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鉉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明星,歌唱的好,可就是歌紅人不紅的經典代表,戲也接了不少,但大都是賣萌小配角,讓人有印象卻叫不出名字的那種,不過南優鉉也是不屈不饒的,這些遭遇並沒有澆熄他喜歡唱歌的初衷,某天公司決定冒險弄來一張上層社會聚會的邀請卡,這張邀請卡不是隨隨便便可以拿到的,許多在演藝圈打滾企圖往上爬的人大多知道這個浮不上檯面的聚會,美其名是私人聚會,實際上就是一場各取所需的地方,政商名流抱持著嘗鮮或各種不可考的心態,在這個物色藝人、模特兒,如果看喜歡了就可以帶走,至於之後的發展就看個人造化了,許多忽然爆紅或拿到好資源的人,多少都是靠著在這裡找到的關係獲得的,不管是一夜情的代價,或是包養的好處,對於某些人來說是值回票價的。

南優鉉當然也知道這個聚會,演藝圈哪裡會有不透風的牆,即使是小事也能傳的沸沸揚揚、精彩萬分,不過他就是標準的乖孩子,對於大都是曖昧不已的內容,詳細如何,他從來就不曉得,演藝圈的八卦,他就聽聽,不會問也不轉口,是很多藝人喜歡跟他嚼舌根的原因,不用擔心自己加油添醋的內容會被別人知道,他自己也是潔身自愛的,不管任何的活動結束,他就是乖乖的讓經紀人載回宿舍,從來不參加其他不是工作以外的聚餐,其實公司也顧慮到他慢熟的個性,會不小心給別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畢竟演藝圈就是個人不為已天誅地滅的人間劇場,經紀公司是看好南優鉉的,並不希望他做出任何自毀前程的事情。

經紀人看到公司千辛萬苦拿到的邀請卡時,一時之間無法伸手從社長那邊接下這張薄薄的卻有如燙手山芋般的卡片:「社長,這個.............。」

 

    「讓優鉉去露個臉,引個注意就好,千萬不要被別人帶走了,知道嗎?要緊盯著他!」社長也是千百個不願意,無奈他們只是小公司,要爭取到不錯的資源真的不太容易,他很喜歡南優鉉這個孩子,看中南優鉉有大紅大紫的潛質的,所以願意冒險一次看看,或許能吸引到不錯的金主,到時候,他一定會發輝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對方的。

 

    「是。」經紀人在接下邀請卡,確認時間之後,立刻幫南優鉉預約了妝髮,又去幫他挑了一套昂貴的三件式西裝。

 

 

 

 

地點是一座郊區的私人別墅,這次的場地聽說是舉辦人特地動用層層關係才借的,隸屬金氏企業的財產,金氏企業的當家,只有在不得已的情況出席過幾次這樣的聚會,他不反對這種無關情愛,甚至現實的交易,只是讓他不得不擔心同樣身處染缸的弟弟會被帶壞,所以偶爾他的弟弟興血來潮想參加時,他總是會跟著出席,這次單獨出席純粹是個例外,原本跟著弟弟答應出席,結果在日前,他的弟弟招呼都不打一聲的談戀愛了,決定要為了愛人守身如玉,不再出入聲色場所,便任性的發了封訊息給哥哥,然後還好言相勸叫他也別出席了,反正又不是什麼正當活動,但是守信一向是金聖圭的原則,即使是這樣的聚會,只要答應了就一定會遵守約定,這是他在工作上能在國外場合無往不利的原因之一。

金聖圭這次顯得意興闌珊,對於向他示好的人都回以微笑拒絕了,可能不用再時時注意著弟弟,反倒讓他留意到一個窩在角落的傢伙,長的像誤入叢林的小奶狗,看得出來他很驚慌卻又要故作鎮定,手上的雞尾酒一口都沒喝的這麼一直拿著,旁邊比他還緊張兮兮的人,應該是經紀人吧?!真是不盡責的傢伙,看看別人家的經紀人多積極啊,推主子入火坑,誓在必得的樣子,他們這兩主從,怎麼一副好像被逼來的樣子,真好笑!

