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的目睹李浩沅搞出的一場短時間內會成為遊樂園裡茶餘飯後,閒瞌牙的告白之後,金明洙和李成烈樂不可支的"喀擦!喀擦!"的拍了幾張照片之後,心滿意足的開始他們久違的約會,玩耍去了。

 

 

金明洙和李成烈坐在椅子上,等待著遊樂園下午唯一的一場遊園表演,金明洙將頭靠在李成烈的肩上:「還好我喜歡成烈的時候沒有受到什麼阻礙。」

 

    「幹嘛突然有感而發?我這麼平凡的家庭出生的孩子,怎麼會有人關心我的感情呢?倒是你,家裡的人願意接受我,我才覺得神奇呢。」

 

金明洙漾開笑容,陽光灑在他臉上,形成如畫般令李成烈移不開視線的畫面,他低下頭,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了他的小貓咪。

 

    「李成烈,你以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李成烈一頭霧水的。

 

 

 

 

 

 

 

在李成烈生日後的隔兩天,李成烈趁著金明洙去外地辦簽名會,獨自一個人到金家拜訪,雖然有點唐突、沒禮貌,但是也更顯示出他的單純率性,因為管家曾經調查過學校的問題學生,讓少爺不要太靠近這些人,所以對李成烈是有印象的,只是沒想到,現在居然這樣登門拜話,還指定要見老爺,難道是勒索?!

不過,據從東雨那邊知道的一些有關少爺的近況,這個叫李成烈的孩子,本質似乎不壞,只是個性比較衝動一點,現在還跟少爺是同班同社團的,所以,管家先生也沒有直接趕人,就怕不小心怠慢了少爺的朋友,也婉轉的表達,沒有跟老爺的秘書預約的話可能沒有辦法見面,怎麼知道,這孩子竟然先是驚訝的說「今天不是休息日嗎?」,然後又客氣的詢問,可否留下來等待,有重要的事情。

從眼中能讀到李成烈的決心,管家畢竟也看過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對這個孩子的第一眼並不討厭,也就破例的替他通報了,並讓他留下來等待,反正東雨再過一會兒就會打完工回來了,到時候可以讓他陪李成烈聊聊天。

 

 

僧話說,語不驚人死不休,就是李成烈這種說話不經大腦的人,好不容易等了一整天,終於等到金明洙的父親,身為長輩的剛進門都還沒喘口氣,李成烈一得到張東雨的暗示,就立刻站起來,沒有斷氣的說了一串:「金叔叔好,我是明洙的同班同學,我叫李成烈,我很喜歡明洙,我們剛在一起,可是,我還是覺得應該得到您的同意,請您答應我和明洙交往,我一定會好好對待他的。」

甫進門的金爸爸對於這個毛毛躁躁的孩子,機哩咕嚕的說了一堆,雖然聽懂了重點,卻不免擰起眉頭,這跟他想像中明洙的第一個戀愛對象,實在是差太遠了,他不能理解明洙怎麼會選擇這樣一個不穩重的人。

他一直認為,從小養尊處優的金明洙,應該要找一個穩重一點,能照顧他的人交往才對,本來覺得東雨是個不錯的選擇,也覺得這兩個孩子的感情如膠似漆的好,居然沒有碰出火花就算了,來了這一個大嗓門嚷嚷的孩子,似乎不太對勁兒啊,就算不要求門當戶對,也不能相差太遠啊,明洙裝裝樣子也是很富二代的樣子的,難道要跟這個像是鄉下來的孩子一起攪和嗎?

 

張東雨在一旁心急,雖然明洙的爸爸沒有什麼特別八股的思想,不過,李成烈確實太失禮了,這樣可能會讓金叔叔留下不太好的印象:「成烈啊,先讓叔叔放下公事包,再說話吧。」

 

李成烈這才發現自己失禮了,他慌忙的低下頭,站到一旁。

後來,被管家請去書房,連同張東雨一起。

 

 

 

 

    「好好說話。」張東雨悄悄聲的在進門前這樣叮嚀李成烈。

 

已經換下一身正裝的金爸爸,仍然不掩長輩的威嚴,李成烈不免懷疑自己是不是太衝動了?不過,為了金明洙,他還是覺得這是必要的,他是很認真的想經營和金明洙之間的這段感情的,所以,他才希望得到大家的認同,尤其是金明洙的家人,他已經沒有家人了,自己獨自生活習慣了,忽然有一個人溫暖他的世界,他並不想辜負金明洙給的這份美好,可是也不免擔心,論門當戶對的話,自己其實算是高攀了,學習沒有特別搶眼,最了不起的就是創了一個話劇社,就是這樣,沒有了,其實他在接受金明洙的告白隔天就開始思考了,也開始反省,為了要配得這個人。

 

