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世外桃源,遠離塵囂、與世無爭,這裡的生物多半因此修練成仙成妖成精,管理這裡,被大家尊敬的雨神 - 東雨大人,最近不顧眾人的反對,收容了被另一座山趕出來的小狼妖 - 浩沅。

說到這隻不知天高地厚的狼妖,那名聲可是響叮噹的,即使沒親眼見過本人的也都對他的所做所為略有耳聞,從來沒有過像他這麼膽大妄為的,誰都想挑戰,也不知是吃了豹子膽?還是天生白目?總是挑釁比自己厲害的人,或捉弄他人,剛開始大家諒解他沒爹娘教導也就盡量同理心不計較,怎知這熊孩子竟然變本加厲的搗亂,被隔壁隔壁座山的山神拜託道行更高的東雨大人是否可以收留管教,美其名是如此,但實際上是,將這燙手山芋拋給向來仁慈大度心腸軟的東雨大人。

相信浩沅心裡也明白自己是被丟出來的,可是,他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放肆。

 

 

 

 

    「你覺得大家都不喜歡你嗎?」東雨在河邊找到躺在大石頭上看天空的小狼,此時的他,眼裡只有寂寞被東雨看見。

 

    「東雨大人,你錯了,他們是討厭我!」每次碰上笑咪咪的東雨大人,浩沅都覺得自己沒辦法對他使壞。

 

    「浩沅吶,你難道沒有想過,大家為什麼不跟你親近嗎?」東雨坐在浩沅旁邊,跟著仰頭望著湛藍的天空。

 

    「因為他們沒辦法欺負我,覺得無趣,所以就不想跟我一塊兒玩而已,我不在乎的。」浩沅一臉「那有什麼關係」的表情,雖然沒辦法對東雨大人使壞,不過他仍然像隻充滿防備的小刺蝟。

 

    「今天的天氣真好,不玩水太可惜了,是吧?浩沅。」

 

    「啊?」忽然不相干的話題,讓小狼妖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

 

    「跟我玩吧,浩沅,我們去玩水。」東雨向浩沅伸出手邀請。

 

 

 

 

時光飛逝,浩沅在東雨大人的山裡生活,一住就沒再換過地方了,也為東雨大人的善德又添了一筆佳話,小狼妖如今也不再是小狼妖了,已經成長成俊俏的男人,並且幫忙打理著東雨大人的生活大小事務。

當初為了讓浩沅卸下心防,便提議跟自己一起住,沒想到卻讓小狼看見自己邋塌的一面,男孩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碎碎唸著「原來東雨大人也照顧不好自己啊」,一邊緩和不知所措的尷尬,一住也就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反而是自己愈來愈依賴浩沅,偶爾派他下山去辦點事情或採買什麼的,那幾天自己肯定是渾身不自在,而且連自炊都是問題,習慣這種東西真是可怕呀。

雖然周邊的人都有意無意催促著自己該成家了,可是東雨心裡就是放不下浩沅,總覺得如果自己真的成家了,浩沅可能不會再繼續在這個家待下去了,嘆了口氣,趁浩沅下山採買,一時半刻不會回來,東雨坐在案前,提筆寫著謝絕相親提議的回信,其實讓浩沅照顧自己也挺好的,沒有非得娶妻成親才可以,不就是一個照顧自己和自己相伴的人,浩沅也一樣,比起陌生的姑娘,自己更喜歡浩沅。

 

    「東雨大人,我回來...........了。」浩沅一進書房就看見東雨大人慌慌張張的用上半身遮住桌上的東西。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東雨笑的有點僵硬。

 

    「我忘了今天市集休市,所以就回來了,東雨大人在做什麼?」

 

    「嗯?沒什麼,浩沅,我肚子有點餓,我要吃飯,你快幫我準備。」如果現在這樣子被外人看到了,肯定笑到變回原形,他哪裡還有個神樣?!