 

 

趁著經紀人離開崗位,幾個看上南優鉉的人過來敬了幾杯酒,不嗜酒的孩子,沒幾杯酒下肚已經開始眼神迷矇了,金聖圭左看右看就是沒看見經紀人,猜想可能半路上被攔了,其實金聖圭不是古道心腸的人,可能是這隻小奶狗的感覺太不適合這裡了,所以才想幫助他。

金聖圭走過去摟住南優鉉的腰:「寶貝,不是說好了等我,怎麼先跟別人喝起來了呢?」

大家一看,來的人是金氏企業的當家也都識相的,摸摸鼻子,陪笑個幾句就離開了。

 

 

金聖圭忽然想賞自己一巴掌,怎麼救了個黏人的傢伙,為了避免他當眾出糗,一路連扶帶拖的將人帶進房間拋在床上:「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南優鉉,呵呵呵。」南優鉉從床上爬起來往金聖圭身上黏過去。

 

    「南優鉉?哪家公司的?」金聖圭得叫人來把他帶走才行。

 

    「你居然不知道我是哪家公司的?那你還把我帶走?你不是要包養我嗎?」

 

    「誰說我要包養你的?」南優鉉的話,讓金聖圭的太陽穴一抽一抽的發疼,早知道就不救他了!雖然自己也曾經在這個聚會上挑過幾個人一夜情,但是從來沒有過包養的關係,他不喜歡不乾不脆、不明朗的關係,難到這傢伙的單純都是裝出來的?!

 

    「哥說,如果有人願意包養我,就會給我很多資源,到時候我就不用擔心紅不起來了,難道不是嗎?」南優鉉睜著水汪汪的眼睛,天真無邪的回答,絲毫沒有覺得不對勁。

 

金聖圭扶額:「你知道包養要做什麼嗎?」

 

    「我知道!」南優鉉爬起來,大力的緊緊的抱住金聖圭!

    「還有這樣!」抱完,南優鉉強迫金聖圭轉身,坐在床邊,幫金聖圭按摩肩頸。

    「啊!還有這個,你等我一下喔。」說完,南優鉉四處張望,跑進浴室,放起了洗澡水。

 

    「包養要做的事情,你好像不太清楚,讓我來告訴你吧!」金聖圭等南優鉉一踏出浴室,就一把將人扯進懷裡,不容拒絕的把人吻的七葷八素的,原本只是想嚇嚇他,沒打算真的欺負他,只是南優鉉的嘴唇柔軟的不可思議,口腔裡還有剛剛雞尾酒的甜味,就這樣吻到停不下來。

金聖圭的吻太有侵略性了,還是初吻的南優鉉根本就不曉得該怎麼反應,浸過酒的腦袋更是嗡嗡作響,金聖圭的吻好像把剩下還沒發作的酒意全引出來了,南優鉉覺得全身軟綿綿的,快站不住了。

 

    「笨蛋,呼吸啊!」金聖圭感覺懷裡的人開始往下滑,看他滿臉通紅,才發現在這個人根本沒有在呼吸!

 

一被放開,南優鉉立刻大口大口的吸取氧氣,他哪裡知道包養還需要接吻,而且還是謀殺式的接吻,這跟經紀人說的不一樣啊!他撫著胸口,不停的順著自己的呼吸,怎麼樣自己也是發過片的歌手,肺活量居然比不過一個色大叔,真是太丟臉了!

剛巧金聖圭的手機有來電,暫時到陽台去接電話了,南優鉉紅著臉,看著落地窗外的男人,在西裝的襯托下,男人的身材似乎不錯,他拍一拍自己的臉,這個時候居然還有空打量別人的身材?

