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裡住著一個長相素淨的狐仙,常常一身白淨的衣裳,和他橘紅色的耳朵、尾巴形成強烈對比,總讓人看過一眼之後就再難忘懷,最近他比較常出來走動,因為他喜歡上一顆小樹,那顆小樹長的可可愛愛的,很討他的歡心,所以每天固定早上、下午去給小樹澆水,也跟小樹說說話,本來狐仙應該要開始閉關的,現在卻為這顆小樹耽誤了,從來沒有在該閉關的時候錯過時辰的狐仙也沒特別在意,這是師父交待的,他最後一次的閉關。

小樹精很爭氣,長的很好,再過不久就能化作人形了,狐仙不知道為何有點期待小樹精化成人形會什麼樣子,應該也會是個可愛的孩子吧?如果是個女孩子,好像也不錯。

 

 

 

 

小樹精是個男孩,而且是調皮搗蛋的男孩子,還長的可愛,又會撒嬌,常常惹的狐仙哭笑不得,不知該打還不該打,有一種給自己招了麻煩一樣的感覺,偏偏這孩子又黏自己黏的緊,總是一種自己辛苦養育長大的,狐仙也捨不得真的把他趕出門:「優賢,你再這麼調皮,我就把你丟出去,聽見沒有?」

 

    「嗚嗚嗚~,聖圭大人,別丟小樹,我以後會乖的,嗚~。」小樹精的保證通常只有三秒的效力,哭完之後,不稍一天又會開始作亂。

 

    「你早上也這麼說,結果呢?不到半天時間,你又欺負兔子了,我是這樣教你的嗎?」

 

    「因為聖圭大人把小樹存下來給你吃的饅頭分給了兔子,嗚~。」小樹哭的鼻尖紅通通的,看來這次是真的覺得委屈了。

 

    「饅頭,家裡不是很多嗎?你不用怕我餓肚子的,乖,我抱抱就不哭了喔。」聖圭自從發現小樹精只要抱一抱就會收斂他那浮誇的哭法之後就常常這樣哄孩子。

 

被狐仙抱在懷裡的小樹精開心的蹭著聖圭大人,他喜歡這樣,只喜歡聖圭大人在意自己一個,只看著自己一個,討厭跟別人分享聖圭大人的關愛,雖然他知道聖圭大人只是出於好意或憐憫,不過,他還是不喜歡,他害怕自己的聖圭大人會被別人搶走,他可是很清楚的,聖圭大人修行的幾千年間從來沒有在意過任何一個神、仙、妖、精,自己如此幸運的被聖圭大人看上,還因為聖圭大人的灌溉幫助了修行,才能這麼快的化成人形。

其實,早在聖圭大人看上他之前,他就一直默默的注視著聖圭大人了,每次只要聽到狐仙出現的消息,總是引頸期盼他能經過自己身邊,想讓他看看自己為他伸展枝葉的樣子,他一直偷偷喜歡著狐仙聖圭大人。

 

 

 

 

聖圭覺得最近似乎有點不對勁,總有一種想殺生的感覺,全身都痠痛的要命,他知道有些狐狸的修行是靠吸取他人的精氣來加快修行進度的,對象不一定非得人類,只是人類比較無力抵抗而已,如果能吸取和自己同類的,或是妖、精的元神,那說不定能一次省下幾百年的修行,可是,他向來不嗜這套,他不喜歡那些骯髒的手段,也不願意融和不是自己的力量,說到底,就是有潔癖,所以一直以來他都聽從師父的指示乖乖的在預定的時間閉關修行。

可惜師父幾年前已仙逝,無法替他解惑,也無法指導他該怎麼做,他只能自己看著辦了,但是,小樹還小,他不能這麼突然的說要閉關,他怕小樹會在他不在的期間被欺負了。

 

優賢覺得最近的聖圭大人變嚴格了,不斷的監督他修行,偶爾在教導他的時候,眼睛會變成紅色的,小樹精覺得有點可怕,那時候的聖圭大人好像不是他喜歡的那個狐仙,身上會散發出殺意,或是想吃掉自己的樣子,他好擔心聖圭大人。

 

    「又發呆!」聖圭敲了敲小樹精的額頭。

 

    「嗯~,好新鮮的味道啊,聖圭,你什麼時候開始好此道的?」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狐仙家的庭院。

 

    「姐姐?!」聖圭下意識的擋在優賢前面。

 

    「我聽說你沒有閉關,來看看你,沒想到你在培養小樹精啊?終於想通了?這樹精的元神好純淨啊,應該可以增加個四百年的修行吧?」

 

    「不要把我和你混為一談,我沒有要優賢的元神。」面對修行雖然不如自己,但是喜歡吸取乾淨元神的姐姐,聖圭仍然戒備。

 

    「這樣啊~,那就讓給我吧,我挺喜歡這孩子的味道,而且是你培養的,肯定更好,哈哈~。」臉上雖然帶著笑容,但是眼睛已經變成紅色的了。

 

優賢嚇一跳,全身抖的厲害,那跟聖圭大人一樣的紅色眼睛。

 

    「離開我家,我不想嚇到優賢。」聖圭可以感覺到身後的孩子緊緊抓住他的衣角。

 

    「把那個樹精給我,我就立刻離開,聖圭啊,你就對姐姐好一次吧,嗯?我的修行已經很久沒有進展了,如果可以融合這麼乾淨的元神,肯定能突破的。」

 