 

如果說,現在東雨大人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浩沅的眼睛,也許連東雨本人都不得不點頭,浩沅鷹眼一撇,看到桌上放著熟悉的信袋。

進入東雨大人家的每一樣的東西,浩沅都會檢查過,不管大小,與其說像管家,不如說像保鏢那樣,因為有一次,浩沅下山辦事情,經過一戶有錢人家,看見家丁正在檢查要送進門給這家大老爺的東西,仔細的、嚴謹的,當下,浩沅心裡想,東雨大人好歹是一個雨神,管理這麼大一座山,再怎麼說也比這個有錢人尊貴、厲害,怎麼可以每次都讓那些小仙小妖的隨意進出家門,多沒規矩?可是,愈長愈大,這個規矩也愈來愈嚴格,浩沅多少參雜著私心,大家或多或少都是知道的,不過,既然東雨大人沒說話,其他人也就不必要多嚼舌根,誰知道沒心機又傻不嚨咚的東雨大人根本就不曉得他家有這條規定。

浩沅記得那是池母仙婆寄來的,是要給東雨大人安排相親對象的,內容寫到東雨大人眼看就快要過了成家的合適年紀了,池母仙婆介紹的漂亮小仙,在某次聚會對東雨大人有很好的印象,產生愛慕之情,希望能跟東雨大人進一步認識..............................叭啦叭啦的,重點就是要替東雨大人相親,讓他趕緊的成家。

這時候,浩沅就有點後悔當初沒有好好的跟大家搞好關係,以至於現在他連個可以商量的貼心小伙伴都沒有,怎麼辦?怎麼辦?池母仙婆又不是自己可以威脅或打得過的對象,唉~,東雨大人讓自己還是小狼的時候叫池母「仙婆」,現在應該不能這樣叫了。

唉~,也沒有聽說過哪個神族仙班不找伴的,能讓池母當紅娘是何等榮幸的事情,東雨大人又不是很擅常拒絕,這下肯定成了,浩沅愁的,都不知道晚飯怎麼煮好的,當然也不知道晚餐的味道奇怪的讓東雨以為他病了。

 

東雨反省自己,是不是因為把太多事情交給浩沅去做,所以才害得浩沅生病了,向浩沅表示以後下山的事情還是讓他自己來吧,浩沅就只要管好屋內的事情就好了,沒想到浩沅居然就跟他嘔起脾氣來了,雖然東雨不介意,但是,怎麼有一種身份顛倒了的感覺呢?好像浩沅才是這裡的主人。

一開始,在浩沅彆扭的個性稍微修正之後,在浩沅修練的成效稍微順利之後,東雨為了讓他不要有那麼多空閒的時間胡思亂想,把家裡的一些事情漸漸的交到浩沅的手上,讓他去安排去處理,那時候浩沅只聽自己的話,也不太喜歡自己和別人太親近,原本東雨只是想就這麼暫時先依著他,婉拒了偶爾會來串門子順便幫忙的狐仙、樹精、貓妖他們,沒想到這個暫時竟然就成了定案,而浩沅的用心,也讓自己愈來愈習慣,如果突然換了別人經手他的生活,他通常立刻就能發現,而且會覺得時間過的很慢,尤其對他們而言,時間原本就是一種漫長的東西。

難道是哪裡出了問題?東雨思考著。

 

其實從東雨大人邀他一起同居開始,他就認定要跟這個人過一輩子了,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一次動搖也沒有,浩沅忽然想到那個把世上最難搞的狐仙給弄到自己懷裡的樹精,他是不是應該鼓起勇氣向他討教個幾招,不然東雨大人那個手臂一樣粗的神經..................。

 

 

 

 

風和日麗的下午,狐仙聖圭突然登門造訪。

 

    「東雨,我就直說了,我想替浩沅做個媒,你也知道,我家小樹總是熱心過頭,他聽說了池母要替你牽紅線,所以擔心浩沅那個死性子可能會選擇離開,所以想在你成家之前,先幫他找個對象。」

 

    「啊....,這樣啊.....,嗯.....,浩沅.....,如果浩沅沒有意見的話,我想.....,我也沒有意見,那要幫圭哥叫他.....,過來嗎?」東雨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是什麼,該怎麼形容,就是一種類似直覺性的反應,沒有經過大腦的那種,強烈的不希望浩沅看著自己以外的人,可是,他又立刻意識到自己不能這麼自私,這是關於浩沅的幸福,他該積極一點才對。

 

