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賢的假期結束,用食物拐騙聖圭跟他到了城市,回了他的家,雖然手段有點不道德,但是,更令他不是滋味的是,聖圭竟然是為了食物才終於肯答應跟他回來住一個月的,唉~。


    「優賢!優賢!」聖圭的呼喚,喚回南優賢的神智。


    「怎麼了?」


    「你快來,我選好我的房間了。」


聖圭雀躍的樣子,讓南優賢放下行李,上樓瞧瞧這小傢伙到底選了一個什麼樣的房間,這麼開心?

結果,狐狸少年選的房間,就是主人南優賢的臥室:「為什麼喜歡這間?」


    「因為這間房間有好聞的味道,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樣,所以,我喜歡,我要住這間。」聖圭笑的眼睛都瞇不見了。


    「這是我的房間,當然有我的味道,那你得要跟我一起睡了,要嗎?」南優賢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要這麼說,自從在別墅因為打雷讓害怕的聖圭躲到他的房間跟他一起睡之後,他就喜歡上抱著他睡的感覺了,總覺得要抱著聖圭睡才能睡的安穩,原本,以為回來之後,可能要失眠上幾天的,現在看來,似乎有轉機了。


    「嗯。」聖圭認真的點頭,反正在別墅的時候,他也是這樣跟優賢一起睡的,沒關係。


下午,南優賢去唱片公司開會,順便交試聽帶,把聖圭一個人留在家,卻搞得自己心神不寧的,怕那隻小狐狸嘴饞了,沒有東西吃,擔心那隻小狐狸自己在家,會不會無聊,以致南優賢一時失神,忘了把聖圭錄的試聽帶抽出來。





幾天後,南優賢接到唱片公司的電話,用比平常更討好的口氣,詢問著替他錄制試聽帶的人是誰,南優賢沒有想到他竟然會這麼生氣的告訴對方,那是他的私事,他是不可能讓這個人曝光在螢光幕前的,最後不太愉快的掛了電話,他看了一眼,正窩在沙發一角曬著太陽,睡午覺的聖圭,似乎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了。

其實到現在,南優賢仍然搞不懂自己在想什麼,他從沒有懷疑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了這個小傢伙,所有事情都以保護為出發點自居。


聖圭感覺到有人摸著自己的耳朵,把原本埋在臂彎裡的臉轉出來一點,舒服的伸展尾巴,然後就是,南優賢摸著他的狐狸耳朵,他的尾巴輕掃著南優賢的手,但是,聖圭依舊在夢鄉中。


南優賢覺得他像是養了一隻寵物,卻又像藏了一個情人,他不想跟任何人分享聖圭,他希望自己永遠是這個狐狸少年的世界裡,認識的唯一一個人類。

他忽然有了想寫一首屬於聖圭的歌的念頭,從開始作曲寫詞到現在,他從來沒有為任何人制作過一首歌,他的歌都為了賺錢用的,沒有私人情感,他不清楚自己究竟把聖圭看得多重要,只知道想把他留在身邊,最好能不離開。

南優賢把聖圭抱回房間睡覺後,就進了工作室。





南優賢已經連接好幾天都在聖圭睡著之後出門,他又重新恢復以前的生活習慣,流連在酒吧,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再對任何一個向他示好的女人產生興趣,甚至下意識跟她們保持距離,就怕她們身上那些粉味香水味會沾在自己身上,讓鼻子靈敏的聖圭嗅到了。

今晚當南優賢走出酒吧的時候,外面似乎已經下了一陣子的雷雨了,他立刻想起家裡的小狐狸可能已經被嚇醒了,他用最快的速度飆回家,還好半夜的車並不多。


南優賢一回到家,打開房間門,卻沒有如預期的看到瑟瑟發抖的聖圭,他更是驚謊的到處找,最後在自己的工作室找到裏著被子,戴著耳機,臉頰上還帶著淚痕的聖圭,南優賢看見他哭的紅紅的眼睛,在看見自己的那一刻睜的有多大,像看到救星一樣的飛撲過來,卻因為踩到被子被絆倒,然後終於釋放情緒的嚎啕大哭,還邊哽哽咽咽的咒罵著南優賢,讓南優賢都笑了,趕緊小狐狸摟進懷裡安撫。

這瞬間,他終於不再跟自己裝傻了,他的心已經被這個小傢伙給佔領了,從來沒有人能征服的領域,被聖圭誤打誤撞的進駐了,他也是心甘情願的,南優賢笑的明朗,懷裡的小狐狸漸漸安份,發出小小聲的呼嚕聲,睡著了,手還緊緊抓著他的衣服,南優賢用聖圭身上裏著的被子將他們兩個包起來,靠著牆,就像第一次那樣,抱著他睡。









==================================================================================


「初戀」,暫封!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