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帶著腳傷,前往墨西哥,為了方便照顧他,公司特地安排金聖圭和南優賢一間房,還是總統套房,只能說武林地下社長的稱號不是浪得虛名的。

南優賢把自己穿的像誘人的綿花糖,粉粉的顏色,再加上他可愛的臉蛋,金聖圭刻意不跟他走在一起,就怕自己會忍不了衝動,但是,現在有傷在身,忍不了也得忍,不如就別拿自己的身體健康開玩笑了。

 

 

南優賢可不是這麼想的,他可是一直盼望著這天呢,出了國,金聖圭通常都會比較放鬆,他坐在自己的寶藍色行李箱上,思考著到達墨西哥的時候,因為長途飛行和時差的關係,金聖圭肯定會立刻奔向大床的懷抱,那就是他的好機會了。

 

 

 

 

 

 

到達飯店,金聖圭的精神狀態都算還好,雖然有帽子、口罩的遮掩還是不難看出他是開心的,弟弟們輪流圍繞在周圍照顧他,讓他整個輕飄飄的,平常也沒少被伺候,但是,大多帶著壓榨或企圖,像這樣心甘情願的真的屈指可數。

金聖圭喜滋滋的躺在床上啃著剛剛從客廳隨手拿來的的蘋果,等著南優賢把行李送進來,他才可以指使他做這兒、做那兒的,他還想吃其他需要切過才能吃的水果,例如:芒果、酪梨,腳傷的脹痛也似乎減緩了許多。

 

充滿壞心眼的南優賢,早早計劃好了要誘惑,反攻金聖圭,休息的那段時間,他忽然發現,網路上的CP文,大部份是他攻圭哥受,他也想讓現實如此美好,而上天就賜與他這麼好的一個機會,金聖圭腳受傷,不可能可以輕易反抗的,那他就可以..................,哈哈哈哈哈~~~

一路上只要有行李箱就是坐在上面,或是形影不離,就是擔心李成烈那個沒禮貌的傢伙又買了什麼東西怕被金明洙念,然後擅自作主的藏進他的行李箱,這次不能讓他這麼隨隨便便的打開行李箱,裡面可是藏著祕密的,萬一不小心被拍到怎麼辦?

南優賢進房間就看金老爺大氣的躺在床上,看著電視啃蘋果,他立刻識相的把兩個人的行李推進去,該先拿出來的拿出來擺放,眼尾時不時的瞄金聖圭幾眼。

 

    「圭哥,你要先洗澡?還是睡覺?」

 

    「我想睡覺。」金聖圭的聲音已經透露著睏意。

 

    「那我幫你脫褲子。」南優賢在心裡歡呼,就是這樣,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他靠近金聖圭,這老爺最近是被他伺候慣了,竟然連衣服都伸起雙手要讓他脫,南優賢學著金聖圭平常挑逗他的方式,彎下腰幫他脫衣服前,先吻上他的嘴,金聖圭有點吃驚,倒也讓這隻粉紅色的小狗狗為所欲為,讓他將舌頭伸進自己嘴裡攪和,嘴唇感受他有時候太激動就收不太好的小虎牙,也順著讓南優賢推倒在床上,雖然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這麼熱情,但迅速膨脹的下身倒也誠實的昭然金聖圭很享受。

南優賢撩起金聖圭的衣服,像平常一樣含住最敏感的地方,很滿意金聖圭的反應,怕弄痛金聖圭的腳,他小心再小心的放輕動做,脫下褲子、底褲,再延著大腿內側親上來,特意在肚臍附近打圈,看金聖圭沒有鍛練的肚肉起伏著,他就覺得好像很好咬的樣子,張口便開啃了一口,然後用力吸出一朵紅粉的玫瑰。

 

金聖圭懷疑南優賢是不是憋壞了?今天的主動,似乎有點不尋常的感覺,跟平常的不太一樣,狐狸腦袋迅速排算著,別看在節目上總是被欺負被算計,那都是節目效果,要論老謀深算,南優賢就如同排行一樣,是第三名,還遠遠不如他。

他也動手脫去南優賢的衣服、褲子,隔著底褲愛撫南優賢的寶貝,熟悉戀人敏感的金聖圭,很快就讓南優賢停下在自己身上做亂的嘴和手,他勾起微笑:「我想先射一次在你嘴裡。」

情色的話語,讓南優賢的下身激動的吐出更多想要的訊息,金聖圭把南優賢轉過來,兩個人現在是呈現相反的位置,金聖圭壓下南優賢的臀部,將內褲脫了隨便一拋,含住他的性器,慢慢的挑逗,這個姿勢他們很少做,南優賢也明白的含進金聖圭的,他在上面,比起金聖圭更好吞吐,抱持著一定要讓金聖圭先射,這樣他才有機會攻擊的念頭,南優賢更努力的吸吮。

 

雖然南優賢在外人面前都是一副不簡單的樣子,可在金聖圭面前,他就像李成烈一樣好瞭,或許是兩個人已有的默契使然,金聖圭已經十之八九猜出南優賢的鬼計了,他知道南優賢的身體已經習慣被疼愛了,所以只要動情,前端總是在還沒高潮前就先滴滴答答的流出許多晶瑩,所以,他大都是用手愛撫,偶爾才含幾下、舔幾下,等他的手被沾的濕漉漉的,扣住南優賢的臀、含住南優賢的嫩莖,手指就不客氣的往緊密的花穴探險。

為了不讓南優賢有心思考慮,金聖圭還連帶動起了下身,讓南優賢吐也不是、咬也不是,只能嗚嗚咽咽的繼續做著前戲,然後,金聖圭還沒射,他就先高潮了。

 

被金聖圭拍拍屁股,南優賢軟軟的移動身體,他還在掙扎,金聖圭已經坐起來了,他趴在金聖圭胸前,沾滿分泌出的腸液的臀縫不停的蹭著金聖圭堅挺的性器,他想要金聖圭進來,可是,這樣就跟他原本的計劃不一樣了......................

金聖圭抬起南優賢的頭就親,充滿深情的纏綿糾結,漂亮的手指像是蛇一般深知南優賢的猶豫不決,從後面又鑽進了水洞裡,像在自己家一樣,很快的找到洞裡最令人垂涎的地方,修長的手指總是這麼輕而易舉的讓南優賢拋棄堅持、失去理智,他所有的呻吟都被金聖圭控制,在崩潰的邊緣。

南優賢終於願意宣佈反攻計劃失敗,他抬高自己,伸手扶住金聖圭的性器,在金聖圭明瞭的收回手時,坐下,一瞬間充實的感覺,讓他覺得滿足,忘情的搖晃起來:「圭哥、圭哥~」

 

    「我腳受傷,你得自己動喔。」金聖圭笑的得意,這隻笨狗狗,想反攻?!還早的呢,這輩子恐怕是不可能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finitecloud 的頭像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貓
  • 我來了~飛飛飛~飛來了~歐泥~

    最近都不給肉肉了><
  • 你飛,我用補魚網把你網下來XD

    別一直要肉肉,你這個色孩子,不能調整一下口味嗎?
    我們要當純情的乖孩子~

    infinitecloud 於 2016/04/17 19:47 回覆