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ae0e117ebfa2aa712d05c4d2fc3caa6d.jpg  

 

 

 

 

離群的小島,因為舉辦著三年一次的祭典而湧進了大量的人群,大家都是衝著女巫而來的

這座島上的女巫是世襲的,上次才讓新的女巫出席,結果卻引起不小的騷動

新聞、報紙、雜誌、網路,紛紛以大篇幅報導,甚至說是有始以來最美麗的女巫

唯一拍到的一張清晰的側面照片,雖然戴著面紗,仍被瘋狂的轉載

再加上小島上的這個祭典,原本就是為了祈求愛情而產生的,讓大家更有興致來參加了

在春天的時候,櫻花盛開的季節,聚集到小島上的,除了情侶,也不乏單身男女,把整座島擠得水洩不通的

 

 

 

偏偏,依著神的旨意,被選為負責接下家族使命的女巫,李成鍾,並不是很甘願

也不喜歡原本寧靜的小島,被一群發情求愛的人弄得鬧哄哄的,吵死了

本來好好的一個小島居民自己的祭典,幹嘛非要弄得人盡皆知勒,這樣一點都不好

看看那些不入流的報導,什麼有始以來最美麗的女巫,到底有沒有睜開眼睛啊?都瞎了嗎?

這次來的媒體,依陣仗來看,少說是上次的好幾倍,都沒有值得跑的新聞了嗎?

更有營養的社會新聞,不用追了嗎?來這裡幹嘛,這有什麼好報導的,又不會真的有仙女下凡

   

    「哼!」李成鍾不屑的冷哼

叩!叩!

    「該去淨身了,少爺!」

    「知道了。」

 

 

是的,這個祭的女巫,是個男兒身,正確說起來,應該是男巫

其實,並沒有特別想欺騙的意思,因為這個世襲的位置,一直以來,真的都是由女性被選為繼承的

只是,這一次,不知道怎麼回事,長老占卜出來的結果,就是要李成鍾接續,不管占了幾次都一樣

大家在不知所措之下也只好依照旨意,接受這樣的結果,反正女巫只能在單身的狀態下擔任,也就沒有特地向外公佈消息

萬萬沒想到的是,成鍾竟然會引起這麼大的騷動,都怪那張照片,到底是誰拍的呢?

照傳統,女巫是禁止拍攝的,來採訪的媒體,通常也只是報導祭典的過程,介紹祭典的由來,和小島好吃的海鮮、漂亮的景色

只希望在成鍾談戀愛之前,這件事不要被拆穿才好啊,長老們只在心裡偷偷祈禱神明保祐了

 

 

 

 

 

 

 

和好朋友一起出來玩就是不一樣,之間的默契,和互相的打鬧玩笑,都不用顧慮太多

真不懂自己當初怎麼會那麼想要快點變成大人,進入社會工作,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蠢

加上自己容易認真,不夠圓滑的個性,為了要能在繼承家業時不被任何人質疑,他選擇從基層做起

沒有人知道自己是小老闆的身份,卻十足的讓他增長見識,才知道職場上的爾虞我詐原來不是那麼簡單應付的

   

    「浩沅,快點過來,前面好像有一個湖耶!」張東雨叫著仰頭看著天空發呆的李浩沅

 

李浩沅看著已經先跑去的幾個人的背影,也跟著過去

其實他覺得他們好像挑錯時間來了,島上好像因為有什麼活動,到處都是人,好擠啊

不過,大家各自忙著自己的事,好不容易才喬出時間碰在一起,就算了吧,好好享受才是真的

 

當六個人到達湖邊的時候,整座被白色的幕簾圍了起來,根本沒辦法靠近,不免覺得有點掃興

只是每次都帶頭做壞的南優鉉,怎麼可能就這樣算了,他試圖拉開幕簾,發現輕輕鬆鬆就拉開了,他轉頭對大伙笑了一下,就鑽了進去,其他人看著他印在幕簾上的影子,東張西望了一下,從細縫探出頭殼,向他們招招手:「沒人,進來吧!」

