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實習天使,不能被人類發現的實習天使,所以只能趁黑夜偷偷在天台上曬月光補充能量。

張東雨偷偷摸摸的上到頂樓,張開雪白的羽翼,藉著月光補充他流失的法力,他到人間已經一個月了,還是不明白該怎麼不著痕跡的融入人群,每次只要要出門,他就全身緊繃,緊張兮兮的,就是害怕自己的翅膀藏的不夠好會不小心被發現,大天使說如果被人類發現的話,就沒有辦法再回到天堂了,而且人類可能把他抓起來,折磨他、虐待他,全世界的天使都知道,如果論怕痛、膽小,他張東雨絕對也是榜上有名的,而且還肯定是前幾名。

天使跟吸血鬼、惡魔他們一樣,也是有弱點的,天使不能喝酒,只要碰了酒,哪怕只是一滴,也會立刻失去法力而無法隱藏背後巨大的翅膀,所以張東雨一直小心的避免著,因為韓國人實在是太愛喝酒了,總是能有千奇百怪的喝酒的理由,就連學生也不例外,他可不想一下子就破功,到時候沒有來救他怎麼辦?

但是,張東雨怎麼樣都沒想,那個害自己失去法力的罪魁禍首竟然是自己這個大笨蛋,他不小心吃了添加了酒精的食物,還好他是在家裡,所以他在只是有涼意的秋晚披著冬天的長外套遮遮掩掩的上來頂樓曬月亮,只祈禱法力能趕快恢復,讓他能快點把翅膀藏起來,萬一有人在這個時候上來天台,他就死定了!

曬著月光好舒服,晚上涼涼的風也好舒服,墊著溫暖軟軟的外套也好舒服,張東雨昏昏欲睡。



全國都在過著連續假期,金聖圭卻難得一點興致也沒有,所以他沒有回家鄉,才想應景上頂樓來賞賞月亮,沒想到眼前的景象比月亮是不是又圓又亮更吸引他的眼球,這是cosplay嗎?但是那對張開的翅膀,怎麼樣都像是直接從趴在那裡的那人背上長出來的,一點也不像是假的,他放輕腳步的靠近,從那人均勻的呼吸,知道他應該是睡著了,所以才敢偷偷摸摸的靠近,平時金聖圭絕對不是一個好奇寶寶,可能是因為太無聊了吧?

他伸手偷偷的摸了一下,嗯,不像假的,但是觸覺又說不上來,卻覺得從指尖傳上來一股暖流直達心裡,金聖圭有點疑惑,有點著迷了,那股從他指尖到身體流竄的暖意太明顯了,而且舒服的讓他想微笑,有一種心靈被潤澤了,平靜的感覺,他就這麼在這個趴著而且背上長著翅膀的人旁邊坐下,沒有什麼驚訝慌張,就好像他們並沒有不同,金聖圭仰頭看向夜空。



張東雨醒來的時候,能量已經補充完畢了,背上的翅膀也消失了,只是讓他嚇一跳的是,他的旁邊坐著一個靠著牆打盹的人,白淨的臉龐比天使漂亮,就算在只有月光的頂樓,也好像漾著光暈一般,張東雨忍不住的湊進對方,研究個沒完,他猜對方是人類嗎?看到他的翅膀了嗎?為什麼睡在這裡?可以跟他交朋友嗎?


    「唔....好吵。」金聖圭覺得一直有人在講話,緩慢的睜開眼睛,看到張東雨在他面前放大的臉,嚇了好大一跳,還撞上了頭。


    「你睡在這裡會感冒的。」張東雨摀著被撞疼的額頭。


    「你自己不是也一樣嘛。」金聖圭這才發現眼前人背上的那雙翅膀已經不見了。

在張東雨的主動下,發現原來他們是隔壁鄰居,只是張東雨一個人住,而金聖圭還有其他室友,而且他們是同一間學校不同科系的同學,雖然有很多張東雨交待不清楚的地方,可是,金聖圭覺得他很可愛,尤其是說話時候老是嘟起來的嘴,金聖圭總有一種他在跟自己撒嬌的錯覺,而且,張東雨一整個就是一個沒有心防的人, 不管金聖圭問他什麼,通通有問必答,言無不盡。

