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沒有睡到中午不會起床的金聖圭,被吵鬧的聲音吵醒,頂著亂糟糟的頭髮打開窗簾想看看外面發生什麼事情,才想起幾天前明洙準備出國的時候告訴自己對面的房子被賣出去了,可能最近就會有新的屋主搬過來,叮嚀自己要注意安全,等他回來再去拜訪新鄰居,如果真的不想出門就打電話給李成烈,明洙已經交待過了,李成烈會來給他做飯或送飯的。

金聖圭當時笑了笑,就如同出現在臉上嘴角的弧度,雖然金明洙是弟弟,可是被人放在心尖上在乎的感覺還是讓他的心暖洋洋的。

不過,明洙也真的太愛操心了,事情都經過多久了?他也比以前更規律的去看醫生,現在已經沒有像以前那麼害怕跟人接觸了,即使人多的情況下還是不太行,可是已經不會再呼吸不順、昏倒了,金聖圭覺得明洙是該多放點注意力在李成烈的身上,畢竟是他的經紀人兼愛人啊,有哪個明星每次出國都丟下經紀人的?其實金聖圭也知道,金明洙是因為自己能安心接觸的人不多, 所以才讓李成烈代替他照顧自己的,不過,李成烈嚷嚷歸嚷嚷,卻從來沒有抱怨過什麼,看他們兩個願意為了對方付出的相處,總讓金聖圭忍不住羨慕。

 

 

 

 

南優賢搬進新房子也四天了,卻始終沒有看到金聖圭,左鄰右舍也都幾乎打過照面了,只剩下幾間,不過最奇怪的是對面那戶人家,明明有人在,他去按電鈴想送年糕的時候卻總不見人來開門,幾次之後,南優賢也就算了,反正,他也不是來這裡做親善大使的,他的重點是找到金聖圭,重新跟他培養感情,即使不能再相戀相愛,南優賢也希望能在金聖圭的心裡留下一個位置,一個能掩蓋那個讓金聖圭受傷的南優賢的存在。

再見到金聖圭到現在,南優賢才發覺,其實他的聖圭哥需要的並不是什麼昂貴的禮物,是他太膚淺了,才會認為如果能買一個名牌給金聖圭當交往紀念日的禮物,那麼他一定能在龍俊亨面前炫耀南優賢也能養得起他,呵~,到頭來,這個實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自卑感的念頭,竟讓他跌入萬丈深淵,金聖圭根本不在意龍俊亨或是其他人怎麼看待他們兩個人交往這件事,金聖圭給他的愛很單純、透明,反觀南優賢,自己給他的愛有太多不必要的雜質了,南優賢介意別人說他高攀了金聖圭、害怕自己不完美,很快的金聖圭會離開自己、擔心沒辦法給金聖圭吃好喝好用好,自己是體何生進入大學的,金聖圭是全國第二名進入大學的,本來就是天差地別的距離,南優賢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敢去追求金聖圭,也不曉得金聖圭是哪根神經接錯線了會答應和他交往。

總之,一切都在他們交往之後,變了,因為自己太愚蠢的關係!

有一次,南優賢看著金聖圭眼光閃閃的說著自己想成為一個心理醫生,那個充滿夢想的樣子,簡直比陽光還耀眼,而他只是一個只會追著球跑的少年,雖然也夢想著成為足球選手,卻從來沒有像金聖圭那樣覺得一定要達到這個目標,那刻起,南優賢開始有了自卑這個好朋友,不過,他仍然很努力,很努力想追上金聖圭的水平,他開始除了足球練習,就是去圖書館報到,後來又加上為了買禮物去打工,真的完全忽略了金聖圭,難怪他會跟自己分手,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當龍俊亨坐在跑車裡看見南優賢出現在金聖圭住家的小區的時候,心裡的滋味真的千百種都有,各種各樣的猜測不斷的擾得他頭痛,從金聖圭離開之後,他一直都只是默默在背後看著金聖圭,不敢打擾,不敢接近金聖圭的另一個原因是,不願意告訴金聖圭事實的真相,即使要恨,金聖圭肯定也是恨南優賢多過於自己,抱持著這樣的想法,讓他一直沒有出現在金聖圭的面前。

可是,究竟是巧合還是蓄意,南優賢居然出現在這裡,金明洙刻意挑的偏僻小區,應該不是南優賢會來的地方,他記得最後一次調查南優賢,他拿全額獎學金醫學院畢業之後被大醫院網羅了,那間大醫院位在市中心,就算是自己開車通勤,也不至於選這裡,這裡到市區豈碼得要一個小時的車程,更不論上下班時間了,但是心裡那股惶惶不安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龍俊亨立刻拿起手機撥了電話給秘書,要他再查查南優賢最近的動向。

龍俊亨定期在忙的時候,一個月空出一天來這裡看看金聖圭,不忙的時候則一個禮拜一次,雖然不是每前都能看見金聖圭,不過,這是他覺得自己和金聖圭最近的距離了,這個始終掛在他心上的人,他這輩子唯一無法隨心所欲擁有的人,讓他第一次感到後悔卻又不敢挽救的人,這樣卑微的心態,龍俊亨從來不曾有過,一次把世上的美好和黑暗都給他的金聖圭,總是沒辦法輕易放下,這個人的所有都像寶藏一樣被好好的收藏在腦海心裡全身,深達骨髓血液,這輩子不管最後牽著誰的手走入教堂,龍俊亨知道自己一生都無法忘記金聖圭,他已經做好了這樣的覺悟。

所以他更不可能讓這樣的痛苦只有自己單獨品賞,他會緊緊抓著南優賢,這個他恨到想殺之後快,卻又和他有相同遭遇的傢伙,他們,都被金聖圭遺忘了,曾經發生過的一切,都只剩下他們記得,而主角卻從回憶中徹底退場,好像這只是一場夢境。

他怎麼樣也忘不了,那天!

鼓起勇氣,想著像金聖圭這麼心軟的人,即使討厭他,只要自己願意誠心誠意的道歉並解釋清楚,他肯定會原諒自己的,但是,當他站在金聖圭面前準備先開口說些什麼無關痛癢的話時,金聖圭連瞧他都沒瞧一眼的就從身邊走過,當下的震撼無法形容,商場上心機鬥慣了,龍俊哼一眼就看懂了,金聖圭不是在演戲,是真的不知道他是誰,他就是一個擦肩而過的陌生人,如此而已,在金聖圭心裡,再無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管是讓他笑或惹他哭都好,再也不關自己的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