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5 Mon 2016 12:27
  • 初戀

 

當金明洙和李成烈在遊樂園恩恩愛愛的玩耍的時候,宿舍裡唯一剩下的一隻犬型南優賢和一隻混血貓狐狸金聖圭正在門口互相對峙中,南優賢覺得自己好像獨守空閨許久的怨婦,終於等到金聖圭不知道又和哪一群人玩完回家,他真的有怒氣和妒火,這個孩子自從不香之後就學壞了,徹底學壞了,不再把自己當成他的全部了,目光也不再繞著自己轉了,這叫佔有欲強烈的南優賢怎麼能夠容忍。

 

 

金聖圭一打開宿舍大門就被南優賢抱住,從頭到尾聞了一遍,然後皺了皺眉頭之後,懲罰意味濃厚的咬了他脖子一口,讓他吃痛的縮了一下,他又沒有喝酒,也沒有晚歸,只是很好的替自己安排了南優賢去練球的時間,這樣也不行?!他瞪了南優賢一眼之後,便不再理睬他。

 

南優賢瞬間被情緒燒光了理智,扳過金聖圭的身子,不容抗拒的、粗魯的啃吻金聖圭的脖子、不理會金聖圭大聲的拒絕,就是像發情的野獸那樣,金聖圭不肯配合就乾脆撕毀他的衣服,並用碎布綁起他的手,等南優賢把他脫光,兩個人也已經大汗淋漓,但是,南優賢沒有因此停下。

他一把將金聖圭丟向沙發,狹窄的空間,讓南優賢更容易控制金聖圭的動做,將他限制在自己的雙腿之間,讓他不能大力掙扎,為了快點引起金聖圭的欲望,南優賢二話不說就先一手搓揉他還不能用力採摘的小菇,刻意用牙齒研磨他的乳頭,另一手也掐著另一邊的胸,故意用金聖圭會覺得羞恥的方式愛撫。

 

金聖圭原本還很生氣的,覺得這隻只懂得發情的南優賢也不長點眼色瞧瞧自己的心情不佳,還敢求歡,但是,隨著南優賢不如往常溫柔的動做,他開始覺得害怕,更奮力的想阻止南優賢,原本被藥物控制住的混血香味也開始散發,只不過,愛面子又逞強的個性,讓他不肯對南優賢示弱,繼續用言語攻擊,淨說一些刺激南優賢的話。

 

 

 

 

南優賢只想趕快讓金聖圭屈服在他的身下,他需要用金聖圭美好的身體來舒緩他滿腔的五味雜陳,其實他一開始並不想欺負金聖圭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都已經是交往關係了,還是這麼的充滿不安全感,究竟是對自己沒有自信,還是對金聖圭不信任?南優賢搞不清楚,他也是第一次談戀愛,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碰到,都得靠自己慢慢摸索才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才能明白自己的情緒代表著什麼,不過,他總是顯得笨拙,因為太在意眼前的這隻貓狐狸了,他表現不出一向從容不迫的聰明靈俐,才會變成現在這樣,想用征服金聖圭身體的方式來證明自己還是擁有他的。

 

金聖圭的小嘴說出的話慢慢變調,動情的香氣愈發明顯,對南優賢都是變相的鼓舞,他已經抬頭的下身仍然被南優賢握在手裡,愛撫的溼答答,因為雙腿大開而不再神秘的小穴也被南優賢的手指開拓到水聲四溢,他不斷的扭動身體想分散快感,可是又不願意順從南優賢,所以咬住自己的嘴唇,阻止自己發出聲音。

 

 

 

 

高潮的時候,被南優賢強勢的進入,不停的頂撞,牙齒也放棄把關,把呻吟用幾近尖叫的方式拋出來,長時間的痙攣,讓金聖圭受不了的哭出來,瞳孔跟著獸化,頓時整間屋子都是混血的香味,催情的充斥著,帶著生氣、害怕、快感,讓金聖圭想抗拒又貪戀,沒有辦法好好控制自己的味道。

不甘心的不管動物性的尖牙已經變化出來,他使勁兒咬上南優賢的肩膀,聽到逞慾的人的抽了一口氣,卻還是不肯放過自己,繼續抽插著,甚至還跟著自己獸化,感覺身體的那個東西變得更大更脹,金聖圭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那個一看見自己扁嘴就會趕快抱在懷裡哄騙,更何況是看見自己哭就心疼不已的南優賢呢?

