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模糊糊,惡魔睡得不是很安穩,於是張開眼睛,看看懷裡的天使。

不看還好,現在天使戴在手指上的光環竟然變得不清楚,一副快消失的樣子,他擔心的伸出手指試探東雨的氣息,還好,一切正常,能量也沒有改變,才鬆了一口氣,摟緊天使,讓自己再睡會兒。

 

    「惡魔之子,你確定東雨沒事嗎?」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浩沅看見站在結界外的大天使,懷疑他是不是一直在這裡看著他們?

 

    「我感覺到東雨的變化,所以過來看看。」

 

    「他怎麼了?」一聽到天使有什麼事,讓浩沅的心臟立刻被揪緊。

 

大天使嘆了一口氣才說:「天使,跟你們惡魔一族不一樣,我們是從天空谷誕生了,不是經過歡愛孕育的,你和東雨的肌膚之親,讓你的惡魔氣息用最直接的方式汙染著東雨的天使氣息,他會慢慢的變化,不再是天使,也沒有辦法完全轉變成惡魔,他將沒有屬於自己可以容身的地方,他會比精靈族還脆弱,什麼魔力咒語都不能使用,你能保證愛他永遠嗎?能時刻守護他嗎?這就是我怎麼樣也要拆散你們的原因!」

 

浩沅一時說不出話,他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雖然他很有信心能永遠愛著天使,也絕對會永遠守護他,只是天使呢?東雨會不會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結果?等於全部都沒有了,沒有辦法再回到大天使的身邊被他擁抱親吻,沒有獨生的能力,要一輩子依附著自己,這樣東雨可以接受嗎?!

 

    「你為什麼會知道?」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下場,他那個撒旦老爸也應該會告訴自己才對啊!

 

    「因為我就是你們最好的例子!」大天使展開自己的雙翼,一邊是天使的純白,一邊是惡魔的闇黑。

 

惡魔不由得瞪大眼!

 

    「我也做過跟你們一樣的錯事,只是我是你的角色,對方也不是惡魔貴族,他被我影響,最後只能選擇死亡,你懂嗎?你是惡魔之子,最純正的血統,對東雨的影響有多深刻,我不希望最後他也只能是這個下場!」

 

    「既然是你影響那個惡魔,那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變化?」浩沅在做垂死掙扎,他不相信只有這個結果!

 

    「為了保護我們的孩子,我將孩子身上的惡魔氣息轉移到自己身上,那個孩子,就是東雨!」

 

還有什麼可以比芭樂的劇情這麼衰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更令人傻眼的?浩沅覺得全身的怒氣在沸騰,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相信大天使說的這番話。

 

    「一定還有方法的,你不願意告訴我而已,對吧?」浩沅努力克制自己想怒吼的衝動,他不想吵醒東雨。

 

    「離開對方,就是對你們而言最好的方法。」

 

    「你錯了!」    「我不要!」

一個不速之客跟浩沅一同對大天使喊著。

 

    「鍾兒?!」

 

精靈族的出現,讓惡魔之子和大天使驚訝,本來精靈族幾乎是不會主動離開保護他們的那片森林的,更何況這裡是混沌森林,混濁的能量對於純粹能量體的精靈來說是一種負荷,會讓他們極度不適甚至喪命!

 

    「花精?!」大天使為花精鍾兒施下了一道結界,讓他不至於被混純森林的蘊藏的能量影響。

 

    「謝謝你,大天使。」鍾兒覺得好多了。

 

    「鍾兒,你來這裡幹嘛?」浩沅順把再丟出一個結界,讓外面看不到結界內部的景象,他的東雨現在可是沒穿衣的狀態。

 

喔!差點忘了正事了:「我來是要告訴你們,還是有辦法的,只要大天使把原本屬於東雨的惡魔氣息還給他,就沒關係了!」

 

大天使皺眉,這個花精怎麼會知道這麼多:「誰告訴你的?」

 

    「說出來,你一定會嚇死的,大天使,這個方法是小樹告訴我的!」鍾兒曖昧的對大天使眨眨眼。

 

    「小樹?!」他不是死了嗎?

