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聲鼎沸的拍賣場,雖然是會員制的,已經過濾掉了閒雜人等,李成烈還是很不喜歡來這裡,要不是哥哥李浩沅帶嫂嫂去度蜜月還沒回來,李成鍾年紀太小,也輪不到他來巡場子,再加上哥哥特地打電話回來交代,今天這場拍賣有個物件很重要,一定要來盯場,以防有突發狀況。

 李成烈基本上並不會在這裡出入,所以除了和李浩沅很親近的人以外,沒有人知道他是二少爺,所以他直接坐在競拍者們之中,而且是VIP的位置,讓他可以方便控制環視全場。

 拍賣的過程,李成烈看到人性變態、可憐的一面,金錢只是突顯這些醜態的工具罷了,而台上被拍賣的人,大都是因為無力償還巨額債款被帶到這裡,總歸一句,都是金錢惹的禍,這是一場各取所需的拍賣,只是他知道這些被買走的人,通常都不會有好下場。

 到了最後一個物件了,壓軸通常都是好貨色,拍賣場內的氣氛明顯的上升,本來有幾個還意興闌珊的人都坐挺了腰,準備搶標。 被兩個人架著出來的是一個全身赤裸的黑髮少年,眼神渙散,明顯是被用藥了,那雙眼睛有精神的時候應該很美吧?李成烈不禁這麼想,下意識握緊了出價的號碼牌。

 台上的主持人語氣高昂的介紹:「這是今天最後一個拍賣品了,皮膚雪白,細皮嫩肉,是還沒被開發過的處子,保證絕對乾淨,開苞價五千萬,現在,請各位貴賓開價。」

 有特殊癖好政商名流舉牌的踴躍度比女仕們更嚇人,價格很快就喊到了兩億元,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每舉一次牌子,李成烈的怒火就多一分,然後他不顧保鏢的阻止,提起剛從賭場收來的其中一箱現金,就衝下樓!

     「現金三億一千三佰萬,到此為止!」站在拍賣台上,打開箱子,任由裡面一捆一捆的現金從箱子裡滾出來,在台上變成一堆小小鈔票山。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李成烈脫長外套包裹住男孩的身體,抱起他:「人,我帶走了。」

 主持人自然是知道他的身份,當然不敢多說什麼,其他的人則是被李成烈怒目而視全噤了口,再加上他身邊圍著的保鏢,只要是常在拍賣場出入的人都認得是這場子主人李浩沅身邊的人。

 

 

 

 

 

 

 

男孩一直昏睡到隔天才清醒,他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地方,沒有驚訝,感覺像是很習慣了這樣的事情,他迅速的環視一圈四周,和坐在沙發的李成烈四目相對。

     「有不舒服嗎?」其實早在他一有動靜,李成烈就醒了,只是不動聲色的看著他,而男孩的那對眼睛果然跟他想的一樣,現在是清澈的,像是充滿星星的閃亮水潤,可惜那張俏臉,竟然找不到一絲情緒波動。

 男孩沉默。

     「李叔!」

 一位老人推門進來:「二少爺吩咐的食物要現在端進來嗎?」

     「嗯。」

 李叔推進餐車到男孩的床邊,拿走餐蓋,都是一些口味清淡的食物,唯獨一鍋泡菜湯,弄好,李叔就出去了,房間內再度只剩下男孩和李成烈。

     「吃吧。」

 男孩依然沉默沒有動靜,只是看著李成烈。

     「我叫李成烈,你呢?」李成烈耐著性子,坐到床邊,伸手撫摸男孩的臉,才發現他在發抖!一瞬間,火全熄了,很害怕嗎?還以為他已經習慣了。

 把他買回家之後,李成烈從拍賣所那邊得到的資料夠清楚的了,包括拿他當抵押品的是誰,但還是再稍微多調查了一下,只是沒想到他有這麼複雜的背景,比小自己幾歲而已,實在沒有辦法想像他竟然過著這樣被轉賣的生活兩年了,還好買過他的那些人,雖然不乏虐待待他的,卻沒有侵犯他,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樣的回報,李成烈鬆了一口氣。

     「吃點東西吧,我也餓了。」李成烈為了消除男孩的戒心,他先開動了,每一樣食物都吃了一口,讓他知道這些東西都是正常的。

男孩伸手從李成烈手中抽走他使用的湯匙,和他吃過一口的那碗白飯,眼睛直盯著他沒有離開過。

    「不要光吃白飯啊!」李成烈舀了一匙泡菜湯到男孩面前,他調查過這是男孩喜歡吃的。

男孩明顯的顫了一下,僵持了一會兒才張嘴喝下。

    「我.......我叫,金明洙。」男孩小小聲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李成烈笑了,他覺得金明洙的聲音特別可愛:「我先離開,這樣你應該會比較自在,慢慢吃吧,明洙。」

