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

 

南優賢算是爭氣的,接受金聖圭長達三年的獨家指導也順利獲得了直升大學部的名額,原本在金聖圭升大學搬出宿舍的時候打算死皮賴臉的跟著去同居的,但是卻被金聖圭一句『我不喜歡跟笨蛋住在一起,等你順利升上大學,我再考慮』給徹底澆了一盆冷水,南優賢一拿到可以直升大學部的入取通知單立刻就迫不及待的飛奔過來想告訴金聖圭,按照他拿到的課表,金聖圭現在應該去上課了,所以他自己按了密碼就進來了。

南優賢覺得還好自己來了,不然他的圭哥就要被別人非禮了!!!

 

       「你想對圭哥做什麼?!」若不是對方是女生,南優賢大概會揍對方一拳。

 

倒在地上的金聖圭看起來是沒有意識的,而那個令南優賢刺眼的女生正準備解開金聖圭襯衫的釦子:「你來的剛好,快幫我把金聖圭抬上沙發,他發燒了居然還去上課,真是氣死我,抬他回來差點要了我的命,現在就交給你啦,我先走了。」

 

南優賢傻住,他連對方是誰?跟聖圭哥什麼關係?都不知道,就被交待了照顧金聖圭的任務,究竟金聖圭都交了些什麼樣的朋友,原本他覺得腹黑的尹斗俊已經夠可怕了,感覺剛剛那個女的也不遑多讓。

南優賢認真的照顧他的心上人,原本打算給金聖圭煮點清粥的,沒想到打開冰箱簡直無法下手,裡面多的是已經過期的東西,還有一盒看起來根本沒拆封的韓藥飲,他哥的健康是買安心的吧?他直接粗暴的把東西都丟進垃圾桶,果斷的拿起手機叫了外送。

 

被抓到小辮子的金聖圭和手持金令的南優賢,這一場是金聖圭輸了,他同意南優賢搬來與他同住,金聖圭也早就做好南優賢肯定會吵著要跟他一起住的心理準備,所以當初找出租房的時候都已經都設想進去了,不然他怎麼會一個人硬要找兩房一廰的房子呢?只有南優賢不曉得他做的決定背後都是有用意的。

 

 

 

 

停滯

 

剛搬進來的時候,南優賢每天都很興奮,他終於能和金聖圭朝夕相處了,過了一個月之後他就清醒了,對於金聖圭而言只是多了一個宿友,並沒有什麼變化,這樣的認知讓南優賢很不開心,因為他的目光總是追著金聖圭,所以沒有時間好好的觀察過周邊的人是怎麼從暗戀發展成交往的,可是現在他的腦袋裡居然浮現了一個曾經被金聖圭警告不要太接近他的人 – 尹斗俊!

南優賢背著金聖圭給尹斗俊發了條訊息,他很聽話,並沒有一天到晚跟尹斗俊聯繫,所以不算接近,南優賢總是可以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南優賢找到尹斗俊打工的咖啡廳,和尹斗俊面對面坐著,不知怎麼開口,尷尬極了,反倒是尹斗俊笑咪咪的在嘗了一口咖啡之後:「怎麼一臉慾求不滿的樣子?」

 

       「斗俊哥,你和圭哥同班三年又是好朋友,在你眼里的金聖圭是什麼樣子的?」

 

       「什麼樣子?就是一個閉著眼睛也能考第一名,對每個人都保持客氣的微笑,看似好相處實則防備心超強又充滿魅力的一個人吧!是不是競爭對手太多,害怕了?」

 

南優賢突然有一種被看穿的感覺,他沉默的吸著冷飲,他不希望自己和其他人比較起來只是多了一個『從小認識』的身份,這沒有什麼大不了,他並沒有比其他人多了解金聖圭,也沒有比其他人更靠近金聖圭,難道就這樣了?!

