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假日,所以金聖圭習慣睡的比較晚,尤其是他懷裡窩著一個軟軟的溫暖傢伙,更讓他不想離開床舖,但是,愈想愈不對勁,這個軟軟的東西,好像不太一樣,他不太情願的睜開小縫,一秒、兩秒,金聖圭竭盡所能的睜大眼睛:「這是怎麼回事兒?」

他昨天沒喝酒,下班就直接回家了,晚上睡覺前和他同張床睡覺的是已經變成大白狗的樹,那......那......那現在窩在他懷裡,還用小胖手抱住他的小屁孩是誰?!樹呢?!該不會是牠上哪兒咬回來的小孩吧?!

    「樹!樹,你在哪兒?」金聖圭扯開喉嚨叫著寵物的名字,但是回應他的是睜開眼睛的小屁孩。

    「嗯.....小樹還想睡一下,可以嗎?主人。」懷裡的小屁孩用剛睡醒黏呼呼的可愛聲音,像撒嬌一樣的用小腦袋瓜蹭了蹭金聖圭的胸,滿足的重新回應睡神的招喚。

主人?!剛剛這個小屁孩是叫我主人嗎?!我的狗呢?!怎麼沒出現?!我還在做夢嗎?!金聖圭腦袋跟漿糊一樣,只有一大堆找不到答案的疑問,剛睡醒,太驚嚇,導致他一向聰明的大腦根本來不及開機,不,是這一切已經超出了可以分析的範圍,不是大腦不願意運作,他拿起床頭的手機,很快的找到寵物店店長李成鍾的號碼,撥打出去............

    「您撥打的號碼,暫時無法回應,請.........。」手機話筒傳來機械女聲。

    「該死!」金聖圭不死心打了幾次,都是同樣的回應,他惱怒的把手機甩在床上。

他看著這個小屁孩,從棉被裡露出胖呼呼的臉蛋,睡的像一顆小肉包,也不忍心叫醒他,自己也沒心情再睡回籠,乾脆去洗臉刷牙,準備早餐。

 

 

鼻子聞到好香的食物味道,床上的小孩睜開眼睛,包著棉被,拖著走到廚房,一隻小手抓著棉被不讓掉落,一隻小手揉著眼睛:「主人,早安。」

金聖圭覺得這孩子的舉動也太可愛了吧,一時竟然覺得,這樣也不錯,豈碼他看起來很乖巧:「早安。」

樹自動自發的坐在自己的狗碗前面,等著金聖圭給他食物。

    「先去洗臉刷牙,才能吃早餐。」金聖圭看小屁孩裏著棉被走到樹的狗碗前面坐著,傻呼呼的樣子,就是他的寵物剛睡醒的模樣呀,只是現在是人形,他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適應力,明明剛剛還很慌張的。

    「嗚,以前都不用的,小樹不會。」小孩仰起胖呼呼的小臉,皺了皺尖翹的鼻子,什麼時候吃飯前還多了一個步驟?

金聖圭拿了新的牙刷和一個塑膠杯,拖了一張椅子進浴室給小屁孩墊腳,雖然自己剛剛已經刷過牙了,但是為了示範給小屁孩看,他又刷了一次,小屁孩也乖乖的開始學著金聖圭剛剛的動作,自己刷牙,然後「咿.....。」露出小牙齒給金聖圭檢查有沒有乾淨,接著金聖圭示範用毛巾擦臉,小屁孩也都做的很好,讓金聖圭很滿意,也沒那麼排斥樹變成小屁孩這件事了。

金聖圭幫小屁孩穿了一件自己的T恤,總不能讓他一直拖著棉被走來走吧?再把小屁孩抱到已經墊了幾個抱枕的椅子上坐好:「小樹之後起床第一件就是自己去洗臉刷牙,然後,坐在椅子上吃早餐,知道嗎?」

    「小樹知道了,主人。」有了精神,聲音也變得洪亮,能和主人在同一張桌子吃飯,樹太高興了,狗耳朵和尾巴沒有收好就冒出來了。

金聖圭看到小屁孩忽然冒出來開心搖擺的狗尾巴,他不知道要哭還是笑,想哭是,真的是他的狗啊!想笑是,這樣子真可愛,萌翻了!

    「小樹的耳朵和尾巴跑出來了。」

    「啊!小樹太高興了嘛,嘻。」小孩摸摸自己的毛絨絨的狗耳朵,笑嘻嘻的,一會兒,耳朵和尾巴就又不見了。

    「怎麼樣會跑出來。」金聖圭不自覺的放慢放軟語調,像真的在跟孩子對話那樣。

    「小樹很高興的時候會跑出來,還有很怕的時候也會跑出來,還有還有.........,好像沒有了。」小樹懊惱的說,微皺小小的包子臉。

    「嗯,我知道了。」金聖圭看小樹想直接用嘴巴去咬荷包蛋,他拿起擺在一旁的餐具,握住小樹的小手,教他怎麼使用每種餐具。

小樹雖然還用不好,不過,他並沒有耍賴不用或是需要教上兩三次的情況出現,金聖圭忽然有種『我家小孩很棒!』的驕傲感覺。

吃完早餐,他滑著手機,上網查看附近哪裡有童裝專賣店,總是要幫小樹買幾件衣服吧,一直這麼光溜溜的,雖然他本人好像不在意,但金聖圭怕他會感冒,到時候是要帶小樹去看獸醫還是一般醫生,他會很苦惱,預防勝於治療,為了避免自己有面對這問題的一天,他決定等會兒出門去幫小樹買幾件童裝,然後再帶他出去散步,即使變成人,還是需要適量的運動吧?

