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首爾江南的巷弄間,有間小小的不起眼的巧克力工坊,連招牌都是僅僅只是一個差不多直徑30公分的圓形木板吊在一角,用中文字和英文字寫著「呢喃 chocolate」,這是一間手作巧克力工作坊,裡面販賣的巧克力都是被預訂的,現場登門的人是買不到巧克力的,而且老闆還有一個奇特的規定,訂單上只需要註明訂購巧克力的用途、預算、喜好口味,及贈送對象的照片,其他的部份全由老闆決定,一開始這樣的規定引起不小的異議,但是經營一段時間,開始有了名氣,這項規定反而成了特色,原因無他,老闆細心用心的程度,常常讓上門取貨的客人感到驚喜,甚至比原本預想的還要滿意,再加上老闆並不會因為預算少就顯得不用心或不接單,有時候還會給一些恰到好處的建議,逐漸的名聲就這麼靠著口耳相傳,愈來愈響亮。

但是今天,南優賢怎麼樣也沒辦法製作,在他到最後一張訂單之後,上面的照片是他的初戀情人 - 金聖圭,其實南優賢並不愛吃甜食,尤其是像巧克力這麼甜膩的,是金聖圭教會他,巧克力的苦和甜,那不是一般超市裡賣的巧克力能吃到的味道,之後,他便喜歡上了巧克力,金聖圭帶領他體驗過許多第一次,雖然不盡是美好的,但哪一對戀人不是這樣子,恩恩愛愛也吵吵鬧鬧,不過,即使吵的再兇,南優賢從來也沒有想過他會和金聖圭分手,更沒想到,分手之後,他竟然無法再接受其他人的追求也就這麼過了三年的時間,就這間巧克力工坊最一開始都是和金聖圭一起構想的,然而他實現了,身邊卻已經沒有金聖圭的陪伴了,創業之初,南優賢不只一次想過放棄,甚至覺得如果金聖圭還在身邊的話,他就不會這麼辛苦了,金聖圭聰明的腦袋一向懂怎麼經營行銷,跟在他身邊,南優賢只要像株溫室裡的小草,浪漫天真的專心做他想做的事情就好了,外面的風雨都將與他無關,因為金聖圭會替他全部擋下。

南優賢自然是知道金聖圭的喜好,但是他又不希望訂購的人告白成功,南優賢甚至有了退單的念頭,他不想做,他做不出來,他沒辦法親手做出來的巧克力是為了讓別人去向他深愛的人告白用的,南優賢的酒量並不好,再加上金聖圭的告戒,所以他很少喝酒,即使分手了也一樣,現在,他看著工作台上面的紅酒,有一種想一醉解千愁的衝動,身體的行動力有時候不是腦袋可以控制的,南優賢明明還在想而已,他的手已經拿起酒瓶,將金聖圭愛喝的紅酒送進他的喉嚨,滑過喉嚨的酒液很快的讓身體熱起來,雖然也不是清心寡慾的個性,但是這是他第一次這樣子,明明工作坊還沒掛上close的牌子,南優賢還是情不自禁的。

 

 

雖然預訂取貨的時間是下午五點,可是金聖圭一早就把車停在呢喃 chocolate的對面,看著像辛勤的小蜜蜂進進出出,臉上的笑還像大學時候一樣純真美好,他的心就覺得暖暖的,一抹許久不見的微笑始終掛在嘴角,只是南優賢自從8分進去之後,都過了一個小時了,沒有再走出來過,讓金聖圭覺得有點不對勁兒,南優賢以前也曾經為了給他買禮物去打工,犧牲了睡覺的時間,本來就又是不容易入睡的人,終於因為睡眠不足而昏倒,關心則亂,金聖圭害怕南優賢會不會又出了什麼事兒,顧不得原本的計劃,匆匆忙忙的下車,長腿邁過馬路,打開店門,清脆的門鈴聲音提醒著店主人有客人來了,看到門上掛著那串熟悉的樹木造型的門鈴,金聖圭順時把門上了鎖,也把門上原本是open的牌子給轉了面。

在裡面南優賢彷彿聽到門鈴聲,但是蒸騰的情慾讓他放棄思考,即使有點害怕,卻又莫名的覺得還不到客人上門取貨的時候,應該是自己的錯覺,他純白的工作服上半部的釦子已經被自己全部解開了,像以前自己撫慰的時候一樣,想著金聖圭,模擬金聖圭愛撫自己的記憶揉捏著胸前的蓓蕾,今天卻怎麼也覺得不滿足,自己被自己折磨的淚珠和汗水混為一體,看起來一副慾求不滿的樣子,偏偏被心急如焚的金聖圭撞見了,這.........一瞬間叫金聖圭不知如何反應才好,試探性的叫了他的名字:「優賢?」

