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賢一時的疏忽,讓聖圭接了汽水廣告,現在可好,聖圭每天都找他練習演廣告,他喝汽水喝到都快吐了,這隻小狐狸倒是老神在在的,好險小肚子也沒鬧過脾氣,下次再也不帶聖圭跟金明洙那個陰險的傢伙吃飯了,一點朋友之間的道德都沒有,南優賢彎腰從冰箱拿出一瓶汽水,在關上門轉身的時候順腳踢了旁邊那一箱金明洙送來的汽水,走到客廳,他家的小狐狸現在對於電視相關設備的操作熟悉的不得了,再也不需要他了,為了練習,聖圭一直不斷的搜尋汽水廣告來參考,然後找南優賢當練習的對象,唉!說來這一切也都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讓聖圭發專輯出道,在出道前,南優賢一直不斷的跟聖圭做心理建設,工作會很累、工作要認真,工作要如何如何的,完全沒想到看似享樂主義至上的聖圭,居然也是一個工作狂,原本還認為他只是覺得新鮮好玩,直到有一天聖圭親口跟他說「我要當配得起優賢的狐狸,在工作這件事情不能讓你丟臉,而且我真的很喜歡唱歌,唱優賢作的歌!」,南優賢聽到的當下激動不已,立馬把這麼可愛的小狐狸抱進房間瘋狂愛護了一番。

在工作上,他們兩個愈來愈像夥伴,聖圭認真投入的程度,讓南優賢雖然擔心、不捨,卻不忍心打斷他,雖然有關於聖圭的所有活動都要經過南優賢的決定同意,但是他在這個圈子打滾這麼久,也清楚有些事情不見得能讓自己為所欲為,有些人情總要適時的妥協,即使相較於一般剛出道的新人而言,通告行程已經少之又少了,聖圭仍然在舞台上無預警的昏倒,高壓的環境以及不正常的作息讓一直生活規律的小狐狸吃不消,從醫院醒來的時候,聖圭沒有任何撤嬌和抱怨,也沒有耍脾氣說他不玩了,讓南優賢明白聖圭對這份工作的投入,讓他原本準備好的話,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只是抱著聖圭陪他在醫院休息了一晚,之後南優賢更重視行程的安排,盡量不要這麼緊湊,盡量和自己的工作錯開,必免別人代理聖圭的事情,當偶爾還是有不湊巧的時候,南優賢也只肯讓李成鍾負責聖圭,為此還發生過公司藝人因為沒有經紀人可帶,臨時退通告的事情,南優賢也被父親教訓了一頓,金鐘萬甚至語重心腸的提醒南優賢不要幫聖圭樹立敵人,南優賢才警覺自己的失態及過度保護了,聖圭並不是孩子,南優賢忽略了他的能耐,就只是想把他捧在手掌心對聖圭是不公平的!

 

        「優賢,你幹嘛站在那裡發呆?快來呀!」聖圭窩在新買的黃色吊床,尾巴搖晃的方式,讓南優賢知道他喜歡這吊床。

 

南優賢邊走邊開瓶,開始他的練習生時間。

 

 

 

 

 

拍攝當天,南優賢怎麼也沒想到被導演給陰了,忽然說什麼有了更好的靈感,臨時不照劇本內容拍攝,南優賢真心覺得根本就是金明洙交代的!

居然讓聖圭和一個女演員面對面坐在狹小的充氣游泳池裡,小到兩個人的腳要像卡榫一樣的交疊才能坐在裡面,女演員拿著插著兩根吸管的汽水瓶,羞澀的聽著聖圭彈吉他唱歌,最後聖圭還要跟她一起喝汽水對視,南優賢一直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這只是廣告,我們家的小狐狸才沒那麼容易被拐走呢!誰知道,最毒婦人心?!那女的神通廣大的給了聖圭一大杯因為小狐狸太愛喝了,喝到肚子痛,所以最近被南優賢禁吸的美式咖啡,他看著聖圭美滋滋的捧著那杯美式咖啡,感覺狐狸耳朵都快跑出來了,他實在很想立刻把這隻狐狸給拖回家打屁股。

廣告拍攝持續了一整個下午,南優賢始終戴著墨鏡,鐵著臉,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當然也沒有理采聖圭的廣告拍檔,一收工,南優賢立刻以有下一個行程為由,迅速將小狐狸帶離現場。
 

        「優賢,我今天不是只有拍廣告一個行程嗎?」聖圭一臉疑惑的詢問正在飆車的經紀人。

 

南優賢很努力的克制自己想直接在車子裡把旁邊這隻狐狸給辦了的衝動,他伸手拿走聖圭還捧在手裡的美式咖啡,很沒公德心的往窗外一扔,當場引來小狐狸憤怒的抗議,但被南優賢一瞪,立馬噤音。

 

 

 

 

習慣了人類生活的聖圭,沒有像以前那麼傻不拉幾了,他敏銳的感覺到南優賢在生氣,喔,不不不,是在吃醋,可是聖圭左想想右想想,還是想不出來今天有做什麼會讓優賢吃醋的事?他明明很守規矩的,沒有和別人太親近,尤其是女性;也沒有拿別人居心不良送的禮物;也沒有吃別人可能下毒的食物;也沒有把耳朵尾巴露出來,為什麼優賢要吃醋呢?聖圭抱著歌迷送的自己人像抱枕,在黃色吊床上滾來滾去,好苦惱。