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





如果你以為身為天使就可以不會生病,那你就錯了,昨晚在天台上吹秋風睡覺覺的天使張東雨偏偏就感冒了,而且還因為是第一次感冒,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拖著暈眩的腦袋瓜子搖搖晃晃的還是去學校上課了。

基本上呢,天使是不會生病的,沒錯,但是,現在的張東雨是實習天使,為了體驗人間的一切事物,原則上,除了天使法力和翅膀以外,其餘的通通一視同仁,人類會肚子餓、會感冒、會痛.................,各種反應,他全部都得體驗。

但是,摸過天使翅膀的金聖圭可不這麼悠閒了,一整個上午的課,張東雨的碎碎唸一直不斷的在他腦袋瓜裡響起,他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要不是認得那是張東雨的聲音,他恐怕要以為自己中邪了,不過,現在的狀況跟中邪也沒什麼兩樣,為什麼張東雨的想法會源源不絕的湧進自己的腦袋裡呢?他不免想起昨晚看到的景象,看來不是因為太無聊的幻覺呢!

中午吃飯時間,他走往張東雨的教室,引起一堆人的側目,為什麼學霸會從資優生所在的教學樓過來普通學生的大樓呢?當他停在張東雨的教室門口時,看到張東雨趴在桌子上,一點禮貌也沒有的進去就把軟綿綿的張東雨拖出來,一路拖到頂樓,而他的眉頭從碰觸到張東雨的手那一刻開始,就死糾著沒鬆開過。

    「你發燒了,幹嘛還來學校?應該在家裡好好休息才對啊。」


    「發燒?是什麼?我發燒了嗎?」張東雨一臉紅通通,不是害羞的那種,一看就知道是發燒,而且連眼神都不太對焦了,估計現在腦袋應該是沉甸甸的。


金聖圭手掌覆上張東雨的額頭,隨口罵了一句髒話,張東雨現在的溫度可不是開玩笑的,是可以燒成白痴的溫度,如果他再這樣下去,本來就已經感覺不是很聰明了,可能就是真的不聰明了,金聖圭果斷的挑出手機,撥了電話,就把張東雨往校門口帶,他邊碎唸著,邊坐上來接應的轎車,偶爾,真的就是偶爾,他會覺得身為某某集團的二代是件好事,尤其是當自己就讀的學校正是自己家旗下的管轄時,他就覺得更方便,請假向來都不需要經過老師同意的,畢竟老師都還要看他臉色過日子呢。

因為考慮到張東雨需要看醫生,所以是回到金家,而不是金聖圭在外和人同住的宿舍,家中上上下下看到難得回家的大少爺扛著一個軟趴趴的人回來都嚇壞了,一向冷默的金家二位少爺怎麼看都不像是有同情心的人種,結果卻繼小少爺撿了一個李成烈回來後,大少爺也扛了一個人回來,那是不是大少爺也會隨小少爺那樣搬回家來住呢?

管家一邊從容不迫的安排,一邊帶著好心情看著坐在床邊喝著果汁的大少爺,他有預感,離大少爺搬回家的時間不遠了,他可要照顧好這個孩子才行。


    「哥,聽說你扛了一個人回來,上哪兒撿的,我瞧瞧。」金明洙一知道金聖圭請假回家的小道消息,馬上飛奔回家。


    「小聲點,我又不是你,隨便亂撿人回家,他是我鄰居,蠢死了,連自己發燒都不知道,才帶回來給家醫看的,而且有管家照顧著,也能好的快。」金聖圭沒有發現自己說話的速度變快了,每次他口是心非的時候都這樣,急著爭辯。


金明洙沒有說破,他好奇的看了一眼讓被子蓋的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一顆頭的張東雨,看起來有點傻氣,因為發燒紅紅的臉蛋,看起來很好咬的樣子,尤其是嘴唇,以後一定會常常被我哥找藉口偷咬的,他笑嘻嘻的丟了一句「我回學校了」,就走了,金聖圭都不知道他究竟是特地回來幹嘛的。

