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發覺自己喜歡南優賢之後,不只一次想挑起南優賢的忌妒心,讓對方能積極的改變兩個人的主從關係,臉皮薄的金聖圭,不知道該怎麼主動告白,所以聽了李成烈的意見,跟不同的人交往,想引起南優賢的注意,可是,都不見他有任何反應,讓金聖圭實在是急的跳腳。

若不是,某一天南優賢喝醉酒,自己莫口其妙打了電話跟金聖圭說了一堆告白的心裡話,金聖圭也不會在百般糾結之後,抽絲剝繭之下,結論出,自己其實也喜歡南優賢這件事。

本來嘛,他就一直在身邊,也從來沒想過他會不見,所以也就理所當然的,認為他會永遠屬於自己,會永遠待在自己身邊,但是,那天,金聖圭遇襲,南優賢自責沒仔細檢查環境,才會讓人有機可趁,自責不已,所以在回家之後,一個人喝了酒,在酒精控制了大腦的情況下,打了那通他一點印象也沒有的電話,卻讓金聖圭對一直在自己身邊,保護自己的南優賢有了不同的想法,或許這樣子的關係是不健康的,兩個人都對彼此有感覺,那為什麼不願意改變呢?壓抑著,多鬱悶啊?

但是,但是,南優賢竟然,他竟然對自己和別人交往一事,無動於衷,表情、態度什麼的,都完全沒有任何蛛絲馬跡,沒有,完全沒有,他都已經犧牲自己和發花痴的女生在他面前手牽手了,他居然連眉毛都沒有抬高一下。

 

南優賢覺得很奇怪,一向不喜歡和別人太過接近的金聖圭,最近不知道是哪筋神經線接錯了?還是短路了?竟然一連接受了幾個女生的告白,還跟人家交往了,雖然戀情都很短暫就么折了,但是,南優賢怎麼看怎麼想怎麼不順眼怎麼不對勁兒,最為難的是,他還得表現出一副冷然的樣子,他只是一個貼身保鏢,哪管得上主子做什麼,不過,他還是很小心眼的偷偷在心裡詛咒金聖圭的戀情不順利,還好,這幾段感情都剛開花,就又立刻枯萎了,目前,交往天數,最長是七天。

 

    「優賢,圭哥怎麼又把你留在外面了?跟我進來吧。」張東雨提著一大袋食物,一副剛採購完的樣子。

 

    「東雨哥,我幫你拿吧。」南優賢知道金聖圭不會對張東雨的行為有任何反對意見,也從來不會指使他什麼,所以,乖乖的跟在他後面進門。

 

在李浩沅家蹭了一頓飯,之間,金聖圭一直對南優賢冷冷淡淡的、愛理不理的,張東雨則是一直保持著媽媽的微笑,覺得這個人太好笑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互相喜歡,就只有他們自己,南優賢覺得自己掩飾的很好,金聖圭覺得自己演技不錯,真不想吐糟他們,只能說,戀愛真是一件美好的事,看著他們兩個,張東雨忍不住想起李浩沅追求自己的時候,嗯,忽然好想跟浩沅撒撒嬌,是該時候把他們趕回家了,不然,一會兒,金老爺又要打電話來找兒子了。

 

 

 

 

金聖圭的酒量不好,但是很喜歡喝酒,為了避免發生什麼事情,基本上,南優賢只讓他在家喝。

金聖圭沒想過自己為什麼要聽他的話,只是好像都會默默的准許南優賢約束他的不良習慣,回家的路上,金聖圭故意說想喝酒,要去李成烈的酒吧。

南優賢也只能聽從主子的命令,發了封訊息,讓一些人先到酒吧那兒候著,畢竟是人多複雜的地方,有了前車之鑑,現在他更加特別小心金聖圭的安全。

 

李成烈貼心的安排一個包廂給金聖圭和南優賢,並且大膽的無視南優賢的暗示,給金聖圭送來了一大堆他喜歡的酒,反正金大少爺又不用開車,南保鏢也在身邊,不賺白不賺,怎麼可以讓肥羊就這樣隨便的掃興而歸呢?萬一,金大少爺下次不來了怎麼辦?他李成烈可是不會跟錢過不去的唷,況且,偶爾小少爺也會跟著大少爺一起來,如果金聖圭不來了,那他怎麼能有機會跟小少爺活絡關係呢?

