁機圍剿他,其實為了活絡大家在休息期間各過各的而有點生疏的感情,私底下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金聖圭從來沒有丟給他一句情緒性的話語,也許是因為還有其他可以照顧他,所以,金聖圭也沒有特別覺得這是南優賢的責任,可是,南優賢卻不這麼認為,他希望自己也能做到在別人看不見的時候仍然可以對金聖圭無微不至,就像金聖圭對他一樣。

金聖圭的28歲生日,不管他許下的願望是什麼,只要南優賢能幫得上忙的,他一定會盡力讓它實現的,因為金聖圭是那麼耀眼、無可替代的存在,對他而言,金聖圭美好的樣子是他最想呵護的,不忍心讓他背負壓力、不願意讓他獨自面對、不希望讓他犧牲自己。

『圭哥,生日快樂!』

 

 

 

 

放假的期間,金明洙安靜的忙碌著許多還沒被公開行程,假期幾乎被分刮的所剩無幾,因為並不是全員放假的狀態,金聖圭為了在他們有任何事情的時候能立刻有一個可以求救的對象,所以選擇了留在宿舍,並沒有回家,金明洙猜測著是不是因為擔心優賢哥、擔心浩沅哥、擔心自己?其實,他心裡很清楚,比起兩個哥哥,他確實更令人無法安心,有什麼都不肯主動傾訴,習慣悶在心裡,企圖自己能夠消化,可是卻每每被金聖圭發現心裡的負面情緒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所以,即使不明說,他也清楚,甚至連年紀最小的成鍾都比他還要讓金聖圭放心。

時常被自己依賴的東雨哥,和常常讓自己依靠的成烈都不時的會提起,「聖圭哥來問我,你怎麼了?」、「圭哥問我,你怎麼樣了?」,原來很多時候是自己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而已,這點不及格的演技還是躲不過金聖圭的眼睛,金明洙不像張東雨、南優賢那麼大方,總是能坦然的在大家面前掉淚,所以,他常常在被關心之後才偷偷的躲在棉被裡哭,但是,他卻在後來才知道,為什麼每次他都能不被打擾的哭泣,都是因為金聖圭告訴其他人「不要去打擾明洙,哥請客,我們出去吃東西吧,回來再幫明洙帶一份好吃的。」,這些那些,金明洙以前被矇在鼓裡都不曉得,因為InfiniteShowtime的關係,金聖圭在藉著節目說出那些話,在事後結束錄影的時候,大夥才又七嘴八舌的爆出金聖圭私底下做的那些事情。

雖然從來不主動關心什麼的,卻總是在必要的時候出現,伸出溫暖而堅定的手握住自己的聖圭哥,金明洙比以前更死心蹋地的認為Infinite的隊長,他們的大哥,就只能是金聖圭,任何人取代不得的,就算被說是金聖圭的腦殘粉也沒關係,金聖圭對他們的付出,只要他們知道就好了,況且這麼說,他並沒有覺得不開心,反而有點開心,連別人都看得出來,那麼金明洙相信聖圭哥也一定能明白,他把他放在心裡多重要的位置上,也許,他不像優賢哥那樣可以光是一秒的眼神交會就能讀懂聖圭哥的意思,不過,他還是要以自己的方式喜歡聖圭哥。

金聖圭,聖圭哥的28歲生日,希望用心幫他挑選的禮物,他會喜歡,以後,會更加的成長,只為了有一天能堂堂的成為聖圭哥可以依靠的對象,即使只有一秒,能替他分擔,或是能讓他歇息,金明洙都絕對百分之百的願意。

『聖圭哥,生日快樂!』

 

 

 

 

李浩沅投入電影拍攝、宣傳電影上映,都是在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同時進行,雖然他忙的很快樂,但是不得不承認有時候真的會有點喘不過氣,然後機械式的渡過一天,可是,這不是李浩沅喜歡的,他希望自己能像金聖圭說的,更投入享受工作,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完美是他們都想要求、達到的目的,不過,操之過急,把自己逼進死角就不是好事,所以,他總是在累到不行,快失去知覺的時候,想想金聖圭對自己說的話,除了張東雨,金聖圭對李浩沅說的話,總是讓他覺得很受用,金聖圭不是那種一天到晚擺著架子對團員叨叨不休的那種隊長,私底下的他,其實,更可愛一點、撒嬌一些、懶惰一點、膽小一些,就是在家裡忙內的樣子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隊長只有在工作的時候才會偶爾上身的形態。

他知道,不太擅常粉絲服務,也不太懂節目效果、又不太節制跳舞力道的自己,都是靠著金聖圭刻意製造的「相愛相殺」的形象,漸漸的能掌握其中的訣竅,或許還不如金聖圭那麼收放自如,不過,當他被前輩誇獎的時候,就知道因為金聖圭的幫忙,自己有了明顯的進步,就像張東雨無條件和他對戲那樣,在金聖圭幫得上忙的地方,也用了他自己的方式讓李浩沅成長,所以,當金聖圭在作詞作曲上有困擾的時候,他也立刻傾注所有的回報金聖圭,這就是他們之間相輔相乘的關係。

