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東雨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裡,起身摸著還泛疼的後頸,下床才驚覺自己的腳踝拴了一條鍊子,讓他的活動範圍僅只到房間門前約五十公分,擺明了軟禁不給逃,他東張西望的找不著自己的背包,開始覺得害怕,他試著把能走到的範圍內的衣櫥、櫃子、抽屜都打開,什麼都沒有,連一根針也沒有,他頹然的坐在地上,實在想不出來自己與誰結了深仇大恨,要被這樣對待?

一會兒,房門被開啟,進來的人,讓張東雨瞪大了眼睛。

 

    「我想你差不多醒了。」

 

    「仁國哥?!」

 

    「我不想把你關在這裡,但是,浩沅的訂婚日期被提前了,族老們,尤其是浩沅的母親,擔心會因為你,節外生枝,要我暫時把你藏起來,東雨啊,你可別想逃走啊。」徐仁國比李浩沅年長幾歲,和李浩沅是朋友,也是師徒,現在是狼族親衛隊長,對李浩沅和張東雨的事是瞭若指掌。

 

張東雨無奈的苦笑,他都狼心推拒自己的幸福了,這群長輩怎麼仍然視他如燙手山芋?如果他不是顧全大局的人,當初就不會離開了。

 

    「我真搞不懂你們兩個耶,既然兩情相悅,為什麼不干脆點在一起呢?一個,就你,為了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一群老人,死都不接受自己喜歡的人;浩沅就更奇怪了,忽然轉性似的,竟然答應族老們安排的婚姻,太可笑了。」目前為情所困的徐仁國,看到他們兩個這樣就有氣,難道不知道兩情相悅比被雷打到還難嗎?!

 

    「我要這裡多久?」

 

    「不會太久的,七天後,浩沅就要結婚了,他居然還發瘋到連訂婚都省了,你到底給了他什麼刺激?」

 

張東雨只是低下頭,倔強的硬是把眼淚留在眼眶裡,是他自做自受,但浩沅終於可以有正常的對象,這樣就好了。

 

徐仁國嘆了口氣,把空間留給張東雨。

 

這天晚上,張東雨幾乎是哭著睡著的,晚餐完整的一口也沒吃,第二天讓傭人送來早餐時又整盤端走,基本上,午餐也是同樣的狀況,連著三餐沒有進食,晚餐時,是李浩沅來送餐的,順便給他帶來換洗的衣物,可是,張東雨只是一直在睡覺。

李浩沅伸手抹去他眼角的淚,忍不住心疼,張東雨究竟要多委屈自己?

不摸還好,一摸才發現張東雨全身發燙,拉開被子,他的手臂已經有明顯的斑紋了,而且一直在增加,是要獸化嗎?怎麼會在睡眠中獸化呢?

 

    「東雨哥,醒醒 ,東雨啊,快醒醒!」李浩沅叫不醒張東雨,小時候不好的記憶湧現,讓他慌張的想著,照小時候那樣親吻張東雨,他就會醒來的。

 

張東雨是如願醒過來了,可是他身上的動物斑紋並沒有消失,而且還一臉茫然的問:「你......,是誰?」

 

    「你問,我.......,是誰?!」這不該是睡醒的第一句話,到底怎麼回事?!

 

 

 

 

    「到底怎麼回事?!」金明洙難得擺出少爺的架子,怒氣衝天的。

 

李浩沅也想大吼這句話,在張東雨問了他是誰之後,便開始叫金明洙的名字,對他充滿防備,不得已,李浩沅只好把計劃作廢,帶著張東雨回來宿舍找他口口聲聲叫著的明洙。

 

金聖圭也用質問的眼神看著李浩沅,屋裡最得寵的兩隻都認為李浩就是罪魁禍首,事實上也沒錯,但禍首本人覺得冤枉,他什麼都還沒開始實行,東雨哥就先忘了他是誰,更嘔的是,只忘記他,單單只忘記他李浩沅!這是什麼情況?劇情曲折離奇的八點檔嗎?他的人生不需要這麼精彩的。

 

    「幸好學校開始放假了,我們不用擔心有什麼問題,舞蹈教室那邊,明洙,你再處理一下,暫時不讓東雨去打工吧。」金聖圭難得像個哥哥的做完總結。

 

張東雨在恢復之前,要和大家一起住在宿舍,和金明洙一間房,因為目前明洙是讓他最有安全感的,李成烈暫時和李浩沅、李成鍾一間房。

 

隔天,金明洙立刻帶著張東雨去自家的醫院報到,仔細的,從頭到尾、從裡到外的檢查一遍,除了動物斑紋隱藏不起來之外,其餘的都沒問題,是健康寶寶一隻。

金明洙扶著額頭,表示頭疼,東雨哥的味道比之前明顯太多了,雖然不曉得和動物斑紋隱不起來有沒有關係,但可以確定的是浩沅姥姥給的藥,失效了,起不了抑制的效果,如果不是保鏢跟在身邊,他們大概會被搭訕吧?剛處理好聖圭哥,又來東雨哥,頭疼啊!

 

雖然張東雨只忘記李浩沅,可是,連遲鈍的李成烈都能感覺得出來,失憶的東雨哥不太一樣,嗯,其實也沒多不一樣啦,就是更開放了,常常不穿上衣,或只著一件內褲四處晃,比之前更愛笑了,也開始會在開心的時候、感動的時候擁抱身邊的人,甚至有點愛哭!記得以前東雨哥和他們一起看電影或追劇,在大家感動的掉淚時,他從沒哭過,最多就是眼眶紅紅的,現在倒是不太隱藏自己的情緒了。

 

    「我覺得東雨哥忘記你是好事,你也注意到了吧?他只是回到遇見你之前的張東雨,沒什麼不好,還把那些骯髒的記憶抹去了,老實說,我不太希望他恢復。」金明洙坐在沙發邊緣,對李浩沅這麼說,面對自己在乎的人,他不會是可愛的貓咪,一定會豎起全身的毛,保護或主動出擊。

 

李浩沅早預料到金明洙會調查,對於他的話,莫可奈何的,覺得認同,可是又矛盾的希望自己沒有那麼容易被抹滅。

的確,他在長大後,從仁國哥那邊知道了張東雨為何會渾身是傷的出現在他家院子,他氣憤的以狼的型態,咬死了自己的同類,那次是李浩沅第一次覺得自己應該要認真看待未來狼族領袖這件事,而張東雨是唯一不能妥協的,在沒有確定張東雨能站在他身邊之前,他是不會繼承的。

看來,只能讓東雨哥重新喜歡上我了。

 

南優賢仍然無法把視線和關注從金聖圭身上移開,以至於他沒有太多心思關心張東雨,本來嘛,因為學校放長假,尹斗俊要回去家族企業實習,暫時可以擺脫掉大電燈泡,很高興的,誰知,上帝就是不願讓他好過似的,立刻來了失憶的東雨哥遞補。

他順手把靠在張東雨肩上睡著的金聖圭扶過來自己懷裡,心裡忍不住嘀咕,這樣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走進聖圭哥的心裡,佔有一席之地啊?什麼時候才能重新告白?雖然他認為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可是聖圭哥似不是這麼認為的。

最近金聖圭又明顯把注意力都放在張東雨身上,南優賢可以體會李成烈為什麼說張東雨好可怕了,因為他完全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奪走的戀人的關注,南優賢好寂寞啊。

 

 

 

 

 

 

 

====================================================================

 

啊~ 我想哭,真心想哭

我的聽力測試,考的很不理想啊

希望自己能再更進步一點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