    「坐下吧,剛剛你說,和我們明洙在交往是吧?為什麼要特地來告訴我呢?」

 

    「是的,我生日那天和明洙開始交往了,我希望能得到認可,所以來冒然的來拜訪了。」李成烈本來就沒什麼和長輩對話的經驗,憑著他一向直率的方式,不害怕的面對金明洙父親的問話。

 

    「你們都還只是孩子,其實不需要這麼慎重的來取得我的認同,都還只是孩子,這個階段的感情,沒有多少是可以開花結果的,你們的心性都還不定,不過,我還是很感動,你這麼看重對明洙的感情。」金爸爸露出父親的笑容。

 

    「我是認真的,也許我們年紀還小,所以叔叔覺得我們的感情就跟玩扮扮家酒沒什麼兩樣,我並不是沒有談過戀愛,只有明洙讓我知道什麼叫做心動,他讓我感受到溫暖,讓我發現自己的不足,想要更好,想要能站在他的身邊是合適的,是不會被質疑,也不會讓他被笑話的,我算是一個人長大的,我知道自己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也沒有什麼好受傷的,可是,明洙不一樣,他是在家人的呵護下長大的,能被他喜歡,我很幸運,同時,我也知道這會是我最後一段感情,或許金叔叔覺得很荒謬,我憑什麼在您的面前說大話,可是,就因為我原本什麼都沒有,才懂得什麼叫做珍惜,明洙太美好了,美好的讓我捨不得失去,所以,我希望能有您的認同當做後盾。」李成烈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誠懇,不符合年齡的真摯,虎型的獸紋更在不知不覺中若隱若現,那是一種決心、一種急欲證明的表現,在他還控制不好氣息、獸紋的時候,特別容易顯現。

 

    「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的認同為什麼能成為你的後盾?感情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金明洙的父親確實對李成烈增加了許多好感。

 

 

 

 

 

 

金明洙回憶著爸爸跟自己說這些事的時候,臉上溫柔的表情,當時他心裡好激動,他的初戀,就遇到這麼棒的李成烈,明明就像個孩子一樣,老是跟南優賢一起呼呼喳喳的吵吵鬧鬧,沒想到私底是這麼思慮多迴的人,為了他考慮了那麼多。

他看著李成烈瞪大那對小鹿眼,金明洙到現在還是很難相信他是虎型,多溫和可愛的眼睛啊,一點戾氣都沒有:「成烈害羞了?」

陽光同樣照在李成烈的臉上,淡淡的紅暈或許還可以被陽光消去,但是耳殼上明顯如草莓般紅艷的色彩騙不了金明洙,他開心的笑了,右手伸過去和李成烈十指相扣,兩個人已經在一起幾年了,並沒有刻意去紀念,只是,一直以來,金明洙都覺得李成烈牽就自己、配合自己比較多,他只能說自己很幸運,並沒有因為談戀愛而需要改變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也不需要放棄。

但是,他也希望李成烈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是自在的,不需要刻意遷就什麼的,他不認為李成烈要這麼委屈,他從來就不在意那些世俗的眼光、膚淺的流言,他甚至不介意別人知道是他先向李成烈告白的,這沒什麼好丟臉的,他主動爭取自己想要的感情,有什麼不對?

就像爸爸說的,他很開心自己的兒子有這麼不錯的眼光,一選就挑中一個這麼不錯的對象,連爸爸這麼挑剔的人都認為李成烈好。

忍不住動情,金明洙在大家都專心觀賞遊園表演的時候,抬起頭親了他的大貓咪:「我愛你。」

 

 

浪漫的血液作祟,在聽見遊樂園的廣播說,今天是許願日,可以到櫃台購買遊樂園特製的天燈,寫上心願,飛上天空,願望就能被實現,雖然很明顯又是一個商人的手段,但是,金明洙一聽到立刻耳朵豎的直直的,眼睛閃亮亮的看著李成烈。

李成烈已經被馴練到不需要開口,只要眼神光波一發射,他就能明白金明洙想說什麼,雖然覺得幼稚,但是因為是金明洙想要的,他都不會拒絕,起身去跟一群少女擠著排隊買天燈。

 

拿著天燈,金明洙洋洋灑灑的在上面寫寫畫畫,充滿他個人風格的天燈就這麼產生了,等他寫完畫完,才一臉懵:「啊!成烈要寫在哪裡?」

 

李成烈根本就不在意,他指指金明洙的心臟位置:「這裡。」

 

    「不要鬧了,你要寫什麼?我幫你找地方寫上。」

 

李成烈貼近金明洙,在他耳邊說:「幫我寫在你的心上,待在我身邊一輩子,永遠快樂健康。」

 

飄上天空的天燈,其中一面寫著:我要待在李成烈身邊一輩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