聖圭真的不想動手,他還要顧慮,怕優賢會被傷到,再者,看到姐姐準備動手的模樣,竟然讓他熱血沸騰,一股躍躍欲試的殺意從體內深處湧出來,他擔心自己一時控制不住,失手,也害怕自己會被這股陌生的感覺控制而走火入魔,或許最後一次的閉關就是為了修練他的殺意,必竟狐狸本來就是有攻擊性的,結果他竟然錯過了時間:「優賢,等一下你要趕快逃跑,知道嗎?」

聖圭相信小樹精還有逃跑的本事。

聖圭頭一次現出七條尾巴,身上散發的氣息冰寒,不再是小樹精熟悉的溫和,凌空而起,但是他沒有主動攻擊,只是做好防備等著姐姐。

 

狐妖深知自己打不過已修練成狐仙的弟弟,虛晃幾招就朝小樹精擒去,不料聖圭早就在優賢身上施了一個防護罩了,氣急敗壞之下開始毫無章法的攻擊,其實也不是真的非得要得到樹精不可,只是面子一時之間掛不住,又覺得身為弟弟的聖圭竟然為了一個小小樹精跟自己較真,難免有點氣惱。

 

可是聖圭不一樣,別看他似乎游刃有餘的化解每一個攻擊,額角的汗透露著,此時此刻,他最大的敵人不是姐姐,而是自己,他要很努力的克制才能不反擊,因為剛剛的一擊讓他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道,為避免造成憾事,他忍得很辛苦,姐姐卻比優賢更像不懂事的孩子,隨心所欲的亂來。

 

"砰"!!!!狐妖為閃被反彈回來的法術,自己不小心掉落地面,摔的四仰八叉,耍賴的坐在地上就要掉淚了:「不玩了,不玩了................。」

抬頭想跟弟弟抱怨一下,順便撒個嬌,就看聖圭仍然騰在空中,眼睛變的血紅,明明剛才還沒有這樣的:「呀!聖圭呀,你不要嚇我啊,快回神啊!」

 

聖圭的意識很明顯的已經不在了,毫不掩飾的冷冽殺氣,連狐妖都禁不住打了個寒顫,他甩出兩條尾巴,各纏住姐姐和優賢。

 

    「聖圭大人........。」優賢被收緊的尾巴纏得快不能呼吸。

 

狐仙並不是完全無動於衷,他鬆開了小樹精。

 

    「呀!小樹精,繼續叫他,聖圭他走火入魔了,如果你的聲音他還聽得到就還有機會,快.........,咳!」

 

鬆開優賢的尾巴,並沒有同時鬆開纏住姐姐的尾巴,反而愈收愈緊,像是在享受著獵物瀕死前的掙扎一般,聖圭的臉上出現不同以往的笑容,如果不是怕被殺死,狐妖真的覺得上天真不公平,怎麼能生給聖圭這麼令人羨慕的臉皮,化成人形之後的聖圭是全狐族唯一一個,能保有狐族的美,還能魅惑人類的,就連剛剛到現在,即使是在戰鬥中,仍然可以保持這麼優美的姿態,難怪族裡的耆老們一定要說服聖圭回到族裡生活,是想藉機培育他吧?

 

    「聖圭大人!聖圭大人,不可以!你看看小樹,我喜歡聖圭大人,你不可以丟下小樹的,不可以丟下優賢啊!」優賢奮力大喊,比起狐妖被殺死,他更害怕失去聖圭大人,他著急的都哭了。

 

狐仙被他叫煩,尾巴一揮,小樹精就飛了出去,撞上牆受傷而流下鮮血,但血液的味道似乎讓聖圭更加興奮,可是又好像聽見了優賢的聲音,他雙手抱頭:「優賢..........,快........,逃........!」

 

狐妖趁著聖圭放鬆了力道,化成原形逃出來,變回狐狸的樣子,法力也會跟著提高不少,他顧不了這麼多,如果沒辦法喚回聖圭的神智,那就只好想辦法殺了他了,不然他和小樹精也不用活了。

面對狐妖全力的奮戰,聖圭始終沒有化回原形,每個攻擊都帶著致死的寒意,雖然也受了點傷,不過,確實讓他一時忽略了樹精,眼看狐妖漸漸趨於下風,就在他準備給狐妖最後一擊的時候,優賢替狐妖挨下了那一記,尾巴整個貫穿過小樹精的心臟,不過,這一下也有效的喚回聖圭的意識:「優賢!!!」

聖圭不敢抽回尾巴,他怕他的小樹精會立刻消失不見,把優賢緊緊的抱在懷裡,曾未為任何人事滴落的眼淚,現在一顆一顆的落在優賢的臉上,他的法術只能阻止小樹精不要再流血,但是卻沒有挽回他的生命。

 

    「聖圭大人,不要哭,我最喜歡聖圭大人的笑容了,聖圭大人,如果小樹沒有消失,你能不能只看著我?能不能讓優賢陪你一輩子?」優賢有氣無力的說話,其實他也沒有把握自己是不是能成功的把元神留下來。

 

    「只要你不消失,什麼都好,我什麼都答應你,聽見沒有?不可以消失!」

 

    「聖圭大人,我愛你。」優賢用盡力氣親吻聖圭大人之後,慢慢變透明,漸漸的變成許多光點,然後凝聚成一顆珠子,那就是小樹精的元神。

聖圭將那顆珠子呵護在手心,便消失了。

 

 

 

 

四百年後,在雨神管理的那座,有人曾經看到狐仙和樹精一起牽著手去拜訪雨神。

 

 

 

 

 

 

 

=====================================================================================================

 

因為朋友很想知道關於狐仙和樹精的故事

所以就把這篇當成聖圭的生賀

 

 

愈來愈美麗(X,賞嘴)  帥氣(O)的聖圭呀,生日快樂~ 생일축하해~ HAPPY BIRTHDA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