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番掙扎之後,李浩沅還是打給金聖圭了,哪知道電話那邊的人一接起來,就立刻劈哩啪啦的自顧自的說:「喂,李浩沅,我警告你,不要來找張東雨,我就說你沒辦法照顧好他吧?只會惹他哭,算什麼愛人嘛?從一開始我就沒看好你,我不會告訴你,東雨在哪裡的,哼,張東雨那個笨蛋也真是的,竟然還忘了帶走手機,如果帶走了,我估計你現在大概就不知道要上哪兒去找東雨了吧?哪裡還能打電話給我,哼,掛了,別再打來了,知道嗎?李浩沅,我不會再接你的電話了,有本事自己去找東雨啊,找到了,我或許還會對你令眼相看。」

李浩沅就這麼聽金聖圭講了一堆,然後被掛電話,而且他竟然還覺得金聖圭說的有道理,如果東雨哥沒有忘了把手機拿走,那他真的連打給金聖圭的機會都沒有,但他可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張東雨的筆記本現在就像是李浩沅的武林密笈,那上面可是仔細寫下了幾個對張東雨而言重要的人的各種資訊,包括生日、地址...........諸如此類的。

而且剛剛,金聖圭分明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頭號選手,跟張東雨一樣沒有心機的個性,果然是好朋友,他怎麼可以還傻傻的真相信張東雨不在金聖圭那裡,如果不在,幹嘛叫他不要來找東雨?

等著對我令眼相看吧,金聖圭!我會證明我是真的愛東雨哥的,和那幾個負心漢不一樣!





金聖圭一掛掉電話,立刻怒氣沖沖的看著張東雨:「你這個笨蛋,都曉得打包行李了,竟然就把最重要的手機丟在他家。」

張東雨只是持續保持沉默,他也沒想那麼多,他根本沒想過會這麼快被發現的。

    「我看你也累了,再睡一下,叫晚上那個傢伙出來見我,我要好好訓訓他。」

不用想,張東雨也知道金聖圭說的是另一個自己,一到金聖圭這裡,張東雨哪裡瞞得過那一雙狐狸眼睛,老老實實的全說了,包括他跟李浩沅在晚上的那傢伙設計之下,終於有了第一次,然後自己因為太害怕了,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就逃來金聖圭家了,還好有經驗的金聖圭叫他去泡個澡,又丟了藥膏給他擦,說真的,他的精神力已經耗盡,現在真需要好好的睡一覺,但是,這麼累,他並不確定晚上的張東雨會不會出現,以前,他為了不讓他出現,都是用跳舞跳到筋疼力盡,再吃安眠藥這招,他就不會出現了,應該說,就算出現了,也無法出去玩了。


金聖圭看張東雨去睡了之後,則打電話給張東雨的心理醫師,他的戀人,當初因為陪張東雨去就診,因緣際會之下,這位原本金聖圭認為輕浮不可靠的醫師,變成他的戀人。

    「優賢,你今天抽個空過來我這裡,看一下東雨,跟晚上那個傢伙聊聊,他害死東雨了,你把他催眠了吧,不要再讓他出現了。」

    『是東雨哥不讓我催眠的,他認為另一個人格也是他,不能剝奪他存在的權力,圭哥,你別擔心,我一會兒就過去,想吃什麼好吃的,我順便買過去,嗯?』

    「好吃的都想吃,你看著辦,我趕東雨去睡覺了,現在坐在客廳等那個壞傢伙下來見我,哼。」

    『別生氣了,我的寶貝氣壞了,我要怎麼辦?還是我晚上住下來陪你,安撫一下你的情緒?』

    「不跟你抬槓了,我才不會讓你住呢,誰不知道你不安好心眼,色狼,快點買吃的過來,掛了。」





你說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南優賢到金聖圭家的時候,李浩沅也來了,更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是,他們竟然是大學同學,所以,李浩沅並沒有經歷預想中的阻撓,在跟南優賢寒暄,稍微說明來意之後,就輕鬆的跟著南優賢屁股後面進了金聖圭的家,當然,一進門,金聖圭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指著一起進門的兩個人,結巴的說:「你....…,你怎麼找到........我家的?!呀,南優賢,你怎麼可以隨便讓陌生人進來?!」

