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的Omega,除了情緒不穩以外,性慾並不會輸給發情期,車學淵很快就發現這件事情了,雖然不會像發情期那般無法控制,但是他也漸漸明白鄭澤雲的用心良苦,當然他自己也做了一些功課,醫生也跟他聊了許多孕期要注意的地方,他才知道鄭澤雲並不是為了束縛他,而是擔心他懷孕的身體無法負荷,況且在學校也不是可以讓他隨心所欲亂來的地方。

有了鄭澤雲不加修飾的愛,車學淵愈來愈喜歡自己的身體,每一小段時間就會拍幾張照片當作記錄,偶爾心血來潮也會錄一小段影片,他覺得自己愈來愈感性,甚至學會跟鄭澤雲撒嬌,雖然他仍然不是很相信鄭澤雲早就喜歡上自己這件事,但是車學淵不再像懷孕初期那般鬱鬱寡歡是真的,其他人也常常在鄭澤雲的淫威之下來陪伴車學淵聊聊天什麼的。

今天車學淵又有新的idea了,像是仗著鄭澤雲寵妻,又像是要藉由這些小任性來確認鄭澤雲是真的愛自己的,詳細內情,大概只有本人知道了。

 

 

 

 

車學淵知道今天鄭澤雲的課只到中午,為了不讓自己餓肚子,鄭澤雲肯定會一下課就飛奔回家,最慢12點20就會到家,他穿著鄭澤雲的襯衫,下身只穿底褲,準備要撩撩他的Alpha,為了怕自己不夠吸引力,還特地噴了兩下鄭澤雲的香水,他算好時間躺在床上假睡,等鄭澤雲。

鄭澤雲已經把車學淵的住處當自己家了,反而位於隔壁的自家很少回去,只有需要東西的時候會從自家搬運,鄭母常聽別人說女兒賊,沒想到她居然生了兒子賊,不過她是挺喜歡車學淵的,他們兩個還小的時候就曾經偷偷想把他們湊對了,沒想到那時候像呆頭鵝的兒子,原來早就認定人家了。

一如往常的,鄭澤雲過家門而不入,熟捻的按著車學淵家的密碼鎖,看客廰沒有車學淵的身影,直直的就往臥房走去,打開門,鄭澤雲承認自己呆了幾秒,車學淵躺在床上,穿著自己的襯衫,筆直的雙腿顯露無遺,連修長圓潤的腳趾都像在邀請他品嘗這個可口的Omega,他被迷惑的走過去,輕輕的撫摸就怕吵醒車學淵,跟別人比較的話,車學淵的孕肚其實還不太明顯,但是鄭澤雲就是特別喜歡撫摸車學淵微凸的肚子,那是他終於得到他的初戀最好的證明,而且裡面正孕育著他和車學淵的結晶,他總是像上癮一樣有意無意的伸手去摸,鄭澤雲從肚子開始愛撫,確定車學淵沒有任何不適,動作才放大膽。

懷孕的Omega,雖然還沒有泌乳,但胸部卻似乎已經悄悄開始做準備了,車學淵的胸部變得十分柔軟,甚至有點肉,乳頭也變得很敏感,有時候只是被衣服磨擦過就會讓車學淵想呻吟,這時候鄭澤雲正含著他的乳尖吸吮,車學淵再想假裝也被酥麻快感弄得棄械投降,他睜開眼看著在自己胸前的Alpha,襯衫連脫都沒有,他就只隨意扣了幾顆鈕釦,鄭澤雲卻猴急的連衣料一起含在嘴裡,車學淵開心自己對於鄭澤雲還是有吸引力的,他覺得自己的心臟被填得滿滿的,他捧起鄭澤雲的臉,羞澀的第一次主動在還沒失去理智的時候親吻鄭澤雲,看著對方瞪大的雙眼彷彿要沾染上些許水氣的時候,車學淵笑瞇好看的杏眼,親吻愛人的鳳眼。

    「學淵,我想要你!」

Alpha直接了當的索求,讓車學淵羞紅了耳尖,但他仍然乖巧的點點頭,應允了鄭澤雲,鄭澤雲修長的手指解著衣服鈕釦,只有車學淵知道這雙看似嫩白的手,原來那麼粗糙、那麼有安全感,當這雙手牽著自己的時候、護著自己的時候,他都莫名的覺得被這樣優秀的Alpha愛著很有優越感。

鄭澤雲在車學淵身上隱約聞到屬於自己的香水味,他很喜歡香水,但就只有車學淵知道他最鍾愛哪一瓶,那個味道是獨一無二的,原本是特地請調香師製作要給車學淵的,沒想到車學淵居然說更適合他,所以他就這麼留下來了,這種默契,鄭澤雲非常眷戀,他也喜歡自己因為車學淵帶來的改變,都讓他覺得自己在成為更好的Alpha。