一放鬆下來,南優鉉覺得自己肚子餓了,剛剛在宴會上因為太緊張了什麼都沒吃就被哄騙喝了一堆酒,看到一旁的桌上有紅酒、巧克力、蛋糕,不客氣的就拿起來吃,除了紅酒沒有碰以外,其他的小點心通通都被掃進了南優鉉的肚子裡。

 

金聖圭回到室內,看到南優鉉把桌上的東西都吃光了,他立刻大感不妙,這裡的東西,多少都參加了點催情的成份,避免有人臨時反悔什麼的,他真的覺得自己太大意了,明明在更樓上有專屬自己的房間,卻貪圖方便隨便的把人拖進來,這下可好,等會兒南優鉉肯定會失去理智的,這隻小奶狗看起來一點經驗也沒有,真是太令人頭疼了:「呀!你怎麼把東西都給吃了,給我去浴室吐出來,快去!」

 

南優鉉被兇的莫名其妙,鼓著肉嘟嘟的臉頰還是乖乖的進了浴室,不過,沒有經歷過減肥的他並不曉得怎麼催吐,只是呆呆的坐在馬桶上,想說等一下再出去就好,哪裡知道愈來愈覺得不對勁,身體好熱,而且小優鉉居然在沒有任何刺激的情況下呈現勃起的狀態,他有強烈的慾望急欲渲洩,南優鉉知道金聖圭還在外面,但是慾望硬是壓下了羞恥心,他顫抖的握住自己的小兄弟開擼,不曉得是藥物作用還是怎麼的,南優鉉不管怎麼擼就是得不到舒服,充血的下身不客氣的硬梆梆,還被進來關心的金聖圭給看到了,南優鉉想死的心都有了。

 

金聖圭真沒想到,百年難得一次做好事,竟是這樣嚇人的回報,他看著哭的抽抽搭搭,上身端正、下身很色的南優鉉,嘆了口氣,走過去把人拉起來,換個位子,坐在浴缸裡,南優鉉躺在他的胸前,金聖圭手法熟練的幫惹事生非的小奶狗擼射了一次。

南優鉉臉紅的像要滴出草莓汁一樣,過不了幾秒又開始在金聖圭懷裡不安份的扭動起來,他知道自己是喜歡男人的,但不曉得自己的屬性,照這情況看來,他已經臣服於金聖圭了,這一晚,在人生不經意的設計下,他交出了自己的初夜,進入他身體的男人,話不多,偶爾揪著八字眉讓人感覺很無辜很無奈的樣子,但動作之間能感受得出這個男人與生俱來的掠奪氣息,卻又對他很溫柔,在詢問得知他是第一次,對待他像情人一樣的小心翼翼,意亂情迷之下,南優鉉覺得自己好像可以依賴這個人,既然這一切都只是一夜的美夢,那就讓他毫無顧忌的忠於自我,即使生澀,南優鉉還是很想讓金聖圭記得他!

在未來的某天想起他們的邂逅,南優鉉才發覺,也許他在金聖圭解救自己的那一瞬間就喜歡上了這個男人!

 

 

 

 

一夜情的代價,南優鉉算是見識到了,隔沒幾天,像是算好的,在南優鉉的身體恢復的差不多時,經紀人打電話來,激動的告訴他,金氏企業的廣告指名要他,南優鉉沒有告訴經紀人,那晚發生了什麼事,所幸經紀人也沒有多問。

一聽到金氏企業,他就知道是金聖圭在兌現條件,聽著經紀人連連誇獎自己,還說那天的聚會果然沒白去,這麼快就被大金主給看上................叭啦叭啦的一堆,南優鉉都沒有聽進去,他好奇金聖圭記得自己多少?想念過嗎?惦記著嗎?