南優賢還來得及解釋和李浩沅的關係,張東雨從樓梯上走了下來:「好香喔,買了什麼吃的,我餓了。」

金聖圭扶額,真心感到頭痛,這傢伙什麼時候不好出現,竟然挑在這個時候,李浩沅在的時候出現了,這不是天要亡張東雨嗎?哎呀,不管了!不管了!聽天由命吧,如果,李浩沅也跟之前的人一樣的反應,只是更證明了,他沒有看走眼,這個人根本給不了張東雨幸福,趁早分了是好事,也可以趁勢說服張東雨把晚上的這個傢伙催眠了。


是那個讓自己感到有點陌生的張東雨,不能說自己沒有這樣的猜測,畢竟是相關科系畢業的,但卻在看見南優賢的時候才敢稍微證實自己的想法可能有幾分的真實性,張東雨有雙重人格,和他交往、生活的只是其中一個,因為同居的關係,昨天才終於和另一個見面了,而且還初見面就快速進展到滾床單的關係了,李當沅忽然覺得有點棘手,不知道他熟悉的那個東雨哥會怎麼想?


張東雨的內心也在打架,他不知道該不該再賭一次白天那個傢伙的脆弱心靈,他認為李浩沅跟以前的渣男不一樣,卻又不是那麼肯定,就他的立場來說,他更需要的是保護白天那個傢伙,有他相伴,他已經覺得夠了,但是白天那個傢伙並不是這樣認為的,他還需要另一個來愛他。

他小心觀察著李浩沅和金聖圭的反應,試圖從中找出一點線索,好隨機應變。


    「東雨哥,可以跟我回家嗎?我們好好談一談。」李浩沅先開口了,把對方當成他一直相處的那個張東雨。


    「在這裡兒談吧,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的。」張東雨瞄到金聖圭的表情,像是不贊同他的回答,畢竟,金聖圭並沒有把他這個晚上才出現的張東雨當成是他的朋友。


    「我只是想問,你愛我嗎?不是我熟悉的那個東雨哥,是我剛認識的你。」

李浩沅說出句話的時候,金聖圭的表情就像是在說,你竟然分辨得出來?


張東雨沉默了,他愛,但是,他不知道是受了白天那個傢伙的影響,所以愛李浩沅,還是發自內心的愛李浩沅,他的回答,是不是很重要?是不是會關係到,李浩沅會不會繼續留在白天那個傢伙的身邊?比起讓李浩沅傷心,他更害怕白天那個傢伙難過。

    「愛,但是,沒有白天那個傢伙愛,雖然我們是同一個身體,但是,性格卻完全不同,他善良,寧願自己受傷也不會去傷害別人,他少根筋,很多事情其實都不計較輸贏對錯,他把自己擺在最後一位,你們對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我不一樣,我寧願傷害別人,也不要讓自己受傷,而且我得保護白天那傢伙,有些時候,我都會偷偷幫他報仇,我也沒辦法把你們擺在第一位,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他,我捨不得看到他哭,所以,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我知道我的存在給他制造了很多麻煩,也害他幾段戀情無疾而終,但是,我不後悔,因為那些不夠好的人,根本不配站在他身邊,你..........,是不是會不一樣?還是像聖圭哥認定的是個爛人,我不想拿白天那傢伙的眼淚來賭,你最好想清楚了。」


李浩沅走近張東雨,輕輕的擁抱張東雨:「謝謝你愛我,這樣我才能全心全意的愛張東雨,不管他有幾個性格,我都會接受,我相信你們的本質都是一樣的,我不希望因為和白天的東雨哥在一起,讓你感到任何不便,這樣也會影響到他的,我們,一起守護他吧,好嗎?」


    「浩沅!」張東雨一直佯裝的堅強,瓦解,他回抱李浩沅,無聲的哭泣,是他出現以來,第一次流眼淚,因為他終於感覺到,除了白天那個傢伙,還有人願意嘗試著接受他的存在。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