    「嗯,把他叫過來吧。」聖圭好得也多了東雨幾百年的修行,再加上東雨一向好猜,根本跟那隻貓妖一樣,把情緒都表現在臉上了,大寫的蠢,直白到,他都快要可以一字不漏的解讀出他的心聲了。

 

浩沅認真的和東雨大人、聖圭大人一起看了畫冊,說實話,裡面的女孩子個有特色,個個都是上選,他竟羨慕起優賢來了,這麼豐富的人脈關係,難怪他能追求到狐仙大人。

這天之後,東雨大人總是三不五時語中帶話的,試探著浩沅是否開始跟挑選的幾個女孩見面之類的,而且東雨大人的問法太笨拙了,他實在沒辦法不發現,不過因為覺得可愛覺得開心,所以又忍不住想逗逗他的東雨大人,偶爾透露假消息給人家,其實他根本沒有看上任何一個。

 

浩沅沒有爹娘,他也幾乎忘了自己是怎麼長大的,只知道從有記憶開始,他就沒有被好好對待過,所以他一直告訴自己要變強,要變得更強才不會被欺負,他習慣離群索居,一個稱不上是家的洞穴就是他生活的地方,他渴望茁壯的念頭,讓他只想找比自己更強大的對方來當練習,也討厭從別人的眼裡看到同情,雖然沒有家人可以安慰,可是他都沒有覺得自己可憐了,其他人憑什麼對他投以同情的眼光?

他也清楚自己一直被這裡那裡的丟來丟去、推來推去,沒有一個地方是真心接納他的,也不曉得是東雨大人特別笨還是特別有愛,他在自己身上投注的用心、感情,教他識字、教他和其他人相處、教他處理事情,甚至放心把整座宅子都交自己打理,這對浩沅來說是莫大的肯定。

大概也只有自己知道,對東雨大人的感情早已經悄悄變質了,所以他藉著自己被託付被信任,開始設下許多規矩,並限制很多可能對自己不利的事情,他有心機的在經營著這個家,因為他知道自己還不夠資格說要照顧東雨大人一輩子,他的修行還不夠,他怕東雨大人看不上,怕自己高攀,同時他也鄙棄這樣的自己,明明知道東雨大人不是這樣的人,也絕對不會這樣想,卻把凡夫俗子那一套套在東雨大人身上,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他也知道這樣不對,所以才會去求助古靈精怪的樹精。

 

 

 

 

某天,因臨時想要幫東雨大人補補身體,春天是適合溫補的季節,最近東雨大人為了煩惱分配雨量的事情都瘦了,所以臨時跟東雨大人說了聲,就下山了。

 

東雨偷偷跟著浩沅走到山下的時候,才回過神,發現自己正在跟蹤浩沅,這是為什麼?身體似乎比大腦的反應更快,誠實的執行了他所想的,就這麼一路跟,他發現浩沅其實跟鎮上的攤販都挺熟識的,笑容也明顯比在山上的時候多,尤其是跟中藥舖的老闆女兒說話的時候,笑的多開心,東雨看著看著覺得胸口悶塞,他想先回去休息了.....................

 

    「謝謝你上次教我的方法,大人很喜歡吃,有增加一點食慾,這次是不是也可以麻煩你教我不一樣的煮法?」浩沅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他不是很喜歡開口請求別人幫忙的人,沒想到短期間內竟為了東雨大人,拜託了兩次,不過,是為了東雨大人,那就不要太堅持原則了。

 

    「好的,你來我們舖上買這麼多回,第一次看見你笑,那個大人對你而言一定很重要,你應該多笑,笑起來比較不兇,哈哈哈~。」女孩直率的說著。

 

浩沅沒有想到一個笑容而已會有給人這麼不一樣的感受,自己確實到現在還是習慣對東雨大人以外的人保持戒心,就連常來家裡的聖圭大人、樹精、貓妖也沒有完全的信任感,所以常常會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不知道該怎麼表現自己的情緒,只是他通常不會糾結太久,因為這些並不會影響到他跟東雨大人的相處,偏偏這次,他忽然覺得像東雨大人那麼愛交朋友那麼好客的個性,如果自己也和他身邊的傢伙相處融洽的話,是不是能替自己增加一點優勢呢?