 

 

鄭澤雲的吻不斷的落下,車學淵也時不時挺起身子方便Alpha採擷,他甚至得到鄭澤雲的鼓勵而把愛人上身脫了個精光,痴迷的,不小心說出真心話:「澤雲的身材真好!」

鄭澤雲一直都有運動、鍛鍊的習慣,雖然不是肌肉噴張,但是該有的肌肉線條是絕對有的,修長健美的身材,剛好覆蓋在Omega身上,相較之下,車學淵纖細的腰枝、勻稱的身體,似乎就顯得有點柔弱了,車學淵的誇獎還是讓鄭澤雲笑了。

車學淵忽然想到自從某一次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幫鄭澤雲服伺過了,每次都是鄭澤雲弄得自己飄飄欲仙,再者,他懷孕之後,鄭澤雲不曉得背著他在浴室裡發洩過多少次,就是怕傷著了自己,現在胎兒已經穩定了,不那麼脆弱了,他才想著不要再忍耐了,推倒鄭澤雲,吃定了他不敢反擊,車學淵像隻貓趴在鄭澤雲懷中作亂,小小的孕肚緊貼著愛人的身體,一路滑到鄭澤雲下身的地方,雙手握住已經充血的昂立,不假思索的伸出舌頭舔弄了起來,他向李弘彬討教了一些,怎麼樣才可以把自己的Alpha吃得死死的,才知道原來床上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關鍵,難怪元植都不會搞七捻三的。

如果鄭澤雲知道車學淵有這種想法,大概會把他綁床上操到他打消這些念頭為止吧!只是他現在暫時無從思考,他看著自己的滾燙的大棒被Omega含在菱嘴裡, 每次看到愛擦護唇膏的車學淵,不能否認鄭澤雲曾經想過,如果那柔嫩的嘴唇用來取悅自己一定很舒服,現在親眼所見的衝擊,一點也不輸給上次車學淵發情期的時候,豈碼這次車學淵不是在被發情期的潮熱促使之下做這件事的,鄭澤雲的眼神很溫柔,但是壓著車學淵的手卻有Alpha明顯的攻擊性,頗有想讓自己的Omega先用嘴讓自己射一次的企圖。

 

 

車學淵或許是想透過歡愛來確定鄭澤雲對自己的愛,其實,不小心被鄭澤雲撞見發情期,就這麼的被標記成為鄭澤雲的Omega,車學淵是開心的,他唯一放在心上的人,本以為自己跟他是沒有機會的,畢竟車學淵是那麼賭定的認為自己是個Beta,一個優秀的Alpha是不會選擇Beta當伴侶的,通常Beta只會是床伴,車學淵就算再喜歡鄭澤雲也絕對不會那麼作賤自己,但沒想到,一切都似夢成真的時候,車學淵居然覺得迷茫,很不實在,就是有不勞而獲的感覺,然後很快又被告知自己懷孕了,他更覺得慌張、不知所措,他們兩個人從來沒有面對面確認過對彼此的感情,即使確立關係之後,鄭澤雲的態度一直很堅定,但是他從來沒有問過車學淵是不是也愛他,這一開始讓車學淵很介懷,因為他並不曉得原來自己在發情期的時候,被情熱弄得神智不清的時候,早就把自己的心思邊哭邊說出去了,當然鄭澤雲是個悶葫蘆,自然也不會說,是後來的相處,慢慢的讓車學淵放下這些亂七八糟的胡思亂想。

鄭澤雲覺得自己的Omega正在走神,不滿意的散發出訊息素以示警告,車學淵被愛人的訊息素包裏,原本軟綿的身子又更柔軟了,正享受著車學淵溫暖的鄭澤雲趁機將對方的腳往上折,他知道扣除Omega原本身體就柔軟這點,學習現代舞,熱愛跳舞的車學淵的身子更是比一般人更能輕易展現有點難度的動作,但他仍然小心顧慮著車學淵的肚子,連律動的力道頻率都比之前來得輕慢,從額頭上落下的汗就知道他有忍耐克制。

車學淵忽然覺得自己的Alpha原來是個膽小鬼,他都敢大膽誘惑他了,當然是身體狀況可以盡情做愛才這樣的啊,難道他會比鄭澤雲更不顧慮寶寶嗎?!既然這樣,他也不客氣了,散發訊息素這招,他也是會的。

    「學淵!」鄭澤雲清楚的聞到瞬間變得明顯的香味,他合理的懷疑車學淵想讓他失控。

 