有了偵察兵的回報,另外的五個人二話不說立刻竄進去,然後都被眼前的景色震欇住了,天空灑下來的月光,把整片湖照得閃閃發亮,湖面的波光粼粼,就算等一下有精靈從湖裡冒出來,這六個人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

看著看著,竟然還真的有東西從湖裡慢慢的冒出來,定眼一看,是一個人,身上穿著白色的罩衫,被水浸溼的情況下,衣服全緊密的沿著身體曲線貼著,一覽無遺

   

    「仙女啊!」李成烈和其他人都目瞪口呆,他的一句話,說出大家的想法

    「快躲起來!」金聖圭想到他們是擅自闖進來的,萬一被發現就慘了,而且還偷看人家洗澡,這樣那個女孩子的名聲怎麼辦?

 

好幾年朋友的默契真的不是假的,迅速的,全都各自就地找掩護躲藏,也都不約而同的摀住自己的嘴巴,因為太驚險了,因為太驚訝了,因為太想笑了,因為都想起了第一次一起約好翹課,差點被發現那次,也是這樣的情景,對著彼此舉起大姆指,表示稱讚,這就是哥們之間的情誼吧

 

從水裡出來的成鍾,總覺得身後有注視自己的視線,他轉過頭,沒有看見什麼,想或許是自己多心了,這裡這麼偏僻,又被族人圍起來了,應該是不會有人進來才是,他緩緩離開,走上岸,拿起臺子上的乾淨衣服換上,然後按照上次姥姥教的那樣,開始念起祈禱文,為等一下的祭典儀式做準備

 

趁著女巫專心的準備之際,他們一個接一個偷偷摸摸的溜出去,然後走了一段距離才敢正常呼吸

   

    「呼!我還以為會有什麼呢?」李成烈的第一句話就讓金明洙想巴他的頭

    「你希望會有什麼呢?」金明洙瞇起眼睛,向李成烈靠近

    「嗯?沒有啊,哪有啊!」李成烈知道自己可能又要解釋很久了,趕緊否認

    「哈哈哈,成烈啊,你這叫禍從口出,活該,都幾歲了,說話還是一樣不經大腦。」李浩沅笑著看這小倆口,從以前就一直這樣打打鬧鬧、恩恩愛愛的,總是帶給他許多樂趣

    「好啦,明洙,放過他吧,他就那張嘴愛逞快而已,愛你愛的要死,還能怎樣?」金聖圭也難得好心幫李成烈說話

    「不如,我們去看看那個祭典吧,我們剛到的時候不是有聽到一群人在討論什麼幾年一次的祈愛祭典,去瞧瞧吧,看可不可以發現什麼好玩的!」說到玩樂,南優鉉的興致永遠是第一個,精力像永遠用不完一樣,不過到了公事上,又是另外一個樣子了,李浩沅其實蠻佩服他這點的,公私分明的這麼好、這麼明顯

    「走吧走吧,好像很有趣呢,哈哈!」張東雨覺得難得來一趟,又剛好遇上了,就去看看吧,如果無趣再離開就好啦

    「說走就走,GO!」李成烈討好的摟著金明洙,往前走去

 

 

 

 

 

 

 

祈禱愛情的祭典,其實跟大家普遍知道的一般祭典大同小異,沒什麼差別

唯一比較不同的地方是,會有女巫跳祈禱舞,和女巫會親吻被選中的人的額頭,象徵神的賜福

聽說曾經被親吻過的人,都能在一年之內找到真愛並且開花結果

但這才不是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想要的呢,某部份人是企圖看能不能把女巫誘拐回家

