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賢覺得這世上最像狐狸的就是金聖圭了,其實最早拿到金聖圭入伍通知的人是南優賢,他記得自己將那封薄薄的通知書遞給社長的時候,手克制不住的顫抖,在社長嘆了口氣說:「沒想而這麼快!」,迅速紅了眼眶,聖圭哥要離開他們了,雖然不是不回來,可是他不在的時間,光想就覺得艱熬,南優賢不想讓社長看見自己脆弱的一面立刻向社長鞠了躬,走出辦公室,在關上門之前,突然補了一句:「社長,請不要告訴聖圭哥,我已經知道了。」

在那之後,南優賢收到了日本那邊邀約音樂劇的試鏡,他不用問都曉得,金聖圭利用自己的人脈在替他爭取機會,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不放棄任何機會,並且全力以赴,是他們一貫的作風,南優賢沒有讓金聖圭失望的順利拿到演出角色。

不只南優賢,金聖圭在這期間默默的盡其所能的安排,身為隊長,第一個入伍的人,他覺得自己有義務照顧好這幾個無條件信任他跟著他的弟弟們,他甚至語重心長的和社長溝通,工作應該盡量平均一點,才不枉費他們續約的決定。

 

 

這段時間,南優賢想多和金聖圭相處的念頭,遠遠超過被發現戀情的害怕,他央求社長讓他陪金聖圭上下班,即使只能待在車上等待也沒有關係!他拜託社長和他一起去看金聖圭的舞台劇!只要南優賢沒有工作,機乎是24小時黏著金聖圭,金聖圭好幾次都問他「最近怎麼這麼黏人?放心,哥會去日本看你的音樂劇的。」,騙人!騙人!金聖圭你這個大騙子!南優賢好幾次想這麼大喊,可是他只是紅了鼻子,連眼淚都硬是逼回去,扯開笑容轉移話題。

南優賢開始晚上睡不好,金聖圭擔心他,叫他來一起睡覺,但是南優賢更擔心耽誤到金聖圭的工作行程,本來金聖圭也不是個好入睡的人,如果自己輾轉難眠的睡在旁邊,肯定是會影響到他的,所以一開始南優賢是拒絕的,卻很不爭氣的,在聽到金聖圭說:「這樣我想要你的時候,你就在身邊,有運動,我會比較好睡!」,紅著臉答應了,當晚立刻入住。

 

 

不要以為金聖圭真的什麼都沒發現,他們認識的時間、相愛的時間,都足夠他把南優賢從頭到尾摸透徹了,雖然沒有人說什麼,不過,他也大概猜得到,南優賢估計是已經知道他要入伍的事了,在入伍之前,他有太事情想要完成的了,所以沒辦法分心太多給南優賢,只能在晚上狠狠的愛他,看他在自己身下哭著呻吟,落下的眼淚明顯的比以往都多,一副被欺負慘了的可憐模樣,金聖圭都忍不住心疼,這個孩子在自己不在的時候該怎麼辦?他甚至厚顏無恥的打給南寶賢,請求他有時間多多陪伴南優賢,南優賢這小包子就是個愛逞強耍倔強的戀兄癖,平常除了自己,最愛黏的就是親哥哥南寶賢了,好險他們兄弟感情好,金聖圭不用太擔心,然後再拜託張東雨和李成烈就好了,張東雨雖然老是狀況外的感覺,但是說起照顧弟弟們的用心,並不會輸給他;李成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剛好可以跟南優賢吵吵鬧鬧,不至於讓南優賢太消沉。

金聖圭想好好道別的人太多了,甚至連個人演唱會都是臨時提議的,雖然場次不多,但也足夠了,他很感謝社長總是願意實現他偶爾任性的決定,甚至在前一天,他的突發其想,張東雨、南優賢毫不猶豫的答應,都讓他覺得欣慰,以及最尊敬的鍾萬哥和Tablo哥願意同台,他真的感到榮幸之致,所有幸運都用在這天了的幻覺。

連親口向inspirit說出這件事,他都掙扎了許久,但是他覺得這是必須要做的,因為有這一群人的喜愛,他們才能站在這個舞臺上,甚至他才有機會以金聖圭之名站在舞臺上,他是多麼的感激,但同時又是多麼的害怕,這所有一切會像曇花一現般,在他離開的時候消失不見,這個環境的殘酷,他不是沒有見識過,反而因為看到太多太多了,所以每一步每一步都走的戰戰兢兢,虛心的接受所有好的不好的評語,不敢自大,即使已經是前輩的身份,仍然謙虛。

 

 