 

    「大天使,你聽到了,只要再轉移一次就可以了,把惡魔氣息還給東雨吧!」惡魔還有一句沒說出口的話,只要大天使肯轉移,他可以打消殺了他的念頭。

 

    「小樹的事,是怎麼回事?」

 

    「我只能告訴你,他在我們精靈王的庇護下,生活的很好很快樂。」哼!休想來跟我們精靈王搶愛人!

 

    「聖圭啊!」大天使喃喃自語念著精靈王的名字,他安心的笑了,這或許是最好的結果。

 

聽到小樹仍然好好的活著,大天使動搖了,也許異族的相愛,不被容許的感情,是有可能長久的,既然小樹要替東雨爭取,那他只好成全了,算是彌補小樹吧,當初是自己太不夠勇敢了,才會讓兩個人之間產生裂痕,造成他的離去,也怪自己不夠信任他,才會聽信大天使的話,認為小樹已經死了,東雨啊,希望你和惡魔之子能延續這份愛,讓我看到美好的未來吧,我已經失去的,沒有辦法再挽回什麼,就當做是我給你最後的祝福吧!

 

    「轉移之後,東雨將不能再回歸天使之列,他的未來,就是你的責任的,惡魔之子。」

 

    「未來的撒旦,我們精靈王表示,精靈一族將永遠守護東雨,只要您提出要求,精靈族不會拒絕。」鍾兒將一個魔法墮飾交給浩沅,上面是精靈王的魔法印,代表這個承諾是由精靈王直接指示的,以後只要拿著這個墮飾,精靈一族就得義無反顧的幫忙守護東雨。

 

    「替我向精靈王致上最高的謝意,我會轉達給東雨知道的。」浩沅接下那個墮飾,想著要替東雨做成項鍊或耳飾。

 

    「那我先告辭了。」鍾兒知道接下來大天使將施展轉移,那需要很大的能量,屆時將沒有辦法再替自己維持這個結界,他還是先離開會比較好。

 

在花精離開之後,浩沅也撤開結界,他替東雨穿好衣服,準備叫醒他。

 

    「就讓他這樣吧,這樣比較不會痛苦。」說完,大天使又唸了咒語,加深東雨的睡眠。

 

浩沅放開東雨,退到一邊,現在他只能在旁邊看著,什麼也不能做。

 

 

 

 

 

 

 

日子從日耀曆走到水澤曆,經過了許多時間,東雨也漸漸適應身體的變化了,兩股不同的力量在體內共存真的很奇妙,但他卻運用的很好,雖然不能再回到天堂,但是浩沅卻給了他另一個家,地獄倒是敞開大門接納他,還有森林深處的精靈一族也是他的新家,即使有一點點小小的缺憾,但是東雨覺得自己擁有更多的愛了。

現在,浩沅正陪他前往精靈所在的森林,其實迅移就可以了,不過,自己想要順便當渡假,一路走走玩玩,因為回去之後,浩沅就要加冕大典,正式成為地獄之主了,到時候可能沒辦法這樣隨心所欲的陪自己到處玩耍了,就當作是自己的小任性吧。

 

浩沅怎麼會看不穿東雨的心思,他也樂得縱容寵溺他,他不定期會把東雨的近況用影像水晶寄給大天使,他很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不希望大天使再來擾亂,不然他可不能保證不會再興起想殺大天使的念頭。

而因為精靈王對東雨的承諾,也讓浩沅決定登基之後,要發佈不准許侵犯精靈一族領域的條規,這次陪同東雨前去,有一部份也是為了這件事要跟精靈王討論,還有加冕之後,誓在必行的事,要把東雨納入惡魔一族的族譜,希望邀約精靈王和他的王后,以及鍾兒能來共相盛舉,這是一輩子的大事,浩沅希望東雨愛的人都能出席,所以他想向精靈王討教是怎麼讓王后答應他的求婚的,這方面自己真的能力不足啊。

 

 

 

 

 

 

 

~ End ~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