一聽到李成烈要走,金明洙不顧湯匙上的食物剛咬進嘴裡,急急的起身拉住成烈的衣角,卻被嘴裡的食物給嗆到,棉被被咳出來的和打翻的食物弄髒了。

    「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金明洙慌張的不斷道歉,趕緊用手把吐出來的東西撿起來再塞進自己嘴裡,全身發抖的厲害。

    「呀,那些東西不要吃了,沒關係的,整理一下就好。」李成烈把金明洙抱住,好像抱住一隻兔子一樣柔軟,他不是個很有同情心的人,這是第一次,他想保護這個人。保護在他懷裡發抖的金明洙!

    「李叔。」

    「二少爺,有什麼吩咐?」

    「把這邊清理一下,還有,我隔壁那間房整理一下給他住。」

    「可是,二少爺不是不喜歡有人住在旁邊會吵到您嗎?」

    「囉嚏,我不想讓他睡客房,不行嗎?」

 

 

 

 

 

 

 

那天起,金明洙搬到李成烈指定的房間,他很安靜,從來不會離開房間,只有在李成烈回家的時候或帶他出去的時候才會聽見他可愛的聲音,見到其他人都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卻會不由自主的發抖,唯一會靠近的人,除了李成烈就只有管家李叔。

李成烈很滿意被金明洙依賴的感覺,他買了一隻手機給金明洙,裡面只有自己的手機號碼和公司專線號碼,還規定他,每一通自己的來電都一定要接到。

今天,李成烈從公司打電話給金明洙,告訴他下班會回家接他,一起去給哥哥李浩沅接機,再一起去吃飯。

金明洙穿上李成烈幫他買的新衣服,頭髮梳的整齊,早早就坐在床邊等李成烈下班。

 

 

晚上吃飯,按李家的習慣,一定要有酒配餐,金明洙也不敢說自己不會喝酒。

從進餐廳,金明洙還是壓抑不住對人的害怕,瑟瑟發抖,只是他很驚訝,成烈的大嫂是個男人,看他們的互動,好令人羨慕。

飯吃到一半,李成烈忽然沒頭沒腦的起身,把金明洙拉著就走:「哥,我吃飽了,先走了。」

金明洙被扯的莫名其妙,只能腳步輕飄飄的跟著李成烈離開餐廳,被丟進車內。

    「對不起!」金明洙直覺李成烈在生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一直以來的經驗告訴他,只要先道歉,之後受到的懲罰也會和緩一點。

    「為什麼道歉?」

    「因為你在生氣。」

李成烈把車停靠在路邊,看著金明洙的眼睛:「你知道我為什麼生氣?」

金明洙搖搖頭:「但只要我先說對不起,你就不會.........唔!」

李成烈真的很討厭他奴性這麼重,明明就不知道他為什麼生氣,竟然還道歉,這是什麼奇怪的邏輯?李成烈不想聽,就直接吻上他的嘴。

或許是喝了酒的關係,金明洙腦袋暈暈乎乎,沒有推開,只是緊緊揪著李成烈的衣服,讓李成烈更大膽的伸進他的嘴裡,勾起他不懂如何是好的舌,吻到金明洙沒辦法呼吸,唾液沿著嘴角流下,李成烈才放開他。

金明洙不懂為何成烈要親自己,但他已經習慣了逆來順受,只是臉上不知道是因為哪個原因造成的紅暈,熱燙燙的,讓他第一次有了害怕以外的感受。

    「你剛剛幹嘛一直對著東雨哥笑?你不知道他是我哥的人嗎?」李成烈對自己的怒氣覺得莫名,不過,他也不是不知道當初哥哥為了在眾多追求者中脫穎而出花了多少心思,所以他可不敢輕視張東雨的魅力,另一方面,他覺得明洙是不是搞不清楚狀況?都已經跟他說了是去幫哥哥和嫂嫂接風,難道還不夠明白嗎?還這麼呆呆的望著東雨哥微笑!

    「嗯?」金明洙只是因為張東雨很親切,笑起來很直接的讓他知道這個人沒有攻擊性,跟成烈的哥哥李浩沅比起來,他比較不會害怕,就只是這樣子而已,怎麼被李成烈說的好像自己有什麼不良企圖似的?