南優賢沒想到喝酒的好處竟是能看見圭哥,就算他知道是幻覺,還是很開心,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開心的淚水掉個不停,他真的好想念金聖圭,向他伸出雙手:「圭哥,抱我!」

這麼露骨的邀請,金聖圭覺得南優賢變大膽了,走向前看到他旁邊躺著一瓶紅酒空瓶,眉頭跟著揪起來,酒量不好的傢伙竟然喝了一整瓶,看來是分手就把他的話也忘的一乾二淨了,該罰。

金聖圭抬起南優賢的下巴,低頭就是實實在在的一個吻,侵略性十足,也帶著滿滿的思念,不斷的糾纏南優賢的舌頭,不停的吸吮南優賢的豐唇,南優賢可愛的嚶嚀聲音,金聖圭也全數收進耳朵裡,稍微冰涼的手指尖在觸摸到南優賢的身體時引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南優賢卻反而摟上金聖圭的頸項,投懷送抱的把身體貼進金聖圭的懷裡,金聖圭勾起壞笑,手指熟捻的按壓揉捏拉扯南優賢的乳尖,另一手隔著圍裙、褲子擠壓南優賢已經隆起的小帳篷,南優賢既舒服又心痛,這麼幻覺這個夢境太過真實,他仍然哭個不停。

 

    「別哭啊,我的小樹,熱情的回應我就好,收起你的眼淚。」金聖圭一次一次吻去南優賢的眼淚,看他哭,他的心也悶的難受。

 

    「圭哥,不要再離開我了,我好想你,我想你回來。」南優賢緊抓著金聖圭的上衣,不安感表露無遺。

 

    「不離開了,一輩子陪在你身邊,不哭了,乖。」金聖圭輕拍南優賢的背哄著。

 

    「圭哥,我想要,你抱抱小樹。」南優賢知道金聖圭從來不會對他說慌的,就算是在夢中,他也完全相信金聖圭的話。

 

金聖圭把南優賢抱上工作台,順便把一身衣服都脫了,瞧瞧這孩子,他的小樹兒,還是如同他記憶中的美好,腿間有精神的小柱子仍然只對他有反應,金聖圭一邊膜拜似的親吻挑逗南優賢,一邊征服似的上下把弄小優賢,不一會兒功夫,南優賢就射了金聖圭一手都是:「呵,看來我們優賢很久沒有自己來了。」

南優賢還在享受高潮,雖然聽見了金聖圭帶笑的語氣,他無力反駁,他是很少自己來,不管自己怎麼做就是沒有辦法達到金聖圭給他的感覺,他也很懊惱,金聖圭怎麼把他的身體調教的他都沒有自主權了,南優賢自動的張開抬起雙腿將藏的隱密的穴口公開在金聖圭面前,這裡需要金聖圭的開拓,想要金聖圭的進入。

金聖圭也不猜南優賢現在臉上的酡紅是因為喝酒的關係?還是害羞的關係?他伸手沾了一旁已是融化狀態的巧克力,沒有潤滑劑只好以這個代替了,一點點溫度的巧克力不像潤滑劑那麼涼,南優賢覺得舒服,金聖圭在開拓這件事情上面一向很溫柔不急躁,他可以仔細感受那個人漂亮的手指在他身體裡的動作,伴隨著酥麻感,金聖圭還是能輕而易舉的找到他身體敏感的開關,就好像他們從來不曾分開似的,就好像昨天他們才恩愛過,他的身體很快的接受了金聖圭的指令,預備好等待著他的進入。

 

    「圭哥,進來。」南優賢覺得自己又快要把持不住了,他急切的想要金聖圭,想藉由這些來增加一點不是在做夢的真實感,雖然他知道這樣只是在欺騙自己。

 

