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涼爽的春晚,金明洙因為和哥哥吵架,負氣甩門就跑出來了,卻在走到巷口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帶

外套沒帶、手機沒帶、背包沒帶.........,這下好笑了,只能隨便閒晃一下,等會兒再乖乖回家了,唉,真沒有離家出走的天份

低著頭,漫不經心的走著,幾乎是拖著腳步,也沒特別在意旁人投注過來的眼光,習慣了嘛!

 

 

    「欸,你看你看!」

    「什麼?」李成烈順著弟弟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個好漂亮好漂亮的男孩被三個女生圍繞,很困擾的樣子,看起來像是被搭訕了,只是有點好笑,因為角色竟然被對調了,通常這種事情不是應該發生在女生身上嗎?

    「成烈哥!」李成鍾早料到李成烈那個不經大腦的個性一定會衝去替他解圍,所以也只是叫個意思意思而已,一點都沒想阻止,移動腳步緩緩的跟過去。

 

 

李成烈一把將金明洙抓進自己懷裡:「親愛的,我遲到了。」外加一個迷人的微笑。

    「???」明洙一臉痴呆。

    「請問,妳們有什麼事情嗎?」李成烈問那三個像色狼的女生,真是的,現在的女生都這麼主動嗎?為什麼自己就沒遇到呢?

三個女生也只好摸摸鼻子閃人了。

    「呃.....謝謝。」金明洙在人走遠之後,就立刻掙脫成烈的懷抱,覺得很不好意思,耳根都紅了。

    「啊,你長的太漂亮了啦,跟我弟一樣,這樣的長相,很困擾吧?」李成烈只長個兒,不長腦,連說出來的話都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呀,哥,你說什麼呢?我哪裡漂亮了?!」李成鍾最討厭被人說自己漂亮了,真的很討厭,他也不管李成烈是哥哥,就往他手臂揍了一拳。

    「呃......。」金明洙覺得自己是不是該安靜的離開現場,畢竟兄弟吵架算是家務事吧?外人不好插手。

    「不要管我哥了,你好,我叫李成鍾,你呢?」成鍾對他伸出手。

    「金明洙。」李成鍾真的很漂亮呢,不說的話,自己應該會以為他是女生,而且是很有吸引力的女生。

    「你的手好冰啊,哥,你把外套脫下來。」李成鍾在握住明洙的手之後,皺了皺眉。

    「喔。」李成烈被剛剛成鍾的氣勢唬住了,還愣愣的,就把外套脫下來給明洙披上。

    「.........謝謝,你的名字呢?」明洙感受到成鍾不容拒絕的口氣,雖然有點尷尬,但還是接受了。

    「我沒說嗎?哈,我叫李成烈。」成烈俏皮的靠明洙好近好近,然後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李成烈的臉忽然在自己面前放大好幾倍,金明洙的眼睛裡都是他那個好看的笑容,也軟化了臉上的線條,跟著微笑。

    「你笑起來,眼睛好放電啊!」李成烈大方的稱讚,他身邊漂亮的、好看的人太多了,只是金明洙.....,是第一個吸引他的。

明洙不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好聽話了,但為什麼卻感覺心跳加快,臉頰微熱呢?

    「明洙,你是離家出走嗎?」李成鍾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靈感,就這樣問出了重點。

金明洙的表情很誠實,根本不需要回答,成鍾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那來我家吧!」李成烈連考慮都沒有就說出這句話,他真的想把明洙撿回家,外面這麼危險!

