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愉快的長假結束了,為了預計好的下一本攝影集,要開會、要選題,要開始剝奪他和李成烈的相處時間,金明洙一直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小少爺,對於拍照是他的愛好,可從沒認真想要當成工作,一切都是無心插柳的結果,本來金明洙考慮要結束這份工作的,現在李成烈才是最重要的,那工作就只是打發時間而已。

 

可是,李成烈可不許,他不要自己是阻礙金明洙的人,僅管金明洙只是玩票性的,但絕不能是因為他而放棄,李成烈不要自己是影響他選擇的人,只是倔並不是李成烈的專利,平常笑臉迎人,喜歡撒嬌的金小貓,倔起來,連他都要認輸了。

不得已,李成烈只好找金聖圭幫忙了,除了東雨哥,金明洙就只聽聖圭哥的話,他愁眉苦臉的坐在金聖圭面前,連聲音都少了平時的元氣了。

 

晚上,在房間,金聖圭覺得他們小倆口鬥氣,又可愛又羨慕,他和南優賢的關係,現在不上不下的,曖昧不明,他好想跟尹斗俊抱怨一下喔。

 

金聖圭摸著自己的眉巴,小模樣,南優賢看了好喜歡,一雙眼睛直盯著沒離開過,他最近發現金聖圭愈來愈依賴自己了,這樣的現象,讓他有點得意,原本也決定要再告白一次。

偏偏,尹斗俊這時候回來了,雖然他也覺得尹斗俊有點不對勁兒,可不代表他能忍受被分瓜金聖圭的注意,南優賢快瘋了,瞧瞧現在幾點了,以往這隻貓狐狸早就呼呼大睡的時間,現在居然還在跟尹斗俊熱線!

 

    「俊 你真的沒有瞞著我什麼?」

 

那頭獅子會瞞你什麼?那是手段啊,聖圭哥,尹斗俊就是見不得你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而已。

 

    「尹斗俊,你要好好吃飯啊!」

 

圭哥啊,尹斗俊就算吃飽了,也會說沒吃的,這樣你才會擔心嘛,哪像我,怕你吃不夠,都說我吃飽了,把好吃的留給你,我才是真愛,那個尹斗俊是詐騙集團。

 

    「尹叔叔應該要讓你好好休息的。」

 

喔,那個尹叔叔,千萬別讓尹斗俊太放鬆,這樣他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獨當一面?何況,他一休息就回來纏著我圭哥,在家休息不行嗎?

 

    「嗯,那你快去睡覺吧,有個好夢喔,斗俊,晚安。」

 

哼!做惡夢吧,尹斗俊!我圭哥從來沒有跟我這樣說過,可惡!

 

金聖圭一掛掉電話,南優賢立刻像橡皮糖一樣黏上來。

 

    「怎麼了?」這跟平常南優賢厚臉皮式的親密不一樣。

 

    「圭哥,你..........。」南優賢突然後悔開口了,他竟然害怕金聖圭的回答,把抱著他的手再收緊一點。

 

    「哎呀,我還沒洗澡,你別抱了,等等又被我弄體了,還有,你話別說一半的啊,快說,什麼事?」說歸說,金聖圭可一點都沒要掙開的意思喔。

 

    「圭哥,你還喜歡我嗎?」南優賢把頭埋進金聖圭的頸窩,也清楚金聖圭震了一下。

 

金聖圭還在思考南優賢為什麼這樣問的時候,南優賢已經吻上他的唇,充滿佔有意味的,霸道的卷起他的舌頭糾纏,金聖圭被吻的暈乎,南優賢和之前不同的親吻,即使他的大腦發出危險的訊號,還是被他選擇性的忽視了。

 

南優賢在金聖圭沉醉其中的時候,放開了,讓金聖圭紅撲撲的臉蛋枕在自己胸前,聽著自己不平靜的心跳聲,他沒辦法再堅持按照計劃了。

    「圭哥,能不能只看著我就好?我喜歡你,喜歡到快不認識自己了,因為你,我才知道自己這麼小心眼、這麼愛吃醋,以前我還嘲笑成烈,結果我比他更嚴重,連東雨哥的醋都吃,我快瘋掉了,圭哥,你還喜歡我吧?嗯?能給我一點信心嗎?能和我在一起,只屬於我嗎?」

 

金聖圭抬起頭看南優賢,那雙總是充滿笑意的桃花眼,此刻竟是盈滿淚水,和平時自信神采的南優賢不一樣,他需要自己的愛,幾乎是低姿態的懇求,金聖圭好心疼,結果他南優賢先哭了。

情緒一下子翻湧太快,金聖圭終於等到南優賢的告白,是在自己不香了之後,所以,南優賢不是因為香味喜歡自己的,他能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了,又覺得南優賢喜歡自己,好像喜歡的很辛苦。

 

金聖圭一哭,南優賢原本存在眼眶的淚水,倒是都被嚇的蒸發了,卻找不到安慰的話,只能輕輕的拍著金聖圭的背,胸口覺得酸澀。

許久,南優賢才重新開口,盡量保持口氣平穩:「如果我的告白,讓聖圭哥覺得為難,就當我沒說過吧。」

 