甚至傳出有人開高價,只為了和女巫單獨見上一面

這次繼承的女巫,搶手的程度,簡直跟電視上那些女明星有得比的

不過,女巫畢竟還是要不同於俗人一點才有神聖感,至今,沒有一個人邀約成功的

卻也因此激發了一些富商名流的征服慾望,紛紛出席了這次的祭典呢

 

 

太陽下山,愈接近祭典開始,氣氛就愈熱絡,整座島好像一個聯誼Party

幾杯黃湯下肚,有的人看對眼了,還不需要祭典的祝福,就開始耳鬢廝磨

   

    「我怎麼覺得有點像色情派對?」金聖圭蹙著八字眉,不習慣也不喜歡這樣的場面

    「應該沒有南優鉉色情吧?哈哈!」張東雨當年可是因為受不了這兩個人頻繁的恩愛聲音,才搬去跟李浩沅一起住的唷

    「哈哈哈,我只有對圭哥這樣喔!」南優鉉抱住金聖圭,把他害羞的臉藏起來

    「希望今天浩沅能被選到。」金明洙真心的想

 

他們這群好友只剩李浩沅一個孤家寡人的,記得當初對於接掌家業,他提出的要求之一,就是讓他自己選擇想要的人結婚,他看太多關係聯姻了,愛情裡摻雜太多其他的因素,就會徒增一些不必要的困擾,最後幾乎都是走向散場的結局,所以,李浩沅不要讓別人隨意擺佈他的感情,即使是父母親也一樣!

 

    「這種東西,好玩就好,不用太當真吧。」李浩沅向來只相信自己,他認為想要的,就要自己付出努力去獲得,絕對不會有天上掉下來的白吃的午餐

    「去看看那個女巫究竟有多漂亮啊!」剛剛李成烈稍微上網看了一下這個祭典是幹嘛的,沒想到竟然跑出一堆關於女巫的誹聞,真是太有趣了

    「搞不好,浩沅會被女巫迷住喔!」南優鉉不正經的雙手在李浩沅面前比畫比畫,學電視上,催眠人的巫術那般

    「哈哈哈哈哈!」張東雨被南優鉉的表情、動作逗笑,一夥人笑成一團

 

 

晚上9點03分,祭典終於要開始了,矗立在祭臺兩旁的大鼓,被用力的敲擊,咚咚咚的聲音,震動著心臟

身穿黑色祭袍的巫師,點燃圍繞在祭臺旁的十二個火盆,整座祭臺像立在火海中央一般,令人不敢靠近

所有的媒體攝影機都喬好方向,蓄勢待發,準備直播典的每一個畫面,當然,其中女巫是最重要的重點

大家也不約而同的往祭臺方向前進,過程難免有些你推我擠,不過這對他們幾個男生來說,一點都不被影響

李成烈把金明洙牢牢的圈在懷中,不讓他被推擠,金聖圭被保護在南優鉉和張東雨的中間,李浩沅則護在他們身後

李成烈利用身高的優勢,不一會兒就帶著大家擠到最前面的位置

 

前面的繁文縟節就省略了吧,身穿潔白的女巫登場,一樣戴著面紗

一身仙女般的神祕裝扮,戴著腳環的細白足裸、罩著白衣的纖細身子、隨風飄逸的黑色長髮

再加上水靈靈的眼眸,不是只有男生,就連女生也為之傾倒,多乾淨無瑕的美麗啊

女巫神奇的穿越燒著熊熊烈火的盆子,踏上祭臺,樂器奏起,他惦著腳跳舞,全場突然安靜了,只剩下傳統音樂聲

不管他是跳躍,或是旋轉,又或者是伸展,每一個動作,都神奇的有撫慰人心的功能

所有人,剛剛的心浮氣躁,全都被一掃而空

女巫的舞蹈,本來就是為了讓每個人的心神獲得平靜,這樣才能進行接下來的祈愛

沒有乾淨的靈魂,是無法和神的旨意相通的,這樣,女巫也就沒有辦法知道被選中的人在哪裡

音樂停止,女巫的祈禱舞結束,他並沒有因此而離開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慢慢的看著祭臺下的每一個人,視線相交

被映進瞳孔的人,有的害羞低頭、有的興奮不已、有的驚訝呆滯、有的微笑流淚...........

