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

在法國,噴香水,是一種禮貌

因此每個人都會找尋著屬於自己的味道

香水的味道,會隨著每個人不同的溫度而變化出不同的香味

這樣的氣味,只為了讓對方牢牢記得自己,不再忘記、離去

 

 

 

 

 

 

 

李成烈已經忘記什麼時候開始有擦香水的習慣,也忘了喜歡這個味道的人已經離開自己的生活多久了

他並沒有刻意記得他,但就是習慣性似的,忘不掉

不只如此,他因為覺得那個離開的人,笑起來像隻貓咪,在之後養了一隻貓陪伴

因為那人喜歡拍照,他也開始會在放假的時候拿起相機隨處拍拍,當然,技術上不比那人好

也會在沒有胃口的時候,煮上泡菜湯墊墊胃,這也是離開的人愛吃的,不能拋棄的口味

漸漸的,李成烈覺得,他就像是活在自己血液裡,從未遠離,只是觸碰不到而已

李成烈在想念他的日子裡,把自己變成了金明洙

 

 

 

今天是李成烈的生日,他怎麼樣就是睡不著,眼睛像設好鬧鐘那般,在凌晨12點自動自發的睜開

迫使他要在自己生日的第一秒就開始回憶,他和明洙渡過的每一個生日,雖然也只有三次,已經很寶貴了

拿出明洙送他的筆記本,第一年的禮物,卻是在明洙離開他之後,才開始寫上字句,都是想念

明洙送他的香水空瓶,只屬於他李成烈的味道,只是很奇怪的,之後在市面上買到了一模一樣的味道,才讓香氣得以延續

明洙在第三年,把自己的第一次當成禮物送給成烈,在他現在躺著的這張床上,還記那時明洙緊張到全身發抖

李成烈伸手握住胸前被當成項鍊串在一起的對戒,原本應該是一人一個的,現在卻像是找不到主人,全掛在他脖子上

突然 "嗶嗶",手機訊息聲,李成烈拿起床頭的手機,滑開,是南優鉉傳來的

【我知道明洙在哪裡了,地址給你,兄弟,我想這一定是你有始以來最喜歡的生日禮物了^^】

 

 

 

 

 

 

 

 

 

 

金明洙沒有告訴任何一個人,他離開李成烈的原因,除了自行猜出事實的人

他不想讓李成烈和家裡的人鬧翻,他知道現在的社會還沒有開放到可以完全接受兩個男人相愛的事情

何況,李成烈家是何等的有頭有臉,更需要顏面上的這些虛幻的但比金錢重要的面子

當李成烈的母親找上自己的時候,他就知道,他一直做著心裡準備的那件事,來臨了

他接受了成烈母親的安排,到法國,重拾舊業,以調香師為職,生活著

唯有這樣,才能確保,自己在成烈母親的監控下,不會被李成烈找到,而她也能放心,一舉兩得

手裡握著那瓶,為了成烈而量售的香水「Shika」,是日文發音的鹿,因為他的眼睛,像小鹿似的

 

 

 

金明洙仰頭將手上的酒飲盡,正想再倒上一杯的時候,已經進到屋子,坐在沙發上好一會兒的張東雨開口了

    「明洙啊,不要再喝了。」他伸手拿走明洙的酒瓶。

    「嗯?東雨哥,什麼時候來的?」

因為金明洙不太擅常人際關係的發展,雖然有一張俊俏的臉蛋,但卻常常面無表情,而且不太會主動與人打招呼,更別說是聊天了,所以,他朋友不多,卻都很熟識,張東雨就是其中一個,熟到,他給了一把自己家的鑰匙給東雨,方便他隨時進出,而張東雨就那個猜到明洙離開的原因的人,別看東雨平時傻呼呼,天真的樣子,其實他是很細心的,再加上自己的家世背景,跟李成烈家是搭得上關係的,更能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小道消息,所以,他才會在得知明洙搬到法國工作之後,因為瞭解這傢伙死心眼的個性,才跟家裡公司請調到法國的分公司工作,也方便跟明洙有個照應。

    「來一會兒了,看你在想事情的樣子,就沒叫你了。」張東雨拿了媽媽從韓國寄來的泡菜和一些小菜、拉麵來給金明洙。

    「東雨哥,幫我煮泡菜湯。」金明洙靠在張東雨肩膀撒嬌,這也是要跟他很熟很熟才能看到的一面。

    「該不會沒吃晚餐吧?」張東雨把打開的冰箱門又關上。

    「嗯,沒有胃口。」

不用說,張東雨也知道為什麼沒有胃口,因為今天是李成烈的生日,現在是韓國的凌晨12點,法國的下午五點,而金明洙在接下來的半天,都會是這副害上相思病的模樣!

他俐落的切著泡菜,再切了一些肉,開了一包拉麵,將其它的小菜擺上小盤,既然都要煮了,那當然也要豐盛一點啊,光泡菜湯怎麼可以,明洙這傢伙肯定是一醒來就都沒吃東西,剛剛又喝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身體健康很重要的,都不愛惜自己,真是的。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