    「我只是想你好好愛我,寶寶很安全,我有詢問過醫生了,你不用擔心。」

鄭澤雲憐惜萬千的親吻車學淵,埋在車學淵溫暖溼潤的腸道裡的性器開始恢復正常的運動起來,車學淵好聽的聲音在兩唇的縫隙中流洩而出,鄭澤雲的吻更加濃情蜜意,不管哪裡,他都想讓車學淵感受到自己的滿腔愛意,換個姿勢讓車學淵在上面,他覺得這個姿勢可以確保他能放心用力進出,也不會壓著車學淵的孕肚,這都要怪他自己有個不好的習慣,和車學淵以正常體位歡愛的時候,他總喜歡貼在車學淵的身上律動,車學淵細膩的皮膚觸感讓他愛不釋手,但這樣就會壓著寶寶,即使車學淵說了醫生說可以,他還是不太相信自己心裡的那頭野獸。

騎乘的姿勢,讓鄭澤雲可以把車學淵的整個身子看清楚,被嵌在自己上身的車學淵,主動的搖擺起腰枝,已經能享受其中了,他樂得讓車學淵自行發揮。

車學淵比鄭澤雲更喜歡這個姿勢,他能看清楚鄭澤雲因為自己而變化的表情,雖然沒辦法撐很久,鄭澤雲如果性致來了,就會瘋狂的頂他,讓他全身無力的只能趴在對方身前任由鄭澤雲頂弄,但是他仍然會在自己能掌控的時候積極的讓鄭澤雲舒服。

車學淵的身體是鄭澤雲開發的,所以他的身體只會想要鄭澤雲,也只契合鄭澤雲,他甚至覺得沒有其他Alpha能比得上鄭澤雲的,後穴含著鄭澤雲的性器,接受他進進出出讓人飛上雲端的操幹,車學淵能愈來愈自然的呻吟出聲,他喜歡鄭澤雲幾近著迷的看著自己的眼神,兩人皮膚明顯的色差更增添情色的感覺。

 

 

 

 

鄭澤雲撥開車學淵汗溼的瀏海,在他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吻:「不累嗎?」

車學淵杏眼亮晶晶的,身體是乏了,但是精神還可以,鄭澤雲估計還是顧慮著住,所以只做了一次就停手了,不過並沒有將性器抽離車學淵的身體,覺得這樣放著也滿足,從背後擁抱著車學淵也滿足,撫摸著車學淵的孕肚也滿足。

 

    「我愛你,車學淵!」

 

一句話,這麼簡單,卻猶如千斤重一般讓車學淵覺得胸口漲滿酸澀,連帶著喉嚨也跟著湧上酸楚,眼眶因為忍耐而顯得嫣紅,雙肩微微的顫抖,還是讓眼淚滑落在鄭澤雲的手臂上,感覺身後的人將自己擁得更緊了,車學淵的背貼著鄭澤雲胸,似乎連心跳的頻率都要同步了,他沒想到自己會聽到這一句話,當然他對曾渴望過,但是,他也是了解鄭澤雲的,寧願少說多做的個性,讓他覺得那句話其實並不重要,鄭澤雲的所有行為表現都那麼明顯了,為什麼還要去計較一句話呢?沒想到,真正聽到的時候,還是覺得彭湃洶湧,果然自己還是喜歡聽甜言蜜語的。

 

    「澤雲,我們結婚吧!」

 

一句話,這麼簡單,卻猶如千斤重一般讓鄭澤雲覺得胸口漲滿酸澀,連帶著喉嚨也跟著湧上酸楚,眼眶因為忍耐而顯得嫣紅,他伸長手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一個紅色的錦盒,裡面是樣式簡單的對戒,如同車學淵樸實的個性,錦盒裡面的戒指,從鄭澤雲認定車學淵開始,隨著年齡成長,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更新,這一對是鄭澤雲在標記車學淵之後購買的,鑽石鑲在戒指內圈,雖然現在的情況有點不合適,但是鄭澤雲好怕車學淵會反悔,他將戒指套入他的無名指,並真誠幾近膜拜似的在車學淵戒指上烙下一吻,雖然不太擅常甜言蜜語,不代表鄭澤雲沉默寡言,只是此時此刻,他真的無法從腦袋中翻閱出比一吻更適合的言語了。

 

 

 

 

 

 

 

================================================================================

看到我們家聖圭入伍去之後

在我一邊擔心著東雨也即將從軍

親愛的損友也一邊擔心著他們家的孩子可能要一次被抓走兩個

於是死皮賴臉外加威脅,要我必須將這系列完成

為了她的心願,我只能抱著電腦三天,硬擠擠XD

親愛的,希望妳會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