這是為什麼,後來金聖圭會搬回家住,還帶著張東雨的原因,如果你想問為什麼,金聖圭會告訴你,大概是撞到腦了,一瞬間意識不清,在之後,他才知道那是一見鍾情。





金聖圭都不知道當初自己到底是哪裡有毛病了,總之他果然照著管家的希望回來家裡住了,還拖了一個張東雨,所有的情形都像是按照弟弟寫好的劇本那樣發生了,他竟然跟之前被他嘲笑的金明洙做了一樣的蠢事,而且是心甘情願的,他金聖圭什麼時候這麼為別人著想過了?張東雨真的是一個奇怪的生物,長了翅膀的奇怪生物,之後,金聖圭也有再看過幾次那對白色的羽翼,張東雨對他太沒有防備了,在被他發現之後,干脆全盤托出,所以,金聖圭也坦誠摸了他的翅膀這事,張東雨驚訝的表情,他到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好笑,難道他認為人類就是這麼容易大驚小怪的種族嗎?他也知道了,原來摸了天使的翅膀就能聽見天使的求救的聲音,金聖圭竟因此覺得安心和特別。

金聖圭讓張東雨住在管家安排的房間,沒有像金明洙那樣失心瘋,硬是強迫別人和自己同睡一間房,他還是有理智的,也答應讓張東雨可以幫忙分擔管家的工作,當做抵扣吃住的費用,這點張東雨比李成烈那孩子識相多了。



張東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莫名其妙的被金聖圭控制,其實住進金家有很多的不方便,可是他還是在聽見金聖圭問他要不要跟他一起回家的時候,連猶豫都沒有的就點頭了,拎著自己小小的旅行箱就這麼住進來了,其實他根本不需要工作,因為在人間的天使會定期匯錢在他的帳戶裡,所以他不用擔心花錢的問題,只是,比他資深的實期天使告訴他,得裝裝樣子,人間沒有什麼是不勞而獲的。

距離回去的時間愈來愈近,張東雨竟然有點抗拒,他不想以後看不到金聖圭,雖然不知道金聖圭會不會想念他,可是他一定會很想金聖圭的,很想很想,他曬著月光,突然想喝酒,好奇那是什麼感覺?電視上的人,在心情低落的時候都會一個人喝酒的,這樣就能找到解決方法了嗎?可以讓心情恢復正常嗎?張東雨扇了下翅膀,嘟著嘴,遲遲沒打開的啤酒罐就一直這麼握在手中,他沒膽量,就擔心會出什麼婁子。

可是又忍不住好奇心,一口,應該沒什麼關係吧?而且現在自己也曬著月光,不至於那麼快失去法力吧?

張東雨興奮的小心翼翼的,像偷偷做著壞事的小孩,拉開拉環,清脆聲音在空氣裡好像有迴音的效果,他還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才小口的啜飲了幾口,嗯?像汽水一樣?原來酒沒有大天使說的那麼難喝嘛,張東雨開心的喝起來,臉頰迅速的被酒精暈染上粉色,下次再請明洙帶我去買,嘻。



金明洙拿了那罐啤酒給張東雨之後,愈想愈覺得不對勁,萬一被金聖圭知道了,自己可能會被扒好幾層皮,那時候可不是撒嬌就會被放過的,哥哥對於張東雨的寵溺,他可是全看在眼裡喔,不知道張東雨會躲在哪裡喝酒,千萬別傻傻的跑去跟聖圭哥分享啊,再者,他忽然想到那啤酒的酒精濃度並不低,萬一東雨哥在哪裡喝醉了,發生什麼事了,他可能會被逐出家門。

腦袋裡搜尋著幾個最常碰見張東雨的地方,和他曾告訴自己喜歡去的地方,就是沒找著,幫忙找的成烈也是一樣的結果,他只好抱著必死的決心給自己哥哥打電話,坦誠一切,電話那頭的沉默,讓金明洙知道大禍臨頭了,如果金聖圭只是一般的生氣,他會像機關槍一樣碎唸,但是念完就沒事了,如果是沉默,則代表,金聖圭火大到不行,絕對不會輕易消氣的,金明洙只能寄望張東雨能救他了。

