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地被創造之時,還沒有生物,更沒有靈魂,所有的族群都是被創造出來的,而最後一個被捏塑出來,也可能是造物者最滿意的作品,是人類。

但看在精靈的眼裡,人類卻是最脆弱的、最狡猾的、最自私的、最莫名其妙的,這樣的種族怎麼會是造物者最滿意的作品呢?古史肯定是記載錯誤了,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微皺眉頭,看著眼前的三個人類,如果真的要做個排名的話,他對李成烈的印象好一點,雖然沒有禮貌,但是大大咧咧,雖然有點傻,可是沒有拐彎沒角的心思,另外兩個人,即使本質不差,也絕對沒有李成烈來的乾淨,這傢伙真的是人類嗎?他根本不打算跟這幾個人瞎混,不過,金的繼承者卻說有話要說,他倒是有點感興趣。

一般繼承者很少有這麼年輕的,雖然說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選擇標準,但是要承受魔法聖物的力量並不一件簡單的事情,要有相當的韌性和堅定的意志才可以,畢竟在接受魔法聖物認主的過程是必須經歷撕心裂肺的痛苦,有的人因為撐不過去而被魔法火焰吞噬,或從此精神錯亂變成傻子,所以當上繼承者並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情,大多數的人只看到身份帶來的利益而羨慕忌妒。

 

按照禮節,精靈應該要給聖物的繼承者行禮,但是金聖圭並不在意,因為他覺得眼前的這個精靈似乎和其他精靈不太一樣,而且卡爾達家族是精靈族的王室,血統最純正的一族,這讓更他好奇,一個王族精靈為什麼要偽裝成水精靈,還在拍賣市場出現?如果他猜得沒錯的話,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可能正在躲藏也說不定。

    「如果成烈剛剛有冒犯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他並沒有惡意,就是想要一個能跟自己簽訂契約的精靈,這孩子從小就特別喜歡精靈,所以才會一直纏著你要締結。」

 

    「沒有關係,我感覺得出來他沒有惡意。」

 

    「我們正一邊旅行,一邊尋找著黑暗魔法聖物的繼承者,如果你也被束縛的喘不過氣,我想邀請你跟我們一起同行,畢竟人多也比較能互相照應,不知道你覺得如何?」

 

精靈並沒有立刻回答,看了一眼李成烈,他正用亮晶晶的眼神注視著自己,那雙眼睛透露著希望自己答應同行的渴望,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被李成烈影響:「這個提議似乎還不錯,以後就叫我明洙吧,連名帶姓的多生疏。」

 

    「萬歲!明洙、明洙、明洙,你的名字真好聽。」李成烈第一個跳起來,雖然他覺得聖圭哥不用被精靈親吻就能聽懂精靈語很厲害,不過,自己現在也聽得懂,他知道明洙答應要和他們一起冒險旅行,超級開心的,這樣他就有很多時間可以跟精靈相處啦。

 

 

 

 

 

南優賢視線可即的範圍像漸漸被大地深處升起的霧氣瀰漫似的看不真切,他也彷彿隱沒其中,四周圍的聲音忽遠忽近,他努力想聽清楚卻又害怕。

對了,找圭哥!聖圭哥在身邊就能不害怕了。

南優賢小心謹慎的移動步伐,沒有發現後方無聲的造近,灰白色的濃霧中,他憑著直覺前進,其實是被刻意牽引著,偶爾出現的景像都吸引南優賢駐足回憶,這團虛無的光影,讓人不知不覺往深處走去。

在深處的中心,一個人被黑色的魔法咒語束縛吊在半空中,好像已經被囚禁一段時間了,可能累了正在休息,否則怎麼會沒有發現他的出現?明明他的腳步聲在這個空間裡制造出了不小的迴音,南優賢沒有多疑,他想盡可能在不驚動的情況下救下這個人,可是他卻突然想不起有關光明的咒語、魔法,著急的汗水從額角滑下,順著臉龐沿著下巴滴落,在南優賢腳踩的地板上引起漣漪,模糊中,他仍然看到了,即使只是一瞥,他也絕對不會看錯,底下是聖圭哥!好像還有成烈和另一個人,他們全都和眼前這個人一樣被黑色的魔法咒語包裏著。

莫非...........?!