    「對不起,我沒有其他的意思,我下次會注意的,對不起。」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我只是提醒你,東雨哥不是你可以碰的!」李成烈看到明洙咬著下唇努力控制顫抖的身體,不自覺的放軟聲調。

可是,這番話聽在金明洙耳裡卻是另外一種意思,他除了不想讓自己發抖的身體抖得太明顯還要努力克制想哭的酸楚,他明白,他都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子身份的人,怎麼可以因為這次碰上的主人對他好一點就悄悄在心裡存著什麼樣的幻想,是他太笨了,都經歷過這麼多次的買賣了,怎麼還不懂,怎麼還想著可以把這個有李成烈的地方當成家?!

    「我知道了。」

 

 

 

 

回到李宅,被李成烈沒禮貌留下的李浩沅和張東雨已經到家了,正和李成鍾和李叔在客廳拆著他們帶回來的紀念品。

金明洙知道這不是他這個外人可以參與的時間,他禮貌的和大家打過招呼,就上樓回自己房間了。

李成烈跟著他後面上樓:「我去換個衣服。」

 

 

李成烈轉開明洙的房間門,房裡沒有開燈,透過窗外照進的光線,看見他把自己縮在角落,頭埋在雙膝之間,因為李成烈按開大燈而嚇一跳抬起滿是淚痕的臉蛋。

金明洙慌張的趕緊用手胡亂擦抹著臉上的淚水。

    「為什麼哭?不舒服嗎?」李成烈覺得胸口好悶,從沒看過他這麼脆弱真實的樣子,是剛才喝太多酒不舒服了嗎?嘖,下次還是給明洙果汁就好了。

金明洙用力的搖搖頭,可是卻搖落了更多眼淚,他不希望在李成烈面前表現出一副令人厭煩的樣子。

    「我看看。」李成烈伸手想摸明洙的臉,卻被他大動作的揮開手,而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書桌柱角。

金明洙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等不及大腦反應就直覺性的動手了,他好害怕,不知道接下來會面臨什麼樣的可怕處罰,身子縮得更緊了,就像想融進牆角一樣,可是,又擔心李成烈的手不曉得有沒有怎麼樣?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他的手,卻又不敢靠近。

李成烈根本不想管可能已經烏青紅腫的手臂,他只想知道金明洙這麼反常是怎麼了?這段日子他的表現一直都是順從乖巧的,雖然情緒表現的不多,卻也不至顧這樣失控,算是很有自制力的孩子,怎麼今天這樣子呢?

他伸手粗魯的把金明洙從陰暗的角落扯進自己懷裡,然後一把抱起,再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用自己的雙手壓住明洙不斷掙扎的肩膀,忍著怒氣,咬牙說:「不准動!」

    「明洙啊,告訴我,身體哪裡不舒...........嗯?!」

金明洙沒讓李成烈把話說完,伸長雙臂勾住李成烈的後頸,抬起頭親他,學他剛剛在車裡親自己的方式,笨拙的親吻著!

李成烈驚訝這弱不經風的小子哪來這麼大的力氣?他用力推開金明洙:「你現在在做什麼啊?!」

    「求求你,不要對我這麼好,我會想依賴的,等有一天你要再把我賣掉的時候,我會生不如死的,所以我拜託你,不要給我希望,不要............」帶著淚,話都還沒說完,金明洙就昏在李成烈懷裡,把這個堂堂身高一八多的大男人給嚇到了,立刻扯開嗓門大叫哥和李叔!

 

 

家庭醫師檢查過,確定金明洙沒事,可能是因為一時情緒波動太大,再加上夷期的精神壓力和營養不良,導致身體負荷不了才昏倒的,休息一下就沒事了,醫生在幫明洙注射營養針之後就離開了。

張東雨則是交待管家李叔明天開始給明洙這孩子多準備一些補身體的食物,並且規定以後明洙晚餐時間都必須下樓跟他們一起在餐桌吃飯。

李叔雖然對金明洙這孩子沒有偏見,甚至還蠻喜歡他的,但是他的身份,怎麼樣都不是適合可以一起在餐桌上用餐的,顯得面有難色,欲言又止。

李浩沅知道他的張東雨又開始展現大天使的性格了,而且他怎麼會不知道張東雨另一個目的是什麼,便要李叔照著他的吩咐去做,心裡則開心著張東雨對於當家大少爺夫人的這個角色是愈來愈適應了。

 

 

 

 

 

 

 

金明洙在清醒之後就沒有再開口說過一句話了,不管李成烈怎麼氣急敗壞,怎麼軟硬兼施,怎麼威脅利誘,他就是不為所動,其餘則一切正常,聽話的和他們一起共進晚餐,早餐、午餐也會盡量多吃一點,不要剩下太多東西,生活跟剛來的時候沒有多大的差異,只是多了張東雨偶爾的陪伴。

他真的很喜歡張東雨,覺得他是一個溫暖的人,即使面對自己不發一語也能東拉西扯的聊個不停,有時候傻裡傻氣的少根筋,卻一直把成烈哥哥的事擺在第一位,並且處理得很好,金明洙嘲笑自己竟然幻想有一天也能像東雨哥這樣幫助成烈。

其實金明洙並不是不想開口說話,而是他在半夜醒來之後,看到坐在床邊的李成烈,想叫他,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好幾個晚上,他在房間嘗試著不同的方法,就是怎麼樣也出不了聲!