懷裡的貓狐狸又是一顫,巴掌大的臉蛋,哭的紅紅的眼睛鼻子,反應主人情緒,壓的低低的耳朵,小模樣有多委屈,好似被欺負慘了。

    「我才沒有為難。」

 

    「那你幹嘛哭?」

 

    「我.........,我.........。」金聖圭吱唔半天,還是不好意思說出口,干脆用行動表示他的回答,親上南優賢的嘴,飛快的一下,足夠讓他燒紅臉了。

 

也足夠讓南優復活,他笑的好得意,連贏球都無法比擬現在的心情,扣住金聖圭的下巴,讓他抬頭接受自己的濃情蜜意:「我當圭哥答應囉。」

 

    「優賢會像上次那樣摸摸我嗎?我們現在是情侶了,可以摸摸嗎?我喜歡,好舒服。」金聖圭在呼吸的空檔,閃著亮晶晶的眼睛對南優賢。

 

南優賢被這樣可愛的邀請逗笑了,聖圭哥根本不知道那代表什麼吧?

    「圭哥啊,這種話不可以隨便說的,你知道摸摸之後還有事情要做的嗎?」

 

    「是舒服的事嗎?」金聖圭就知道上次沒有摸完,不然他怎麼會覺得失落!

 

    「是會舒服的事,但剛開始會有點痛,圭哥還要嘗試嗎?」南優賢真的沒料到金聖圭突然來這招,他差點就要衝動了。

 

    「............,那如果很痛的話,我們就不要摸了,好不好?」金聖圭不給南優賢拒絕的機會,他學南優賢那樣,撫摸他的胸,摩擦他的乳尖。

 

南優賢真的沒想到金聖圭的學習能力那麼好,不虧是全校第二名的腦袋,他順著金聖圭,取回主導權,打算像上次那樣就好,那種程度,他還能忍。

南優賢這次不客氣的伸進衣內,輕摳金聖圭的乳頭,讓他發出好聽的聲音,這次他明顯很放鬆,連聲音都不壓抑了,好險宿舍的隔音很好,不然他又要擔心金聖圭這樣接近撤嬌般的呻吟被別人聽見了怎麼辦?他可能會想割下那傢伙的耳朵!

南優賢隔著薄薄的上衣,用舌頭舔著打圈,用牙齒輕咬,都讓金聖圭輕顫,他忍耐著不去脫金聖圭的衣服,他下腹竄起的躁動跟上次不同,擔心自己真的會沒辦法喊停,今天的金聖圭像帶著春藥的蜜糖,讓他繃緊的神經處於隨時可能斷線的危險中!

 

關係一確立,金聖圭明顯大膽很多,他拉了南優賢一手到自己撐起小帳篷的褲檔:「這裡也要摸摸,優賢幫我。」

 

南優賢深吸了好幾口氣,有了狠狠操壞金聖圭的念頭,這虐人的小妖精哪裡來的?老弄的自己七上八下的,他順著那包東西撫摸,有時力道輕搔,有時力道重壓,金聖圭舒服的瞇了眼睛,沒看到南優賢忍耐的樣子。

南優賢腦子忽然閃過一個壞念頭,他也拉了金聖圭的手,但卻伸進自己的褲裡,直接和自己的慾望第一手接觸,感覺金聖圭明顯僵硬了,南優賢咬住他的耳朵:「圭哥,我也要摸摸。」

 

南優賢把手也伸進去金聖圭褲裡,握住金聖圭的:「我教哥。」

 

感覺金聖圭也握住自己的,他才開始愛撫,只要金聖圭因為太享受而停止動作,他就停手,每次金聖圭睜開迷離的狐狸眼,南優賢都警告己別鬧了,會出事的,可是停止不了,對床上軟綿綿的嗯嗯哼哼的金聖圭的瘋狂喜歡。

 

金聖圭有點用力的握住南優賢的,另一手抓著衣服下擺,有一種不斷累積的,想要傾瀉而出的感覺,但很陌生,他下意識想要忍耐,矛盾的衝擊,卻讓出口的呻吟更誘人。

 

南優賢手上的活,加快了速度,即使金聖圭握的他有點疼,他仍然替他套弄著,並靠在貓耳朵說著安撫的話:「圭哥,舒服吧?不用忍耐的,放鬆,我想看你舒服的樣子,不會怎麼樣的,我幫你弄出來,乖,不怕,嗯?」

 

一會兒,金聖圭高潮了,射在南優賢手裡,臉上明顯的紅暈,喘著氣,也在不知不覺中鬆了手。

 

    「舒服嗎?」南優賢親親他。

 

    「嗯,想睡覺,可是褲子溼溼的。」金聖圭全身無力,還處在餘韻中,舒服的好想睡,卻因為還沒洗澡又擰起八字眉。

 

    「我幫你洗吧。」南優賢知道金聖圭是無心的,但他愛死了這樣撒嬌的口氣,他抱起金聖圭浴室去,並在日後感謝一向臉皮薄的聖圭哥沒有拒絕他的提議。

 

而金聖圭則萬萬沒想到,南優賢居然趁他沒有抵抗力的時候,要了他第一次,雖然因為心疼他,所以只做了一次,但是隔天他還是不舒服的不想下床,也終於明白優賢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