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賢反覆思考了好幾天,他決定讓聖圭自己選擇。

他到客廳尋找著最近變的更愛睡覺的小傢伙,看見他捧著一桶冰淇淋吃的正歡,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裡Nell的演唱會轉播,還能開心的跟著唱幾句,南優賢走過去抱住聖圭,他真的有點吃味,但又即時的提醒自己不能太自私,他試探性的問:「聖圭,想跟他們一樣在電視裡唱歌嗎?」

 

聖圭的狐狸耳朵動了動,好像聽到什麼有趣好玩的事情,一臉笑瞇瞇的轉過來看南優賢:「可以跟他們一起唱歌嗎?」會錯意.............

 

    「你喜歡唱歌嗎?」

 

    「嗯,喜歡唱歌,喜歡唱優賢寫的歌,雖然耳機不舒服,可是,優賢作的歌都好好聽。」聖圭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有點委屈,又一下子表情清明起來。

 

    「一直在家裡會無聊嗎?」南優賢拿起桌几上的梳毛梳幫聖圭梳尾巴毛。

 

    「優賢去工作好久好久,不能陪我的時候,很無聊,我也想幫忙,也想和優賢一起工作。」現在只要南優賢不摸到尾巴靠近根部的地方,聖圭已經不再反對他摸自己尾巴了,而且他幫自己梳毛好舒服的。

 

    「我明天帶你去公司,你聽話,我們就可以一起工作,怎麼樣?」

 

    「嗯。」聖圭點點頭,尾尾晃了晃,又繼續抱回冰淇淋桶,看電視。

 

 

 

 

全公司都知道社長忽然簽下了一個新人,是由制作人南優賢介紹的,合約內容,聽說都是南優賢一一審核的,雖然不是條件最優沃的,卻享有專寵,準備出道的專輯是由南優賢和金鐘萬合力制作的,南優賢並身兼這個新人的專屬經紀人,光是這一點已經夠登上各大媒體娛樂新聞頭條了,所以不只公司的人,連外界聽到風聲的記者們都對這個新人好奇心滿檔,偏偏知情的人全被下了噤聲令,不得透露半點相關消息,連錄音都是在南優賢的工作室進行的,這是何等的殊榮,除了屬一屬二頂端的歌手團體以外,能在南優賢工作室錄音的人簡直少的可憐,除了南優賢本身有工作態度龜毛,還因為注意隱私的他,不喜歡閒雜人等進出自己的住處。

外界好奇心被吊的老高,意外帶動公司股票看漲趨勢,讓社長非常滿意,這下子認為被自己的兒子拗並不是一件壞事,而且他也確實很看好聖圭的聲音,不需要再經過琢磨的聲音,根本渾然天成,注意就是要吃歌手這行飯的,是寶貝啊,難怪南優賢不願意跟金鐘萬分享,自己的兒子那副吃醋的小家氣模樣,他這個做爸的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看來南優賢要答應接棒是指日可待的。

 

南優賢就擔心聖圭會覺得累,所以進度不敢安排的太密集,冰箱裡為了維持聖圭的好心情以及隨時會餓的小肚子,草莓永遠不缺貨,而南大制作人這段期間則不接任何人的工作插隊,因為他要隨時身兼小狐狸的料理師。

連金鐘萬都快看不下去了,一起工作的這個人還是南優賢嗎?以前那個吹毛求疵,要求能兩次到位的南優賢,什麼時候這麼和顏悅色了?雖然聖圭錄音的狀況很好,但是..............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肯定有貓膩,錄音錄到一半,聖圭只是嘟嚷著肚子好像有點餓,南優賢就立刻喊休息,停止錄音,以前那個沉著臉說「沒錄好,不准休息,這才是工作態度」的南優賢呢?還沒錄完,已經說了兩次休息了,就算只是為了保險起見,多錄幾個版本,不過是不是真的對這小傢伙太好了,簡直是寵溺!

 

南優賢走出廚房,看了一下牆上的鐘,已經凌晨了,平常這時候聖圭已經吵著要他一起睡覺了,今天卻一句話都沒吵沒鬧的,他把宵夜端進房間給聖圭,走進工作室,讓其他人都收工了,明天再繼續,剩下的他來收拾就可以了,他也會負責把聖圭送回家,又是那句老話,聖圭可是他發掘、簽下的第一個新人,當然要由他全心全意的照顧囉。

是的,沒有人知道,他們其實住在一起。

 

 

 

 

專輯一推出就靠成轟動,除了之前已經將其好奇心吊到最高處,以致各個報導出來幾乎都是一面倒的好評,當然專輯本身的品質是不在話下的,每首歌都是不同的風格,都百聽不厭,也充份顯示出聖圭聲音的多變性,推出的同一個禮拜就襲捲了國內外各大排行榜的第一名,還不擅於面對媒體追逐的聖圭,身邊有一個大家都叫得出名字的經紀人 - 南優賢,更是增加了他的話題性,短短兩個禮拜,以各種名稱開站的粉絲站好幾拾個,而且正以倍數增加中,並在眾人引頸期盼和不斷催促下,開了第一場簽名會,而且僅此一場。

南優賢考慮到聖圭不只不太會應付媒體,也還不會和歌迷互動,就怕一不小心說錯了或靠成什麼誤會、意外的,所以,勉為其難的答應公司行銷部門的苦苦哀求,開一場簽名會,為了這場簽名會,南優賢在家裡和聖圭演練了好幾遍,就擔心聖圭會被太過熱情的歌迷嚇到。

 