    「不會不方便嗎?」金明洙真的想離家出走,氣一氣哥哥金聖圭,他太專制了。

    「不會啊,我們自己住,而且你看起來什麼都沒有帶,應該也不知道去哪吧?我們收留你一晚,不過,你明天就要回家去囉,不然你的家人會很擔心的。」李成鍾也有個偶爾會離家出走哥哥,所以,他明白家人會著急的心情。

    「呵呵呵。」接收到成鍾的視線,李成烈只能乾笑,誰叫自己以前也有不良紀錄呢,現在搬出來了,就沒有過了嘛,真是愛記仇的弟弟。

明洙點點頭,其實他也沒想那麼多,單純的今天不想回家而已。

 

 

 

 

 

 

 

晚上11點28分,距離明洙甩門出去,已經過了五個小時了,金聖圭在客廳走來走去

被他叫來的南優鉉、張東雨和李浩沅就這樣看著他,愛莫能助

能找的地方、能問的人,都找過、問過了,就是沒有人知道金明洙在哪

    「我真的不應該罵他的。」金聖圭咬著手指甲,他很不安的時候就會這樣。

    「沒事的,明洙不是小孩子了,鬧脾氣,說不定一會兒就回來啦。」南優鉉抓下他的手,握在手心裡,安撫自己的愛人。

    「是啊,聖圭哥,浩沅明天去學校會去他們班看看的,不要太擔心了,明洙消氣就會回家的。」李浩沅和南優鉉目前是大四的學生,金明洙大三,他們同學校,下了課、空堂或翹課就會去金聖圭和張東雨合開的咖啡店幫忙、串門子,五個人幾乎快要是形影不離了。

    「他今天晚上會住哪裡?身上都沒有錢,也沒有去找朋友,他的安全怎麼辦?這臭小子!」金聖圭聲音哽咽,真的很擔心,也很自責,不過是考試名次掉到5名外嘛,幹嘛那麼大聲的吼他呢?

    「東雨哥,明天店就不要開了,今晚你們就先回去吧,我留下來陪聖圭哥就好了,明天,學校就麻煩你了,浩沅,我們保持電話聯絡。」南優鉉知道今天晚上金聖圭是不會睡覺了,沒有人陪著他不行,但是拖著他們兩個在這裡秏,也不是辦法。

    「嗯,好,有事隨時聯絡。」張東雨和李浩沅就先離開了。

 

 

 

 

 

 

 

無限學院,一所貴族學校,從幼兒園到研究所,全都是精英式教育,在這裡的學生不是名門貴族,就是富家子弟

這裡的學生被規定都要穿制服,是間辦學嚴謹的學院,當然也是為了要對得起捐贈鉅款的各位家長們。

 

 

李成烈和李成鍾很驚訝,金明洙竟然和自己同學校,而且成烈和明洙還同學年,雖然是不同科系,但這會不會太巧了一點?!

金明洙也沒想到,早上才在煩惱自己沒有制服可以穿,下樓看見他們兩兄弟穿的制服,這個巧合來的真剛好,所以他穿了成鍾還沒繡名字、科系的新制服,跟他們一起去上學。

而所有的巧合,像要用光存量似的,全都在同一天發生了,他們三個在進入校門之後,碰上了李浩沅,李成烈的直系學長:「浩沅哥,早啊。」

李浩沅轉過頭,看見明洙,得來全不費功夫:「明洙!」

    「浩沅哥。」金明洙像做錯事.....,不,就是做錯事的孩子,頭低低的,聲音小小的。

    「沒事就好,成烈,你們認識?」

    「就昨天.......唔!?」李成烈剛開口,就被李成鍾摀住嘴。

    「浩沅哥,昨天明洙哥住我們家,他說今天就會回家了,你們是.....朋友嗎?」

    「嗯,他是我朋友的弟弟,明洙啊,聖圭哥擔心了一整晚都沒睡呢,還讓我幫你帶背包來,喏,你的手機、錢包、制服都在裡面,還有.....早餐,聖圭哥知道你不喜歡沒吃早餐上課,特地幫你做好的。」李浩沅把背包和餐袋拿給明洙。

    「明洙哥,好羨慕你喔,有個好哥哥。」李成鍾趁機抱怨一下,李成烈哪裡像哥哥啊,都是自己在照顧他。

    「嗚......!」金明洙想也沒想就躲進李成烈的懷裡哭了起來。

    「?!」李成烈被嚇到了,不知所措。

    「借他靠一下吧,明洙不喜歡別人看到他哭的樣子。」其實浩沅也覺得驚訝,怎麼是躲到成烈那裡勒?按常理判斷,應該是往自己這裡靠才是啊!