演唱會圓滿結束,吃過慶功宴,金聖圭難得刻意沒有喝太多酒,他和南優賢一起回到住處,牽著南優賢的手,和他一起躺進客廰的黃色吊床,他撫摸著南優賢手指上戴著的,他送的戒指,雖然不是對戒,但是南優賢幾乎都戴著,尤其是在重要的場合,被當成像護身符一樣的禮物,金聖圭思索著要怎麼開口,忽然覺得喉頭酸澀,他壓抑控制著的情緒,在南優賢低著頭嗚咽的說:「圭哥,不用擔心我,你回來之後,可能就要換我入伍啦,到時候就換你等我了,很公平。」,金聖圭情不自禁的親吻南優賢,接吻的時候嚐到自己的淚和南優賢的淚,明明不是生離死別,卻是第一次這麼久的離開。

 

    「接下來的休假,都陪你。」金聖圭私底下戀愛中沒有像在節目上那麼伶牙俐齒,標準金牛座,表達有障礙。

 

    「不要,明天陪我一天就好,然後你就回家吧,也要陪陪爸媽姐姐,和你的朋友,他們平常也都沒什麼機會看到你,所以明天下午你就回家吧。」南優賢不是自私的人,他已經比其他人多了很多時間和金聖圭相處了,他都這麼捨不得了,其他人肯定也一樣。

 

    「優賢吶。」剩下話,金聖圭要用行動告訴南優賢,他果斷的拉起南優賢,往房間走去。

 

 

南優賢被脫個精光,看著同樣赤裸的金聖圭覆上來,心跳如擂鼓,明明不是第一次,不知為何卻覺得好害羞,他覺得金聖圭好像更帥氣迷人了,被金聖圭親的葷呼呼的,舌頭出自本能的和自己的愛人糾纏,兩個主唱像較勁兒似的,誰都不願先分開對方,南優賢終究還是敗給了金聖圭,看到對方笑的好看也就算了,因為金聖圭也沒有給南優賢太多時間分神,他好看的手正遊走在南優賢的身體各處,他固定在南優賢胸前品嘗殷紅的小菓。

光是吸吮就已經讓南優賢的小芽茁壯了,金聖圭靈活的舌頭和牙齒搭配的很好,逗的南優賢不斷輕顫,他比金聖圭更急躁,拉著金聖圭的手來到自己的下身,金聖圭的手沒有男人會有的繭子,撫摸柱體的時候總是覺得特別舒服,南優賢很喜歡金聖圭替自己套弄,身體彷彿飄浮在空中,想探求更多,南優賢熱情的回應,腰往抬,將自己往金聖圭手裡送,想獲得更多,金聖圭也沒讓他失望,加快手上的速度,舌尖挑逗著南優賢的乳尖,在感覺到手上的柱體有想發洩的徵兆,金聖圭低下身,含住南優賢的龜頭,用力吸吮,南優賢受不了刺激就這麼射在金聖圭的嘴裡。

 

    「圭哥?!」南優賢一臉驚訝的看著金聖圭在他面前吞下自己的精液,這是第一次,本來金聖圭一直對於口交這件事有點排斥,他也覺得金聖圭的嘴是用來唱歌和親他的,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南優賢說不出來現在的情緒是什麼,他直接哭出來,把金聖圭嚇了一跳。

 

    「怎麼哭了?不舒服嗎?還是弄痛你了?」金聖圭很慌張。

 

南優賢猛然抱住金聖圭,用力的親他:「圭哥,下次不要再做這種事了,你明明不喜歡的。」南優賢像是要用親吻幫金聖圭清潔口腔一樣。

 

    「我沒有不喜歡,是我第一次想做的時候,你有抵抗,我以為你不喜歡,所以才沒有再做,原來我誤會了。」金聖圭趁機將自己的勃發抵在南優賢的穴口。

連著幾日都有性事,南優賢的後穴還很柔軟,不需要特別開拓,金聖圭依著保險套的潤滑液,緩慢的進入,其實南優賢還是能感覺到沒有擴張進入不是那麼順利,一點點頓痛,但是他卻蠻享受有點痛有點爽的感覺,今天晚上他要將金聖圭牢牢刻劃在他的身體,這樣的痛可以幫他分散一點金聖圭要離開的難過,也更清楚感覺到金聖圭的性器撐開每一條皺摺的過程,直到金聖圭完全進入,兩人都出了不少汗,但是金聖圭偏偏在這個時候來了惡趣味,進去之後一直動也不動,只是一直針對他的耳朵、乳尖、下身,不斷的逗弄,弄得他情慾高漲卻無處發洩,南優賢甚至企圖自己動,卻被金聖圭控制住腰:「說你愛我。」

 

    「金聖圭,我愛你你不知道嗎?非得在這個時候折磨我?」南優賢紅了眼眶,覺得自己好像金聖圭手中的玩物,這個時候還要故意欺負他,太委屈了,嗚~!

