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

在法國,噴香水,是一種禮貌

因此每個人都會找尋著屬於著自己的味道

香水的味道,會隨著每個人不同的溫度而變化出不同的香味

這樣的氣味,只為了讓對方牢牢記得自己,不再忘記、離去

 

 

 

 

 

 

 

 

 

金明洙是一個進入睡眠就會與世隔絕的人,只是這一晚,他睡得特別安穩,隱約中,他嗅到熟悉的香味,不管是不是幻想,他還是在睡夢中勾起好看的嘴角,朝著溫暖的方向蹭去,找到舒服的位置,像貓咪一樣發出滿足的嚶嚀就又投入深層夢鄉。

 

李成烈充滿愛憐的看著自動自發窩進自己懷裡的金明洙,他終於找到假期,可以飛來看看這個說什麼也不願意跟他回韓國的磨人精,害他被迫要談著這樣的遠距離戀愛,每天24小時開著視訊,根本就不足夠滿足他的相思病,以前那個黏人的明洙啊,誰來幫他找回來呀?!

 

經過長時的飛行,讓李成烈只能在金明洙睡了才抵達,其實他也累了,可他就是捨不得閉上眼睛,金明洙真真實實的就在眼前,不是螢幕上的,他怎麼能不好好看個夠,這次來也抱著死纏爛打的決心,一定要讓金明洙答應跟他回去,不然這樣下去,他不能保證自己還能保有理智,可能會再一次做出嚇死人的決定來,這樣可能對年事已高的爺爺的心臟不太好!

 

    「快睡覺!」金明洙帶著鼻音的卡通音,聽起來像在撒嬌。

 

    「吵醒你了嗎?」李成烈撥去懷裡的人兒微遮住眼睛的瀏海。

 

金明洙沒有回答,他半瞇著不太想睜開的眼睛,伸手給李成烈解開襯衫的鈕釦,這個笨蛋,一定是下班就趕著飛來,又迫不及待想擁抱自己,也怕吵醒自己,所以就這樣穿著整齊的襯衫、西裝褲上床了,可想而知他有多不舒服,卻為了自己忍耐了。

 

記得李成烈跟自己一樣都是肌膚很敏感的體質,只是李成烈嚴重到有點強迫症的狀況,他總是會剪去每件衣褲的標籤,即使會剪破衣褲也一定要剪去會弄癢他身體的東西,也不太喜歡穿太合身的衣服,會他覺得不方便伸展,而且緊貼著他肌膚的感覺也不喜歡,而現在,他竟然都忽略了,只因為和自己相處比這些不舒適都要來得重要。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幫自己解襯衫釦子的動作,他知道金明洙在想什麼,看他波光閃閃的眼睛就能明白,他低頭輕吻金明洙的額頭:「我想要你!」

 

    「我沒有想要挑逗你的意思喔。」金明洙露出一貫的貓咪笑臉,輕捏了李成烈的圓點。

 

    「現在就是啊。」李成烈等不及金明洙慢吞吞的,自己三兩下的解完釦子,脫掉襯衫,親上金明洙笑咪咪的眼。

 

    「哎呀,今天不要啦。」他推開李成烈,伸手幫李成烈解皮帶,脫西裝褲。

 

    「為什麼?」李成烈看著這個行為不一致的人,整個心癢難耐,他嘗試挑起對方的慾望,親咬金明洙的耳垂。

 

    「你都沒有好好休息,今天先乖乖睡覺。」

 

    「交換條件。」李成烈耍賴著,但他知道,金明洙對於有關他健康、休息這類的事情,很少妥協的。

 

    「好,睡覺吧。」金明洙天真的認為交換條件就是,今天乖乖睡覺交換明天讓李成烈做愛,殊不知,根本不是這樣的。

 

 

 

 

 

 

 

李成烈順利的帶著金明洙回國,早一步收到消息的媒體,大陣仗的守候在機場,雖然在保全的保護下,沒機會得到任何回答,卻還是閃光燈閃個不停,兩個人沒遮掩的讓大家拍攝,李成烈大方牽起他的手,讓金明洙原本還有點小疙瘩的心理全一掃而空。

 

金明洙拿下墨鏡的那一瞬間,人神羨慕的標緻臉蛋,電力十足的讓現場的人都心醉了,他只是想表達,站在李成烈身邊,他是開心的,已經沒有必要害怕眾人的眼光了。

 

李成烈則是宣布所有權似的,轉而擁著金明洙的肩,他可是沒有忘記當初在追求金明洙的時候,競爭多麼激烈喔,萬一有不肖人士貪圖自己好不容易哄回來的愛人,那可怎麼辦?依自己現在忙碌的程度,萬一沒有來得及防範,那可怎麼辦?愈想愈生氣,他決定要把金明洙安插在自己身邊做事!

 

 

 

 

 

 

 

~ End ~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