 

    「喵!!!」金聖圭不要感受不到愛的結合,為了讓南優賢離開自己的身體,他完全獸化成原型,一隻全身有著雪白色長毛,唯獨耳朵和頸子圍著一圈橘紅色毛皮的貓狐狸,他晶晶亮亮的獸眼就如同變成人的時候一樣誘人,但現在卻明顯的瞪著南優賢。

 

南優賢這才冷靜一點,後悔隨之而來,他向貓狐狸伸出雙手,希望牠能到自己懷裡,眼前的貓狐狸因為是混血的關係,獸型比一般狐狸小上許多,現在卻充滿戒備的和自己保持距並盯著自己。

 

就這樣對峙著,時間在他們之間快速的流動,他們卻渾然不知,直到南優賢自責的流下淚,他知道他讓金聖圭受到驚嚇了,他害怕金聖圭一開口就會說要跟他分手,他想起自己最初想呵護金聖圭的心………………………,許多許多,南優賢親手讓它變調的一切。

他到底有多愛金聖圭?!愛到都不像自己了!

 

貓狐狸帶著猶豫向南優賢靠近,帶著刺的貓舌頭輕輕的舔掉南優賢的眼淚:「喵~。」

金聖圭心軟了。

 

南優賢把貓狐狸抱在懷裡,不斷的重複:「圭哥,對不起!對不起!」

 

 

 

 

鬆懈了緊張的情緒,金聖圭在南優賢溫暖的懷抱裡,慢慢的睡著,南優賢將貓狐狸抱進房間放好,才回到客廳清理那一片狼籍。

 

其實,他正在轉變,從男孩變成男人,因為這一場初戀!

只是,這個過程是需要被粹鍊的,為了讓他更有能力更有智慧去照顧金聖圭,畢竟是他先擅自下定決心要和金聖圭談一場不會分手的戀愛,是他先對自己承認他已經找到他一輩子要共渡的對象了,是他一步一步的誘拐金聖圭踏進自己的愛情裡,所以,他得比以前更懂得如何經營這段感情。

 

 

 

 

金聖圭睡醒了,氣也消的差不多了,變回人型,卻還是不太想理會南優賢,面對南優賢又擺出那一副撒嬌狗狗的姿態,忍不住瞪他。

 

南優賢覺得他的貓狐狸不只學壞了,小脾氣也變大了,居然瞪他?!還不理他?!是不是太久沒有調教金聖圭了?只是,說來說去是自己理虧在先,而且,似乎是他一開始就先栽在金聖圭的手裡,也是自己信誓旦旦的說會讓他有自己的生活圈的,現在卻因為金聖圭迅速的發展自己的交友圈而感到焦慮,都怪自己當初太自信,以為被混血香氣困擾的金聖圭,怎麼想都知道不會離開南優賢的保護範圍,這一切都是李浩沅的功勞,南優賢現在忽然有想掐死李浩沅的念頭。

自己摸摸鼻子,又討好的黏過去:「圭哥,你身上有好多我不喜歡的味道喔。」

 

    「我又沒有和別人親親抱抱的,怎麼會有你身上莫名其妙的味道多?」金聖圭本來打算去等南優賢一起回家的,才走到球場邊,都還沒靠近就聽到一群女生的尖叫聲,瞇眼仔細一看,居然是南優賢抱著一個女孩子,真是死性不改,那個愛到處亂放電的個性,一氣之下,就自己先走了,還故意繞遠路回宿舍,故意讓南優賢知道自己也出門了。

 

    「我?!」南優賢聞了聞自己身上,除了汗臭味,沒有其他的味道呀?!