雖然他不會公開承認,但是,金聖圭確實就是凝聚他們七個人的中心,沒有他,就不會有Infinite,真的!表面上好像跟其他組合的隊長不一樣,被弟弟們欺壓、精神不足、領導能力被質疑............,相信其他人也會同意,金聖圭用自己的方式,對於每個成員給予不同的關心,如果不是因為責任感,金聖圭不需要這樣子的,有多少團體的隊長都只是名義上的,一點實質付出都沒有,甚至無法連繫起團員之間的感情,可是,金聖圭不一樣,他以身作則來讓他們知道,我們不只是工作上的夥伴、是團員,還是家人,不管平常是不是有頻繁聯絡,之間的重要性是不會隨時間、距離消失的。

金聖圭的28歲生日,李浩沅知道不應該跟壽星搶生日願望,但還是希望,金聖圭能完成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還有,不要只會擔心他們的身體健康安全,請多在意自己一下,他受傷了、疼痛了、疲憊了,他們也是一樣會不捨的。

『圭哥,生日快樂!』

 

 

 

 

其實,張東雨並不是完全的沒有脾氣,只是不容易動怒而已,每次只要生氣,只有金聖圭有辦法處理從天使變身成撒旦的張東雨,他不會把脾氣撒潑在其他人身上,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生人勿近」的氣場,連最被他疼愛的金明洙都不敢隨便靠近,張東雨看起來很隨性,可是,一碰到工作上的時候,吹毛求疵的程度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並不是說其他人隨便,而是,他總是會想得到兩百分、三百分的成效,所以,練習量不知不覺的就超越了身體的負荷,當身體不聽使喚的時候,他就會變得暴躁易怒,而原本就上揚的眼睛也瞬間變得殺氣十足,張東雨每每在事後後悔不已,而金聖圭除了安撫他的情緒,還會開導他。

當他寫的詞曲被指責不適合團體形象,或是內容、旋律太偏門的時候,也是金聖圭悄悄的背著他去詢問哪裡不夠好,或是替他去爭取以最小幅度的修改方式,放入專輯錄製,因為金聖圭一樣熱愛音樂,明白作詞曲的人會有的那種自尊心,而且又懂得怎麼分析,說服處於不同角度的公司,總是這樣幫助他不少,張東雨常常在公開場合、雜誌訪問中,不只一次說了,他擁有了六個兄弟,這句話一點都不假,他是真心的把金聖圭當成哥哥,不能失去的兄弟,因為有太多事情的共渡,讓張東雨沒辦法只是把他們定位在成員。

因為李浩沅跳舞受傷,又不斷複發的關係,金聖圭更嚴格注意張東雨的練舞時間,也特別要求所有人的暖身和練完之後的放鬆,一定要確實做好,張東雨也會在金聖圭不在的時候提醒孩子們,因為他不喜歡看到金聖圭每次在回歸前就開始繃緊神經、睡不好覺,所以,能多替他分擔的,自己能事先想到的,都會盡量先做,而且幾個弟弟彼此之間都有了既定的默契了,其實都不希望金聖圭把所有的重擔攬在自己的肩上,尤其是張東雨,他排行老二,卻老是發揮不了功用似的,有責任心強烈的金聖圭在前面扛著,又有操練能手的南優賢在後面護著,他總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什麼貢獻,只能偶爾在金聖圭稍微喘口氣的時候,告訴他「圭哥,我來吧。」,好險,金聖圭並不埋怨。

金聖圭,圭哥的28歲生日,當然要健健康康的,如果可以,偶爾也在他們面前表現軟弱的一面吧,既然說了是一家人,那不是應該更放鬆的姿態嗎?當然也包括工作的部份,適量的把一些壓力分攤在他們身上吧!

『圭哥,生日快樂!』

 

 

 

 

李成鍾一直都知道,金聖圭雖然在螢幕前總是故意表現出欺負自己的樣子,其實是為了幫他製造鏡頭量,長相比較中性,又被公司刻意塑造的情況下,原本,他的存在感一直不明顯,有時候會不小心被鏡頭忽略,可是,金聖圭卻為了這些費盡心思,甚至犧牲自己的形象也無所謂,就算被有些人惡意的說「只會欺負忙內」也沒關係,不過,李成鍾一直很在意,這些話對他而言像是刺一樣讓他隱隱作痛,所以,不斷的想長大,拚命的想變成熟,想讓自己更有男子氣概一點,這樣金聖圭就不用這麼委屈了,現在自己有時候也會趁機反過來和哥哥們聯手作弄聖圭哥,他是帶著私心的,希望能扭轉金聖圭只會欺負忙內的樣子,他才不允許金聖圭這樣被誤會,絕對不許!

