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9e38a6c10c8623dcec97af197f81612d  

 

 

 

 

 

 

 

傳說,如果在月圓夜,下著綿密有如大霧般的細雨,你就有機會看到一間「寵物情人」專賣店,很多人大都是因為店名被吸引,好奇進去看看是賣些什麼,其實沒什麼特別之處,就是各式各樣的可愛寵物,唯一不同的,這裡一個人只能購買一隻寵物,沒有例外,與金錢無關,而且在你確定購買付款之後,店員才會教導你正確的飼養方式,而且會表示將不定期到府上拜訪,一方面是檢查寵物的健康相關,另一方面是評估飼主是否適合繼續飼養寵物。

 

 

 

 

金聖圭只是偶爾因為喝醉借宿朋友家,沒開車上班,沒想到下班就遇到這惱人的雨勢,淋雨,不會很快溼,卻令人心煩,他不喜歡這種黏膩的感覺,才想隨便找個地方躲躲雨,眼尾就瞄到街角的「寵物情人」看版,是啥?新開的嗎?怎麼沒啥印象,他好奇的走過去,順便等雨停。

 

" 叮噹 "

 

打開店門,清脆的鈴噹聲,和店員帶點撤嬌語氣的「歡迎光臨」,原來是寵物店嘛,金聖圭對於動物不是很有興趣,甚至有點害怕,要不是這些動物都被隔離在一個區域,按照這種放養的方式,金聖圭一定會寧願淋雨,也不要待在這裡,他隨意的走動,店員也怎麼在意,完全不過來招呼,讓他覺得很好。

忽然,視線被一隻趴在圍欄邊看起來像是對著他搖尾巴的白色小狗吸引,牠的表情怎麼看都像是在笑,是在笑吧?狗耶?金聖圭壓抑著害怕的感覺走靠近一點,白色的小狗兒尾巴搖的更興奮了,白絨絨的小屁股也跟著搖來搖去。

金聖圭隔著一小段距離看牠,覺得牠很可愛,而且身側還有一個咖啡色的愛心斑紋,好像抱起來會是軟綿綿的感覺,他不由自主的又靠近了一點。

 

    「牠叫『樹』,你可以摸摸牠,不會咬人的。」店員不知什麼時候來到金聖圭旁邊,開口對他說。

 

    「不了,我有點怕狗的。」金聖圭不好意思的說。

 

    「汪!嗚~!」

 

    「樹想要你摸摸牠呢。」店員一臉笑容,像在鼓勵金聖圭。

 

金聖圭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竟然有點不想讓狗兒失望,伸出手,卻又遲遲不敢落下摸摸小狗的頭,而狗狗似乎意識到金聖圭想摸牠,不再團團轉,乖巧的坐在他面前等著,就這樣一人一狗僵持著。

 

 

 

 

金聖圭最後把狗狗買回家了,在鼓起勇氣摸了牠之後,心裡昇起想飼養牠的念頭,抱著牠也不再覺得害怕,真的很不可思議,他把店長李成鍾的名片收進皮夾裡,畢竟他沒有養寵物的經驗,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收好比較好。

而且這個寵物店店長人還蠻好的,竟然沒有跟他推銷一大堆有的沒的,也不要他買狗屋、狗碗之類的,只告訴他,樹被教導的很好,只要定時帶牠出去運動、上廁所,可以跟金聖圭吃一樣的食物,只是要洗去鹽份和油脂,睡覺的話,只要把樹的小毯子放在一角,牠就知道那是牠睡覺的地方了,金聖圭這才知道其實養寵物沒想像中的麻煩嘛!

他把小毯子舖在客廳的一角,轉身進廚房打理自己和樹的晚餐,讓樹自己在房子裡走來走去,適應環境。

 

 

 

 

把樹帶回家也有一段時間,一切都像李成鍾所說的,唯獨一點,樹是睡在自己的小毯子上沒錯,可是,牠卻每天不厭其煩的把小毯子咬進金聖圭的房間裡,睡在他的床邊,剛開始幾次都被金聖圭下床時不小心踩到哎哎叫,還有就是,他覺得樹長大的好快,狗仔有長這麼快的嗎?每天都覺得牠又大了一點,現在站起來已經到他肚臍了,估計再過不久就能到他胸口了吧?!到時候可能真的會被樹給撲倒在地!

今天,金聖圭請了一天假,因為昨天收到李成鍾傳來的訊息,說要來給樹打預防針,順便檢查健康狀況,但又沒說什麼時間來,金聖圭心想,工作剛告一個段落,索性就請假了。

說人人到,門鈴被按響,金聖圭透過監視器看到是李成鍾,開了門就讓他自己進來。

 

樹一看李成鍾,立刻開心的飛奔進他懷裡,這讓金聖圭有一點不是滋味。

 

    「喔,樹,長這麼大了啦,你有沒有乖乖啊?」李成鍾揉揉牠的頭毛,親親牠的嘴。

 

    「汪!」樹不停的搖著尾巴,親膩的舔了李成鍾的嘴,像聽他的問話般的叫了一聲。

 

    「金先生,看來你把樹照顧的很好,這段時間有什麼問題嗎?」李成鍾讓樹趴下,打開醫務包,準備預防針的器具。

 

    「你看起來年紀應該比我小,叫聖圭哥就好了,金先生聽來真不舒服。」

 

    「聖圭哥。」

 

    「嗯,成鍾啊,你看樹是不是長太快了,每天都有明顯的長大耶。」

 

    「牠這個品種是長的比較快,不過這是正常的,聖圭哥不用擔心,牠大概長到170 ~ 176公分就不會再長了,那時候就算是成犬了,到時候要注意牠可能就會進入發情期,要給牠更多的運動,對了,樹牠睡哪裡?」李成鍾沒有看到牠的小毯子。

 

    「睡我房間,牠每晚都自己咬著小毯子跑進來,後來就乾脆讓牠睡裡面了,有關係嗎?」

 

    「嗯......,進入發情期的時候,最好不要讓牠睡你房間會比較好一點,就讓牠睡客廳或其它地方。」如果你不想被吃掉的話!這句話,李成鍾心機很重的沒說。

 

    「好。」

從這天晚上開始,金聖圭又把小毯子放到客廳,睡覺的時候也會關房門,但是樹怎麼就是不睡,總是不斷的抓著房門,發出嗚咽的聲音,然後金聖圭就會心軟,又讓牠進房睡,就這樣每晚反複,他不禁覺得,自己這個主人好沒有威嚴,可是樹真的很會裝可憐,這隻狗未免也太會掌握人性弱點了吧?!

而不知道是不是金聖圭太寵溺樹了,這隻狗現在竟然也不睡自己的小毯子了,而是爬上金聖圭的床,和他一起睡,剛開始金聖圭還會把牠抱下床訓斥牠幾句,可是樹賴皮的功力也了得,牠總是會垂下雙耳,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金聖圭,就等他心軟,然後不氣餒的再跳上床,再被訓斥,再跳上床,金聖圭是很沒有耐心的人,很快就會舉雙手投降了,慢慢的,也習慣了有樹一起睡的溫暖。

 

 

 

 

某晚,金聖圭夢到一個可愛的男孩.....................................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