金聖圭很怕弄痛南優賢,雖然依著南優賢的話,將自己的抵在南優賢的洞口,卻不敢一舉進入,他慢慢的推進,看著南優賢的後穴像貪吃的小嘴一點一點吞下自己的性器,金聖圭也忍得很辛苦,汗沿著下巴線滴在南優賢的胸前,南優賢愛撫著自己,雙腿往金聖圭的腰後一夾,強迫金聖圭直接全部的埋進自己的身體裡,他仰頭呻吟,再次的高潮幾乎秏花了他所有的體力,軟著身子任由金聖圭大進大出,南優賢仍然認為自己在做一場美夢,也就沒有顧慮的張嘴,聽見自己的聲音和金聖圭的喘氣一起迴盪在耳裡,南優賢覺得自己很幸福,原來他的身體也一樣只記得金聖圭的樣子,甚至連金聖圭快射了的習慣,他都記憶猶新,配合金聖圭變快的衝刺,南優賢沒有求饒,他想要金聖圭填滿他的身體,那種滿滿的、暖暖的,好像會懷孕的錯覺,就像他曾經希望能幫金聖圭生個娃,對,他對金聖圭的愛就是這樣有點變態,愛到傾注自己的全部,只要金聖圭的目光留在自己的身上,要他付出什麼都可以!

 

 

 

 

晚上醒過來的時候,南優賢全身像要散架般的痠痛,他還有點不太清醒,但是床上的凹陷的程度有點不同以往,在他還沒搞清楚的時候就被金聖圭大手一撈,撈回懷裡。

 

    「醒啦?」金聖圭慵懶的聲音,比紅酒更醉人。

 

南優賢窩在金聖圭的胸前,瞪著眼睛看仍閉目的金聖圭,這場夢會不會太久了一點?他伸手掐了金聖圭的腰肉,怕痛的人立刻睜開細長的狐狸眼瞪著打擾他睡眠的人:「圭哥?怎麼會在這裡?」

 

    「還沒清醒?」金聖圭更怒了,意思是剛剛在樓下的所有一切,南優賢享受完就忘了?!

 

剛好,反正剛剛金聖圭也沒吃飽,是看在南優賢已經昏過去了,不得已只好一次結束,現在有必要讓南優賢徹底清醒才可以!金聖圭一翻,將南優賢壓在身下,惡質的伸手摸向剛經歷過情事的小穴,知道南優賢的身體那麼快忘記,輕易的勾起原以為已經平息的慾火,南優賢瞇起桃花眼嗯哼著,金聖圭這次也不打招呼了,床頭一罐和自己相同品牌相同味道的乳液拿來擠了滿滿一手,抹在南優賢的洞口和自己的凶器上就闖進去了,雖然已經清理過了,南優賢的裡面仍然溼溼潤潤的,金聖圭這次沒有放過南優賢的打算,絕對要讓他分清楚現實,不然以後喝醉就隨便爬上別人的床還得了!

 

 

 

 

翻雲覆雨之後,南優賢終於從夢境中歸來,知道金聖圭真的回到自己的身邊。

金聖圭說,有一次朋友買了要送情人的巧克力,跟他炫耀是提早多久才終於排上訂單,如期拿到手工製作的巧克力...................叭啦叭啦一堆,金聖圭唯一聽進去的只有店名,某一次他和南優賢做完,他半開玩的說,以後如果開店,那家店的名字一定要叫呢喃,因為南優賢呻吟的聲音太好聽了,還招來南優賢一頓撒嬌式的捶打,於是金聖圭對那家手作巧克力工坊有了好奇心,因為網路上搜尋不到店址,只有官網,訂購成功的人才會收到mail,裡面才會留下工作坊的相關訊息,所以他向友人要了地址,卻從來沒有下車走進去過,光是在對街,金聖圭就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不聽使喚了,店的老闆就是自己朝思慕想的南優賢,那個把最美的都留給他都與他分享的南優賢,他開了這家店更令金聖圭決定要再把南優賢追回來,所以有這一次訂購巧克力的計劃,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呀,整個路線都走歪了,不過,沒關係,重點是他們兩個人又在一起了,當初為什麼分開也不重要了,只要未來的日子一直相伴走下去就好。

 

 

 

 

 

 

 

=========================================================================================

遲到的生賀> <

我們愈來愈可愛的南小樹

隱約覺得小小的玻璃心好像有點裂痕

聽到他說最難受的是續約的那段期間

就覺得有點心疼

希望小南的笑容能夠再像以前那樣陽光可愛

生日快樂~~~~金聖圭的南小樹 (南:我生日耶~~~~)

 

 

 

 

 

感覺這裡快被我荒廢了,真的不是故意的,也沒有脫飯

工作的關係,我幾乎是回家只剩下吃飯、洗澡、睡覺

但我還是愛著我們家幾隻孩子滴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