隨著廣告指定的風聲一出,流言蜚語也跟炒作起來,聽說原本某位模特兒本有意要爭取這支廣告的,但是廣告的詳細企劃內容一直只聞樓梯響的,所以也沒有太積極接洽,沒想到才一場聚會就都不一樣了,連競爭的機會都沒有,金總直接指名南優鉉,只不過模特兒不甘心平白無故輸給南優鉉,故意在網上散佈了許多負面消息,讓南優鉉廣告約都還沒簽就先上了熱搜第一名。

經紀公司覺得這點消息無傷大雅,決定冷處理,沒有特別發表聲明,一切袖手旁觀的看網路上大家討論的津津有味,護主的、歪樓的、打醬油的、唯恐天下不亂的,公司公關部認為多炒點知名度也好,既然金氏企業敢指定南優鉉,應該就不擔心這些討糖吃、搧風點火的不實消息,但金氏企業這麼突然的指名廣告要由南優鉉來代言,其中的奧秘是什麼?

 

廣告拍攝前的幾次會議,南優鉉以為自己能見到金聖圭,但是都沒有。

沒想到的是,廣告導演及廣告海報攝影師,都是業界有名的金明洙,更讓南優鉉驚訝的,在經紀人的提醒下才知道的,金明洙居然是金氏企業的小少爺,金聖圭同父異母的弟弟,這訊息量,南優鉉的腦袋表示消化不良,難怪金明洙看他的眼神之曖昧,南優鉉超想找個地洞鑽下去,分明就是知道這一份廣告合約是他用身體換來的,他怎麼會這麼蠢?在這對兄弟的眼裡,他跟其他那些參加聚會的人沒有什麼不同,都是為了換取一個成功的機會,南優鉉其實並沒有比較特別!

南優鉉也說不上來,那種失落的情緒是怎麼回事兒,只是有一股念頭好想放棄這個機會,他想澄清自己不是那樣的人,自己不一樣!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一直是小咖,那麼金聖圭就永遠不可能正眼看自己,他要變得更紅更有知名度才行!

南優鉉這個人就是這樣,自我喊話一下便能快速恢復的積極性格,隨時替自己準備好滿滿的戰鬥力,他想趁這個機會搞不好可以順便改變一下風格,除了賣萌,他也可以很性感的。

 

 

拍攝當天,南優鉉因為太緊張又犯胃痛,從早上開始就都沒有進食,偏偏廣告拍攝的待機時間又長,經紀人也很擔心待會的紅酒廣告能不能好好進行?但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又不敢隨便掛病號,就怕得罪了金主,只好讓他空腹吞幾顆止痛藥。

梳化過後,南優鉉的臉色顯得不那麼蒼白了,唯獨額角沁出的冷汗能透露他的不適。

 

金聖圭都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那麼在意這一次的廣告,只要是明洙出馬,肯定是萬無一失的,但是他卻心神不寧到前一晚失眠,又不是多大的廣告,他早上進公司開完會之後決定來探個班,沒有知會任何人,金聖圭憑著那張有看過報章雜誌新聞的人就絕對能認得的臉,暢行無阻,他大搖大擺的進到南優鉉的休息室,看到桌上拆過的止痛藥盒子,沒來由的不高興,公司的廣告代言人居然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當他走出去時,剛好看到熱騰騰的吵架現場!

 

    「南優鉉,你老實說,是不是爬上金總的床了?!你就承認吧,不然憑你的姿色,是絕對不可能拿到這個廣告case的!」目前國內TOP 5,本有意爭取這次廣告拍攝的模特兒,氣焰甚高的指著南優鉉的鼻子,不顧顏面的大聲嚷嚷!

 

南優鉉沒有回答,身體不適的疼痛讓他幾乎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忍耐,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思考對方究竟說了些什麼,他眼神不太對焦的呆望著面前的人,現場沒有任何人出手阻擋,經紀人偏偏在這個時候不見蹤影。

 

    「呀!南優鉉,你這是無視我嗎?!居然這麼囂張!」模特兒不能忍受被忽視的,動手推了南優鉉一把,萬萬沒想到,卻看見了金聖圭。

 

    「這是怎麼回事?」金聖圭原本不打算插手的,但是看到來人動手,和南優鉉搖搖晃晃的模樣,一時衝動,大腦沒來得及管住嘴巴,平常他並不是會熱心助人的人,也不是愛管閒事的人,這個南優鉉好得也是在演藝圈混飯吃的人,怎麼總是傻不拉幾的讓人擔心呢?保護好自己不是應該是做人的基本本能嗎?!這隻小奶狗到底是怎麼長大的?