但是李成烈沒有因此賣掉他,反而對自己比以前更好了,每天固定都會傳八封訊息,上班前下班後都會來房間看看他摸摸他說說話,晚餐之後也會帶他去散散步,有空閒的時候偶爾還會帶他出去走走,這算是因禍得福吧?金明洙甚至想就算一輩子都無法再開口說話也沒關係,現在,他真的覺得很幸福很幸福,幸福得好不真實,卻不想醒過來。

看一看手機,通常這個時間都會收到成烈的訊息的,怎麼今天沒有?金明洙從早上就一直覺得胸口悶悶的,有點心神不寧。

    「怎麼了嗎?」張東雨看他反復的拿起手機,又一臉氣色不太好的樣子。

金明洙擠出一個微笑,搖搖頭。

    「不是跟成烈吵架了吧?」張東雨看著金明洙現在稍微圓潤一點的臉頰,有一種媽媽的開心,這孩子總算是身體比較健康了,一張漫畫人物般的漂亮臉蛋,也更出色了,前幾天成烈還來房裡對他抱怨,說是帶明洙出門的時候真想把那些路人的眼睛挖出來,大家都色瞇瞇的盯著他的明洙,他很不爽,又說的很想念明洙可愛的聲音,我們家成烈啊,戀愛了,自己都不知道,傻孩子。

金明洙搖頭的同時,李叔一臉慌張的跑進來!

    「東雨少爺,大少爺剛剛打電話回來,要您立刻前去醫院處理二少爺的事!」

    「成烈?他怎麼了?」張東雨此時臉上不是一貫的溫柔,是一個男人才會有的認真表情,是明洙從來沒看過的一面。

    「二少爺中槍,是大少爺上次臨時派二少爺去清點地盤的那些傢伙!」

他們邊走邊說,完全沒有注意到金明洙跟在身後,直到張東雨打開車門,才被他拉住手。

    「明洙一起來吧。」

張東雨看著坐在副駕駛座的金明洙十指絞緊到泛白,肯定很擔心吧?

 

 

手術中的燈一直亮著,在李浩沅處理完那幫不知死活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傢伙之後,仍然亮著令人感覺不舒服的紅色,金明洙就像個陶瓷娃娃,從進到醫院就一直安靜的坐在這個位置上,沒有移動過,漂亮的眼睛像是要看穿手術室的門一樣,狠狠的盯著。

    「幫我保管成烈的手機,好嗎?我去買點吃的。」張東雨見大家都累了,也不曉得還需要等多久時間,肚子總是要填飽才有力氣繼續堅持陪著成烈呀。

金明洙眨眨眼睛,接下李成烈的手機,和他送給自己的手機是同款式的,代表他在買手機給自己的時候也跟著換了嗎?

用食指滑開手機鎖,金明洙眼睛瞬間睜的好大,李成烈的手機螢幕竟然是自己的照片?!點開通訊APP,準備傳給自己的內容打到一半.........『今天李叔幫你準備了什麼好吃的?我有請他給你煮泡菜湯,你喜歡吃嗎?明洙啊,我忽然好想聽聽你的聲音』

金明洙的視線開始模糊起來,湧出的透明水珠害他看不清楚手機上的字,不敢驚動旁人,他安靜的哭泣,為了忍住嗚咽聲,全身抽搐著,卻還是被敏銳的李浩沅發現了,他遞來手帕,上面是和成烈一樣的淡淡香水味。

    「是成烈的手帕。」是從李成烈的外套內袋拿出來的。

終於手術室的燈熄了,門被醫生打開,大家著急的圍上去想知道狀況。

    「大少爺,二少爺的手術很成功,但是接下來的幾天是關鍵期,發燒的悄況,幾天後醒來,都關係著會不會有後遺症!」

    「什麼後遺症?」

    「有一顆子彈射中二少爺的腰部靠近脊椎的地方,要等他醒來才能再做進一步的檢查,最糟的結果是下半身癱瘓!」

當晚,在金明洙強烈表示想留在醫院照顧成烈的意思後,張東雨答應了讓他留下,畢竟李浩沅也累了一天,李叔要回家整理成烈的換洗衣物。和張羅家裡人的吃喝。

 

 

 

 

李成烈從中彈後已經三天了,都沒有要醒來的跡象,這樣的狀況不太好,不應該昏迷這麼久的天數,無奈醫生也束手無策,只能繼續等待,但大家都害怕會有最糟的結果!