 

    「走開啦。」金聖圭推開南優賢,一點也不想跟他說話,不穩定的情緒又讓他原本被藥物抑制的香氣若隱若現的。

其實金聖圭也不喜歡自己這樣脾氣不好,好像仗勢著南優賢寵他就很驕縱似的,但是,他不曉得怎麼控制自己容易被挑起的忌妒心,他覺得南優賢就只能是自己的,只能是金聖圭的,不喜歡他靠近其他人,也不喜歡他被其他人靠近,可是,這種話怎麼說出口?!

再一次,房間裡許久不見的棉被大福又再度出現。

 

南優賢暗暗的覺得不妙,這次沒有東雨哥能幫著哄,而且好像是自己惹出來,他最不樂意見金聖圭心情不好了,抱住那團被子:「對不起。」

 

    「不要什麼都不知道就道歉。」金聖圭的聲音從被子裡,悶悶的傳出來。

 

    「我讓你生氣,就是我不對,所以才要跟你道歉,如果圭哥願意告訴我原因的話,我會改的,好不好?不要不理我,我會難過的。」南優賢掀開被子一角,果不其然又看見金聖圭把自己的臉蛋悶的紅通通的,還有迎面撲來的混血香氣,南優賢情不自禁的想親吻金聖圭,不料卻被撒潑的貓狐狸報復性的咬了一口。

 

金聖圭咬出些許血味,才又心疼的輕舔南優賢的唇,眼淚又不爭氣的啪啪啪掉下來,好像他忍耐了好幾天的委屈一下子要全部渲泄出來的氣勢,一口又咬住南優賢想替他抹掉淚水的手指,抽抽咽咽的說:「你最近好忙,都不理我了,我跟別人出去玩,你都不知道,都不關心我了,今天還在球場上抱別的女生,果然你就跟希澈哥說的一樣,得到了就不稀罕了,南優賢,我要跟你分手,我要分手,聽見了沒有,你這隻臭狗。」

 

聽完金聖圭的話,南優賢覺得震驚,恍然大悟,球隊為了全國比賽,最近增加了練習時間,他常常大早就出門,晚上回來也因為累到不行,常常沒有跟金聖圭說幾句話,有時候根本連一句話都懶得開口,他是真的忽略了金聖圭,當初那樣的把他捧在手心,跟現在簡直是天差地別的對待,難怪他要不高興了。

原來金聖圭沒有不在乎自己,原來都是自己作繭自縛,到頭來才發現,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卻還把錯怪在金聖圭身上!

南優賢萬分抱歉的抱緊金聖圭:「對不起,對不起,圭哥,我知道錯了,別跟我分手啊,你明明知道我不能沒有你的。」

 

    「哼!我才不知道呢。」金聖圭覺得自己很沒用,南優賢只是這樣簡單的哄兩句,他就開心了。

 

南優賢捧起金聖圭的臉:「但是,我沒有抱別人,除了圭哥,我誰都不想抱的,你得相信我,不然,你讓我公開我們的戀情,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了,對不對?」

 

 

 

 

 

 

 

============================================================================================

 

哎呀,這個時間點,我怎麼會更文呢?

一早起床,靈感大神不顧我今天必須上課,還有小考,硬是要來這麼一腳

所以,為了怕去到學校,已經抓不住靈感大神的衣角

我毅然決然的翹課在家碼字,如果讀書也這麼勤勞,我應該能拿獎學生吧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噹噹 ♥
  • 快點公開你們給我快點公開!!!
  • 關於公開這件事,請容許貓狐狸思考100回

    infinitecloud 於 2016/04/28 2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