    「小樹,我出去一下,你乖乖顧家喔。」

    「是,小樹會乖乖顧家,主人。」小樹躺在客廳的L型沙發滾來滾去。

 

 

金聖圭為了避免小樹太高興又冒出耳朵、尾巴被發,幫他選了連帽帽T和小童飛鼠褲,千交待萬叮嚀,要他不能隨便讓耳朵、尾巴露出來,不然會被抓走的,小樹也乖乖點頭答應。

一到公園,小樹立刻開心的「哇嗚!哇嗚!」一直叫,但是給金聖圭牽著的小胖手卻不敢鬆開。

    「小樹,你自己去玩。」金聖圭像往常那樣,坐在公園的椅子上,讓小樹自己去玩耍,他想要再給李成鍾打電話問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好。」

不過幾分鐘時間,小樹就哭著跑過來,抱著金聖圭的腿哇哇大哭。

    「小樹,怎麼.....」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家的狗嚇到你家小朋友了,真的很抱歉。」一個婦人一臉不好意思的跟著小樹後面出現,一直不斷道歉。

    「喔,沒關係,沒有受傷就好。」金聖圭把小樹抱起來,輕拍他的背,安撫著。

    「真的很對不起。」

婦人離開之後,金聖圭把小樹放在自己腿上:「怎麼了?」

    「我......只是想......想跟牠玩......牠就......對我兇.......我們以......以前也玩過一次的,嗚~。」說著覺得委屈,又哭了起來,小臉蛋小鼻子哭的紅通通。

    「小樹,乖,你現在不是狗狗了嘛,所以牠不認識你了呀,不哭了,好不好?」金聖圭覺得自己以後一定會是一個好爸爸。

 

 

晚上,吃完晚飯要洗澡,小樹竟和金聖圭上演一場很遜的躲貓貓。

    「小樹,洗澡囉。」

在家,金聖圭沒有強制規定小樹要把耳朵尾巴收起來,所以他都是露出來的,在聽到金聖圭的呼喚,狗耳搧動幾下,立刻跑去沙發邊躲起來。

金聖圭見沒有回應,走出房間:「小樹?」

他忽然想到,狗不喜歡洗澡這件事,所以.....現在的小樹應該也是不喜歡洗澡囉?!他有些無奈,好在小樹的躲藏技術不太好,而且單層的公寓也沒什麼地方好躲的,他一下子就在沙發邊發現縮成一團的小屁孩。

    「主人,小樹不要洗澡,不要,小樹討厭洗澡,不喜歡。」小樹嘰嘰呱呱說了一串,金聖圭還是沒有鬆手。

看到浴缸裡滿滿的水,小樹淚眼汪汪,好像洗澡是什麼酷刑似的。

    「聽話,不然我會生氣喔,你在外面玩了一天,流汗什麼的,髒死了,不洗,不要跟我睡。」金聖圭的威脅很有效,尤其是不能一起睡這招,小樹立刻抿緊嘴,眼淚也含在眼眶不敢掉,乖乖的讓金聖圭脫掉衣服,放進浴缸。

小樹的反應都很好懂,他睜大眼,很舒服的溫度,小短腿小胖手開心的在水裡拍打著,邊玩邊讓金聖圭幫他洗頭洗身體,可是當金聖圭幫他洗到可愛的小小樹的時候,他忽然覺得很害羞:「主人,小樹好癢。」

金聖圭看著亂扭的小屁孩,也沒覺得怎麼樣,一個看起來六、七歲的小孩,能有什麼遐想:「要洗乾淨才行啊。」

折騰完,金聖圭也幾乎全身都溼了,他幫小樹沖乾淨,幫他包上浴巾,讓他坐在馬桶上等自己洗好。

小樹眼睛一刻都沒有離開過主人的身體,雖然覺得很害羞,但是他還是眨都不眨一下的盯著,順著主人洗澡滑動的手,然後看到剛剛主人幫他洗的好癢的地方,跟自己的不一樣,小樹好羨慕,想快點長大,這樣他就可以幫主人洗澡了,婆婆說,只有喜歡的人才可以給他摸自己的身體,他喜歡聖圭主人,所以也想聖圭主人喜歡自己。

 

 

 

 

 

 

 

在小樹睡了之後,金聖圭終於打通李成鍾的電話了,劈頭就是一連串的髒話問候,才進入正題。

    『咦?樹這麼快就變化成人形了?!』李成鍾的聲音從話筒傳來因為太驚訝顯得尖銳,像女人的那樣。

   

    「什麼?所以,你早就知道他會變成人?!」金聖圭怪叫,也沒好到哪去。

 

    『嗯,本來想之後再告訴你的,看來,我明天得過去你那邊一趟了,方便嗎?』

 

    「嗯,明天休假,隨時都可以來。」

 

    『好,那,聖圭哥,明天見。』

 

收了線,金聖圭才上床睡覺,一躺上床,小樹就像啟動了雷達一樣,立刻蹭過來,窩在金聖圭的懷裡,還發出舒服的聲音,繼續打著小小呼嚕聲,金聖圭揉揉他鬆軟的頭髮,腦中閃過某天自己夢到的一個男孩,正確來說應該是男人才對,只是樣子太模糊了,他就沒那麼在意,輕聲說:「小樹,晚安。」然後也跟著睡了。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