 

時間像被計算過的一樣,就在金聖圭邁開步伐的時候,南優鉉眼前一黑就暈過去了,好險金聖圭及時接住了他,當場所有的人都嚇著了,除了白目的模特兒還在嚷嚷著南優鉉絕對是假昏倒以外。

不知從哪裡回歸的經紀人快速的跟金聖圭解釋南優鉉今天的狀況不佳,想接過自家的藝人,金聖圭卻直接橫抱起南優鉉,完全沒有要讓給別人的意思:「明洙,剩下的交給你了。」

 

金明洙勾起嘴角邪氣的微笑,哥哥看似簡單的一句話,現場只有他明白其中的含意可不止如此,這個模特兒恐怕很難再是TOP 5了。

 

人的嘴,向來是散播八卦最好的利器,不捎一天的時間,南優鉉是金總的人,從疑似、猜測,到南優鉉是第一個被金總包養的藝人,沸沸揚揚的,捕風捉影的事情,傳得繪聲繪影,如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一樣!

金總平常很潔身自愛的,八卦誹聞這類的花邊新聞向來不沾身的,某位模特兒愈想愈不甘心,覺得自己也上過一次金總的床卻沒拿到這麼好的機會,才故意去現場胡鬧的,原本的目的是要讓南優鉉出糗的,沒想到卻親眼看金總把討人厭的南優鉉抱走,不甘、忌妒、恨,讓模特兒誇張的描述演藝圈如禁忌般的那場聚會,他是何等的幸運被金總看上,南優鉉肯定也是這樣子的......................叭啦叭啦。

金明洙完全沒有想要幫親哥哥解釋些什麼,他只是收拾個人物品帥氣的走人,更讓周邊的人認為模特兒說的話應該是事實,全然不知,小惡魔金明洙回到工作室就立刻以娛樂經紀公司董事的身份向社長施壓,斷了某模特兒看似光明的前程。

之後,南優鉉也順利的把廣告、海報拍攝完畢,效果出乎預料的好,經紀公司也趁著這股熱度幫南優鉉談了幾個合約,總之南優鉉很幸運,社長也覺得自己冒險的決定是對的,仍然只有南優鉉知道那一晚發生了什麼事,他不是平白無故的得到金聖圭的幫助的,他也沒有機會再多想關於金聖圭的事情,他開始國內國外忙得沒日沒夜,常常只能抓緊時間空檔小睡片刻,就要立刻再投入下一個行程,忙到連自己的床長什麼樣子他都快不記得了。

 

 

 

三個月後

南優鉉應邀出席一場紅酒開瓶酒會,他才再度看到金聖圭,他依然那麼吸引眾人的注意,漂亮的手指捏著紅酒杯杯腳,有意無意的回應別人的寒喧,也許因為身份是高高在上的金總,所以態度上總顯得有距離感,漫不經心的樣子,南優鉉的視線就這麼一直追隨著金聖圭的身影,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有心人的下手目標了。

 

 

南優鉉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躺在陌生人的床上,這裡是哪裡?完全沒有蛛絲馬跡!

 

    「醒了?」

 

房間的燈只有牆角的立燈是亮著的,南優鉉仍然可以清楚的看見慵懶的坐在單人座沙發,卻散發出狩獵氣息的金聖圭,天生皮膚白皙的金總,連在缺乏燈光照明的房間都自帶光暈,窗外的月光著實的像替他鍍上一層光暈,整個人亦正亦邪的,南優鉉很沒用的覺得臉頰發燙。

南優鉉打算下床,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並沒有穿衣服,他拉高被子把自己裏的嚴實,卻惹得金聖圭輕笑出聲,南優鉉覺得自己連耳朵都紅透了,他聽不出來金聖圭的笑聲代表什麼,也不曉得自己為何一絲不掛的出現在這裡,他揉著腦袋,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他的思緒卻一直跑偏,這裡是不是金聖圭的房間?該不會是金聖圭想他就把他給綁來了吧?