簽名會現場

聖圭坐著保姆車進來的時候,看到外面排隊的人們,感到好奇和興奮,這些人都是喜歡自己的歌來的,我是不是也好厲害?嘻嘻~

其實聖圭沒有南優賢想的那麼膽小,雖然不喜歡太多人是事實,但是這些人不一樣的嘛,是歌迷啊歌迷,他對於休息室裡擺放整齊的,歌迷送來的食物、蛋糕、飲料感到新鮮,每一樣都想嚐,可是南優賢限制他上場前只能都吃一口,吃多了,唱不好歌,又擔心他會肚子痛什麼的,所以聖圭乖乖的挑幾個特別想吃的都嘗了一口。

幫他弄髮型、畫妝的造型師姐姐們都覺得這個孩子好乖巧,一般像他這個年紀的孩子,都嘛在經紀人轉身之後就馬上不聽話了,可是,聖圭真的乖乖的,弄頭髮的時候,連打瞌睡都只是小小的點頭,化妝的時候,即使眼妝弄的他不舒服,也仍然不會隨便揉眼睛把妝弄花,雖然他們都知道是因為南優賢的關係,聖圭才能有隨身的造型師,一般剛出道的新人是不會配的,但是,他們怎麼樣也無法討厭這個享有特權的孩子,不只乖巧,還有禮貌,就拿這些應援食物來說吧,明明是給他吃的,他卻一個一個請大家吃,剩下的才從中挑想吃,珍寶似的抱在懷裡,小跑過來,坐在椅子上拆封,還可愛的又問了一次「我真的可以吃嗎?現在可以吃嗎?」,休息室裡的人都被他收服了。

 

聖圭不知道原來簽名還可以收到禮物,他的十指手指頭都戴滿了大大小小的戒指,他覺得好開心,這樣他就有戒指可以跟優賢求婚了了,而且還有好多可以讓優賢選自己喜歡的,聖圭回到休息室還一直捧著那些卡通戒指,造型師姐姐還幫他找了一個盒子裝,但是卻覺得奇怪,更好的禮物竟然看不上眼,寶貝似的護著一堆沒用的卡通戒指,果然還是個沒被汙染的單純孩子。

 

 

 

 

到家,南優賢看聖圭神祕兮兮的把那個小盒子拿進房間,還叫他不准偷看,他本來打算回家幫他洗澡的,結果這小傢伙卻比他搶先一步。

一會兒,聖圭眉開眼笑,藏不住開心的從房間出來,還特地把換下來的打歌服穿回去了,他走到南優賢面前,噗通一下,單膝下跪,拿出一個史迪奇的戒指舉得高高的:「南優賢,你願意嫁給我嗎?」

 

南優賢一瞬間反應不過來,遲遲沒有回答,只是盯著聖圭。

 

時間過的太久,聖圭開始急了,是不是優賢不喜歡這個戒指,他急急的又跑回房間,把整盒都捧出來給南優賢:「優賢,你選一個喜歡的。」

 

南優賢看到聖圭小小的眼睛含淚,又不敢掉下來,他笑了,把他的寶貝小狐狸抱進懷裡:「為什麼跟我求婚?」

 

    「因為聖圭喜歡你呀,想跟你在一起一輩子,而且我的第一次都給你了,你們人類不是很在乎愛人的第一次嗎?」聖圭仰起小臉,回答著南優賢。

 

    「不是因為要了你的第一次才想跟你在一起,而是因為愛你,才想跟你在一起一輩子的,懂嗎?寶貝。」南優賢開始猜測,究竟他不在家的時候,聖圭都看了些什麼,怎麼都學了這些奇奇怪怪、有的沒有的。

 

    「那你要嫁給我嗎?」聖圭又一次把史迪奇戒指拿出來獻寶。

 

    「應該是你要嫁給我吧?嗯?所以,這件事,由我來做。」南優賢收下史迪奇戒指,戴在食指上,他伸長手撈來自己隨身的背包,從裡面拿出一個首飾盒,打開,裡面是樣式簡單的對戒。

 

    「哇!好漂亮。」聖圭忽然覺得自己的戒指不厲害了,他把戴著小熊維尼戒指的那隻手藏在背後。

 

南優賢並沒有忽略他的小動作:「史迪奇是你跟我求婚的證據,我會好好留著,但是,它太可愛了,可能會被搶走,所以我們把它留在家裡就好了,現在,換我跟你求婚了,你也要收好這枚戒指才可以喔。」

 

    「嗯,我會的,這個跟你的一起放在家裡,不戴出去,戴優賢的。」聖圭才鬆一口氣,亮出自己的小熊維尼,然後自己把手伸到南優賢面前,等著他幫他戴戒指。

 

    「戴上了,你一輩子就是我的人,就只能愛我,你願意嗎?聖圭。」南優賢感覺得出來自己的手心在冒汗。

 

    「我願意,好多好多願意,你也只能愛我喔,不可以隨跟別人靠近,我會生氣的。」聖圭說完,南優賢就像是怕他反悔似的,快速把戒指套進他的手指裡。

 

    「我愛你。」南優賢深情的親吻他的寶貝聖圭,從來不相信愛情的他,竟然這麼簡單的就被這隻小狐狸給俘虜了,但因為是聖圭,所以,他沒有怨言,也不會後悔。

 

    「優賢,你唱歌給我聽,我想睡覺了,今天好累。」聖圭摟著南優賢的脖子撒嬌,他真的想睡覺了,當藝人原來這麼辛苦,不過可以跟南優賢一起工作,他還是很開心。

 

너여야만 해

타오른 내 심장은

아니면 안 돼

내 질문의 대답은

갈색 머리부터 하얀 발.................................................

 

南優賢和聖圭不同聲線的歌聲,醇厚的高音,伴隨著甜蜜的心情,聖圭在南優賢的懷裡進入夢鄉。

 

 

 

 

 

 

 

~ End ~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