像是要印證他的猜測一樣,一股強烈的魔法波動,由下而上,在汲取他們的生命力,而金聖圭他們卻像陷入沉睡,渾然不知,現在除了他的汗,落在地板的還有南優賢的淚, 必須不斷的干擾平面,他才能看到地板另一端的狀況,又沒有辦法穿過地板,他只能不停的拍打,希望能喚醒他們。

 

    「你好像很著急啊?」

 

南優賢幾乎忘了還有那個被吊在半空中的人,可是他的聲音好熟悉,猛一抬頭才發現自己剛剛一直沒有注意到:「東雨哥?!」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是誰,還是說,用我的死換你的生,讓你沒辦法把我忘了?」

 

是的,用張東雨的死換來自己繼續活命的機會,確實讓南優賢非常內疚,但這並不是他記得張東雨的原因,他們魔法學院認識,一起渡過的日子,彼此互相加油打氣、嘻笑胡鬧的回憶都彌足珍貴,所以才更加的對張東雨感到抱歉:「不是的..............。」

 

    「給你看看好玩的。」張東雨打斷南優賢的話,他讓金聖圭、李成烈和校長逐漸清醒,南優賢腳下的地板已是全透明的,當他們看向彼此的時候,張東雨策動魔法,如願的聽到痛苦的叫聲四起。

 

南優賢看著他們受苦卻幫不上忙,就算他記得咒語,他也無法對張東雨發動攻擊................................。

 

 

 

    「優賢!醒醒!南優賢,你醒醒!」睡在旁邊的金聖圭聽到南優賢說夢話,而且身體也開始有動作,不知道是黑暗魔法聖物事件之後第幾次了,他知道南優賢一個星期幾乎要做上兩、三次惡夢。

 

    「是夢魘。」身為精靈能比人類更快的感受到生命的變化。

 

    「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被纏上的。」說到這個就令人頭痛,偏偏南優賢又特別貪睡,為了叫醒他,需要花費很多時間,有時候金聖圭會想干脆放個閃電電醒他算了。

 

    「我可以讓他從夢中醒過來,但是還是要趕快除掉,夢魘出現的機率愈高,南優賢醒不過來的機率也愈高。」

 

    「嗯,我知道,但是這還是得靠優賢自己。」

 

    「金的魔法聖物繼承者,有你在,就可以的,我以卡爾達之名祝福你們。」卡爾達是精靈族血統最純正的高等精靈一族,歷代精靈族的王都是承接卡爾達之名,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吟唱起精靈之歌,除了讓夢魘從南優賢的夢中退去,也祝福他們。

 

    「謝謝你,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金聖圭向他行禮,屬於魔法師的最高敬意。

成烈這孩子如果真的能跟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締結契約的話,精靈族的國王和皇后可能會立刻昏倒。

 

 

 

 

 

李浩沅囚禁張東雨的房間沒有窗是事實,但並非沒有門,只是這個房間是用他的血餵養的,只有他能自由使用,並讓它變化成自己需要的樣子,他伸手在空氣中像握住門把一樣的推開,便讓張東雨想念好久的世界重新展現在他的眼前,李浩沅真心喜歡張東雨的笑容,有一種感染力,會讓人想跟著笑出來,心裡多餘的念頭好像會被清掃一空的感覺,他沒有阻止張東雨在草地上奔跑,也不擔心他逃走,就這樣放任他自己到處玩耍,開心的像個孩子。

但是,有點不太開心的地方是,張東雨完全無視於他的存在,自己一個人在草地上玩累了就直接躺在地上看著天空,深吸一口氣:「還是自然的空氣最能讓身體愉快。」

 

    「你難道沒有任何想問我的問題嗎?

 

    「問什麼?」

 

李浩沅面對張東雨天真爛漫的模樣,真的很沒轍,就是無法對他發脾氣,他忽然覺得一時衝動把他綁回來的決定是不是錯的?還是應該像之前那樣暗中觀察就好?木已成舟,再想也無益,此時此刻,對張東雨這個人的好奇心遠勝過寄宿在他體內的黑暗魔法聖物的關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