李成烈輕拍明洙的背,難得溫柔的語氣:「傻瓜,別哭了,等等回家就好了啊。」

李成鍾從來沒聽到哥哥用這種口氣跟任何人說話過,他瞇起眼睛,打量著這兩個人,有奇怪的味道,一定會發生什麼事:「不如我們今天......一起翹課吧!」

    「蛤?!」李浩沅和李成烈異口同聲,金明洙繼續哭泣。

    「等到放學才回家,那個聖圭哥應該會擔心死吧,不如現在就回家讓他放心,而且.....今天,明洙哥應該也沒心情上課吧,嗯?」

金明洙聽到李成鍾的話,埋在李成烈胸膛的頭,點了幾下。

李成烈笑了,他從金明洙手裡接下背包和餐袋:「那就不要再哭啦,要紅著眼睛回家給哥哥看嗎?」

金明洙沒有東西的雙手,就直接抱上李成烈的腰,頭還是沒抬起來,一樣埋在懷裡,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李成烈把手上的東西放下,脫下自己套在制服外面的運動連帽外套,幫明洙披上,戴上帽子:「這樣就看不到啦,我們走吧。」並且對他伸出手。

金明洙穿著略大的外套,看起來更需要被保護了,他牽住李成烈的手,連心都一起被牽走了。

就這樣,四個人又走出了校門,光明正大的翹課。

 

 

接到李浩沅的電話,張東雨就立刻打給南優鉉把狀況都告訴他,並且到金聖圭家集合,等金明洙回家。

嗶!喀!

開門的聲音,讓金聖圭忽然覺得好緊張。

看到最先進門的是李浩沅,然後是李成烈牽著金明洙走進來,最後是李成鍾。

    「哥。」金明洙沒有放開李成烈的手,感覺到他緊握住自己,從手心傳遞力量過來。

    「回來就好.......!」金聖圭走向前一步,就立刻覺得腿軟,眼前一黑,就昏過去了。

    「哥!」

    「聖圭!」

    「聖圭哥!」

一群人都被嚇壞了,還好南優鉉緊急的抱住他,才讓金聖圭免去了受傷的可能。

    「應該是太累了,他昨天幾乎沒有吃東西,也都沒有睡覺,我先抱他上去休息。」南優鉉心疼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金明洙則是一臉愧疚,眼眶紅紅的,又想掉眼淚了,是自己害哥哥昏倒的,聖圭哥從小就身體虛弱,我竟然為了跟他賭氣,就離家出走,都忘了他會擔心到不吃不睡,怎麼會這樣?

    「我跟你去。」李成鍾是醫學系的跳級生,他自動自發跟南優鉉一起上樓,看看金聖圭的狀況。

    「成鍾是醫學系的學生,有他在,沒事的。」李成烈一把將明洙拉進懷裡,他知道這傻瓜又要哭了,心裡油然而生一股想好好保護他的念頭,莫名清晰、莫名強烈!

    「我打電話請家醫伯伯來一趟。」張東雨還是不放心,拿起手機請自己家的專屬家醫跑一趟。

 

 

確定金聖圭沒事了之後,家庭醫師幫他打了點滴,補充營養:「打完這瓶,就可以了,讓聖圭少爺好好休息吧,他的身體不適合熬夜的,以後要特別注意,不要再讓他這樣了。」

    「好的,謝謝您。」金明洙很有禮貌的鞠躬道謝。

    「那麼東雨少爺,我先回去了。」

    「嗯,謝謝你來。」張東雨送家庭醫師離開。

    「你們都出去吧,明洙也是,我陪聖圭就好了!」南優鉉其實在生氣,不管是誰,只要讓金聖圭難過、受傷、不舒服,他都不准許!