    「明洙啊,多吃點東西吧,你看你又瘦了。」張東雨發現這幾天,金明洙的食慾明顯減少,每次李叔準備來的食物又幾乎是完整的被帶回去。

    「我今天幫你煮了泡菜湯,二少爺說你喜歡吃。」李叔也心疼這個孩子,好不容易養了點肉,現在又全消下去了,再這樣下去,又要回復以前那副體弱沒氣色的樣子了,二少爺醒來肯定會生氣的大聲嚷嚷的!

金明洙站起身想接過李叔的泡菜湯,卻因為一陣暈眩,撞翻了熱湯!

    「明洙啊,有沒有燙傷?」張東雨趕緊拿起剛買來的冰礦泉水給金明洙冰敷燙到的地方。

金明洙更緊張李叔有沒有怎麼樣,他頻頻張嘴,無聲的道著歉,急的眼淚直掉。

    「沒事,李叔沒事,倒是你,都燙傷了。」李叔看到金明洙的手背都紅了。

剛才張東雨按了護士鈴,所以現在護士推著醫藥車進來幫金明洙處理燙到的地方,順便再觀察一下李成烈的狀況,看到他的心跳零亂的不像話,讓護士緊張的說要Call醫生,就跑出去了!

金明洙立刻回到床邊,握緊李成烈的手,不斷的張嘴,想叫他的名字,試了好幾次,卻只能擠出不成完整音階的氣音。

    「明洙,不急,慢慢來,醫生說你沒問題的,記得嗎?」

    「成......!」金明洙感覺握著的手有動靜,他驚訝的瞪大眼睛,同時因為心急叫出了聲音!

    「明洙,再試一次看看。」原來刺激成烈的是明洙啊。

金明洙深吸了一口氣:「成......成.....烈......成、烈!」

李成烈握緊金明洙的手,一會兒才睜開眼睛:「嗯.....?」

    「李叔,通知浩沅和成鍾。」

    「明洙,我聽見你叫我,是嗎?」李成烈的聲音還有點虛弱,伸出沒有吊點滴的手撫摸金明洙的臉。

金明洙開心的點頭,哭了。

    「傻瓜,再叫一次我的名字,我想聽。」李成烈手指抹去金明洙的淚,他還起不了身,不然真想吻他。

    「成.......烈,成烈、成烈,我好想你!」金明洙用臉磨蹭李成烈大大的手掌。

 

 

 

 

李成烈健健康康,完整無缺的出院,傷雖然未完全好,但是他已經受不了在醫院這種不自由的感覺,也不想再看到金明洙睡在病房沙發上不舒服的樣子,李浩沅一答應讓他出院,他就立刻請李叔把金明洙的東西全部搬到自己的房間,雖然明洙也沒有多少東西就是了,他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迎接和金明洙同床共枕的生活,託這身傷的福,他們坦誠了解彼此的心意,原來自己早在拍賣場上就對明洙一見鍾情了。只是太遲鈍了沒發覺。

金明洙覺得這一切都好像是夢,他終於可以不用再擔心被賣掉的事,也不用再提心吊膽、戰戰兢兢過日子了,還能被成烈疼愛著呵護著,更好的是,成烈的家人都願意接受自己,還有什麼好奢求的?他已經擁有全部了。

一坐上車,金明洙就趁司機還沒上車,飛快的在李成烈唇上點了一下:「恭喜你出院,還有,生日快樂。」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招牌的貓咪笑臉,也跟著笑了:「你怎麼知道我生日,東雨哥告訴你的?」

    「嗯。」金明洙笑的可可愛愛,一點一點融化李成烈的腦細胞。

    「那你,是我的生日禮物囉!」李成烈摟過金明洙,深深的一吻 ,要好好品嘗這隻貓咪的甜蜜,他順手按下玻璃隔幕,讓後座只屬於他們的。

 

 

 

 

 

 

 

================================================================

 

沒想到,我的第一篇生賀,是獻給烈紙啊

大天使呀,我沒有偏心喔,時間就這麼剛好嘛

咳,言歸,祝李成烈24歲生日快樂! 생일 축하해요  이성열!

獻上金明洙這個禮物,請笑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