 

尹斗俊看著眼前還未脫去高中青澀氣質的南優賢覺得很可愛,雖然他和金聖圭交情不錯,對於兩個人之間的貓膩略知一二,但他不會主動打探別人的八卦也不會隨便插手別人的感情事,他認為金聖圭可能覺得目前的狀態剛剛好,如果該有什麼進度,金聖圭是不可能按兵不動的,即便在大家的眼裡金聖圭是個溫和的人,可惜根本就不是這樣子的,金聖圭只是禮貌比較周到,也不是會將壞情緒明顯擺在臉上而已:「你心裡想些什麼,直接坦率一點告訴金聖圭不是更好嗎?面對面擊破會比繞彎迷路更好唷!」

 

南優賢懷抱著滿腹疑問回去,他得到了高僧的指點迷津,但是參透就要靠他的慧根了。

 

 

 

 

雨天

 

金聖圭每個禮拜四都像在打仗一樣,上完一整天滿堂的課回家匆匆吃完南優賢準備的晚餐又趕去打工,南優賢之前好不容易餵胖他的,現在又迅速消風一般的瘦了,南優賢既無奈又生氣,他沒有辦法叫金聖圭不要去打工,因為那是他喜歡的唱歌,但是金聖圭每次打工回來都是一身的酒味煙味奇怪的味道,有時候南優賢去接他下班的時候還會看到客人特地在酒吧門口和金聖圭聊個幾句,那樣假裝笑著的金聖圭,即便南優賢知道只是客套禮貌性的逢場作戲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今天晚上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南優賢很有默契的主動帶傘來接金聖圭下班,果不其然的又看見客人企圖想觸碰金聖圭的臉,雖然他閃過了,南優賢也不好發作什麼只能遠遠看著,他看撇了一眼手上準備給金聖圭的另一把傘,咬了咬下唇,決心似的把手上的傘往路邊的草叢裡扔了。

 

金聖圭頭一次和南優賢共撐一把雨傘,兩個男生共撐還是勉強了一點,他怕南優會淋溼用手摟住對方的肩膀,兩個人親密的靠在一起:「進來點,不要淋雨了。」

 

這是南優賢在來接金聖圭的路上偷偷幻想過的情節,一遇到雨天,南優賢身體裡感性的因子總是特別活躍,他想著如果兩個人能共撐一把傘回家,那該有多麼的浪漫啊,就算是淋溼了也甘願,但是他也曉得金聖圭不喜歡和別人有太多的肢體接觸,或許是他小時候太熱情不小心造成了金聖圭的陰影,所以南優賢原本已經自己搓破了這個幻想泡泡的,沒想到金聖圭又吹一顆給他,心花怒放!

 

 

 

日常

 

同居以來,南優賢就像是一個襯職賢慧的伴侶,不管自己的課幾點,總是以金聖圭的課表為優先,先起床做好早餐再叫金聖圭起床,若課堂時間一樣就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門,金聖圭的課幾乎是排滿的,按照他的打算,大三能修完四年的學分,若要繼續升學,大四那年可以好好的提前準備,若要就業,大四那年可以找個企業進去實習贏在起跑點;而南優賢依然是以金聖圭為中心打轉的生活,為了讓金聖圭下課回家就能吃到熱騰騰的晚餐,他的最後一堂課結束絕對不會超過四點,這樣才來得及回家做飯,僅管知情的人笑他傻,他也不在意,實話說,他並不怎麼擔心自己的未來,圭哥怎麼走,他就怎麼跟著,準沒錯。

 

金聖圭每次最後一堂課下課肯定是第一個離開教室的,只有這堂課的下課時間是不能被其他同學耽誤的,班上同學還以為金聖圭每天都有打工,所以一下課就得趕緊的去上工,其實他已經被南優賢抓住了胃,肚子總是準時的喊餓想念南優賢做的家常便飯,而且偶爾金聖圭還得給南優賢補習,他可比本人還在意南優賢的功課,怎麼說也是他把南爸南媽的寶貝兒子給拐跑了,多少得負責任呀。

 

安穩平淡的日常生活,南優賢卻不滿足,他希望能得到不一樣的身份!