 

 

 

 

東雨大人的個性有些時候和那隻愛獨自忍耐的貓妖蠻相像的,難怪貓妖會那麼喜歡東雨大人,浩沅一回來就查覺東雨大人不對勁了,不過,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勁,只當他是因為分配雨水量的事情心煩沒多過問,只是接連下來的幾天還是很奇怪,明明雨量一事已經在昨天上呈給玉皇了,怎麼還是這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東雨大人,有煩心的事情嗎?」浩沅泡了一壺熱茶,替東雨大人斟了一杯之後,走到他身後技巧純熟的替他按摩。

 

    「浩沅,我想了很久,雖然捨不得,不過........。」東雨從衣襟裡拿出狼妖的狼牙墜飾,放在桌上。

 

那是象徵狼妖生命的物品,通常只有兩種情況會在他人的手裡,一是,認定對方是自己可以託付生命的,大部份是交給共渡一輩子的對象,當作定情;二是,被非善的人奪走,當作控制威脅的東西,東雨大人手中的狼牙是屬於第一種,在東雨將這座宅邸交給浩沅打理的時候,浩沅拿出狼牙當作抵押,這等於握有他的性命,如果有一天,他逃跑了或背叛了,東雨大人只要將這個狼牙破壞便能終結狼妖的生命。

當初,浩沅是抱持著要和東雨大人相伴一生的念頭將狼牙遞出去的,他相信東雨大人肯定會好好保管珍惜,雖然看到東雨大人從衣襟裡拿出來,覺得很開心,代表他一直都隨身攜帶著,可是,現在放在桌上的意思,竟讓他不想知道:「東雨大人.......?」

 

    「你自由了,去你想過的生活吧,我好像太自私了,一直把你綁在身邊,都忘了你應該也會有自己想追尋的事情,或是.......,喜歡的對象,對不起啊,浩沅,希望現在還不會太晚,外面的世界更寬廣,才是你會嚮往的吧?如果你願意,這裡永遠是你的家,我永遠都會打開大門歡迎你回家的。」東雨愈說,頭愈低。

 

浩沅腦袋理智斷線,他捏住東雨大人的下巴,讓他抬起頭和自己對視,不意外的看見愛哭的雨神滿臉眼淚,唉~,他真的覺得東雨大人真不愧是雨神,眼淚常常跟下雨一樣嘩啦啦的就掉下來,不管開心不開心都喜歡用哭來表達:「我不走,東雨大人趕我也不走,拜託,不要趕我離開家,我根本沒有地方去啊,東雨大人要我去哪裡?我追尋的就是有你在身邊,這樣就夠了,這就是我要的全世界,沒有東雨大人,世界再寬廣也引不起我的興趣,知道嗎..........?」浩沅不管不顧了,什麼身份地位,就這麼直接親上去,他想了好久的,東雨大人的唇。

 

    「我喜歡的對象,就是東雨大人。」吻,軟軟的、一點點鹹鹹的、一大點甜甜的。

 

    「喜歡?!」東雨因為浩沅的告白,心裡湧起絲絲,逐漸擴大的甜蜜,一種喜稅不受控制的強行佔領眉眼嘴角。

 

    「嗯,喜歡,我喜歡你,請讓我照顧東雨大人一生,我交出狼牙的時候就決定了,怎麼知道東雨大人這麼遲鈍,唉~。」浩沅內心是開心的,因為東雨大人沒有拒絕他,雖然遲鈍了很多很多點,不過,他仍然覺得沒關係,未來他們的日子很長,有非常多時間弄清楚喜歡這件事。

 

    「你才是傻瓜狼妖,哈哈~。」東雨在浩沅替他擦眼淚的時候,又湊上去淺淺的親了親浩沅:「以後不要叫大人,這樣才對。」

 

浩沅瞪大眼睛,這是.........,這是答應的意思嗎?

 

 

 

 

 

 

 

===========================================================================================

 

生日快樂~~~生日快樂~~~李演員!!!

浩沅愈來愈帥氣了,演員的身份也愈來愈稱職

就一直這麼帥氣下去吧!!!!!!!

Happy Birthday to HOY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