南優賢話一說完,金聖圭立刻像脫韁的野馬般動了起來,將南優賢抱起,坐在自己的腿上,因為姿勢的關係,分身能進到南優賢的更深處,緊致的後穴緊緊的包裏著金聖圭的慾望,他老早就想動作了,被情慾煽動的腸壁不曉蠕動擠壓著他的陰莖,金聖圭舒服的嘆氣,找到南優賢的敏感點更是積極的摩擦甬道內的凸點,優賢不知滿足的想要更多,腸壁貪婪的不知饜足的緊緊吸附金聖圭的性器,南優賢扶著金聖圭的肩,扭動翹臀,跟著金聖圭的節奏動起來。

 

    「南優賢,你想要我早點射出來是嗎?」金聖圭拍了一下南優賢的屁股,白皙的臀肉立刻紅了起來。

南優賢也不甘示弱的咬了金聖圭的肩膀一口。

 

 

南優賢的小腹不斷繃緊,金聖圭的肉棒仍不知疲累的耕耘著,次次力道凶猛的插進已黏膩不堪的小穴裡面,明明是剛結束演唱會的人,按照以往的慣例,體力應該已經所剩無幾才是,今天怎麼回事兒?動情的愛液沿著交合處沾濕了床單,金聖圭也知道南優賢要射了,逐漸絞緊的腸壁讓他背脊發麻,南優賢拔高的呻吟聲音,身前的分身第二次噴發,止不住的抽搐,把金聖圭也給逼射了,但是南優賢仍然可以清楚感覺到,金聖圭飽滿的龜頭一點也沒有消退的現象,今天的金聖圭不尋常!

金聖圭折起南優賢的腿,讓他自己抱在胸前,金聖圭有了精液的幫助,更加暢行無阻,看著南優賢因為運動粉粉的臉頰,覺得自己家的小男友真可愛,忍不住再親親他,知道他射了兩次也累了,最後一次就沒那麼多技巧了,直接了當的直進直出,順著原始本能的大幹起來,金聖圭也射了第二次之後,結束一夜的纏綿,天邊都顯魚肚白了。

 

 

 

 

金聖圭回了全州,陪家人、見朋友,每天忙得不可開交,但他還是念掛著在首爾的南優賢,沒幾天就假藉姐姐要帶侄子來玩,跑回首爾了,回來迫不及待的跟南優賢炫耀自己的大平頭,是不是很帥氣?很有男子氣概?直到他要入伍的前一天,南優賢悶悶的窩在他懷裡。

 

    「圭哥,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

 

    「為什麼?」

 

    「公司給我排了工作,我去不了了。」

 

    「嗯,好吧,那麼遠的一趟,去了就回,沒意思。」

忽然的低氣壓,讓兩個人都不好受,南優賢很想去送金聖圭,可是又怕自己會哭的亂七八糟,反而惹金聖圭擔心了,所以心一橫,干脆答應了音樂劇練習;金聖圭也蠻想南優賢能來的,但是這一路去那麼遠,就是送他入伍,然後又要搖晃一路回去,他也不忍心,覺得沒必要。

 

    「圭哥,你能打電話的時候,要記得打給我喔!還有,如果軍中的訓練太累不舒服,要記得說出來,不要硬撐!還有,不要受傷了,要照顧好自己!還有................!」

金聖圭用一個擁抱讓南優賢閉嘴,他抱了很久,久到像要把南優賢融入身體裡帶走一樣,等他收拾好心情,才放開南優賢。

 

    「我愛你。」金聖圭低下頭,吻了南優賢,他滿滿的感情想讓南優賢全知道,卻沒有更好的表達方式。

 

 

 

 

 

 

 

==========================================================================================

 

我是在上班的時候,聽到這個消息的

當下只覺得好想掉眼淚喔,所以是怎麼下班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在韓國的朋友幫我去送聖圭了

他說好險我去看聖圭音樂劇的時候,不只看到聖圭,還看到了小南和社長

不然我可能真的要哭死了

是啊!沒想到這麼的突然,雖然聖圭本人很瀟灑的樣子

希望他能健健康康,不要受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fan
  • 真的好想他,雖然沒過多久,但覺得好漫長啊…(T_T)
    阿南一定也很想圭哥,讓我們一起等他回來吧~
    P.S.我以前只站南圭的,但最近一直看到鮭魚文感覺都習慣圭攻了,哈哈~
  • 是呀,我也覺得好漫長
    輪到東雨的時候,我應該會覺得更~~~~嚴重

    只要是他們兩個都好XD

    infinitecloud 於 2018/08/03 12:13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