 

 

 

變化

 

南優賢在系上的活躍及人緣真的不是蓋的,連與他不同科系的金聖圭都略有耳聞,所以在反對無效的情況下被迫接下了校慶的活動委員一職,起初他還認為自己只需要在開會的時候去露露臉就好了,沒想到要參與的項目這麼多,多到他沒辦法再每天幫金聖圭準備晚餐,雖然金聖圭沒有說什麼,但是南優賢自己心裡就是過不去,他著急的想超前進度難免急躁了一些,這樣與平時不同的面貌竟無形之中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愛慕,在同學之間的代號也從小奶狗晉級成了小狼犬,本人卻完全不知此事在整個team已經爆炸開來,南優賢成功的收服了同輩及學姐們。

校慶的活動按照慣例一定會邀請當紅的藝人團體來表演當作活動的總結,而通常擔任暖場的會是學校的學生,所以在校慶開始之前就要進行篩選,不管是獨唱、樂團或跳舞,只要夠精彩都好,南優賢心裡早就屬意金聖圭,他圭哥的歌聲可能連那些線上的藝人都要吃驚的,但是大忙人是不可能來這種活動上湊一腳的。

 

沒有晚飯的時候,金聖圭都隨意的吃點東西就算填飽肚子了,開伙根本不在他的選項內,偶爾他會打開南優賢的房間門看看這包子是不是已經回來了,只是累的睡著了,但每次打開門都是空蕩蕩的,他有點想念南優賢跟他說話嘰嘰喳喳的聲音,也有點想念南優賢邊做事邊哼哼唱唱的歌聲,就算只是坐在沙發看電視,金聖圭也會習慣性的想躺南優賢的大腿,明明自己枕著抱枕卻不覺得舒服,甚至沒有聽到南優賢回家開門的聲響,金聖圭無法安心入睡,等門,變成了金聖圭的事。

 

校慶當天,身為委員的南優賢自然是忙得不可開交,還要應付一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騷擾,讓他沒空留意金聖圭總在身邊不遠處出沒,將那些騷擾行徑一一盡收眼底,金聖圭也說不上來心裡莫名的滋味,不是吃醋,但也不是很高興看到那顆包子好像一夕之間長大了,離開他的勢力範圍了,金聖圭還沒有辦法釐清自己的心情是怎麼樣子的。

尹斗俊倒是多嘴了一句:「再不行動,很快就是別人的了。」他沒有指名道姓,不過,除了他們兩個還有誰?再笨的人都聽得懂。

金聖圭則是回給他一個笑容,彷彿尹斗俊的話是什麼無稽之談。

 

晚上的高潮是藝人的表演,因為有人數的限制大家時間未到就紛紛湧入會場,今年比較特殊,南優賢的耳朵已經被金聖圭寵壞了,所以下意識的用高於以往的標準在評筆參加的人,以至於暖場的表演只有一個樂團,所以會連唱兩首,曲目一首是耳熟能詳的歌,另一首則是自創曲,神秘兮兮的不願意事前透露,連評審的幾個人也都無福搶先試聽。

其實這個樂團是雙主唱,只是另一名主唱很少上台露面,通常只出現在比賽和救火的場合,今天現在會來許多組藝人,經紀公司通常也會趁機看看有沒有適合當練習生的未來新星,樂團的團長怎麼可能會放過如此難得的機會,特別交待必須全員到齊,金聖圭原本黑色的頭髮被噴成淺栗色抓出了造型,並簡單上了粉底、眼影還勾畫了眼線,他是最快完妝的,在一旁開嗓,對於演藝圈什麼的,金聖圭沒有企圖心,他只是喜歡唱歌,但是其他人不一樣,他們對於舞台有極大的熱情,所以金聖圭雖然身為主唱之一,才能常常不見人影。

 

在控台坐鎮的南優賢,在確認流程表的時候忽然看見金聖圭的名字:「這一份是什麼時候更新的?」

 

       「大概十五分鐘前,因為今天暖場的樂團要多加一個主唱,而且還和大三的金聖圭學長同名耶,不曉得長什麼樣子。」

 