找尋的視線由遠而近,雖然人好多好多,但是成鍾還是很有耐心的一個一個找著

他知道,來這裡的人,大部份是抱著想被愛的、想獲得愛的心情來的,他想盡量滿足每一個心靈,即使只是一會兒的凝視

然後,成鍾的心臟一緊,找到了,是這個人,有著粗眉、憂鬱眼神、挺鼻、完美唇型、剛毅下巴的男人

他走下祭臺,對著李浩沅伸出手,只見李浩沅一頭霧水,旁邊的好友們已經開心的大叫了

張東雨把李浩沅的手抓起來,放到成鍾的手上,讓成鍾把他牽走,李浩沅就這樣傻呼呼的被牽上祭臺

路程幾秒鐘的時間,李浩沅已經恢復正常,並且覺得這個女巫的背影很熟悉,在哪兒見過

 

啊!是從湖裡面冒出來的那個人!

 

李浩沅照女巫的指示,跪坐在紅色的壂子上,並接過女巫給他的銀酒杯,喝光裡面的酒

酒,喝起來微甜,有櫻花的香味,入喉順,但是酒精度似乎不低,現在,李浩沅竟然覺得有些燥熱

看著女巫對他唸唸有詞,長長的睫毛總是像在放電一樣搧呀搧的,眼睛也像是能看穿靈魂一樣的直視他的雙眼

偶爾風吹飄動的面紗,讓女巫的嘴在一張一閉之間,像在邀請他品嘗,忽然,他看到了什麼...........

 

成鍾看著這個人微紅的臉,是不是給太多酒了呢?剛才不小心手滑倒太多了,只好假裝鎮定的全給他喝了

而且這個人的眼神也太直接了吧?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人家,都不害羞的嗎?成鍾都不好意思了

喔,不行,祈禱的過程不能分心,不能有雜念,我要專心才可以,呼~

 

就在成鍾終於來到祭典的最後,只要親吻完李浩沅的額頭,祭典就算正式結束了

成鍾在李浩沅面前跪了下來,伸出手捧住他的臉,讓他的頭稍微往下,自己則抬起下巴準備要親

 

    「你是男的吧?」李浩沅的一句話,讓成鍾的動作僵住

    「你.....!?」成鍾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回應才好

    「你不是女巫!」李浩沅趁成鍾還沒回神,快速的往他的唇,精準的吻下去,隔著面紗

 

看到這一幕,金聖圭、張東雨、南優鉉、李成烈、金明洙,在傻眼幾秒之後,無不覺得他好樣的,吹口哨、拍手,像他告白成功似的,氣氛歡樂!

其他的群眾,反應不一,有的人叫罵,覺得李浩沅欺犯了神聖的女巫;有的人張大嘴,覺得李浩沅的行為好戲劇化;有的人拍手,覺得李浩沅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有的人沉默,覺得李浩沅破壞了規矩...................!

但最開心的,應該是所有正在做實況轉播的媒體,這下子又有新聞題材可以好好的大肆發揮了!

而最不開心的,莫過於島上的長老們,他們怎麼能接受好好的祭典變得如此荒腔走板呢?

 

 

 

 

 

 

 

李成鍾把自己鎖在房間內,他不知道後來怎麼了,也不知道人群怎麼散去的,更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來的

他後來因為太震驚了,竟然就昏了過去,依稀還可以感覺到那個人的抱住自己的力道和親吻自己的觸覺

怎麼會這樣?!這是怎麼回事?!太難用正常的腦袋去分析了吧?!

 

 

 

 

 

 

 

 

==========================================================================

 

本來想打短篇的,可是一邊打一邊吃零食的同時,竟然也愈打愈多

只好分開了.............T T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