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飛逝得很快,快到張東雨覺得自己可能要一輩子住在這裡了,雖然李浩沅對他很好,李成鍾偶爾也會跟著哥哥來看他、跟他作伴,他感覺不出這兩個人對他有任何的惡意,所以他就不怎麼防備了。

李浩沅更坦白直接的告訴張東雨,他為什麼將黑暗魔法聖物放入南優賢的身體一事,原本是要另尋適合的人選了,萬萬沒想到張東雨竟把黑暗聖物引渡到自己身上去,而且還相安無事,經過金的繼承者的誘發,黑暗魔法聖物應該已經覺醒了才對,結果,張東雨就跟南優鉉一樣,內在什麼變化也沒有,再者,張東雨被關在由李浩沅的血餵養的房間內,充滿著他土的繼承者的魔法流動,張東雨卻完全沒有被黑暗魔法聖物寄宿的反應,這讓李浩沅更加不解,只要有任何的變化,即使是很微小的,他都能立刻感受到,張東雨溫暖平穩的氣息和魔法能量都沒有任何不同,李浩沅對他充滿著好奇,其中還包含著其他的情愫,但自視甚高的他還沒有發現。

張東雨雖然無法完全贊同李浩沅的做法,但是他的理念,張東雨是感同身受的,他也同樣認為魔法應該無禁忌之分,端看使用的人將這些魔法用在什麼地方,不應該人為刻意的讓某幾種魔法消失,雖然他仍然無法施展魔法,不過他知道自己被魔法聖物保護著,很奇妙的,他並不害怕在自己身體裡的黑暗魔法聖物,多虧了魔法聖物讓他可以自由的閱讀禁書,他看了許多遺失的記錄,更能理解李浩沅為什麼會想做這樣的實驗,他也很樂意配合李浩沅的各種測試,等有一天,李浩沅收集夠了需要的資訊,願意放了他的時候,他再回去找聖圭哥他們,希望那時候他還沒有被忘記,也希望南優賢那個孩子不要太過自責才好。

 

 

    「東雨哥,我來找你玩囉。」李成鍾像甜檸檬般嗓音響起,然後穿越牆出現,像幽靈一樣。

 

    「浩沅今天沒有一起過來嗎?」

 

    「浩沅哥今天有別的事情,所以我得到他的同意來找東雨哥玩。」李成鍾亮出一把土色的鑰匙。

 

    「你不是來找我玩的吧?」

 

    「嘻嘻,東雨哥,陪我練習嘛,浩沅哥很小氣都不願意陪我。」李成鍾和李浩沅的年齡差,所以通常只能自己練習,碰上瓶頸的時候也只能靠自己突破,因為家裡有一個魔法聖物繼承者,所以整個家族的資源都投注在李浩沅的身上,李成鍾就這麼被忽略了,不僅沒有被安排到魔法學院讀書學習,也沒有人教導,他靠的是自己一點一滴的摸索,還有李浩沅偶爾空閒時候對他的指導,因此,張東雨願意多照顧他一些。

 

 

 

 

 

 

 

金聖圭一行人,一邊進行實戰修行,一邊打探關於張東雨的下落,所到之處都引來極高的注目,不僅是金聖圭五行繼承者的身份,還有同行的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為了隱藏身份,化身成美麗的水精靈,以及他們正在尋找黑暗魔法聖物的繼承者,有關於他們一行人的傳聞早已沸沸揚揚的傳遍所有的陸地海洋了,不論是人類、精靈族、妖族、魔族、獸族,大多是熱情歡迎他們的,當然挑戰他們的不在少數,單純的切磋或是想增加名聲的殺戮,漸漸的,金聖圭、南優鉉、李成烈、明洙,三人一精靈成了各個大陸大海的話題人物,雖然增加了許多困擾,但也帶來不少好處,例如吸引綁架犯李浩沅找上門。

李浩沅靠著家族龐大的資訊網絡,早就掌握他們一行人的行蹤,他並無意挑釁,所以一路跟著他們到住宿的地方,同為繼承者,即使李浩沅將自己的氣息隱藏的再好,但魔法聖物之間連繫的流動是瞞不了金聖圭的,他在大家紛紛歇息了之後,走了出來,而李浩沅也直接大方的現身在金聖圭的面前。

 

    「我是土的繼承者,李浩沅。」李浩沅向金聖圭行禮,以魔法師的身份,致上最大禮數。

 

    「金的繼承者,金聖圭。」金聖圭也回以同樣禮節。

 

    「相信你能猜得到我的來意,是我將張東雨帶走的,他現在住在我的府上很安全,黑暗魔法聖物還沒有認主。」

 

    「東雨是被你擄走的,希望你能讓他回來我們身邊,至於黑暗魔法聖物,我會自己想辦法。」金聖圭口氣溫和的糾正李浩沅話中的語病,他聽聞過有關於土的繼承者如何得天獨厚的傳聞,但若要動手,金聖圭不認為自己會趨於下風。

 

