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說好了南優賢錄完影就會到全州和自己會合的,結果那個臭小子居然因為知道我隔兩天就會回首爾了,說那他就不用再跑一趟了,讓我多陪陪家人,哼!王八蛋南優賢,我都跟媽媽說好了,結果他卻臨時不來,這樣我不是很沒面子嗎?臭小子!

 

一下班,南優賢立刻打給金聖圭,響了好幾聲,最後轉入語音信箱都沒有人接,又打了幾次都一樣,他打開聊天軟件。

『圭哥,都不接我電話』一秒已讀,不回。

他立刻想到自己錄影前,聽到經紀人說公司要提早叫聖圭哥回來,然後自己就開玩笑的在跟金聖圭的聊天房裡打上了幾句:

『聽經紀人哥說,圭哥要回來了』、

『太棒了,又可以看到圭哥了』、

『那這樣我就不用去全州了吧』、

『你要多陪陪家人喔』,這幾句話之後,金聖圭一直是已讀不回的狀態,南優賢心想,這哥不會是生氣了吧?!愈想愈覺得答案是肯定的,不死心的又傳了一句:

『不會吧,哥,難道你是在生氣嗎?』

 

金聖圭馬上像上鉤的魚,又是一秒已讀,但這次回了:

『才沒有生氣』、

『我為什麼要生氣?』

 

南優賢立刻笑出來,此地無銀三百兩,金聖圭就口是心非這件事做的最好,可愛的不行不行,就算不用面對面,南優賢都可以想像的出來金聖圭此時此刻的表情,如此可愛的金聖圭,他想讓Inspirit羨慕一下,嘿嘿~,而且,圭哥雖然不知道怎麼開聊天室,不過他會看喔,所以不趁現在逗逗他怎麼可以?白白讓機會溜走可不是南優賢的作風。

 

 

 

 

鬧歸鬧,南優賢還是很盡責的開車去接金聖圭回來,到的時候,金媽媽還問他們兩個是不是吵架了,能讓金聖圭氣嘟嘟的,像個鬧脾氣的小媳婦的就只有南優賢有這個本事了,他趕緊陪笑說怎麼可能敢跟圭哥吵架。

像在自己家一樣自然的進到金聖圭的房間,抱住躺在床上滑手機的人親了幾口:「我來接你回家啦,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是開玩笑的,怎麼可能不來,對不對?」

 

    「哼。」金聖圭其實也沒多生氣,就是想耍耍性子,享受一下優越感。

 

    「圭哥,你捨得讓我獨空閨嗎?跟我回家吧,嗯?」南優賢又偷香好幾下。

 

    「媽媽有煮你的晚餐。」

 

金聖圭的回答雖然牛頭不對馬嘴的,但是多年的默契也不是假的,南優賢立刻識相的轉移話峰:「那我先去找阿姨。」

 

 

 

 

隔天,南優賢正做著美夢,卻被枕邊人硬是用枕頭攻擊不得不醒來,這力道似乎有點怒氣:「好痛!」

瞇著不太願意睜開的眼睛,趕緊抓住下一波的暴打,順手再把一早撒氣的人兒抱進懷裡,不管他怎麼掙扎、咒罵,先讓他發洩一下。

 

    「怎麼了?圭哥幹嘛一早發脾氣?」

 

    「你自己看!」金聖圭把手機丟給南優賢,上面是他昨天的得意之作。

 

南優賢笑的一臉皺摺,桃花眼閃亮亮的,抿著豐唇不敢笑出聲音,敢情的,我們金彆扭是害羞了?哈哈哈~~~~

 

    「我今天不跟你回去了,你自己回首爾吧。」金聖圭見他沒有一點反省之意,掀開棉被就想下床,卻被南優賢眼明手快的拉回懷裡。

 

    「生氣了?」南優賢把臉埋在金聖圭的頸間,吸取他的香味,淡淡的,不是沐浴乳的,也不是乳液的,就是只屬於金聖圭的味道,香香的,南優賢很喜歡。

 

    「沒有。」金聖圭一如即往的否認,這小子不到24小時就惹我第二次,真想掐死他。

 

    「我想跟Inspirit炫耀,圭哥只會在我面前出現的一面,我覺得很開心,圭哥因為信任我,願意依賴我,才會把可愛真實的樣子展現在我面前,鬧脾氣也是,都比你在外面裝堅強、隱忍來的好太多了,你這次受傷,我有多擔心,你知道嗎?明明當下就痛得受不了了,你居然還把錄影錄完?!如果不是因為練舞的時候真的痛到沒辦法繼續跳,你是不是打算繼續隱瞞下去?還要我們連哄帶騙才願意去醫院,但最讓我生氣的是,醫生都說了,肋骨斷裂只能多休息,沒有其他的辦法,你竟然因為節目只剩下最後一集不要讓制作單位覺得你小題大作而跟醫生要了止痛藥,為了能去工作!」南優賢的聲音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剛睡醒的關係,聽起來悶悶的,比日常低沉許多,金聖圭能跟他耍脾氣代表他已經沒有像之前那樣稍微大一點的動作,身體就痛,他覺得鬆了一口氣。

其實南優賢最想說的是:對不起,我不但沒有發現你身體不適,也沒辦法阻止公司同意你這麼讓人火大的行為,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

 

金聖圭選擇保持沉默,他轉過身子,雙手環抱南優賢的腰,他知道,只要在懷南優賢懷裡,就能治癒南優賢的,而他自己也能繼續依賴著南優賢,對他而言,南優賢不是小樹,是保護自己的大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