只是,他沒想到事後的發展,竟然向來有口是心非這項壞習慣的金聖圭,終於願意讓自己的心意撥雲見月了。



幫忙尋找的李成烈,忽然想到,偶爾他會和明洙在頂樓的溫室花房喝酒,搞不好東雨哥也去了那裡,邁開長腿上樓,到的時候張東雨似乎已經喝醉的傾向。

李成烈看到一個背著天使翅膀的人,蹲在白色的玫瑰花前面自言自語,說那花長的好像聖圭哥,他更確定東雨哥喝醉了,可是張東雨竟然伸手擁抱沒有去刺的玫瑰花莖,然後被刺痛了,才"嘶"的一聲收回手,手臂上還有幾處流血了,神奇的是, 原本未完全綻放的玫瑰花竟然綻開成美麗的樣子,只是他沒有時間研究這是怎麼回事兒,當務之急是把張東雨帶走,不然明洙可能會被聖圭哥罵,他會心疼的。


    「東雨哥,明洙在找你,我帶你下樓吧。」當他靠近張東雨的時候,才發現他正無聲的哭泣著,抬起滿是淚痕的臉,可憐兮兮的,讓李成烈感覺自己好在看到一隻需要呵護的幼崽,他輕輕的環抱張東雨,拍著他的背安撫。


    「李成烈,你做什麼?!」金聖圭和弟弟通完電話,就直接上花房找張東雨,本來就有點火氣,打算好好教訓張東雨一頓的,不能喝酒的天使跟人家要什麼酒啊?沒想到,卻看見他和李成烈抱在一起,那畫面太刺眼了,對他更是火上澆油,沒想太多,扯過張東雨到自己身後,就給了李成烈一拳。


    「我只是安慰他,東雨哥受傷了,哭了。」李成烈看得出來,金聖圭現在就是打翻醋醰了,也沒多計較,必竟他也沒少聽金明洙八卦金聖圭和張東雨的事情,而且同住一個屋簷下,他也是有眼睛的人。


聽到李成烈的話,金聖圭才轉身看看張東雨:「哪裡受傷了?嗯?」,果然臉上都是眼淚。

張東雨搖搖頭,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受傷,他抱住金聖圭:「聖圭哥,你會想我嗎?會很想我嗎?」

金聖圭不知道張東雨發什麼酒瘋,但也猜到應該是跟他要離開有關係,就算再傻再笨,好歹張東雨都是天使,不屬於自己的這個地方,既然他是實習天使,那就代表他會離開是早晚的事情,金聖圭忽然覺得胸口好悶,有一種要被撕裂的感覺。

    「會很想很想你的,東雨也會想我嗎?」


張東雨吻上金聖圭像大天使一樣形狀完美的唇,他看電視上面對喜歡的人都是這麼做的,貼著嘴唇,閉上眼睛,好像就能感覺到彼此的心意。


    「傻瓜天使,張開嘴。」金聖圭笑了,這麼生澀的親吻,讓他很想憐惜,卻又想嘗試天使是什麼滋味,在張東雨聽話的傻傻的微微張嘴,他立刻再親吻上去,並將舌頭伸進天使的領域與之糾纏,身體力行教張東雨什麼才是接吻。


張東雨不知道一樣是親吻,怎麼自己主動跟金聖圭主動的感覺差那麼多,金聖圭幾乎用一個吻就抽光了他的思考能力,還有發暈的腦袋,似乎更暈了,他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行為:「聖圭哥,我喜歡你,我不想回去,我捨不得聖圭哥,嗚~」


    「等你酒醒了,再跟我告白,到時候我再回答你,現在,我們先下樓回房間,乖。」金聖圭親了親張東雨的臉頰,扶著幾乎快沒力的人,往樓下去。








============================================================================


會放在這裡,就是沒有下集了唷 (不會被打吧?)

我喜歡金聖圭對著東雨表現出一種大哥照顧弟弟

總之,就是一種大男人的氣息,和在南花身邊那種傲嬌的模樣不同

天啊~ 這團到底要謀殺我多少腦細胞啊?

每次發現誰又有不同的面貌時,我就覺得,我真的爬不出來了,被圈死,哼!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