 

    「不是要我包養你嗎?南優鉉。」

 

    「嗯?」南優鉉覺得光是金聖圭說話的聲音就讓他醉了,這樣的嗓音,如果用來唱歌的話一定很迷人。

 

邪氣的金總總算離開陰暗處,走到南優鉉面前,他抬起小奶狗的下巴,低頭給對方一吻,沒有深入,只是在唇上紮實的一吻:「我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要我包養你,現在是吃乾抹淨了就想跑嗎?」

 

嗯?被吃乾抹淨的應該是我吧?!南優鉉不滿足金聖圭這樣的吻,伸出雙手主動勾住金聖圭的脖子,伸出自己的舌尖,試探性的碰觸金聖圭的嘴唇,剛好被大狐狸逮個正著,輕咬他的軟舌,並與之交纏,南優鉉一點都不矜持,他很想念金聖圭,但是親到一半,他的腦袋忽然可以正常運作了,推開金聖圭,認真的說:「金總,你並沒有給我你的電話號碼,我沒辦法跟你聯絡。」

 

金聖圭聽完哈哈大笑,這隻小奶狗果然與眾不同,之前的人即使他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也會想盡辦法,再不然就死皮賴臉的打到公司去請總機轉接,只要能聯絡上他的,花招百出,南優鉉居然還要他主動給?!這是一個求包養的人該有的態度嗎XD,還有一般人會接吻親到一半突然把對方推開,然後正經八百的回答好幾分鐘前的問題嗎?!這隻小奶狗真的是,與眾不同:「我不是給你廣告合約了嗎?你就該主動一點,不是嗎?不然我怎麼包養你?」

 

    「金總,真的要包養我嗎?我聽說你從來不包養任何人的,不喜歡不明確的關係。」對於金聖圭,南優鉉沒少做功課,他好奇的、刻意的打聽有關於金聖圭的事情,也讀過每一篇關於金聖圭的報導,金聖圭想展現在眾人面前的外在形象,南優鉉很用功的瞭解了。

 

    「這是讓我包養你?還是不包養啊?」金聖圭就是想逗逗這小奶狗,他窘迫的小模樣,桃花眼濕潤潤的,真可愛。

 

    「我一直想謝謝金總給我廣告合約,我會努力多賺一點錢的,你不包養我也行,我可以養活自己的,這樣子我們是不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當朋友?」南優鉉話愈說,頭愈低,只剩上頭頂給金聖圭瞧。

 

    「都把你綁上我的床了,你只想跟我當朋友?所以不要包養,要當炮友嗎?」金聖圭覺得南優鉉竟清純的不得了,雖然他自己也不懂自己怎麼就對南優鉉上心了,不過如同他在商場上的行事作風,一但確定的目標,就不會放過,要知道,他可以第一次對一個人這麼在意的。

 

南優鉉一聽到炮友兩個字,感覺比包養還不如,他氣的直想掙開金聖圭的禁錮,眼睛水汪汪的,感覺一眨就會掉淚似的:「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第一次是誤會,我才沒有你想得那麼淫亂................嗚..........,我...........,我............才跟你過有..........有過一次性經驗而己,嗚...............,你竟然.............嗚...........竟然就要.............就要我當炮友............嗚,金聖圭,你混蛋...........嗚!」

 

金聖圭眼看逗過頭了,趕緊抱南優鉉抱進懷裡哄:「好好好,我說錯話了,好不好?不哭了,嗯?優鉉吶,不哭了,我是開玩笑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