有一段時間,李成鍾其實有點迷網,陷入類似低潮的狀態中,因為有哥哥們擋在他的前面,替他披荊斬棘,他沒有深刻體會到太多辛苦這件事,總覺得跟著哥哥們的腳步一直走就對了,一切水到渠成的信手捻來,那時候他還太小,不太明白壓在金聖圭身上的壓力有多麼令人無法呼吸,卻不能任性的昏厥,什麼都不管,他看著金聖圭不管是昏倒、躺在地上順不過呼吸,得靠氧氣筒調整氣息、受傷、疼痛,都絕對會在恢復的第一瞬間打起精神要他們放心,他對於這樣真實又陌生的情緒太不知所措,不知道怎麼面對,他變得悶悶不樂,還好後來有浩沅哥聽他說話,給他建議,慢慢的才恢復,可是,在某天,浩沅哥卻告訴他,其實是聖圭哥發現他不對勁兒,因為他有事情走不開,所以要浩沅哥來關心一下,這些事情,金聖圭從來不說,他不介意自己做的事被別人得了好處。

李成鍾最近最大的突破就是參與了軍旅生活和野外求生的節目錄影,其實,金聖圭不只一次要他考慮清楚,基於哥哥保護的立場,並不希望他讓自己受苦受傷,怎麼說也是還在他們幾個哥哥的羽翼下生活著,可是,李成鍾執意要接,他也想要有不一樣的突破,而在加入錄影之後,總是可以從工作人員的口中聽到,聖圭哥或是其他哥哥們拜訪或打電話,拜託工作人員能多多關照自己的弟弟,其中的共同點是,第一通電話一定是金聖圭打的,所以他對自己發誓,雖然還在摸索,但他也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

我們聖圭哥的28歲生日,希望能更沒有拘束的享受音樂,不要那麼在意外圍不友善的眼光,擴展更寬廣的領域吧,但是不能太勉強自己,健康快樂才是本錢的。

『聖圭哥,生日快樂!』

 

 

 

 

 

李成烈一直都是想做什麼做什麼,呼呼喳喳的個性,讓大家都喜歡說他是「初丁」,只有金聖圭,他是第一個對他說「成烈,你這樣子很好,不用刻意改變迎合!」,這些話對他而言,比一百句粉絲應援的我愛你還有效,可能,他並不怎麼適應這個環境,也可能,是他反骨的個性,不想隨波逐流的,卻又認真的喜歡現在做的事情,所以,總是三不五時的自己給自己出難題,然後困住自己,走不出來,情緒起起落落的,金聖圭只是沉默的在旁邊看著,等李成烈快被自己掐死的時候才適時的出手救他一把,但神奇的是,每次被金聖圭伸手拉一把之後,他就莫名其妙的想通了,豁達了,如果金明洙是能讓李成烈盡情撒嬌耍賴的存在,那金聖圭就是能讓李成烈撥雲見日的神手。

雖然他很愛嘴賤金聖圭,不過,這就是處女座的特點,不肯老實,其實他很珍惜金聖圭,珍惜這群哥們,可是,他不習慣肉麻兮兮的事,所以只會這種彆扭的表達方式,有同樣特性的金聖圭應該會明白他並不是真的對他有所不滿,相反的,是因為太愛他了,不能失去他,想在他心中留下一個不可抹滅的位置,不管今後如何改變,都是不可動搖的存在,李成烈想,不是只有他這麼想而已吧?他們都認為金聖圭是不可替代的存在,而且愈來愈重要。

最近,金聖圭變得比較誠實,願意透過一些方式把自己的對他們的想法,或是自己的情緒說出來,這些變化都間接影響著李成烈,他和金聖圭比以前更新近了一點,再加上金明洙、南優賢時不時的洗腦,李成烈居然也想試著不婉轉的大方說出一些事情,為了不讓自己遺失最初原本的樣子,他學著讓對方知道他的魯莽不是本意,只是表達的方式太粗糙了,他沒想到,金聖圭的一個小動作能影響到自己想改變,為了讓李成烈臉上展現的笑容愈真實的呈現內心的狀態,金聖圭總是在適當的時間出現在他的身邊,安靜的教會了李成烈一些原本懵懵懂懂的事,金聖圭的鼓勵並不虛偽並會讓人深信不疑的欣然接受,李成烈也像是上癮一樣,總是找機會要金聖圭獎勵他,然後他再大力的炫耀,這樣他就可以開心好久好久,而且他也知道,他說的每一件事,就算是小事,金聖圭都會放在心上,等待可以實行的時機,讓它實現,所以,這次他才能在國外待這麼久的時間,這就是金聖圭對待他們的方式,豈碼李成烈很受用。

金聖圭的28歲生日,逆生長的聖圭哥,不要再這樣下去了,這樣成鍾怎麼辦?放假的時候,偶爾也運動一下,咳~,因為腳傷不能勉強你,不過,每次都回歸前才不當的減肥,這樣子是不好的,老人應該要更注意健康才對。

『圭哥,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噹噹 ♥
  • 滿滿的感謝,帶著我們的祝福
  • 希望他能這麼永遠的站在我們面前
    唱著他喜歡的音樂
    一直這麼耀眼

    infinitecloud 於 2016/05/06 2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