金明洙也很清楚,畢竟認識南優鉉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且害聖圭哥昏倒的人是自己,他也不敢要求什麼,默默的就跟著大家一起走出房間,關上門。

    「你的房間在哪?」李成烈問得明洙莫名其妙,但他還是帶成烈去自己的房間。

到房門口,李成烈打開房門,把金明洙推進去,自己也跟進去,然後把房門關起來,反鎖!

    「什麼事?」金明洙搞不懂他想幹嘛。

李成烈把金明洙牽到床邊坐下,然後輕輕的抱住他,一瞬間,明洙就像是心電感應一樣的,哭了。

    「我會陪你。」成烈摸摸他微捲的頭髮,好溫柔,像是在哄孩子,又像是在安慰情人。

明洙真的就放聲大哭,他從來沒有讓金聖圭擔心過,也從來沒有讓金聖圭昏倒過,他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壞很壞的錯事,除了哭,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好聖圭哥沒事,不然他會更難過!

成烈聽著明洙哭,覺得心都揪結了,他捧起明洙哭紅的臉,就這樣親了上去,吻去他的淚珠,一滴一滴,從眼睛開始,到嘴唇,然後就留連在這兒了!

而明洙從傻傻的讓成烈親,到生澀的回應,他好像喜歡上李成烈了!

    「不哭了?」李成烈終於放開他的唇,蹲在明洙面前問。

    「嗯。」明洙的臉,因為哭泣、因為親吻,紅通通的,長睫毛上帶著幾顆晶亮的淚珠,閃閃發亮,怎麼看都像是畫報,吸引著李成烈的目光,牽動著李成烈的心跳!

    「你........這樣問,會不會很奇怪啊?」李成烈自己也對於想說出口的話覺得不好意思,搔搔頭,掩飾害羞。

    「嗯?」

    「咳......你......願不願意......跟我在一起?」斷斷續續說,他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敢看金明洙的表情,心跳咚咚咚的狂跳,等待回應的安靜,每一秒都被放大,李成烈覺得自己手心都要出汗了!

    「嗯!」明洙破涕為笑,這是今天發生最好的事,這一切的巧合,都像是上帝巧手的佈局,只為了讓他遇到眼前這個人!

    「是.....好的意思嗎?」李成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確定。

金明洙用力的點點頭,笑的更漂亮了。

李成烈開心到想大叫,但是礙於現狀,還是低調一點的好,他沒有想到,真的沒有想到,第一次告白就能成功,太美好了,他緊緊的擁抱金明洙,激動的情緒,相信明洙能感受得到!

叩!叩!

張東雨敲敲金明洙的房門:「明洙啊,聖圭哥醒囉,你要去看看他嗎?」

    「要!馬上來!」明洙開心到眼睛都笑彎了,他親吻李成烈,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李成烈牽著明洙的手,一起到聖圭的房間。

    「哥,對不起!」金明洙看到金聖圭,立刻道歉。

    「嗯,沒事了,乖。」金聖圭不是個可以輕易說出對不起的人,但他總會用行動表示。

    「是新朋友嗎?」聖圭看到明洙的手一直被這個高高的男生牽著。

    「是男朋友!」李成烈又沒頭沒腦的說話了!

全部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哥,你想嚇死誰?」李成鍾給了一個白眼,他沒料到成烈哥手腳這麼快速,厲害厲害!

    「哥,是新朋友,也是剛剛答應在一起的。」金明洙有點擔心他們進展太快,金聖圭會不同意!

金聖圭才開口,話都還沒吐出一個字,李成烈就沒禮貌搶快:「我會好好照顧明洙的,請你答應我們交往!」

    「哈哈哈哈哈哈!」金聖圭聽完他的話,忽然爆笑,這傢伙也太可愛了吧?

