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見南優賢之前,龍俊亨已經許久不做夢了,因為每次都夢見那段令他後悔的情節,後來有一段時間他依靠著藥物才能順利入眠,慢慢的,他雖然不需要再這麼狼狽,但是這件事像是扎在心上的針,時不時的刺著提醒他,失去了一個真心喜歡上的人!

 

 

 

 

在龍俊亨發現自己喜歡上金聖圭之後沒多久,金聖圭和南優賢交往了,剛開始龍俊亨並沒有太在意,他見多了身邊如曇花一現的戀愛,他並不認為這段懸殊的關係能維持很久,愛情剛開始都是盲目美好的,時間一久兩個人的缺點漸漸顯現出來的時候、第二次爭吵發生的時候,這段感情就差不多要結束了,龍俊亨站在金字塔的頂端,他很清楚談戀愛只是一種生活的調劑,像他這樣的衣食無缺也不用擔心未來的人才有資格談戀愛,而金聖圭也唯有跟他在一起才能體會到愛情的美好,所以龍俊亨抱持著第三者的角度在看金聖圭和南優賢的戀情,同時也陪伴著金聖圭,他絕對是勸離不勸合的標準典範,只是金聖圭即使難過也從來沒有向他求救過,連訴苦都沒有。

唯獨那次,也是最後一次!

 

 

龍俊亨在發了第三封訊息許久之後,他收到金聖圭的回覆,只簡單問了地點,接著一個小時後,金聖圭就出現了,帶著已經明顯哭過的雙眼,龍俊亨嘗試著問幾次發生了什麼事,金聖圭都沒有說,只是一直喝酒,或是邊喝邊哭,他不曉得該怎麼辦,他根本沒有安慰過別人的經驗,龍俊亨心急也心疼,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南優賢推入十八層地獄!

金聖圭喝的醉醺醺,搖搖晃晃的走去廁所,龍俊亨則打電話叫司機來載他們回去,打完電話又等了一會兒都不見金聖圭回來,龍俊亨想去廁所看一下狀況,卻看見金聖圭被一群不懷好意的小混混給擋住了,幾個人圍著金聖圭說著一些充滿性暗示的話,更有人拿出注射器就往金聖圭的脖子打了一針,金聖圭因為酒醉的厲害根本無力反抗,讓他們推過來推過去,後來更直接被壓在牆角,龍俊亨勃然大怒,幾乎是失去理智的狂揍那幾個小混混,差點把人打死,洩了氣才發現金聖圭不對勁。

 

 

回到龍俊亨的住處,龍俊亨已經汗流浹背,他不讓司機幫忙扛金聖圭,因為他發現那些小混混他媽的給金聖圭注射的是發情藥,那是管禁藥物,真不曉得是怎麼弄到手的,強制發情是會死人的,龍俊亨因為家族因素早就有接種抗體,所以發情藥對他是起不了作用的,他著急的call了家庭醫生,只是醫生到達的車程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在電話中,醫生也不能保證到時候抑制劑或是抗體能發生效用。

金聖圭整個身體都是燙的,手腕上的手環顯示賀爾蒙急速升高的嗶嗶聲,龍俊亨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深知如果因為這樣佔有金聖圭,金聖圭肯定會恨他,他只能不停的幫金聖圭冰敷減緩他的不適,龍俊亨長這麼大還沒伺候過誰,就金聖圭得了福氣,只可惜這個人在酒醉和發情的不適中,意識不清。

金聖圭的意識看來是全部出走了,身體的動作全是本能趨使著,他靠近冰涼的毛巾,並且脫口而出喊了「南優賢」的名字,此時此刻,龍俊亨覺得最煞風景的就是這個人了,即使只是名字都令他覺得討厭!其實龍俊亨酒也喝了不少,只是沒有像金聖圭那樣亂喝,卻忽然覺得酒後亂性搞不好可以改變局勢,讓金聖圭重回自己身邊。

 

 

早上醒來,金聖圭除了頭痛欲裂還全身痠痛,昨晚的記憶怎麼樣回想都是一片空白,但他仍然覺得自己不太對勁,全身赤裸不說,堆在床邊的床單說明自己現在躺著的是換過的,什麼事情需要這樣?自己拉過被子裏住身體打算下床時,全身虛軟無力,根本是發抖的勉強的撐起雙腿走進浴室的,當他看到鏡子裡照映出自己露在被單外的肌膚有著瑰紅的斑斑點點,他嚇傻了,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想淋浴的心思都沒了,扯了掛在一旁的浴衣隨便穿上,走出浴室才看見躺在床上同樣赤裸的龍俊亨!

金聖圭幾乎是逃命的離開龍俊亨的住處,他想不起來任何事,也不想想起來,他覺得自己好髒,即使他想不起來,但是他自己的身體他很清楚,私密處不可告人的溼潤是從未有過的經驗,他雖然還沒有性經驗,並不表示他就是純情小夥子,金聖圭的腦袋一片混亂,他不曉得以後該怎麼面對龍俊亨,以及..................南優賢!

 

 

 

 

之後,金聖圭就再也沒有來學校了,畢業證書也是靠在家自學拿到的,沒有人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在一夜之間就像人間蒸發似的,他拒絕龍俊亨的任何聯繫,剛開始龍俊亨沒多在意,直到南優賢來找他,他才發現因為自己,對金聖圭造成了傷害,而且是無法捥回無法抹滅的傷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