    「我想向你表達我的歉意,張東雨還不能離開,我有我的計劃,但是我以繼承者的身份向你承諾,絕對不會讓張東雨受到傷害。」

 

    「願聞其詳。」

 

李浩沅把告訴張東雨的想法,同樣的說給金聖圭知道,他相信同為魔法聖物的繼承者,金聖圭能明白的。

可是就算金聖圭都能理解,他仍然對於東雨的處境,感到不放心,張東雨安全與否才是最重要的,也是他唯一在意的,他希望能跟東雨見一面,親耳聽聽東雨的意願,於是他向李浩沅提出了要求。

第二天,金聖圭收到了來個土的繼承者送來的邀請函,他才告訴其他人,他和李浩沅見過面的事情,李成烈氣呼呼的跳起來,說居然沒能在第一時間揍那傢伙一拳太可恨了!南優鉉聽到張東雨還活著,壓著他喘不過氣的愧疚感,終於得以放鬆了,金聖圭也看到原本盤在南優鉉脖子上的夢靨被明洙抓起並用火焰燒死,他也總算能放下心中的大石了。

其實李成烈有點不太開心,他一直努力想締結的精靈和聖圭哥之間的默契好的太氣人,他不是沒有發現,他們一人一精靈常常交換個眼神就能瞭解對方的意思,李成烈好羨慕啊,他也希望能跟明洙有這樣的默契,他從來沒有放棄跟明洙締結這件事情,他的執著幾近瘋狂。

小時候,他遇見隔壁鄰居締結的精靈之後,就愛上了精靈這個種族,雖然他在學習上沒有很認真,但是有關於精靈的每一堂課,他不遲到也不早退,因為導師們總是有辦法邀請來不同的精靈與學生互動,那是李成烈最開心的時刻,他著迷精靈的一切,不論是精緻的美貌,或是吟唱魔法的聲調,就連薄如蟬翼的精靈翅膀,他都喜歡,甚至期望有一天能有機會造訪精靈王國,當聖圭哥幫忙在市集上買下精靈封印石的時候,他發誓是他出生以來最開心的一天,如果明洙願意跟他締結的,李成烈想他應該死而無憾了!

 

 

果然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待客禮儀周到而且隆重,畢竟一行人中有魔法石的繼承者,金聖圭等人乘坐純血統魔獸拖曳的車輛前往,李成烈不曉得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覺得明洙有點不開心。

到達李浩沅的住處,李浩沅、李成鍾及張東雨已經在門外等候了,南優鉉下車一看到張東雨還好好的活著眼淚不由得湧上眼眶,張東雨也立刻向前給他一個擁抱:「我很好,一切都沒事。」說完這句話,張東雨就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上有溼意,他輕輕拍著南優鉉的背,他能明白南優鉉的煎熬。

金聖圭親眼看到張東雨毫髮無傷,感激之心也是無法用三言兩語表達的。

一群人進到屋內,金聖圭並不急著介紹精靈,而是先請李浩沅為他們介紹身邊長相清秀的少年,並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決定由明洙自己來選擇他的身份,即便在旅途中,明洙基於信任,願意選擇性的告訴他一些故事,但是金聖圭的想法是,那不是他可以隨意告訴別人的,既然一開始明洙將自己隱藏成水精靈就代表他不肯曝光自己的身份,那麼他就不該雞婆的替他發言,如果精靈有心要隱瞞,就算是魔法聖物的繼承者也不一定能分辨精靈的屬性,現在就看是明洙比較厲害還是李浩沅的感應比較敏銳了?

自稱是水精靈的明洙 ‧ 西羅先 ‧ 卡爾達在看見李成鍾的時候就立刻知曉為什麼李浩沅能以年紀最小之姿繼承魔法聖物,原來傳說是人為刻意製造的結果,或許李浩沅天生是有資質,但絕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可憐那個被犧牲的孩子,不曉得他的記憶被清除的夠不夠乾淨?

好久不見的相聚,讓一群人東南西北的開心聊了快半天的時間,大家也接受李浩沅的安排住了下來,只是當李成烈開口說想去張東雨房間參觀的時候,李浩沅忘了修飾的拒絕反而勾起了李成烈的好奇心,本來李浩沅在李成烈的心中就不是什麼好人的設定,雖然邀請他們來與東雨哥相聚,卻從頭到尾都沒有要放東雨哥和他們一同回去的意思,所以擅常闖禍的李成烈怎麼可能乖乖聽話?!

金聖圭也有發現,即便張東雨還沒有讓魔法聖物認主,但這只是早晚的事情,張東雨的身上充滿著土的魔法波動,本來朝夕相處的情況下自然都會沾染上一些彼此的魔法波動,由其是像魔法繼承者這樣強烈的波動在所難免,可是張東雨卻像是全身浸潤在李浩沅的魔法裡,就像是被李浩沅宣佈了所有權!

 

 

 

 

 

 

 

=================================================================

 

 

這篇小南的鉉,我用了這個字

是因為我想區分南圭和鮭魚的小南

所以之後南圭,我會用「賢」;鮭魚,則用「鉉」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