    「要真做得到才能說唷。」南優鉉幾乎要是第一個點頭拍手贊成的,這樣,以後聖圭就都是自己的啦,哈哈哈!

    「我會做到的,我承諾!」李成烈一臉誠懇認真,外加躹躬。

    「你還沒自我介紹呢。」張東雨覺得有趣,這孩子真可愛。

    「聖圭哥,東雨哥,優鉉哥,我叫李成烈,現在是無限學院大三,管理系的學生,生日是1991.8月27,血型是.......!」

    「哈哈哈,好了好了,不用這麼詳細,以後常來家裡玩就好,對我們家明洙要好,不要欺負他,知道嗎?」金聖圭怕再不阻止,他會報告長篇大論。

    「知道了,謝謝聖圭哥。」李成烈又躹躬,禮貌周到。

    「你呢?聽說,我昏倒的時候,是你跟著優鉉一起上樓的。」聖圭看著站在成烈旁邊的漂亮男孩,他和明洙是不一樣的漂亮。

    「聖圭哥,我是成烈哥的弟弟,叫成鍾,是醫學系大二的跳級生。」李成鍾轉一轉圓溜溜的眼睛,從口袋拿出手機,朝金聖圭走去:「聖圭哥,這是我哥的手機,你可以留下他的電話號碼,這樣以後你就不怕找不到明洙哥啦,我哥一定不敢不接你的電話的!」

    「呀!李成鍾,你是誰的弟弟啊?」李成烈不知道自己的手機什麼時候在成鍾的身上,這下慘了,絕不能讓明洙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嗯,這是一個很好的藉口!

    「明天放假,那麼今天就在我們家住下吧,中午就隨便叫外送吃一下,下午讓優鉉去給你們採買好吃的,晚上來烤肉,算是謝謝你們昨天收留明洙,可以讓你們通宵玩樂,好嗎?」金聖圭一邊輸入自己的電話號碼,一邊說著。

    「不行!」南優鉉第一個出聲大叫!

    「為什麼?」

    「因為醫生說,你不可以熬夜,現在又要讓他們玩通宵?!」

    「我會注意的,沒關係啦,別那麼大驚小怪了!」

    「我說,不行就不行!」

金明洙推著李成烈往外走:「走吧,他們兩個要吵很久才會有結論,我們先下樓叫外送吧!」

    「這時候就覺得,我家東雨最好了。」李浩沅搭著張東雨的肩,他說的是真心話,因為東雨很少跟他爭執什麼。

    「哦,原來東雨哥就是神祕的小恐龍?」李成烈終於知道李浩沅藏著的祕密情人了!

    「嗯?什麼小恐龍?」張東雨一臉疑惑的問。

    「沒事,不要理他。」李浩沅狠狠的瞪了李成烈一眼,要他閉嘴。

    「什麼嘛?我想.........!」張東雨沒說完的話,全都隱沒在李浩沅的吻裡了!

    「果然不能常跟優鉉哥在一起,浩沅哥都學壞了!」金明洙一臉不可取的表情,看著李浩沅在他們面前放閃光。

    「明洙啊,我們不能輸!」李成烈說完,就把明洙抓過來要親!

    「你以為我們在比賽什麼嗎?」金明洙用手擋住了成烈好色的嘴巴!

    「看來以後吵吵鬧鬧的生活是免不了的了!」李成鍾嘆了一口氣,他忽然想談戀愛了,免得都只有被閃的份兒!

 

 

 

 

 

 

 

=============================================================

這一篇寫的比較倉促,好像可以更好,卻又不知道要改哪兒?

或許有人可以給我意見^^

我寫的時候,都會試著盡量不要偏離他們原本的個性太多,但偶爾會覺得綁手綁腳

是不是該更大膽的發揮呢?只要抓住他們原本的精神就了,是吧?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