金聖圭豪邁的一杯接一杯,他想惹南優賢生氣,他不知道該拿南優賢怎麼辦了。

 

    「優賢吶.......,額,你.........,你過來這裡,額。」金聖圭不用幾杯下肚,就立刻呈現醉鬼的樣子。

 

南優賢皺了皺眉頭,走進金聖圭,立刻聞到滿身的酒氣:「聖圭哥,我們該回去了。」

 

    「不要,我還要喝........。」金聖圭拉著到自己身邊的南優賢,伸手將他拉靠近自己,讓他一時沒防備,差點整個跌到他身上,所以,現在是南優賢兩手撐在沙發上,將金聖圭困在兩臂間的情況。

金聖圭一邊小小的打著酒嗝,一邊仰起頭,就親了南優賢。

南優賢沒料到金聖圭會有這樣的舉動,愣住,任由他滿是酒味的親吻自己。

金聖圭心喜,舌頭快速的鑽進南優賢嘴裡,連他來不及嚥下的口水,都心甘情願的接受,可是仰著頭,一下子脖子就好痠,金聖圭換了姿勢,讓南優賢坐到自己身邊,並且一手環到他的背後,一手壓住他的後腦,就怕他會逃跑。

南優賢推了推金聖圭:「聖圭哥,你喝醉了。」

 

    「就是喝醉了,才可以親你啊,呵呵呵。」金聖圭喝的兩頰紅潤紅潤的,笑的眼睛都瞇不見了,沒有了平時冷默的樣子。

 

南優賢不知道該讓他繼續發酒瘋,還是該強行帶他回家,是因為幾次戀情都不順利,所以心情不好嗎?難道自己陪在身邊不夠嗎?還覺得寂寞嗎?為什麼這麼無視於我的存在呢?

金聖圭不知道南優賢在想什麼,只當他是默許了,更直接的把他推倒,整個人欺壓上,又是一陣親吻,手也拉扯著他的上衣,想把衣擺從褲裡拉出來,這樣他才可以把手伸進去撫摸南優賢。

 

    「聖圭哥,我們先回家,好不好?」南優賢看他猴急的樣子,難不成是慾求不滿?不對啊,金聖圭青春期的時候都沒這麼嚴重!

 

    「不要,我就要在這裡,吼,南優賢,你好吵,不然,你也喝一口。」說完,金聖圭就喝了一大口酒,然後以嘴對嘴的方式,餵給南優賢。

大部份的酒就流掉了,弄的南優賢的衣服都溼了,他忽然想知道,金聖圭想幹嘛?干脆的坐起身,把上衣給脫了。

金聖圭看的眼睛發亮,雖然沒有戀愛經驗,不代表小黃片他就沒看,看的可多了,他湊向前,含住南優賢小小的乳頭,手也不忘記捏住另一邊搓揉,南優賢舒服的從喉間哼出嘆息,金聖圭更賣力了,另一手伸到他的褲檔一摸,是明顯的小帳篷了,解開褲釦,拉下拉鍊,撫摸著和自己一樣的男性象徵,他沒忽略南優賢倒吸了一口氣。


南優賢看著包廂裡的鏡子,清楚的倒映出他們現在正在做的任何事情,他看見金聖圭用他漂亮如凝脂般的手指握著自己昂立的柱體,看著金聖圭仍然把嘴流連在他平坦的胸前,南優賢竟然想縱容這一切順其自然的發生,他想被金聖圭擁有,一次也好,一次也好。

但是身為保鏢的責任,他心裡很清楚,現在不是私心想被金聖圭擁抱的時候,得先把金聖圭哄回家才是要緊事兒:「聖圭哥,我們回家了,好不好?」


    「不要!我不要,回家就不可以摸你了。」


南優賢聽著口齒不清的金聖圭說的話,哭笑不得,他怎麼喝了酒像色鬼附身一樣?即使不回家,也不能待在這個地方。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