看到南優賢收好外面晾的衣服,聖圭討好的黏上去:「剛拍廣告,流好多汗,優賢一起洗澡!」

其實聖圭不喜歡自己的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剛剛那個女人的香水味太濃了,都快要把優賢的味道蓋過去了,除此之外小狐狸沒有多餘的其他意思,他也真的喜歡南優賢幫他洗澡,跟小時候師父幫他洗澡一樣會幫他理順狐狸毛,聖圭覺得很舒服。

但!一肚子壞水的南優賢先生,硬是把小狐狸的話聽成了別的意思,他把收進來的衣服隨意丟在沙發上,走過去就著聖圭抬起頭的姿勢扣住下巴,從一個纏綿的親吻開始,小狐狸才發現,南優賢已經好多天沒碰他了,難怪這麼一親,自己就可恥的硬了,他不甘示弱的伸手摸了一下南優賢,確定他和自己一樣才開心的繼續接吻。

南優賢被聖圭這麼一摸,整個火更旺了,直接一把把人抱起,往浴室走去。

 

 

要不是南優賢跟聖圭發誓過,從來沒帶過別人回家,聖圭都要覺得這個人根本就是慣犯,把他放到洗手台之前,先順手拉了一旁的毛巾墊在冰涼的台上,接著旋轉浴缸的水塞、開水、調溫度,再回來邊吻邊脫他的衣服,一氣呵成,聖圭當然也不甘認輸的扒著南優賢的衣服,在看見南優賢精神的小兄弟,還是忍不住的讓興奮(X)害羞的粉紅色從耳朵向全身漫涎開來,光是這樣子,聖圭就能感覺到自己同樣精神抖擻的下身已經開始期待優賢的撫摸了。

聖圭不掩飾的表情和身體反應,對南優賢而言簡直就是最好的催情劑,然後這隻小狐狸還要命的伸手握住自己的命根,不論是相處還是做愛,聖圭總是不斷的讓他有新鮮的發現,同時也讓南優賢檢視自己原來是這麼愛生氣愛忌妒的人,以前從未發現過的佔有慾和善忌,都讓南優賢有點擔心,萬一聖圭發現自己其實不是個那麼完美、自信、灑脫的人,南優賢實際上控制慾、佔有慾都很強烈,小狐狸會不會被嚇跑?看著被自己照顧的愈來愈性感的小狐狸,出門在外被一群人用不懷好意的眼神視姦著,他就覺得來氣,當然南優賢也覺得自己很幼稚,完全沒有以往的從容,但這大概就是聖圭的魅力吧,他把聖圭的手拉到自己肩上放著,跳過中間,直接含住了狐狸的玉莖,雖然已經有過幾次經驗了,聖圭仍然敏感的立即繃緊肌肉,舒服的哼了哼。

    「優賢,耳朵可以跑出來了嗎?」聖圭的聲音帶點鼻音,忍耐的很明顯。

 

    「傻瓜,你忘了我們已經回家了嗎?」

聖圭開始工作之後,因為要認真的控制自己的耳朵、尾巴不能在太開心太興奮太生氣的時候隨便冒出,造成到家了還是沒辦法放鬆,常常會不自覺的詢問他,好像他的話是咒語,得到了允許才可以讓耳朵、尾巴變出來,這讓南優賢有點心庝。

 

 

 

 

南優賢將聖圭抱在懷裡,梳著他的狐狸毛:「寶貝,你喜歡現在的工作嗎?」

 

    「喜歡啊,跟優賢有關係的都喜歡,雖然有時候會比較沒有辦法休息,但是優賢也很辛苦,所以我也要努力,不能輸給你!」聖圭頓了頓,像是下定決心又開口:「但是,人們真的不喜歡動物耳朵和尾巴嗎?我看很多人在簽名會上,歌迷都會送他們耳朵耶,為什麼我自己的耳朵就不可以呢?優賢你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沒有覺得害怕呀,也沒有想要吃掉我啊。」

 

南優賢親了親聖圭的臉,誰說我沒有想吃掉你的?!
    「人類是很膽小又殘忍的,不喜歡別人和自己不一樣,也無法欣賞別人的與眾不同,甚至會因為害怕而企圖想消滅對方,師父都沒有教你人間險惡嗎?」

 

    「有!」聖圭立刻壓低耳朵,師父說的比優賢說的可怕多了,還給他看圖片,他還因此做了好幾天的惡夢,遇到優賢之後,和優賢身邊的人都很好,所以他也忘記了人類是很殘忍的,也是因為這樣,師父和其他同伴才會選擇在深山裡生活。

聖圭轉身窩進南優賢懷中,他只要有南優賢就好了。

 

 

 

 

 

 

 

====================================================================================

某一天看了一個飲料廣告,忽然有了這樣的靈感
原本是想寫南優賢大吃醋的,但是靈感大神就是不肯好好的關愛我的腦袋XD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