南優賢第六感認為這個金聖圭就是大三的金聖圭學長,他不曉得的金聖圭又多了一件,為什麼都不跟他說呢?聖圭哥是不是覺得沒有必要跟自己分享這些事情呢?南優賢又看了一遍rundown表,自創曲的部份居然是最近金聖圭不時哼唱的「Don’t move」,他記得金聖圭跟他說這首歌是一個認識的哥哥創作的,內容是根據身邊朋友的故事填寫製作的,當南優賢好奇是誰的時候,金聖圭始終沒有給一個答案,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金聖圭要如此賣關子,其實他並不是真的想知道,不論那個人是誰,認識與否,他都只是想多一點話題跟金聖圭聊天而已。

盯著遠遠的已經站在台上stand by的金聖圭,南優賢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這麼的想狂奔到金聖圭的身邊,僅僅只是站在台上就已經引起騷動的金聖圭,他不想讓別人有機會覬覦,但是他必須守在這裡,南優賢咬著下唇,無法控制心臟的鼓燥!

 

金聖圭知道負責控台的南優賢肯定已經發現自己了,上台的經驗不少的他竟然覺得手心冒汗,每次總是在緊張、興奮中享受舞台的他,今天有點不一樣,這是他第一次正式的在南優賢面前演唱,和平常在家裡那種玩樂性的哼哼唱唱不同,身邊的學長走過來拍拍自己的肩膀都無濟於事,金聖圭始終保持低頭閉眼的姿勢調整狀態。

按照先前彩排的,燈光調暗之後,金聖圭的聲音從麥克風經由喇叭傳出來:「今天的這個場合,我明知道不可以卻還是任性了對調了兩首歌的順序,因為我想藉由我們的自創曲向一個人告白,從小就一直待在我的身邊沒有離開過,讓我清楚的知道他有喜歡我,所以我想趁這個舞台給他回應!」

 

音樂前奏一下,舞台燈光漸漸調亮,金聖圭抬起頭:「你這個愛黏人的包子,聽清楚了!」

 

언젠가부터 힘에 겨워질 때마다 每當感到吃力時
눈에 눈물이 맺힐 때마다 每當熱淚盈眶時
너를 떠올려 我總會想起你

가끔씩 偶爾
너를 잊어보는 어떨까 試著忘記你 會怎麼樣呢
그런 생각도 해보지만 我嘗試著這樣想
역시 너와 함께 있을 때가
좋아

但我果然還是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時光

움직이지 不要離開
곁에 머물러줘 請留在我身邊
돌아보지 不要回頭
나만 바라봐 請只看著我
나의 삶을 我的一生
모든 시간을 所有時間
전부 너로 가득 채워줘 全部都因你而填滿

언젠가부터 무척이나 흔들려 從何時開始 我動搖不已
자꾸 너를 원망하게 되고 變得總是埋怨著你
미워하게 也討厭著你

가끔씩 偶爾
너를 지워보는 어떨까 試著將你抹去 會怎麼樣呢
그런 생각도 해보지만   我嘗試著這樣想
역시 너와 함께 있을 때가
좋아

但我果然還是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時光

 

金聖圭的歌聲像是有魔法一樣的擴張開來,將南優賢暖暖包圍,如同告白的歌詞根本不需要看電子螢幕就能在腦海完整呈現,南優賢的眼淚根本沒有辦法忍耐的流下來,胸口被愛填的滿滿滿,他的感情終於得到了回應,他喜歡了金聖圭十七年,一直以來的單相思,他曾經不只一次懷疑自己勸自己放棄,卻無法真正狠心將金聖圭從心上除去,他的內心總有個聲音告訴他,金聖圭也是喜歡自己的,只是萬萬沒想到金聖圭一向低調行事的人會這麼大張旗鼓的利用校慶的舞台向自己告白,天啊!南優賢覺得自己有點腳不踩地,幸福快要暈過去了。

 

 

 

 

 

~ End ~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